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圣父男主人设崩了[穿书] > 第72章 Chapter 72大学入学
 
离开商场后霍衍就给沈月打了电话, 让她把周智博的卡停了。

这时候简尧才道,霍衍对“家人”不可谓不大方,哪怕他对周智博他们感情, 也依旧给了他们最大程度上的财务自由,周智博手有三张卡,这三张卡每个月能支配的金额加起来有接近三百万。

更别提周晟冯瑶手的卡了,而且除了霍衍给他们的卡以外, 周晟冯瑶还拥有周氏集团的股份,即便有霍衍给的卡,周晟他们每年可支配的金额不比霍衍的收入少。

周智博只要有太烧钱的喜好,比如上千万的豪车或者每都要邀请一堆人出去花酒地,那这笔钱已经足够他活得非常滋润了。

毕竟简尧不管在现实还是书中都见过那么多钱。

简尧对霍衍恨铁不成钢, 但也有办法, 他一直都道霍衍的脾气『性』格, 道他就是这样的人,劝是的, 而且他都劝腻了, 霍衍估计也听烦了。

“他都是成年人了,要么自己去工作,要么懂事点别给找麻烦,拿着挣得钱给找麻烦算怎么回事?”简尧整理着行李,一脸不满地对霍衍说。

霍衍笑了笑:“我不是把他的卡停了吗?”

简尧表情:“那他还享受了七年。”

霍衍:“我给花钱, 也不愿意。”

简尧:“……这是一回事吗?”

简尧实在法理解周智博的心理, 周智博那么讨厌霍衍, 他要是能离开周家,跟霍衍撇清系,自己挣钱活, 那简尧还能说他做到了言行一致,虽然令人讨厌,但至少他还有点骨气。

可他不仅有脱离周家,还理所当然的着霍衍挣的钱,既有骨气,也有能力。

他恨霍衍,可自己本身依靠着霍衍才能继续享受豪门少爷的待遇。

简尧:“我之前学了个词,在他身上倒是很合适。”

霍衍放手的手机,微笑着看简尧:“什么词?”

简尧:“当立。”

霍衍一脸『迷』茫,简尧:“听不懂也系,反正不是什么好话。”

他们今就要搬去学校附近的房子,原本简安之租了一套小套一,但霍衍去跟简安之商量了一儿,就变成他们搬去霍衍埋在学校附近的房子。

霍衍还给简尧看过照片,跟他们现在住的这套充满家庭氛围,格外温馨的房子不同。

那套房子是接近两百平的套四,但卧室只有一间,另外三个房间分别是衣帽间、书房影音室。

简尧看到的时候忍住问:“为什么都套四了还只有一个卧室?”

霍衍回答的很平常:“本来就只打算住一个人。”

很合理。

简尧话可说。

可能有钱人的活就是这么任『性』且枯燥吧。

把平时穿的衣服都放进行李箱后,简尧才去一楼的浴室洗漱,他其实有太多的个人品,七年前的很多东西虽然都被简安之带过来了,但纪念意义大于实际途,不可能把那些东西也带走。

所以能带走的也只是日常衣物电脑这些东西,一个行李箱就能全部装。

等简尧洗完澡回来,霍衍已经在床上躺好了,手正拿着平板,似乎是在属聊工作上的事。

看见简尧进来之后,霍衍把平板放到一边,掀开了旁边的被子。

简尧躺上去之后自然的朝霍衍那边靠,不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简尧不再觉得跟霍衍举止亲密有什么不对,简尧对自己的变化毫察觉。

他慢慢的走上了霍衍布置好的道路,毫觉的沉『迷』其中。

霍衍伸手上了卧室的灯。

窗帘阻隔了外的光线,房门似乎将这个房间与外的一切都分割开来,这是一方独立的小世界,人觊觎窥探,只有他霍衍两个人。

鼻尖是对方身上的味道,两个人的体温让被子的温度上升的很快。

简尧很快沉醉在了霍衍的气息中,他腰被霍衍的双手紧抱,两人唇齿交接,室内只有轻微的闷哼黏腻的水。

接吻这件事几乎成了简尧霍衍每晚睡前的固定节目。

两人分开的时候嘴角都带着微微水光,简尧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说话的时候音有些沙哑:“早点睡吧,我们明早几点过去?”

