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狐泪生 > 第四十九章 比棋(二)
 
  “哎?那个穿白衣服白衣的这么快就解决完对手对手了?”泽畅指着一个男子说道,珞璃儿看向那边,发现这人就是先前比文的时候跟她一队还向她打招呼的那个白衣少年,

  “你怎么知道是他解决了对手而不是他被解决了呢?”

  某女环着手臂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倚在他左肩膀上,泽畅也是相同的动作,两个人的头微微靠近,就连露出的表情都是一个版本的,

  挽风看得有些无语,主子就不能淑女点么...

  【卑微女主:就...这个还真有些困难,

  挽风果断一甩头:好,要得】

  “面容带笑,丝毫未见挫败感,而他的对手略显阴沉压抑的神情,这不都在间接透露着白衣男子赢了么”

  “行啊,今天出门带眼睛了啊,你这小子”墨白走过来一手搭在泽畅右肩膀上说道,

  “去去去,你以前才没带眼睛出门,拿走你的臭手,死沉的”

  ...

  而此时,那个少年也是迎面走来,正要经过珞璃儿身边,突然男子右侧的空气被利器撕碎,一枚飞镖向他太阳穴刺去,

  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珞璃儿手疾眼快上去就是一个转身,就势抓住了那枚飞镖,她望向那边的人群却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白衣少年眨了眨眼睛,他就感觉右边一阵轻风拂过,然后这人手里就落了一枚利器,要是慢一步的话...他后怕的缩了缩脖,

  “感谢兄台的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这是一点心意,请这位公子一定要笑纳”白衣男子从怀中取出一沓银票双手向她递了过来,

  后者则是摇了摇头,笑道“举手之劳,不必如此,公子以后还是多安排些人手守在自己身边护自己安危吧”免得花样美男的生命被终结在某一美好时刻,永保青春什么的...

  “那就谢过公子了”又是一拱手,男子便走开了,

  此时下棋的依旧在下棋,周围的人也好像对刚才的事情一无所知似的,好像除了他们几个,剩下其余人的都没有察觉到...

  她打量了眼手中的利器,又狐疑的向那个传来飞镖的方向看了看,大庭广众之下,皇家威严面前竟然敢动手,还没有惊扰任何一个人,有蹊跷啊,

  而且那个白衣男子也是表示的很淡定,究竟是经历太多次习惯了,还是...

  人群中

  一个女子紧紧握住手里的帕子,她看向地面的面部画着精致的妆容,却因为愤怒而变得微微有些扭曲,为什么没有打到那个贱人!

  “你手法还是不熟练,有些偏离,差点伤了本座,要多练练才行啊”伴随着声音的传来,一只手慢慢搂住她的细腰,女子一抬头便见刚才差点误伤的白衣少年此时正站在她旁边,

  她娇羞的冲那人挥了挥帕子,“大人,莹莹最近不是手腕有些疼么,就没掌控好,并不是故意丢向大人的”

  【卑微作者:有没有感觉‘莹莹’有些耳熟?欧阳莹莹啦,笨蛋】

  “怎么了,是不是那几个男人半夜抓疼你了?等本尊回去替你收拾他们,那几个废物,跟你练习功法这么长时间都不能让你有什么质的飞跃,到时候本尊再给你换一批”

  欧阳莹莹故作娇羞的扑在白衣少年的怀里,眼里却是闪过怨恨,

  白衣少年便是珞璃儿他们一行人去魔域之时遇到的黑披风男子,同时也是给欧阳莹莹功法的那个人,至于为什么会变成面前温婉如玉的公子,只能说是法术的魅力太过于强大了~

  回归正题,几个月前,欧阳莹莹被嫉妒冲昏了头脑,便开始练习从黑袍男子那里得到的功法,但是此功法确是邪门得很,

  功法如其名,修炼便需要与男人进行鱼水之欢,同时功力飙升的速度也是很惊人,她还算有些良心,不想把兽族搅得一锅粥,便找了个机会跟着黑袍男子出来开始四处游荡,

  但她却发现此人的势力不容小觑,他有一个老巢,那里有一百多个他的部下,每天帮他收罗情报,出去办事(杀个人,收个宝,挖掘个人才什么的)

  虽然人少,但效率很快,每次分配下去的任务不论难易程度总是能保持在半个时辰内完成并回来复命,

  考虑到她的功法需求,她感觉她便成了那些部下的发泄桶,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她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不让出门,除了练功还是练功,

  就在她以为她此生都要这样度过的时候,黑袍男子出现了,他说“一会儿会有人给你送来换洗的衣服,你收拾好了就随本尊出去一趟,去见见你的老相识”

  后来她的脸被胭脂水粉遮盖了大半原本的模样,现在的她无论是在气质上还是在外表上都不见一星半点以前的身影,

  她感觉自己跟青楼里的风尘女子没什么两样,

  这一切都是珞璃儿那个贱人害的!对,都是她,要是当初她没有来龙族,没有提出要龙族归顺与她,没有提出要龙族搬家的事情...

  欧阳靖白就不会回来遇见她,他们两个便不会相遇相识,更不会抢走靖白哥本应该加在自己身上的宠爱!自己也就不会变得这般肮脏,都是因为她!

  她要让珞璃儿生不如死...

  ...

  上午都是在下棋观棋中度过,值得庆幸的是挽风倒是赢了,不过也是侥幸赢得,他上去跟那人下了许久的棋,结果发现占满了整个棋盘,成了一盘死局,

  后来夫子们认真思考了下,都认为是挽风略胜一筹,然后他就莫名其妙的成了获胜的一方...

  他们四个便也回了客栈,该吃吃该睡睡,好不快活,

  外面大厅聊的如火朝天,珞璃儿的房间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得很清楚,屋子内两人一个躺在床上,一个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喝着茶,

  半晌过后,珞璃儿沉不住气了,“那个什么,你饿不饿,我给你整点饭去”说着便要起身出去,

  “不用,我吃过了”声音传来的时候,她已经屁股离开椅子了,弓着身停顿了两秒后又坐了回去,

  她表面上风轻云淡,实际内心早就有一群羊驼在那奔跑了,

  她想回来午休,奈何那个大爷一人独占她的床,还躺的很是安稳,一点都不感觉烫后背什么的...

  哎?离殇的屋子是空的,她怎么给忘了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