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孤单而生孤独终老 > 再续前缘车也10
 
  向暖的生日适逢周末,他们之前就说好了去九华山过这个生日,车也临时接了个项目,需要赶计划,他便把工作也带上了。

  之前两人的争吵,让向暖越来越认清了自己的位置,对于这次出游,她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兴致了,这两周以来的委屈、不被重视的难过,郁积在心头,让她时不时想落泪。她在高铁上看着窗外闪过的景物,把眼睛闭上,因为她怕睁开眼睛,眼泪会被车也看到,她不想煞风景。

  车也看她不怎么说话,问她,她只说:“没事,可能累了,头疼。”

  这天晚上,车也加班,向暖早早睡下了,车也特地等到12点,对向暖说了生日快乐,吻了她,才睡下。

  第二天早上,向暖醒来,车也还在睡,向暖转身侧躺着,她想到自己今年41岁了,想到往日和今日的种种,想到她和车也没有把握却让自己无限期待的未来,想到他们之间层出的矛盾,她默默地哭了。

  车也醒来,转身搂着她,突然发现向暖哭了,他惊讶地问向暖:“怎么了?”

  车也这么一问,向暖所有的伤心、委屈、不安涌上心来,更是忍不住地抽泣起来。

  向暖很诚实地对车也说了自己的所想,车也一听,又是那些老话,便起了点情绪:“今天你生日,我们俩多少年才难得一起出来玩,过个生日,能不能学会控制你的情绪,不要破坏气氛?”

  向暖听车也这么说,便觉得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的必要了。她擦干眼泪,笑着对车也说:“也对。好吧,我们起床,出去玩吧!”

  可是,她弄得车也兴致全无了,一个上午,他拍的每张照片,都拉着脸。

  多难得的一个生日,向暖之后也后悔,如果那天早上忍住眼泪,忍住不说,这个生日将会是她这一生多美好的回忆!

  向暖原本是打算,九华山之后她就提早回家了,她觉得自己在上海,有如车也的负担,相信她走了,车也才是真正的自由轻松。

  回程,在九华山车站候车,两人本打算到车站再吃午饭,无奈车站规模太小,到那儿却发现找不到吃东西的地方。车也坐了一会儿:“我去抽支烟。”

  向暖正用手机查询回家的机票,发觉车也过了一支烟的时间还没来,她想,这个人,肯定出去买饭了。她了解车也,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他不吃午餐都无所谓的,肯定是为了自己而去买饭。

  果然,过了一会儿,车也提着饭来了,他说:“这附近居然没有吃的,走了一段才找到。快吃吧,别饿着了,离上车还挺久呢。”

  向暖看着他鬓角的白发,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心疼,感动,不舍,她默默地关上了手机。她就是这样的人,心软,更多时候总是念着别人的好。

  回到上海第四天,这天晚上,向暖问车也:“吃过晚饭出来散步吗?”

  车也犹豫了一下:“嗯,好吧。”

  细心的向暖听出了语气里的犹豫,第一反应是失落,但她想,也许他上班累了。可是我一天没见他了,他就不想见我吗?我过几天就要回去了呀。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出来了,我应该高兴。

  散步的时候,向暖撒娇地对车也说:“刚才听出你语气里有点犹豫呢,其实我一开始有点失落的,但后来想想,也许你上班累了,可想到最后还是出来陪我了,我挺高兴的。”

  向暖说这话原本是想对车也邀赏:她现在不再是他说的,沉溺在自己小情绪里任性的人了,她也在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呢。

  可这话在车也听来却是在责怪他有那么一丝的犹豫,车也不高兴地说:“我今天忙了一天,跑了三个现场,你就不能多体谅我吗?”

  向暖吃惊地问他:“我难道没有体谅你吗?”

  车也答到:“我就那么一丝犹豫,你就能捕捉到了?”

  谁说真理越辩越明的?两人越是想把话说清楚,却越扯不清楚。扯到最后,向暖这两周多所有的遭遇委屈抑制不住要喷薄而出,她对车也说:“不必多说了,我明天就走。”转身便走了。

  她一直没有回头,可她心底是希望车也拉住她,一把把她搂在怀里,让她不要走。可车也一直没有追上来。她走到转弯处,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车也也走了……

  所以,电视剧里的美好,现实里很难存在的。

  那时那刻,她是真心想走,并不是说出来为了吓唬车也,可迈出两步后她就开始后悔心软了,但车也也许真的累了,也想让她走了吧……

  回到出租屋,她买好票,思来想去两个小时,她想起九华山车站车也两鬓的汗珠,想起这20年来他们错过的时光,她给车也发了条消息:对不起,我刚才一时之气,要不我把票退了?

  很久之后,车也回复:不必了,回去吧。这些日子与你在一起,真的挺累。

  向暖泪如雨下,她对车也说:这样的情况,明天就不必送了。

  这句话是她的真心话。她怕自己当着车也的面,哭得不能自己。

  车也回复:如果是你真心的想法,可以。

  向暖一夜未眠,第二天五点多,她拖着行李,关上了出租屋的门。出门前,她环视了一眼这间小屋,这间小屋,最初承载了他们多么美好的期许,而谁想到如今结局却是惨淡收场。那条她一直一个人窝在里面沙发,那些为了爱而买下的锅碗瓢盆,还有她为了让自己入眠而每夜都要喝下的白酒,空的白酒瓶子们堆在那里,仿佛都在嘲笑她:看,这就是一个第三者的下场。

  向暖拐到车也家楼下,才六点,她的车也还在沉睡呢吧?他这个人不像自己,他是什么时候都能睡得呼噜呼噜的。

  向暖仰头看着他卧房的阳台,站了很久很久,这里终究不属于她,那拉着的窗帘后面的男人终究也不属于她,有些东西,不是她的,她就觊觎不得。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那个阳台上,此刻,她多希望她的爱人能站在窗口,让她再看他一眼,这次一走,还有再来的机会吗?

  车开动的那一刻,向暖想:再见了,上海,再见了,车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