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逆命天道:邪骨归来阳阳 > 第七章给我放开他
 
  
姚倩倩此刻脸上以满是泪水,让人心疼。"凌鸢,你给我醒过来,浑蛋。浑蛋"声音很是哽咽
不知何是起风了,吹的树摇摇欲坠,一片片落叶沸沸扬扬的从树上飘落下来,给地面铺上了一层一层的……
周围安静极了没有一点声音,有点只有那风的呼呼声,似在嘲笑又似在我们伤心。
天上的月亮从云朵里缓缓的冒出了头,如一个害羞的女孩一般,显得活泼可爱一颗颗星星在空中一闪闪的散发着,如一个个、玉石一般晶莹剔透。
回应姚倩倩的只有那无情风声,姚倩倩把凌鸢抱在怀里,此刻的姚倩倩不想去碰到他,怕一碰就会碎掉,
女鬼雨柔便安慰道:"一定会没事的,
也许现在的他能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
雨柔姐姐,凌鸢一定会没事的
姚倩倩双眼通红满脸汨水的望着雨柔姐姐
雨柔不知怎么回答,他也不希望凌鸢出事,可,他没说出来,怕他接受不了
"混蛋,为什么,就不能……混蛋,骗子,你说过要保护我的,你说过的,你怎么就失言了,你给我醒过来"一滴滴汨水如雨点缓缓滑落到脸夹。此刻却很憔悴
从密林之中,走出的是一个二十多的男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身穿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衫,扣子只松松系了下面几个,而上面却敞开着,露出健壮的小麦色肌肤,下身是一条深色的西服裤,毫无褶皱。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野性与不羁。
距离十多米处的地方停下,看想姚倩倩这边,便道:"妖孽,今日我便渡你,让你以后还霍乱人间。"
"你们这些臭道士,满嘴的正义都是为了你们自己,想要渡我,看你有没有那实力。"
一棵树上。虫子还在挣扎着,妄想从蜘蛛的魔爪下逃离,体力一点点在消耗,但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相反,蜘蛛却孜孜不倦地编织着它的天罗地网,围着跟前的手下败将来回转悠。最后,虫子成了蜘蛛口中的可口大餐。
"雨柔姐姐小心。"
雨柔对这些逍士很厌恶,所以也不在废话。当然,凌鸢和那些逍士不一样,有说不出来,也许不会那的不分清公便……
女鬼雨柔便直接想道士攻来,不急不缓,往旁边移了半步。雨柔见自己的攻击,居然躲开了,这一次他的攻击比刚才还要更凌厉速度之快让人看不请。
"结束了。"话音刚落便捏剑指,速度这快,让人看不清。许久道奉请玉皇大帝尊,一断天瘟路、二断地瘟门、三断人有路、四断鬼无门、五断瘟路、六断阴兵路、七断邪师路、八断灾瘟五庙神、九断巫师邪教路、十断吾师有路行,自从师父断过后,人来有路,一切邪师邪法鬼无门,若有青脸红面人来使法,踏在天罗地网不容情,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知见女鬼雨柔面前凭空出万把剑有灵一般便想那女鬼攻去,凌厉无比,数根铁链犹如蛇一般,想他缠绕而去。刚想退,
天上的剑搜搜纷纷
将女鬼雨柔面前所有退路都封住。
可是当女鬼与柔。如此是。
一到声音打破了这不合时宜的气氛。
"给我放开的。没想到。不分青红皂白……"
我联盟从姚倩倩怀中。挣脱出来。
因为在刚才他便醒了过来。就是身体。还有些虚弱。
"你个混蛋!此刻她眼睛红红的。"
"为了这个女鬼值得吗??"
"值不值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无辜的。可你们却不分青红皂白。谈何正义?"