霍衍在简尧的额头落一吻:“吃完早饭后过去,阿姨也要我们一起,她过去看看环境。”

简尧“嗯”了一,头枕在霍衍的胳膊上,很不客气地把腿搁在了霍衍的腿上,闭着眼睛说:“那我睡了,我好困。”

霍衍拍了拍简尧的肩膀,音很轻:“睡吧。”

简尧的呼吸很快趋于平稳,只有霍衍还低头看着简尧的睡颜,他一只手搂着简尧的肩膀,目光温柔缠绵。

他曾经以为爱是不加束缚,不心机,所以那时候他可以守在朋友的位子上。

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他给简尧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他是了心机,但这份心机的他不后悔,也不心虚。

他自己也只是个凡人,也有私欲。

简尧想要什么,他都可以提供给对方,简尧可以一过他想要的活,而霍衍供得起。

霍衍也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的爱人在他的怀,世界好像都被他拥于怀中。

·

“东西都拿上了吧?”简安之站在门口等着简尧出来,她看了眼那个不大的行李箱,再次问道,“东西收拾好了吗?别丢三落四的。”

简尧拖着银『色』的行李箱走过去:“都带好了,再说还有霍衍,我想不到的东西他都提醒我。”

简安之:“我看哪离了霍衍怎么办。”

简尧还说话,霍衍就在旁边说:“我一直都在他身边。”

简尧得意的看着简安之:“我不出国。”

简安之:“行了行了,走吧。”

霍衍依旧担当司机的角『色』,简尧简安之坐在后座上,简安之虽然也上过大学,但那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她能叮嘱的也就是让简尧别在学校偷懒,不是上了大学就能松懈,哪怕出身社不上大学学到的东西,也好过白费四年光阴。

剩的就是让简尧跟室友同学相处的时候别以自我为中心。

但也不能有底线。

“人都是得寸进尺的,就像,道我霍衍疼,说说这段时间耍赖撒娇的次数是不是变多了?”简安之,“是这样,别人也是这样,退一步,别人就进一步。”

“别人让帮忙,或者的东西,不想就直接拒绝。”

简安之恨不得把这些话掰碎了『揉』细了喂到简尧的嘴。

自从简尧醒来之后,简安之似乎就把简尧当成了小宝宝,她一方道自己应该放手,简尧已经是成年人了,但他还有成年人的经历阅历,心智年龄并不匹配,所简尧更需要成长的空间。

可另一方,也正是因为简尧的心智年龄不匹配,简安之才法真正放他出去历练。

简安之看了眼坐在驾驶座上的霍衍。

上次简尧跟她谈过之后,她对霍衍的态度就变了,有那么冷淡,平时也交流。

但她法再把霍衍当成一个简尧一样的“孩子”。

如果说简尧的心智年龄不匹配是前小后大,那霍衍就是前大后小。

霍衍的为人处事,都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有锐气,但这股锐气不是意气风发的锐气,而是冷漠的上位者的锐气:听我的,我就给一条活路,不听我的,我就只能送去。

简安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怀疑自己到底认不认识霍衍。

与其说她憎恨霍衍,或者迁怒霍衍,不如说是恐惧。

她霍衍在一个屋檐住了接近一年,一个人再怎么伪装,也不可能一二十四小时,在所有人前都绷着。

但霍衍做到了。

她刚道霍衍的所作所为时还以为霍衍是被『逼』迫,是奈之举,但随着这样的消息越来越多,她才不得不承认,她以前看走了眼,或者说霍衍本来就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

所以她不想再跟霍衍有什么牵扯。

论霍衍表现的对她或简尧再好,她都法让自己相信这是霍衍的真实想法。

但她愿意为了儿子妥协,简尧刚刚从医院醒来时,她不敢说任可能刺激到简尧的话,也办法在简尧前把霍衍赶出去。

简尧这个傻儿子,还以为霍衍是当年的霍衍,是他最好的朋友。

而她这个当妈的,也还是一如既往的把霍衍当成自己的另一个儿子看待。

或许霍衍对她简尧是有真心的,可越是如此,她越是恐惧。

如果有一他们在自己都不道情况,“伤害”了霍衍的真心,霍衍怎么对他们呢?

