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彼岸境界 > 第三十七章 潜入黑洞
 
  
夜晚的森林太过于安静,原本存在的风声,蝉声都仿佛已销声匿迹,只有在空荡荡的带有轻微血腥味的空气中不时扩散着几声鸟的呜咽声,似乎是生命最后的挣扎,似乎也是临死前的求救,乌云讲月亮遮住,在进行最后的酝酿。
整片大地被笼罩在黑暗之中,树林原有的张牙舞爪也浸泡在一片死光之中,显得那么颓然无力,夜空中,一丝光射穿了树上密布的枯枝败叶,映在了一只鸟的瞳孔中,而后,乌云慢慢的开始退出天空,一点一点的将月亮呈现,揪着人们的心,那月亮是红色的,泛着鲜血的红色。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林墨和黑奴已经能够完全看到那座高山上的巨大黑色洞口,林墨深深清楚此时此刻已经没有退路,至少目前林墨没有太大的危险,毕竟从以往的情况来看,阴焰纹狐的确并非是那种血腥之物,可能众人都是看中这一点,才支撑着大家走到现在。
林墨硬着头皮,来到了山洞外,从上往下看,十分之高,隐隐间看到下面的丛林中,树叶微微抖动,那些身影虽然隐秘的很好,不过林墨却是能够一眼发现。
洞口有数十丈之高,两旁都是很大块的石头,刚走进洞口,就感到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再加上洞内阴森森的,只有一点儿光亮,使得人感到非常害怕。
林墨给自己鼓励了一下,与黑奴继续往前走去,很快便看到了美丽又奇特的钟乳石和石笋,水滴顺着钟乳石滴下来,滴在地上。这些钟乳石的形状是奇形怪状,有的钟乳石像一个海螺,好像吹奏出美妙动人的音乐,有的钟乳石,好像一台竖琴,还有的钟乳石一排排落下,像窗帘一般。这些景色算是降低了,林墨的一些害怕和恐惧。
看来如同记载一般,阴焰纹狐性情还是比较柔和,不然换作另外一种灵兽,肯定不会有这么好看的洞府,而是那种看起来如同魔神地狱一般的地方,那样一下子就使得人战力减半,不敢面对。
可惜黑奴没有情绪,什么好奇,喜欢都没有,从进来到现在,黑奴一直都是一个表情,既不害怕也不高兴,只是默默的跟在林墨身后,缓慢前进。
突然,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后背传递林墨的全身,林墨立马回头,可是又发现什么都没有,虽然就只有那么一瞬间,极其短暂的一瞬间,但是林墨无法清晰,这不是错觉。
被蓝雾草改造过的林墨,拥有着无比惊人的感知,加上暗部那诡异莫测的修炼,林墨深知,如果不是真有这般危险降临,绝对不会产生莫名其妙的错觉。
这是阴焰纹狐的洞府,可不是其他随意就可闯入的洞府,林墨知道虽然纹狐性情温和,可是不代表人家没有情绪,刚才说不定是一种警告。可是不论怎么样,刚才后背的气息完全感受不到纹狐的气息,林墨也不是没有见过灵合境高手,至少在宗门内就见过。
事情已经完全逃离林墨的掌控了,诡异性直线上升,到底是否前进,实在是个难以抉择的事情,眼里狠色一闪,林墨摸了摸胸口的一枚玉佩,那是林墨目前最大的杀手锏,没有之一。
说白了,什么胆子大,纹狐性情温和都是自己骗自己的,给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罢了,要知道,林墨可是风语阁冻谷弟子,说起来这种身份抛到世俗界都是可以横着走的,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些贴身防御之物。
其胸口的玉佩,正是如此,单风华赐予林墨防御之物,其可以防御灵合境巅峰高手的强力一击,这等宝物,无论是哪里,都是不可多得之物,同时也因为它,林墨站在这里,有了无与伦比的话语权,能够让林墨死里逃生。
只不过如此一来,此次任务的保命之物可就不一定可以留住了,但是诱惑总是会占领理智,阴焰纹狐的稀有程度不言而喻,这可不是宗门内的灵合境灵兽能比的,同时还是两只,如此机缘错过此行,下次就无法遇见了。
林墨继续前进,洞口突然出现一道身影,嘴里似乎在楠楠道:“居然能够察觉到我,真是一个有趣的小家伙,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玩一下了,嘻嘻嘻!!!”
还在山下的众人,全部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似乎在担心着什么,看着高山上的洞府,没有一丁点的反应,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焦灼。
洞里面没有反应的话。至少说明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林墨的任务,已经失败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尸骨无存了,第二种嘛,自然就是林墨因为害怕,迟迟不敢进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反正不管是哪一种,对于他们来说都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可是他们又没有一点点的办法,只能在这里焦急的等待着。
毕竟他们还没有傻到,就这样冲上去,白白的送死。
他们所有的目光,都在注视着高山上的洞口,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有一道诡异的身影漂浮着,如果细细观看的话,这道身影与之前出现在洞口的一模一样。
身影漂浮于空中,仔细的观察着众人,好像在等待有谁能够发现其一样,不过等待了一会,其轻轻摇头,又诡异莫测的消失于空气中,无人发现。
从林墨得到的地图和信息来看,按照路程来算,林墨差不多快到洞内中心之处了,这洞内错用复杂,如果不是知道正确的路线,可是无法能够找到自己的想要找到的地方。
可是也有林墨无法理解的一处,就是太安静,太安全了,按照道理来说不可能会这么的畅通,可是联想到刚才身后的那抹悚然,林墨怀疑这是一种警告,当然,林墨的感知远超常人,按照逻辑来判断,那种感觉平常人想要感受到,很难,很难。
因此林墨倒是排除了警告这种可能性,那么也有可能是属于窥探,无法就是林墨进入其地盘,想看看林墨而已,既然不是纹狐,林墨实在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但是就从其,出现的一瞬间又立马消失,这点倒是对林墨没有恶意。
如果想要对林墨有恶意,这样诡异莫测的存在,林墨实在不清楚自己能够用什么办法去抵抗,都到了现在,再说退后就显得有点不合理了,自己已经闯入了人家的地盘,真要对林墨有什么其他想法,应该早该动手了,无需等到此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