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灵气复苏:从玄幻世界归来 > 第103章 血债血偿
 
  
对于林阳的话,小狼点了点头。并且,他走到林阳面前,让林阳摸了摸它的头顶。
头顶有角,很小很小,被掩盖在绒毛之中。
仔细端详着,也和普通的小狗,有着很大的差异。
恩,林阳没见过小狼,只见到过奶狗。
“你真的不是狼,那你到底是什么物种?”林阳震撼的询问。
他错了,所有人都错了。这根本就不是一头狼,若是当狼给卖了,那可就真的亏大了。
这小东西能够有如此高的灵智,也并不是它特殊,而是和它的身份有关系。
只是林阳还无法确定,这头小狼到底是什么物种?
小狼骄傲的扬起脑袋,对着天空吐纳。
“你的意思是,你是神兽的后裔?”林阳勉强压制住内心的激动。
小狼高傲的点了点头,站在甲板上,像是一只神兽,俯瞰着整天大地。
林阳在小狼的身上,看到了王者的气息。即便是他这个主人,在小狼的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哈哈哈,捡到宝贝了。”林阳畅快的大笑着。
小狼收起了王者姿态,很乖巧的来到林阳的身边,咬破了自己的爪子,滴落出血液来。
林阳懂小狼的意思,这是要和他结成血契。
修行者的世界中,没什么是靠谱的,特别是陌生的人和灵兽,一不小心便会被反噬。
血契便是自古以来便存在的契约,也被称之为奴隶契约。一旦结成血契,只要主人一个年头,便可以杀死奴仆。同样的,主人若是死了,奴隶也不能够独活。
这一晚,在林阳的开心中度过。
清晨,倒计时24:00
阳光洒落下来,林阳也早早的起床。
今天,他要去见一见更加强大的灵兽,他不像有任何耽搁。
当他走下自己船只的时候,才发现三位道师都已经醒来,无不是满面红光,春风得意。
只是,在岸边有很多哭泣的,浮梦亲自在岸上,招待这些人。
“三位前辈,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林阳询问。
陈道大师扫了一眼林阳怀中的小狼,说道:“少爷,我们也是刚刚醒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一同过去看看吧。”
李战冷哼一声:“真是一刻都不让人消停。”
一行人来到河岸边,那些哭泣的人却直接扑了过来,跪在林阳的脚下,便开始嚎啕求助。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好好说话!”李战呵斥着。
这些人依然在哭泣,没有人回答。
还是浮梦叹息一声,解释着:“昨天晚上,卢党平带着人大开杀戒,杀了很多伏夏王超的商人。这些人都是幸存下来的。初步估计,足足有五百多人惨死,好几个家族被覆灭,血脉不留。”
“怎么会这样?商会难道不管吗?任由他们如此?”
“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些人怎么可以随便杀人?”
几位道师无不震撼。
灭门是常有的事情,可在北一城中灭门,却很少见。这是在挑衅商会的权威。
更不要说,灭门了如此之多,杀害了足足数百人。
什么样的血海深仇,也不至于如此做吧?
“都是因为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你们不能够不管啊,你要给我们报仇。”
一个妇女爬到林阳的面前,死死的抓着林阳的裤腿不肯放手。
“你是说?卢党平是因为我才下手的?”林阳询问浮梦。
他并不相信这些人的话。昨天他是抢了卢党平的东西。可卢党平想要对付他,可以直接对他下手。他没有在船上,卢党平可以光明正大的找他来算账。杀一群无辜的人算什么?
就算这些人是伏夏王朝的,可是林阳和他们并没有任何交集。
浮梦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的。应该是张昌的死,让卢党平不敢找上门来,他才用的这个法子,想要让你们主动送上门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现在已经不下了陷阱,等着你们往里面钻呢。”
林阳还是无法接受:“就算布置了陷阱,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手段啊。这么多的人命,何其无辜?”
温萧然叹息一声:“人命算得了什么?在修行者的眼中,普通人的命,还不如一头畜生。在强者的眼中,弱者都不过是可以随时斩杀的人。他们又怎么会在乎人命呢?”
“现如今,两国交战,北一城也不再如之前那么太平了。林少,您还是想一想该怎么办吧。”浮梦提醒着。
怎么办?还能够怎么办?
林阳看着匍匐在地上的众人,心如刀绞。
昨日杀人,他们是在为这些人出头,希望能够帮助他们。可是却害的这么多人家破人亡。
难道他能够视而不见,一走了之吗?
不,他做不到,十二年的义务教育,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哪怕会破坏三位道师的计划,可是这一刻,他没有后退的。
这么多人因为他而死,因为他而家破人亡,他必须得帮助这些人,为他们讨一个公道。
“血债血偿!”林阳徐徐吐出四个字来。
简单的四个字,蕴含着他的决心。
他看向了陈道大师,就算陈道大师不赞同,不帮助,他也一定要这么做。
修行者,修的不仅仅是身,也是在修心。如果今日他退缩了,他的武者之路,将没有来日。
“少爷安心,我们三位会帮助少爷,灭了这个恶霸。”陈道大师给予肯定的回答。
“欺人太甚。就算天罗地网,我也要让这些人血溅山河。”李战道师咬牙切齿。
“想要杀我们,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少爷,老陈说的对,这件事情交给我们三个了。他们不将伏夏王超的商人当成人,想要清除伏夏王朝的商人。那么便让他们从北一城消失,再也没有北太帝国的人!”温萧然须发张扬,怒火冲天。
三位道师怒了。
如果说昨日李战道师发怒,是很表面的事情。那么此刻,三个人的怒火是由内而外散发的。
“既然如此,便劳烦三位前辈了。”林阳欠身行礼。
他对三位道师的敬重,又多了些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