便冷哼一声逍:"助纣为虐,你也有罪,"
沙沙树叶我冷笑一声,打了一个响指,给我破,咔嚓咔嚓……那数万把剑如豆腐一般破碎消失在这空气中。
女鬼雨柔见东西在困住他了,在渡想他
"你不是他的对手,回来"女鬼雨柔听后退了回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突然对他不在那么……
″鬼也好,人也好,妖也好。我不在乎,只愿以此我自己愿意。别人管不了。"
"有趣,你还真是一个让人恼火的人那。"
"你善恶不分,今日我便替天行逍"
"善恶不分,那我问你。你们不分青红皂白。谈和正义。我转过头。看想女鬼道:"是他吗。"
女鬼雨柔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下一和他明白了。愿来是为了他。
"那就还点利息吧!从今日起。遇到你,伤你的那些人。我好不留情。万倍偿还与他。"
"哼,你口气不小。"做什么决定,最终要了牙。
他缓缓闭上自己的眼睛。过了一会儿猛然狰开
双手不停拍的自己的关节。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好似抽风一般精神病一般。。但我却不,这么认为。慢慢的感觉。周围越来越冷了。越来越冷。一团团黑炁围绕着他,大喝道:"有请祖师爷上身呐!"
许久之后那男子身上的黑炁比现前还要农烈数陪。那双眼睛。漆黑。
涂着蛇信子。嘶嘶的声音。出现一条巨大的黑蛇透明虚影。盘在。他的面前。嘶……盯着我们。那蛇全身漆黑。如墨一般。大蟒蛇黑色的鳞片中镶嵌着深黑的斑纹,它巨大的身躯蜷缩成一个很大的圆盘,这个圆盘的直径有两米多。
嘶……
不知前辈是谁?仙家"
"哼,打的小的,老的自然出来了。柳家,小子。说吧。你想怎么死。"
那盘在他身旁的巨蛇。像我就攻了过来。速度之快。让我没有反应的机会。不过我也不急不缓。你也太小瞧我了。就那个虚影和我打。你是有多瞧得起你自己啊?
冷哼一声
只见凌鸢在面前隔空画起数十符来。漂浮在面前,那符有些透明虚幻。现在感觉到很是不简单与非凡。去,指向面前的黑蛇。那可以说跟躲开啊!那张着大嘴。像我就咬了过来。
破!
轰轰……
中砸在这黑蛇之上。
"你就这点实力吗?我再劝你一句。我看你修行不易。趁早。离开,否则。"
"找死! "
如果你们能发现的话,这是眼睛里。确实雷霆在涌动。
那被附身的人,刚才的一瞬间。凌鸢犹豫了。杀伐并不果断。但如果……那就怪不得我了。

没什么,
女鬼不知道说什么。女鬼知道就看着他。不再说话。
我看着他道:"此事与你无关。你不必担心。我说过我会……"
雨柔见凌鸢这样,很是感激。有很是……都是因为他
"凌鸢你说什么呢?"姚倩倩听的一头雾水。
"没有什么"连忙摆手。凌鸢可不想让姚倩倩知道,他不想让姚倩倩卷进来……
姚倩倩也没有怎么去想,便连忙对凌鸢说道:"凌鸢,忘了告诉你他叫李雨柔,雨柔姐姐。"
我转头看向姚倩倩。有些诧异。你们怎么……
随后姚倩倩并告诉了我……
凌鸢觜念着:"雨柔,好听的名字。"
喃喃地说道。好名字。
我刚想找个问题。搪塞过去。我知道。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他一定会想问问题。可是就当我想找个问题搪塞过去的时候……
姚倩倩有太多想问的,但是他知道凌鸢会告诉他的,这一夜惊心动魄。
就在这时,树林那边似乎有什么动静。
怎么回事?喃喃道,他此刻的拳头握的很紧。不知道为什么。心脏的扑通扑通的狂跳。不,那并不是害怕。相反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姚倩倩说:"怎么啦?凌鸢,关心的问道。
姚倩倩以为凌鸢……
"我没什么。只是那边好像有动静。我要去看看。要不你回去吧。"凌鸢可不想让姚倩倩遇到危险。
姚倩倩听道有些生气。:凌鸢,我跟你说过了,明白吗?"