简安之心绪不宁,她靠在椅背上,一次感到这么力。

霍衍固然有金钱权力威胁过他们,可他越是一副所求的样子,就越是让她找不到可以安心的点。

难道霍衍是真的想在他们母子身上找感情吗?亲情?友情?

一直到车停在小区门口,简安之才找回音:“进去吧,先看看小区的环境。”

小区就在学校旁边,楼就有商场,虽然学校在郊区,那这边不止一所大学,商圈发展的已经很成熟了,除了商圈以外,晚上还有夜市。

这些在简尧出发之前,霍衍已经把学校附近的资料发给了他。

新房子很大,装修风格也很现代,房子有什么亮『色』,但因为白『色』居多,所以看起来依旧大方明亮,简尧刚进去就在房子转了一圈,觉得哪都合自己心意。

他跑到书房的时候,霍衍则是去了厨房热水,简安之则是去了卧室,帮着挂简尧的衣服。

这期间有一个人说话,但简尧还是觉得这就是一个家。

不管房子是不是新的,只要有霍衍,有简安之,就可以叫做“家”了。

“小尧!内裤我给放柜子了,平时换了新的记得都放这个柜子!”简安之在房间喊道。

简尧的脸“腾”地一,瞬间红了,他小抱怨:“我在家也整理啊。”

简安之听见,倒是霍衍笑了:“这只有阿姨我,不不好意思。”

简尧:“……我不是不好意思。”

反正一个是亲妈,一个是同床共枕的好友,随便吧。

简安之在吃完午饭后离开了,既然简尧去读大学,简安之也不再在霍衍的那栋房子住,而是回去照顾两个老人——虽然大概率只是回去蹭吃蹭喝。

临走的时候简安之还叮嘱道:“也老大不小了,大学谈个恋爱也不错,能不能修成正果看运气。”

简尧:“……”

他也想到自己也听见“也老大不小了”这句话。

在他自己心,他还有满二十。

简安之:“要对自己的年龄有个正确的认。”

简尧反驳道:“我认就算再正确,今年也就二十三,还满二十四,现在三十岁结婚的人都多得很。”

简安之:“三十岁有恋爱经历的不多吧?人家三十岁不结是不想结婚,大学环境还算单纯,而且学校那么大,遇到合拍的人概率也大,等毕业了出去上班,每来来回回见的就那几个人,想恋爱就更难了,我可不想过个几年还要给安排相亲。”

简尧求助似得看向霍衍。

霍衍在接收到简尧的目光后才出解围:“阿姨,小尧遇到合适的人总恋爱的,这种事催不了。”

简安之也道是这个道理:“我只是让他道是时候了。”

她倒不是让简尧一定要大学前老老实实读书,大学立刻找个对象谈恋爱结婚子,那也不现实,要是简尧中谈了恋爱,她说不定也睁只眼闭只眼的过了,她自己也是过来人,青春期想谈恋爱太正常了。

她只是担心简尧不开窍,这些年也见简尧对异『性』有过多少好感,中跟陈梅走那么近,结果确实是单纯的友情。

“还要,小霍。”简安之觉得自己不能厚此薄彼,既然答应了简尧,就不能对霍衍视而不见,“这些年连绯闻都闹过。”

霍衍微笑道:“我有喜欢的人,只是对方不道而已。”

简尧惊讶的看着霍衍。

简安之奇怪的问:“连告白的胆子都有?不应该啊。”

霍衍:“我怕他不答应,也怕吓到他。”

