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逆命天道:邪骨归来阳阳 > 第五章帮人,帮鬼,是为了什么?正义吗?
 
  
姚倩倩刚想说,我便对他说。"你不用说了我以经知道前因后果了?"
我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问姚倩倩。"我给你的护身符带着了吗?"
不知道什么意思?只能点点头应声道。
"你们真是什么都敢玩儿啊!亏你们想得出来。
说真的,这种事我懒得管。也不想管。这是他的命书。至于能不能,就要看他自己了。"
"我在你面前已经暴露了我,我不希望别人再知道我……"
"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时日不赦的坏人。但我微无愧便是足矣。"
"我可以帮他。并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那个可怜的人。"
姚倩倩望着我。从嘴里面说出的话。让他……就这样一直看着我。那双眼睛。好事能知道心中的秘密。
起风了。吹乱了我的头发。吹动我的衣衫。
"其实这个世界上并不像你想的,那么……
也许有一天你会明白。"
我抬头问问上天上的银月,不知为何。有一种莫名的情绪。
如果说谁的命运坎坷,那么我,是第一人。我学习倒数。五弊三缺,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那不存在的正义吗?可是正义又在哪儿呢?难道那些鬼魂就真的那么十恶不赦吗?就真的那么罪恶吗?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正义。却……
我自己还能干些什么?还能做些什么?难道我真要抓那些鬼吗?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好人。但……………………
师傅曾经对我说过,如遇妖魂。不要留手,杀之,难道这就是为了正义吗?是为了人类。不允许外来的生物……
难道我错了吗?我错在不应该学习倒数。不应该……可我又错在了哪里呢?
正义。是为了什么?
为了别人不受到伤害。就伤害那些鬼魂。这就是正义。那我学着道数。有他妈的什么用啊?还不如不学。
我不知道我自己是谁。在哪里?如落叶一样。随波逐流。就算我走的很远。很远。可总有一天,我还会回到原地。也许这就是我的终点吧。
没有想到。我以为我就这样了此一生。没想到上天跟我开了一个如此大的玩笑。惩罚。难道凡人就真的不配修炼道书?难道凡人就真的不配拥有?五弊三缺,要说我不怕。那是假的。我怎能不怕?可为什么要选了他?是因为感激。想要报恩吗?还是……
命运呐!我已经成为你的牺牲品。我不希望他……要是你把他卷入其中。我会和你得到的。不管你是谁。就算你是命运也不行。希望你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听见。不然,我知道。你随意掌控别人的命运,那你就来掌握我,我已经不在乎了。真的。
我这样值得吗?值不值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想做边做。
但愿你别把我逼到那种程度。不然,我把你踩在脚下。碾碎
你不要。试图挑战一个。凡人
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伤害他的代价。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街道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只有那些因风雨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在回忆着白天的热闹和繁忙.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把银色的光辉谱写...………………
,姚倩倩望着我他没有想到。会说说这番话。就这样看着他。那双眼睛似乎可知道别人的秘密。我尽量表现出很随意的样子。不用他发觉。
"姐姐。你和他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姚姚从他姐姐那知道,没有告诉他,就是随便编了一个借口罢了。他可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的身份。
正义,难道就如此不堪吗?
就为了你们人类的所说的正义?
那我修炼倒数有什么用?为什么?是为了正义。还是?
正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很可怜。我想救他。难道做错了吗?可我又错了,哪里呢?
我是一个受到诅咒的人。人的贪婪。越来越大。会膨胀。如气球一样。中会爆炸。
永无止境。都说鬼可怕。我看人更可怕吧!至于鬼。不会那么虚伪。可我们还为这些人。保护。值得吗?
难道鬼魅就应该被消灭吗?他们就真的是邪恶的吗?何为正义?又和为邪恶。我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不愧于心便是。
我联盟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对他两姐妹说:"晚上出来太危险了。以后还是晚上别出来了。走吧!"