可,我话还没有说完。
不要再说了。以前都是你保护我。现在的我,该我保护你了。你不会是怕我拖累你吧。如果不是你就给我闭嘴。
雨柔可知道这个妹妹决定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
叹了口气。不在说话。
不多久便来到了那声音所发出的地方,在我们面前的不远处有一个老者,因为靠着月光能勉强的看到。这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这位老汉的眉毛胡子都花白了。但脸膛仍是紫红色的,显得神采奕奕。
而老者的面前不远处。,此刻,有一名女子半跪在地。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无比,此刻它是全身重伤。马上就要……
那老者见到女子倒在地上。没有任何怜悯之心。有的是如一块儿玄冰一般。令人感觉寒冷无比。如果可以,能冻住灵魂。
老头的那双眼睛。却给人一种不舒服的……很不适应。就好像别人掐着你的脖子那般感觉那种感觉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老者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将目光转过来,只见凌鸢缓缓地从草丛中走了出来。此时的他,全身都在颤抖。那并不是害怕。而是暴怒。愤怒到了极点。被眼前的一幕……他没有想到。所谓的修炼道数。便是如此……
"什么证明?什么替天行道?都是狗屁。我看只是为了你们自己。今天,他我护定了。你现在休想伤害她一根头发。"凌鸢的话语很冷,如千年的玄冰一般。让人难以接近。
"鬼也好,人也好,妖也好。有善良的,自然有邪恶的。但并不是你来……你凭什么这样剥夺他们的生命?正义。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若我今天非要护他呢。我倒要看看。你能如何我"
"小子。莫要太狂妄。老夫劝你一句,趁早离开。不然,"
这**着的威胁。我岂会听不出来。我只求问心无愧。无愧于心便是。
姚倩倩和女鬼雨柔刚想阻止,却发现凌鸢已经出去了。有些放心不下。有些生气。
凌鸢,你没事吧?如果有时候和姚倩倩同时都问道
我没有理会,就死死盯着面前的老者。
女鬼雨柔出现的时候,那名老者。那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女鬼,"你居然还没有魂飞魄散。不过今日。就是你的劫束"
那女鬼听到这个声音时,顿时身体在具体颤抖。我能感觉他在我的身旁。那一团团因起随着他的情绪慢慢的……
"怎么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像现在这样失去理智。连忙对她柔声的说道。
我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就这样的。一定……
突然他的那双眼睛死死盯着面前那名老者。
就这样死死盯着,一句话也不说了。
我马上便知道了原因
"让我来吧!你不是他的对手。回到戒指里去。放心了。我说过的。只要让我遇到伤害你的人。我必让他付出代价。"
那女鬼飘过戒指之中。说了声谢谢。却留下了感激的泪水。有人说鬼是不会流眼泪的。但是……
那老者见那女子。飘入了我的戒指之中。顿时她的眼中生过了一不被察觉的……
"小子。老夫劝你一句,那女鬼交出来。不然,老头,我只有渡你……"
"何必如此虚伪?你要战,不奉陪便是。来呀!"
"什么拯救苍生?维护,说的多么冠冕堂皇啊!"
"正义,那是你们的正义,和我无关。别把自己说的多么高大上。多么了不起!以为自己是谁!"
"小子,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下地狱去忏悔你所犯下的罪孽吧。"那名老者疯狂大笑起来。笑声很是诡异,阴森。
"就你,哼,你是不是太瞧得起你自己了?不要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其实你在我面前。连一块儿石头都不配,我现在给你时间考虑。滚!"
你并不是一个老者。你到底是谁?怎么不敢现出真身吗?只敢躲在阴暗处。
那名老者先是一惊。随后哈哈大笑。有点本事啊!不过,我是什么身份?你还没资格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