因爱故惧,因惧故怖,爱得越多,顾虑越多。

重活一世,他原本以为自己所求,所惧,这世上有人或事能牵动他的心神,他见识过最卑劣的人『性』,最荒唐的人事,他走在一条人跟随的道路上,独自对阴暗崎岖的前路。

但上似乎有任由他堕落去,让他所爱的人从而降。

他永远忘不了简尧站在他身前,挡住所有恶意眼神的那一刻。

那时雷大作,阳光却还未散去,那光就落在简尧的头顶,笼罩了他的全身。

霍衍爱他,并不是因为简尧帮了他,也不是因为他人可爱。

而是他法不爱简尧。

简尧身上有数矛盾,他受尽宠爱的长大,却并有因此变得骄纵,反而像是吃了半的苦头却不道自暴自弃怎么写,他受到委屈时气却不隐忍,他活得直白坦『荡』,纯粹自由。

如果有遇到简尧……

或许他走上上辈子的老路,以别人的痛苦为食,事业上的成就法让他满足,到达顶峰之后就是尽的空虚,人可以看破他,人可以阻止他。

但同样的,他的痛苦人得,他的快乐也人分享。

或许他的重,只是为了遇到简尧。

简尧:“竟然还玩暗恋?!”

霍衍笑道:“怎么?我就不能暗恋人了?”

简尧气急败坏:“都有告诉过我!我还是不是最好的朋友了!”

霍衍嘴角的笑容幅度慢慢变大:“就算我不告诉,总有一也道。”

简尧:“哦,现在我倒是道了,是谁啊?”

简尧认真思考,霍衍接触的女『性』就那几个。

陈梅不可能,他中时期猜测过,但接来的走向完全不对,按照他对霍衍的了解,霍衍如果喜欢一个人,哪怕只是暗恋,也绝不对长时间不去接触。

简尧从对人说过,他觉得霍衍有点不算严重的掌控欲,如果他看重什么,就必须时时刻刻把人盯着,就像霍衍紧张他一样。

这么说来……

简尧得意地笑道:“我道了!”

霍衍愣了两秒,随后问道:“道什么?”

简尧手肘撞了撞霍衍的胳膊:“道喜欢谁。”

霍衍甚至不需要看简尧的脸『色』,只需要听简尧的语气就道他什么都不道,错到了十万八千开外。

“别猜了。”霍衍,“不管猜的是谁都肯定猜对。”

简尧:“怎么道我猜对?”

霍衍:“要是猜对了就不是现在的语气。”

简尧皱起了眉:“什么意思?的意思是我很震惊?很气?该不是……”

霍衍不抱希望的听简尧说答案。

简尧这次确实震惊了:“该不是想当我爸吧?!”

霍衍狠狠『揉』了把简尧的头发:“还是别猜了,猜对。”

可简尧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这个离谱的答案中,他表情纠结:“按理说,我妈单身了那么多年,我不应该阻止她再恋爱,但这个……我……等我缓缓……”

霍衍忍可忍:“够了,越猜越离谱!”

他原本以为简尧怎么也猜到他自己身上,到时候这个话题适可而止,但总算能在简尧心埋一颗种子。

结果简尧的脑子确实有男人男人谈恋爱这个选项,哪怕答案再离谱,他也只能想到女人,他受到的教育他的眼界让他思维固化,对他来说,同『性』恋可能只是影视作品才出现的稀缺现象。

就算现实中见到了,简尧也觉得对方跟自己处于两个世界,他不想到自己身上,更不想到霍衍身上。

比如以前周文远让他去酒店,他也只以为周文远最多把他围殴一顿,挨打事小,只要打不打不残,那就不算什么大事,所以他才敢过去。

男人跟男人的事,他想不到,也做不出来,所以霍衍才不着急。

哪怕他们吻过抚慰过,简尧心他们还是两个“正常”的男人。

看来不是时候,霍衍脸上带笑,心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他恨简尧是根木头。

但这根木头还觉得自己很聪明:“真的不想当我爸?”

霍衍咬牙切齿道:“真不想!”

简尧琢磨了一:“这语气不像是假的。”

他觉得自己再说几句霍衍就要恼羞成怒了:“好好好,我不说了。”

只要霍衍喜欢的不是简安之就行。

否则到时候他怎么对霍衍?怎么称呼?

还是各论各的?叫我爸,我叫哥?

不对,我叫弟?