来到学校。遇他分别。
"喂喂喂,就这么走啦。你怎么也不跟我道别?"略微的有些不满。
我被弄得有些头大。怎么能呢?好啦!就送到这儿了。哦,对了。我叫着他姐姐。在一个角落里。我弟给他了一张符纸。你把这张符纸。掺进水里。让他喝下。做完这些。并走了。
由于心情很乱,坐在操场的石凳上。思考。
人本就是贪婪的。不管你如何弥补。不管你如何就,都于事无补。就像一个无底洞一般。永无止境。也许在他们的眼中,你就他们。是理所应当。但是你不救他们。他们会以为,你是魔鬼。
如果这就是我所保护的人。我不顾一切要守护的人。那么我为什么要保护她?就为了那可怜的正义吗?多么的讽刺。既然这个世界上法律制裁不了你们这些人,那么我来。既然无法,那我是法,我便是道。
他们已经为他们自己买了单。可谁又为……
说我是魔鬼。那我就变成魔鬼。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因为这世界上能让我在乎的人。不多。只有几人而已。
我有一颗躁动的心。我不甘被命运所束缚。他们凭什么鱼肉别人的
自己在原地不是做了多久。天一点一点地,变得很暗。
你不是想要么选择吗。今天你就给我看好了。
凌鸢刚到这个学校,并没有感觉出来有什么……
今天却发现……
走进着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里。教学楼里。很昏暗。打开自己的手机发出微弱的光,安静急了。没有一点声音。只有,我的脚。走的地板上。发出
踏踏的声音
我知道他今天还会来的。他一直都在这里。
望着面前,好似被黑暗吞没一般。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压抑……
可突然。一股让人厌恶的。感觉。
我知道。他要出手了。如果自己再不出手的话。怕是,我并不是为了帮他。而是帮这个可怜的,鬼。
走向教学楼的三楼。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由于我天生就有。常人没有的东西。那边是阴阳眼
我能清晰的看见,你在我面前。那浓雾班的。煞气。就间的煞气的圆头是在一间教室里散发出来的。
走进这教室里,我这才发现。是一名女子。他背对着我。面相窗外。他一身黄衣。
说道:"你能看见我。"
"我是不是,阴阳先生。也不是道士,我只是一个被命运支配的人,不要再杀人了。他们的罪恶会遭的报应。你这样做值得吗。非要。魂飞魄散吗。"
他听我的话后转过头看想我。
他面前这个少年怎么没有想到,会是面前这个少年。
我靠着月光能依稀的。看见,看上去是个美女,就是脸色煞白煞白的。
她道:"你们这些人,说什么正义,只是为了你们自己。"
"我从来没有杀过人。你们这些道士,将我重伤。差点昏飞魄散。"
"我只是。要报仇。为什么。却要阻我,我没杀人,你们却来杀我。还有理在吗?什么正义。都是假的。都是为了你们自己。他毀了我的天堂。我们把这里变成地狱。"哈哈哈哈
便一直躲在这个教学楼里,直到前几天。他没有想过要杀人
他说的越来越激动好像触动了他什么。可就在下一幕。他那身上。穿的那件,黄色的衣服。便以肉服可见的速度。蔓延。蓝色。
我忘了他那急速蔓延的衣服。让我想起了……
我记得有一次,你在一本书上看到。曾问过师傅。
我曾问过我的师傅。"极阴极煞是什么师傅?师傅如何辨认?"
这世上存在着很多类型的鬼,因为各种原因形成。佛典有云:鬼有三十六,但是现实中的鬼的种类却还要多的多。所谓的极阴极煞,便是属于相对来说十分难对付的一型。这种鬼,很难形成,因为要做这种鬼
我忘了他这个样子有点于心不忍。他错了吗?又错在哪里呢?就因为是……所以
他身上那些黄色的衣服。却停止了蔓延。却虽然停止了蔓延。他没有表情的脸上。此刻,确笑了。那笑的确很美。不过这笑容。确实在讽刺。嘲讽。
"你们阴阳先生。不就是替天行道吗?维护正义吗?"
"你们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替天行道。为了正义,那么我问问你。你们口里的替天行到。你到底是替的哪个天?行的哪个道?又为了哪个正义?"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能怎么回答?
他见我这样。便哈哈哈的笑了起来。那笑声似的嘲讽之命运。或者不堪……多么的讽刺。
"替天行道我不知道。维护正义,我更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为我自己的正义。为我道"
"为了自己的正义,为了道。"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
"他们有错。不该由你来。你并没有错。我也没有错。错的是这个肮脏的社会。所以我要清洗它。去除所有的污垢。"
"我可以帮你。你报不了的仇。我可以帮你,却因法律制裁不了那些肮脏的嘴脸。那么由我来。把他们统统送下地狱。"
你为何帮我?要杀便杀?何必如此虚伪?
"你应该能感觉到吧?在我进门的一瞬间,完全可以将你毫无察觉。灭杀。可我没有这么做。因为我觉得你可怜。我想帮你。如果你要是还不信的话,那我也没办法。是一个地方的煞气吃的会被人知道。到那时,怕是你的处境……"
他此刻那双眼睛。以是感激我突然发现他并没有那么可怕了。
我突然想到,你为何要伤害那个女生。他并没有错。我只是不想管这些形式罢了。我今天只是为你而来。那个小女孩儿也是无辜的。放了他吧。如果再有下一次,那就是她的命数了。
"那个女孩儿。反正他也不是我的仇人。算啦!如果再有下一次……"
"我看你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完全。需要找一个地方疗养修复。这段期间你就在我的戒指里聊生修养吧。"
没事不要乱出来。
一股黑烟钻进了我的戒指里。我能听到说谢谢你
走出了这一栋教学楼。望着天上的
那是一个没有一丝月光的夜晚,乌云阻碍了所有光的来源。朦胧之中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以及发着冰冷幽暗,不断闪烁的球状物体。那,是用矿石刻成的动物雕塑的眼睛。风就像一只饥饿的猎鹰,不停的徘徊着寻找食物,吹得树叶唆唆作响,树林中猫头鹰呜呜的低叫声,紧跟其后的是震耳欲聋的雷声...... 黑色的液体四溅,恍惚间,顷刻后,在黑色的时间里回眸万千,找回了自己。 恐怖的黑,一寸一寸的逼近,一点一点的吞噬着我的视线,我试图找到一点生命的声音,却只听到我加剧的心跳,扑通、扑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