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灵气复苏:从玄幻世界归来 > 第95章 自己的梦境
 
  
听到浮梦的话,卢党平差一点喷出来一口老血。
既然那些人是在避难,又怎么能够任由他们上去呢?
可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浮梦不松口,他们还真没有硬闯的勇气。
“卢老板,我们应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要在这里等着,等着那家伙出来吗?他这个胆小鬼,怕是一年半载都不会出来的。”张昌询问道。
在场众人中,他是和卢党平同一等级的存在。
并且,他是做活物生意的,人脉比卢党平还要广。
“两位老板,要不我们便闯进去吧。我就不信,他们能够拦得住?就算梦老板的背后是商会,可我们只要不伤害梦老板,商会肯定不会和我们所有人撕破脸皮的。”一人提议道。
“蠢货,你觉得你闯的进去吗?船上可是有六品高手,甚至还可能是有五品。如果你打头阵,我们便愿意和你一同闯。”卢党平呵斥。
言语之人吓的缩了缩脖子,他可不敢打头阵。
他反驳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等着吗?我们的孩子就白死了吗?张昌老板,你的两个儿子蝌蚪被杀了他。他这是要让你断子绝孙,你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张昌紧握着拳头,指甲镶嵌到肉中而不觉。那是他仅有的两个儿子啊,全部都被杀了,可是他实在是没有勇气硬闯。
“闯进去,那不过是莽夫。我倒是有两个办法,能够将此人逼出来。”卢党平说道。
“卢老板,不知道是什么办法?”众人一同看了过来。
“我们去招商会,请商会出面,逼迫着梦老板,将人交出来。我们这么多人,商会也不得不给我们一个面子。再者,我们就在这里骂,将这个缩头乌龟,活生生的骂出来。”卢党平硕大。
他的话,让所有人眼前一亮。是啊,此人既然敢当众大开杀戒,也是一个高手。怎么能够经得起这么多人咒骂呢?
这是杀人诛心啊。
众人商量了一番后,迅速兵分两路,卢党平亲自前往商会,其余人站在岸边大骂。
“骂人这方面我在行,让我来吧。”
一个声音洪亮的壮汉笑着走出来,先是露胳膊挽袖子,准备了一番之后,才开始大喊。
可是他张嘴之后,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
“怎么了?”张昌不满的质问。
“那个,张老板,那小子叫什么啊?”壮汉询问。
张昌愣了一下,没有回答。是啊,那小子叫什么啊?
他们要骂人,可是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还怎么骂?
“你们就没有一个人知道那人叫什么吗?”张昌质问。
然而,所有人都摇头,没有人知道那人到底叫什么。
“我们只知道他是京城来的,只知道他有三个护道者。”一人回答。
“那就这么骂。”张昌下达命令。
壮汉得到命令,扯着嗓子大骂:“京城来的缩头乌龟,你一个囊肿烂货生养的畜生。有本事,别躲在一个女人的背后...你算什么男人?你连他妓女妖童都不如...”
围观者一哄而散,带着笑意。
船上的顾客也好似没有听到一样,毫无反应。
陈道大师三个人正躺在小船中,或饮酒,或垂钓,任凭小船随波逐流。
林阳正在熟睡中,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丝毫不知。
这一觉,足足睡了一天。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林阳才抻了一个懒腰起床。
睁开眼睛那一刻,林阳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再次穿越了呢。
漆黑的天空上,星星一闪一闪的。
在头顶上,还有一个流星瀑布。
大量的流星顺着瀑布滑落,落入到他的船上,铺满了整个地面,和附近的河水中。
他宛如置身在星星的世界中,想要伸手去抓,可是却触碰不到星星。
明明星星就在眼前闪烁,可是却并不存在。
“好神奇啊,这就是这里的秘密吧?”
林阳朝着岸边看去。
河对岸一片灯火通明,一人正在月光下舞蹈。
再往更远的地方看去,还有一群学子正在讨论文章,有扎着马尾的小女孩,正在吃着糖人。
入眼的一切,只有宁静惬意。
河水中,一条小船从上游飘落下来,浮梦正在上面弹琴。
“林少,您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吧?”浮梦红尘轻启,笑吟吟的说道。
“浮梦小姐,这是幻境吗?”林阳饶有兴趣的询问。
“不,这是梦境,一个真正的梦境。”浮梦回应道。
“浮梦浮梦?这是你编织的梦境吗?”林阳继续追问。
他宁愿是幻境,若是进入到别人梦境的话,可不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梦境和幻境都是一样,想要走进去容易,可想要走出来,却非常艰难。
相比之下,梦境更加难对付一些。
“不,这是你自己的梦境。正如林少所言,浮生若梦,梦是虚无缥缈的,人生也是一样。我浮梦从来不编织梦境,那样的梦境失了韵味。每一个到这里来的客人,都只会走入到自己的梦境中。林少不用担心,这个梦在您自己的掌控中。只要您在心中默念,便会苏醒过来。”浮梦解释着。
船终于停了下来,停靠在林阳的船边。
两个人相望着,可是林阳却感觉浮梦不真实,是在遥远的天边。
他笑着回应:“浮梦小姐太谨慎了,我既然来了,自然是信得过姑娘的。”
他只是以防万一而已,并不是不信任浮梦,就算他不信任浮梦,可也不能够不相信三位道师。
所以,林阳并没有终止梦境,也没有去尝试。
“其实每一个新人来到这里,我都会先叮嘱一番。唯独林少您,我并没有叮嘱。一则是因为您的同伴并不是第一次前来,二则是我想要看看,林少发自内心的梦境,是什么样子的。事实证明,林少是一个良善浪漫之人,才能够编织出如此美好的梦境。”浮梦说道。
“所以说,梦境是可以自己编织的?”林阳捕捉到了特别的信息。
“是的,心中所想,便可成为梦境。可只有毫无所想的情况下,编织出来的梦境才是最真实的,也是一个人内心最向往的生活。”浮梦解释着。
“那我倒是向他要改变一下。”林阳嘀咕了一声。
“难道是林少责怪我,看了您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还请林少恕罪,小女子只是一时好奇而已。”浮梦歉意开口。
同时,她也期待,林阳会将自己的梦境编织成什么样子。
是和其他人一样,用欲望去书写,编造成唯吾独尊的世界,还是腰缠万贯,亦或者是才情天下第一,诗作名流千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