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十里桃花待君来许长安萧天绝 > 第40章
 
她的身影消失渐渐消失在眼帘,萧天绝再也撑不住颓然倒地,暗红的血从他的七窍源源不断流出。

他仿佛感觉不到疼,只是怔怔地看着许长安消失的背影。

“长安。”

他低声呢喃。

他真的好想永远霸占她,可他没有时间了啊。

只有一天。

他想将所有的幸福与美好都献于他的姑娘。

那是他最爱的姑娘。

最爱的许长安啊。

许你一世长安,可那个良人不会是我了。

好痛,好悔。

……

天刚破晓,新帝突然大婚娶后的消息传遍京城每一处角落。

天下震惊,新帝不是对容贵妃一往情深吗?

怎么会突然封后?

萧天绝时日不多,他却强撑着下令,让礼部连夜赶制嫁衣,连夜将许长安的名字列入宗谱,做为他的妻,他的后。

这一切,太赶太急,可礼部的人不敢有一字怨言。

因为,萧天绝是个暴君,他说:“做不到,满门斩!”

短短六个字,让礼部全部的人提起十二颗心准备这场大婚,无一人敢懈怠。

这可是身系他们全部性命的血色大婚啊!

一夜哪里能弄出像样的封后大典,所有繁复仪式皆从简,这帮自喻孔孟之道的迂腐之人也不敢再妄议,什么礼不可废,什么礼制高于一切。

一夜紧张忙碌,总算能草草做出个样子来。

铜镜前。

许长安撑着脑袋任由宫女在她身上捯饬,三千青丝被高高盘起,如花娇艳抹了一层又一层的胭脂,那抹殷红刺目的妖冶,红唇妖娆似血。

她美的惊心动魄,美的令人不敢仰望。

可她眼里的清绝冷色教人寒到了心里。

这哪里像是待嫁娇羞的新娘子,分明是欲拿刀手刃仇人的敌人啊。

沉甸甸的凤冠压着她脖子都直不起来,她上次成亲时,竟觉得这玩意儿好看的很,丝毫不觉得受累,可现在却有一种狠狠砸碎它的冲动。

她告诫自己,此生不会再为萧天绝披上嫁衣,可她为了家人,不得不妥协。

没关系,只此一次。

对他的这次妥协,也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她掩袖,偷偷藏了一把匕首。

时间紧迫,封后大典直接舍去了祭天祭地祭祖宗这些复杂的流程,只专注于帝后叩拜等仪式。

而萧天绝娶许长安的婚事,并未在宫中举行,而是郊外的十里桃林。

火红的嫁衣,血色的桃花,交相辉映,衬出世间最美妙的风景。

许长安掌心微湿,眼前的红色盖头遮住了她的视线,但扑鼻的桃花香袭来,她忍不住头脑一空。

温润少年的承诺似从古老的天边飘来。

“待我江山初定,天下太平,你便嫁与我可好?”

一袭轻纱遮面的少女,娇羞低头。

“好,待到十里桃花盛开,我便嫁与君。”

那时的他们,以为彼此承诺,便是永远。

却不通晓世事变化,沧桑海田,物是人非。

什么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都是鬼话,只是那些才子佳人向往而不得的爱情。

天地未枯,山海长存,可他依旧为了一个洛婉容与她决裂。

那些随风而逝的誓言,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经不起世事的考验。

人心呐,情人呐,是这世上最难捉摸的东西。

就像是此刻的萧天绝,他怎么也看不懂她了。

许长安抬起素手,想要掀开头巾一角,看看萧天绝的神色,可手刚抬起就落入一个温热的掌心,他粗粝的指傅带着薄茧,刮过她柔软的小手,微痒。

“此时掀盖头,不吉利。”

萧天绝喑哑微弱的嗓音落在她耳畔,酥酥麻麻的,她的脑袋愈发昏沉。

她想说,不吉利最好。

可最终,她什么都没说。

她微微缩紧拳头,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她只是为了家人才会忍耐,如果不是父兄仍旧陷入囹圄,她怎会委屈求全?

可她哪里知道,许家的人早就被放了。

此刻,正在焦灼的等待她归去。

他握着她的手,漫步桃花林,暗香浮动中,她的心竟奇迹般的安静平和,她的手微缩,握了握他的手。

萧天绝浑身一僵。

“长安,你是我今生唯一的妻!”

十里桃花,他许下诺言,可许长安已经不相信了。

她只是浅浅地勾了勾唇角,“嗯,今天一日而已!萧天绝,你不能食言!”

这是他最心爱的姑娘啊。

他怎么会食言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