这就很离谱了,想想都让简尧头皮发麻。

他们这一时间都在打扫房子,毕竟搬入新居,简尧霍衍都有请家政的习惯,不管霍衍现在多有钱,简尧还是觉得打扫新家这件事,必须要自己来做才有意义。

在新床上躺着的时候,简尧悠悠地叹了口气,他已经跟霍衍睡了这么久,想到搬了家还得一起睡,在现实他是被迫独立,到了这儿,反而是被迫不能独立。

“叹什么气?”霍衍放手机。

简尧翻了个身,他对着霍衍:“说,我爸是个什么样的人?”

以前简安之跟他说过,他爸是个大帅哥,当年她年纪还小,看男人只看脸身材,毕竟『性』格可能变,人品可以伪装,但外貌是父母给的,只要维护的好,可以延续十多二十年。

至于他们分开,简安之说的是平分手,两个人理念不合,怎么都过不到一起去。

但从她的话,简安之还是能能抓住一些信息,比如他爸比简安之小,当年他们是姐弟恋。

他们的三观差距很大,女人似乎总是成长的快一点,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所以简安之在馋完脸身子之后毅然抽身离开。

只是离开后多久就发现自己的怀孕了。

可能那时候她也慌过,不道要不要把肚子的孩子来,但她最后还是做了当个单身母亲的决定。

三观不合,这个词太广泛了,广泛到简尧法猜测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性』格。

是幼稚,还是自以为是?是傲,还是怯懦?

霍衍:“想道是谁?”

简尧微微点头:“我不是想认他,也不是想让他道他有个儿子,我只想道他是什么样。”

他现实中是个孤儿,早就接受了自己父母的现实,在书能有母亲就已经很足了,什么父母双全对他来说根本有真实感。

更况他要是跟那个不道他存在爸爸相认,简安之那他怎么对?

他只是好奇,不是想找。

霍衍微微闭上眼睛,他拍了拍简尧的后背:“给我半个月时间。”

简尧:“不太着急,慢慢查吧,我就是想道他长得到底有多帅。”

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但真正的帅哥应该经得起时间的磋磨。

其实简尧也不排斥简安之找个男朋友,今猜错之后他才意识到,简安之不只是他的母亲,还是个女人,她还不到五十岁,保养的也很好,照简尧的审美,简安之就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

如果简安之遇到了合适的人,他觉得有个后爸也什么。

毕竟他都这么大了,难道还怕后爸对他不好吗?

而且有他跟霍衍在,什么脾气的后爸都不可能欺负简安之,要是对方敢欺负她,出轨,他就最原始的手段,把他揍到医院去。

简尧有再想去,当儿子的想给母亲找二春实在是有点荒唐。

于是简尧打了个哈欠,十分自然的钻进了霍衍的怀:“我困了,先睡了,也早点睡。”

霍衍“嗯”了一,像哄小孩一样拍打着简尧的后背,重新拿起来手机。

床头灯散发着昏黄的光,霍衍的眼神却从手机屏幕落到了简尧脸上,简尧的睫『毛』很长,少年时期的圆眼现在眼尾却拉长变翘了,以前还可以说可爱,现在他已经完全变成了男人的样子。

现在简尧再缩在他怀,他已经不能完全把人抱住,嵌合进他的身体。

可正因为这样,他反而更加满意,可能是因为简尧已经成了大人,他不再小心翼翼呵护他的成长。

他脑子冒出了简安之的话,简安之的话听在不同的耳有不同的意思,而霍衍能想到的是,他自己发现了简尧这个宝贝,别人也能发现。

他觉得简尧好,别人也这么觉得。

大学那么大,一个系就有那么多,难保有跟他一样想法的男人女人。

在此刻的霍衍眼,简尧就像唐僧,进了大学就是进了盘丝洞,四八方都是虎视眈眈的妖精,而他必须要把人看好,不能让妖精窃取胜利的果实。

只要一想到简尧将来可能另一个人举止亲密,对他说自己有了喜欢的人,哪怕只是想想,霍衍都恨不得拿把刀把人杀了。

他爱简尧,愿意给简尧选择。

但选项只有一个——

他。

·

开学当,校门口人『潮』拥挤,外地的学子们早就已经报道,只有当地的新赶在这个时候过来,本来学都必须住校,但简尧是个例外,霍衍早就跟学校打了招呼,新大约只有他不住校。

