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彼岸境界 > 第三十六章 黑奴
 
  
城北之外,较远的一段距离之外,有一处银松丛林,此丛林范围倒是不广,不过却是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因为这里的中心地带居住着一对堪比灵合中阶的灵兽——阴焰纹狐。
不仅一只都让人望而生畏,一对组合起来完全可以比拟灵合高阶,加上纹狐的媚术以及火遁之法,甚至据记载,纹狐最大的杀手锏还是其灵纹,只不过见过这灵纹威力的,基本上都不存在了,因此这阴焰纹狐的战力,可能还比大家想象得还有夸张。
就是这么一对实力强到爆表的纹狐,林墨居然要去其洞府偷幼崽,这不得不说简直是,送死一般的行为。
其实,林墨说到底也不知这信心究竟何来,但是其内心总是觉得,其它事情可能不如何,但是纹狐这一行,只要小心应对,多少还是能够全身而退。
震兰血把林墨和傀儡男子一同送到了,银松丛林之外,心里把一切的事情都交代了林墨,同时这半月来,震兰血也让傀儡男子对林墨多出一些信服。
毕竟傀儡男子,不会思考,只会执行命令,这般的行为如同莽夫一般,是完成不了此次任务的,可林墨不一样,虽然其智商低能,可是不代表其不会思考,就算交代了其任务,可至少震兰血把事情发生的各种情况都让林墨记在脑海里。
随即,林墨带着傀儡男子一同进入丛林之中,身影很快便消失在震兰血眼里,刚才还满脸关切神色的震兰血,下一刻她的眼神便回复到满脸冷漠,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是演戏一般。
同时,她的身后,很快便出现很多黑衣人。
“他们两个,不过只是诱饵,真靠他们,怎么可能得到幼崽,但是缺少了他们,此行也不会顺利,灵合中阶的灵兽,此行也不知是否可行啊!”
震兰血的眼神从一抹狠辣,逐渐转向为惆怅,似乎此次夺取纹狐幼崽之行,也有着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行动!”
一直往前的林墨,眼神逐渐变得冷漠起来,其倒是万万没想到,震兰血居然还会留有这般后手,虽然林墨是已经往前走去,不过后面的灵力波动,还是被林墨给察觉了。
那么林墨等人的诱饵行为,自然也是无比明确,这也让林墨之前的计划有所打乱,之前本想此次事情,不一定进入纹狐洞府,毕竟纹狐洞府周边说不定也有什么机缘,但是这下子看来,完全不是林墨想象的那般。
震兰血胆子居然如此之大,哪怕林墨等人是诱饵,可是不管怎么样,灵合境的灵兽是这么好对付的吗,哪怕震兰血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这下子的林墨突然觉得,此行不简单啦。
就在林墨以及震兰血一干人等,进入银松丛林时,一双暗红色的双眼缓缓睁开,又再次缓缓闭上,似乎对此毫不在意一般,甚至细微的查看,可以明确的看到,其嘴角的那抹轻蔑。
虽然银松丛林并不大,不过想赶到中心地带依然还是得花时间,毕竟明目张胆的进入人家的地盘,说不定会引起阴焰纹狐的不满。
因此整个行程都变得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当然,除此之外,林墨还是为了防范震兰血这一帮人,毕竟目前来看,黑衣人以及震兰血的行动方式等等,林墨还一点也不了解。
虽说他们在暗,林墨在明,不过至少主动权还是在林墨这边,他们并不知道林墨有着这般实力,一心只是认为林墨只是一个棋子,任由其摆弄。
可能因为中心地带住着阴焰纹狐,因此这附近基本上很难发现其余有点实力的妖兽,而且震兰血也有过详细的了解,所以林墨和傀儡男子行进的路程都是已经完全排查过的危险的地方,按照这样的速度前进,差不多两日的时间即可到达。
其实,以林墨的实力来说,这样的路程并不远,但是此行讲究的还是低调为主,一切都不可引起太大的关注,否则就算是前功尽弃了,因此赶路也变得缓慢许多。
林墨倒是一直在想些脱身之策,毕竟其可没有傻到会与这样的强大灵兽进行对抗,按照之前的打算,灵兽附近是其极限,现在看来可能得想些另外的法子,才可安然度过。
如果按照震兰血提供的方法,以及方式去到阴焰纹狐洞府,那么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没啥好结果,反而还会为其搭桥,也并非不是没有可能。
反正最坏的打算就是立马跑掉,毕竟他们又不知道林墨实力,因此林墨即使展现真正的实力,震兰血等人也完全没有一点点办法阻止,就算已经惊动了纹狐,震兰血等人目的不纯,以纹狐的智商来说,多少还是能够判断。
这也不能怪林墨,非要卖他们,而是他们不义在先,林墨不仁这才是其后之举,别人都如此的无情了,这自然不能怪林墨无义了,有了这般的想法之后,林墨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之类的,一群在刀口上的暴徒,不需要对他们有怜悯之心。
随着时间的推进,周围的声音越发变得安静起来,之前都还能听见一些鸟虫之声,现在基本上都听不见了,只有风吹树叶的莎莎声伴随林墨耳边。
傀儡男子,林墨也细心查看过,可是也没有查看出一个究竟,身体机能都十分正常,可是就是如同一个傀儡一般,没有丝毫的感情,林墨也知道,震兰血得到此人的手段估计也是十分的不光彩。
傀儡男子,半月相处下来,对林墨倒也十分听话,毕竟和震兰血不同,林墨又不会对其做什么,且又没有恶意,哪怕其没有丝毫感情,但至少本能还是存在,因此林墨的话语其倒也还是会服从。
黑奴,这是傀儡男子的名字,也是唯一能够和其有交流的语言,如果你只是正常的说话,黑奴不会听进去,但是只要听到这个名字,他还是有反应的。
林墨倒是也可怜黑奴,毕竟曾经也是一个人,落到现在这边模样,谁也不想,没有一点神志,完全一枚活生生的傀儡,任人宰割,说起来也是一个可怜之人。
一抹轻微的灵力波动,被林墨给捕捉到了,虽然很细微,但是这并不妨碍林墨的感知,丛林树林作战,本就是林墨擅长之地,因为只要周边有什么波动,基本无法逃离林墨的感知。
林墨嘴角轻轻一笑,不用想也知道,这灵力波动一定是震兰血等人的,她给了林墨最安全的路线,肯定也是希望林墨两人不会受到危险,能够安然的到达纹狐之处,并且成功成为诱饵,但是反过来想,安全的路线都给了林墨,那么可能一些小麻烦的地方就会轮到他们了。
虽然这的确是纹狐所在之处,理论上不会再有其它灵兽,不过这也不好说,一部分灵兽的智商不低,也知道这附近是属于安生之所,驻扎于此,很正常,只要不打扰到纹狐休息,他们的动作都小心翼翼一些,也是很不错的。
不过很明显,震兰血等人运气有点不好,遇到一些小麻烦。
“赶紧把此地回复一下,现在这里出现的灵兽都十分敏感,保不齐会有一些纹狐的属下,要是去报信,我等的计划就全盘落空了,都给我小心一点,听到了没?”震兰血的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林墨只是知道他们遇到了麻烦,不过具体什么麻烦,林墨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轻轻拍了拍黑奴:“走吧,黑奴,要不了多久咱的麻烦也会到的。”
黑奴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反正点头跟上林墨的步伐,缓慢前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