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彼岸境界 > 第四十一章 准备劝说
 
  
清晨,举目远望,绿色的丛林像海洋一样,连成一片。树木长得郁郁葱葱,散发着舒心的清爽。阳光像一缕缕金色的细沙,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散落在草地上。草地上盛开着各种各样说不清的野花,不时发出诱人的芳香。
林中的鸟雀在欢快的飞翔着,鸣叫着,伴着潺潺的流水声在微风中久久地回荡着。这迷人的景色多么令人心醉啊!
林墨看着躺在草地上的震兰血一等人,多少还是有点头痛的,其实只要将他们放走,这是最好的方式,而林墨自己就做自己的事情岂不乐哉。 
不过林墨还有任务在身,如果就这般放他们走,那么可就得不偿失了,再想通过一些特殊的办法渗透到两仪城的组织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因此林墨还是得细细考虑一番才可。
甚至可以借此机会,能够更好的渗透入两仪城,虽然说这只是一个佣兵团,可是很多事情可不是暗地里就可以知道的,当然,林墨在底下交易所了解到很多地面无法知道的事情,可是林墨并不是这些地下组织的一员,这些地下组织很是警惕,想要加入他们,甚至比加入地面的这些还难。 
因此综合来看,这一次要是能够完全把握住机会,说不定可以改变当前的局面,于是林墨开始细细打算。
之前通过半个月的观察,林墨能够清楚,震兰血这一次的目的,其实更多的是为了自己能够在绝命佣兵团里面活下去,不管每一个势力或者组织里面都有不同的帮派,然后刚好她现在这个的派别处于弱势。 
因此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和她手下的人能够在佣兵团活下去,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这两仪城这样的地方,是基本无法生存下去的,甚至还有可能被另一个派别驱逐,暗杀。 
这是一种生存法则,完全就无法抵抗,你只能拼了命的去遵从,不仅如此,你还要去利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更好的生存下去。 
因此林墨只要好好利用这一点,说不定还可以和震兰血成为一个双赢的局面,只不过如何说服她,这点是一个难题,因为林墨了解想要说服震兰血,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过再怎么计划也没有用,得拿出一些特殊的手段让她信服,这才可以,不然的话,说的再多再好听也没有用。 
接下来林墨让纹狐把震兰血带到了山洞里面,而剩下的人依然还是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毕竟以他们的实力来说。根本不需要天逸施展幻术,仅仅只是纹狐的幻术,他们就一点也抵抗不了。 
所以林墨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醒来之后逃走,就算他们之中某些人有一些特殊的能力,但是两只灵合境的纹狐在这,无论他们有着多么大的神通,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如同儿戏一般,毫无作用。
震兰血被林墨带到了山洞里,林墨让纹狐将其唤醒,虽然说林墨可以操纵阴焰纹狐这件事情,不应该有人知道,可是林墨有办法让震兰血不说出去,跟随单凤华的日子里,毒药手段对于林墨来说,算得上是家常便饭,其本身就是毒药超强抗体,很多致命毒药,林墨都可以身试毒。
当然,事无绝对,试毒这种事情,只有在对其毒性异常了解的情况下,林墨才会尝试,不过林墨目前擅长植物类用毒,可能因为蓝雾草本身就是植物的原因,动物类或者一些其它毒物,林墨曾与单风华试探过那么一点点。
林墨还是中毒了,虽然相比平常人依然有抗性,不过还是中毒。
事情已经到达了此种地步,林墨还是决定如此做。
震兰血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并没有立即起身,而是依然处于一个非常虚弱的状态,看来其所承受的幻境定是不好受的,她轻轻适应了一下,似乎潜意识想到了什么一般,立马就起来,身体的灵力也开始涌动。
不过林墨只是简单吩咐一下,纹狐便将其压制住,使其无法动弹。
震兰血看见是纹狐,同时自己身上的伤也消失不见,顿时明白,原来自己之前经历的一切全是假的,心里不禁生出深深的绝望,因为其知道,这件事情只有两个极端的结果,成功和死去,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到还有另外的结局。
但是,震兰血自然也看到了林墨,没有看到黑奴。
黑奴已经被林墨安排在草地那边,有任何风吹草动,其会用特殊的方法通知林墨。
此时此刻的震兰血对于看到林墨,似乎并不惊讶,因为她认为,林墨现在的情况,一定是被控制了,这并非是林墨本身的行为,甚至她还认为,林墨已经死去,此刻的不过是被控制的一个空壳而已。
震兰血眼里闪过暗淡的光芒,不想抵抗,也无法抵抗,没有说话,而是低头等候发落。
看到她这个样子,倒是让林墨有点诧异,林墨还以为震兰血还要挣扎一下,没想到居然就这么束手就擒了,这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震兰血的风格。
其实如果按照震兰血以往的风格的话,一定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束手就擒,可是就在经历了昨天晚上的幻境之后,现在的她可谓是心力憔悴,纹狐连动都没有动手,只是施展了一点轻微的幻术而已。
震兰血无法想象,在如此实力悬殊之大的存在面前,自己还不如乖乖束手就擒,说不定还可以给自己一个痛快,而少吃一点苦头,实力的巨大差距,已经让她无法提起反抗的心了。
林墨自然不知道她昨晚在幻境里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本来林墨还苦思冥想的准备一些去说服震兰血的一些说词,这下子貌似让林墨省了一些力气。
不过即使如此,依然还是得认真对待。
“抬起头来吧。”林墨缓缓开口。
震兰血听此,缓缓抬起头,眼里没有了丝毫了生机,似乎已经准备随时赴死一般,虽然不清楚林墨生擒她的目的,不过无论如何在她觉得,都不一定是好结局,因此多余的反抗也变得毫无意义,说不定还能少些苦头吃。
“我有一场交易和你做,说不定这场交易完全可以让你摆脱此时的困境,不仅不用死去,相反还可以达到你的目的,如何?”
震兰血眼里散发出一丝光亮,可是现在就如同林墨之前的样子一般,她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可以与其交易的,完全无法搞懂。
林墨自然也不急,打算慢慢给震兰血解释,让其信服,一下子太过冲击了,要不然只会适得其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