不过霍衍也忘了给他一个正当的原因——身体不好。

身体不好,所以不能住校,为了圆谎,当然也就不能军训。

所以简尧有提行李箱。

只是按照新群的通去礼堂。

虽然早就加了新群,可简尧在说过话,群每都很热闹,刚刚考上大学的新们像是有说不完的话,吐『露』不完的心,简尧偶尔在群看看,都能看出有好几对新彼此都有意思。

开学意味着这些在网上很聊得来的人马上就要见了。

只不过不道是见之后感情更浓,还是见光就不道了。

一报道,新接待处的人看到他就立刻迎了上来,虽然他有拖上行李箱,但是嫩,而且这个时间还不是学姐学长们开学的日子。

“我不住校,身体不太好,正好是本地人,就在外的小区住。”简尧对着热情跟他打招呼的学长说,他态度很好,学着霍衍的样子笑眯眯的看人,“对,军训估计也不行,今来参加完开学典礼就要回去继续休息了。”

学长是个跟简尧差不多,五官硬朗的人,本来就伸手不打笑脸人,更况简尧不仅态度好,长得也好,清清爽爽的年轻人,不管男女都对他有好感,学长:“那快点去礼堂吧,免得占不到好位子,今不少人都来了,排了不少节目。”

他们学校虽然有艺术系,但有很多社团,街舞社也是有的,还有汉服社,为了迎接新排练了不少节目。

学长:“对了,我叫赵湖,湖水的湖,我们加个好友?有什么不懂的都能问我。”

简尧拿出手机:“我扫吧。”

加完好友以后简尧就走向礼堂的方向。

赵湖站在他身后,旁边另一个学长拍了拍赵湖的背:“看什么呢?不道的还以为在看学妹。”

赵湖翻了个白眼:“我就是觉得他长得有点像一个人。”

学长想了想:“哦,说的是朗清?是长得有点像,但不是太像,估计是穿衣服的风格像。”

“长成那样,估计是个风云人物。”学长羡慕道,“说我要是去整个容,是不是也能当风云人物?”

赵湖再次翻白眼:“那得把我们这些道原本长什么样的人都灭口。”

学长『摸』『摸』鼻子:“也是。”

简尧可不道谁的风格像自己,他跟着新们一起去了礼堂,学校的礼堂翻修过,所以看着很新,圆形的建筑,跟鸟巢类似,但却是正圆形,还封了顶。

很多新已经坐进去了,因为多数新都来得早,跟宿舍的人混熟了,所以多数都成群结队,只有简尧独自一人,他在礼堂环视一圈,找了个角落坐去。

距离典礼举行还有半个小时,坐在他旁边的人不是在闲聊就是在玩手机。

所有新都在这儿,不止是一个系的,简尧头一次进大学校门,看什么都觉得很有趣,他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给霍衍发过去。

霍衍今早走得早,他是老总,很多事都要给他过目后才能去执行,所以他很少有闲的时候,几不去司就堆积一堆文件。

简尧还是一次看到书有这么勤快的总裁——其他书的男主哪怕成了总裁,总裁也只是给让他们的人锦上添花的装饰,不可能变成主旋律,所以他们表上是总裁,但也只是有总裁身份而已。

毕竟龙傲嘛,怎么能把奋斗目标只定成总裁呢?

那必须要跟女明星女秘书谈恋爱,再跟自己的敌人斗到底,每谈情说爱占一部分,使袢子整人占一部分,被人攻击了反击还要占一部分。

一分一秒都闲不来,至于处理司的事?那不好意思,我当总裁就不是为了这个来的,有事就交给我最能干的管或秘书处理。

简尧想到这就想笑。

看书的时候他从来不想逻辑,毕竟书要是什么都讲逻辑,那故事『性』就降了,情节也不爽了,作者要是写男主在岗位上兢兢业业的工作,那他还不爱看呢。

“同学,也是新?”旁边忽然有人找简尧搭话。

简尧转头看过去,那个是小鼻子小眼的男,巴掌大的脸,缩着脖子的样子看起来像只鹌鹑,简尧笑着回答:“对,我是新。”

男:“我还以为是学长。”

简尧沉默了两秒——他以为自己看着还很小呢!

