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与君欢好,不负韶华弦月陆少离 > 第6章 所谓惩罚
 
第六章 所谓惩罚

思量至此,弦月一个跃身上前,挡住两人的视线:"陆总,我还缺个保镖,我看他挺健壮的,不如让他来保护我吧。"

看陆少离没有回话,弦月赶紧又跟上了一句:"好不好嘛?"

陆少离眉宇间透露着一抹难以捉摸的意味,突然伸出手来捏住弦月的下巴:"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就这么护着他?"

弦月的眼神变了变,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上了艳色的唇不高兴地嘟起来:"护着他?我看你是对自己没自信吧。"

陆少离嘴角升起一抹玩味的笑:"我对自己没自信?"

"是啊。连个保镖都不肯给我,还说不是怕我喜欢上别的男人?"

反正这事儿确实是挺说不过去的,不管怎么狡辩吧。

陆少离的视线被成功地拉到了她身上,大手抚过弦月的腰身,一双深邃的眼神含着笑意。

即便如此,弦月还是从里面感觉到了一丝冷意。

但是现在弦月哪里还顾及得了那么多,低头锤了一下陆少离的胸口,硬生生将嗓音挤得娇滴滴的。

陆少离倒是对弦月的这个动作表示很受用,一把擒住弦月的粉拳:"敢在我的地盘搞小动作,就这么放过他可不是我的作风。既然你非要他做你的保镖,那么你可就要代他受过了。"

代他受过?

弦月一脸的云里雾里,但是当看到陆少离暧昧的眼神以及地上脸上挂了彩还一脸愤郁随时要起的文佐,弦月一个踮脚,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快速伏在陆少离的耳边,刻意压低着声调说道:"乐意之至。"

弦月没有想到,陆少离口中的所谓受罚居然只是带她回陆家老宅吃了顿饭,之后整个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据弦佐的可靠消息说,那晚的白衣女人就是顾婉言,目前担任陆氏豪爵任集团总经理,只是陆少离把她保护的极好,外界的人只知道两人的工作关系但却并不清楚两人私下里的联系。

那晚在魅吧是顾婉言洗澡的时候脚不小心扭到了,陆少离这才就近把她送到了那里。

洗澡?

弦月很快就抓住了文佐整句话的关键词。

试问,一个女人正在洗澡,她的什么男人会恰巧出现在那里?

还是说,两个人只不过是戏好罢了,哪个总裁还没个挡箭牌呢。

然而,第二个假设几天之后就被弦月自己推翻了。

偌大的会厅,奢华的洛士奇水晶吊灯,弦月一身纯白色的晚礼挽着陆少离出场--今天竟然是陆少离的生日。

她今天早上到了陆家大宅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群人陆陆续续进来给她化妆换衣服,如果不是什么重大场合,恐怕也不必要搞的这么隆重吧。

弦月这才猛然想起,之前义父给她的资料上其实也标注过,只是不是传言陆少离这个人鲜少过生日吗?这次为什么这么大肆铺张,高调宣扬,最重要的是还把她这个来历不明的情妇给带到了主场,还是作为主场最重要的女嘉宾出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