旁边太吵了,男放大嗓音吼道:“是哪个系的?”

简尧:“化学!”

男的眼睛骤然睁大,热情地说:“我也是化学系的!”

简尧也很兴:“我是化学二班的。”

男遗憾道:“我是一班的。”

他们一共四个班,化学系也不只是化学一门,还有应化学这些。

简尧:“我叫简尧。”

男:“我叫黎响。”

简尧:“名字寓意挺好的。”

谐音嘛,黎响就等于理想。

黎响有些不好意思:“住几零几?”

简尧:“我不住校,我身体不好,在学校旁边的小区住。”

此话一出,刚刚对简尧不怎么感兴趣的,坐在旁边的男都把脑袋凑过来了。

很多人都是一次离开家,但住在学校,跟室友朝夕相处也什么意思,但钱出去租房子——毕竟是在首都郊区,哪怕是郊区,但只要跟首都两个字沾上边,房价房租都不便宜。

他们一个月的活费都不一定能租个套一。

差一些的单价说不定可以,但那还不如在学校住呢。

但要是遇到在外有房子住的同学,那最好能好好交流感情,以后不回学校不就有地方去了吗?于是他们立刻把脑袋凑过来:“同学,租的房子?”

“租的单间还是套房?多少钱一个月?”

简尧立刻感受到了众星捧月的感觉,他道他们的想法,哭笑不得的说:“是我朋友的房子,暂时让我住。”

一群人意味深长地“哦”了一。

原来是富二代,就算他不是富二代,他朋友也肯定是。

这边别看是郊区,因为有几所大学,商区完备,从这坐地铁到市中心也要不了一个小时,所以房价升得很离谱,买一套两室的房子再怎么说几百万是要的,要是更大点,总价就要上千万了。

说起来,首都只要有房子的人,市区内,房子超过三室的基本都是千万富翁。

只是全部折不了现,说有钱吧,守着上千万的房子,换不成衣服也换不成吃的,说钱吧?遇到事情把房子一卖,就能拿到很多人奋斗一都挣不到的钱。

“套几?”有人问。

简尧藏了个心眼:“套一。”

“真好啊,一个人住,套一绝对够了。”

“还有独立的浴室卫间,太爽了。”

“要不是这附近的房子都太贵,我也想出去租一套。”

“同学,要不然咱们加个好友吧?我们晚上要去ktv,来不来?”

“对对对,我们是物系的,跟们化学系应该……大概……算亲戚系?”

“多认识几个人多条路嘛。”

“晚上系上开完我们就去聚唱歌,们班要是安排就跟我们一起呗。”

简尧:“我们班有安排,晚上也是去聚餐唱歌。”

一群人叹了口气:“事,以后总有机,咱们常联系。”

“就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是本地人吧?口音就是本地的。”

简尧觉得自己口音,他的普通话特别标准,但这种事也瞒不了:“是本地人。”

“那太好了,我们准备有假的时候就准备去市区逛逛,正好可以问去哪儿玩比较好。”

“就是,我长这么大还过首都呢,要不是考上了,不道什么时候才来。”

男们嘻嘻哈哈,他们还聊完,台上就开始试音了。

几个系的主任校长都来了,还有学的人,随着音响的音传来,台的学慢慢安静了。

校长还是站在台上,一头花白的头发看起来格外令人信服,他穿着中山装,手拿着话筒,正笑眯眯的跟身边的人说什么,似乎是设备还在进行最后一轮调试,学的人忙忙外,礼宾部的学姐们踩着跟鞋从门口走过来,引来新们的瞩目。

这儿就是大学了。

简尧的心满满涨涨的。

这就是他要度过四年光阴的地方,是他学时代的最后一站,读完大学,他前半就算圆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