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002章获救,系统,诡晶
 
  昨晚被湿冷水雾包裹,寒气透进骨头缝里,昏迷过去的感觉,顾恪真的不想再体验一次。

  晒着太阳,他闭上双眼,回忆着醒来后所见所闻,心中盘算着。

  大小姐应该是个比较重要且关键的人,而那柏姐的表现……有点意思,一直在试探他的,或者说这个小内侍的底细,而且还想知道山下其它人的消息。

  那她为什么不亲自下山去看看?自觉安全无忧还是粗心大意,又或是其他原因?

  原主为什么没吃东西,连夜朝这里赶来?

  山下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群与原主一起的人们会不会再有人上来,发现他不像原主?

  纷纷扰扰的思绪中,时间过去了几刻钟。

  直到一阵细微的响动声传来,顾恪才睁开了双眼看去,就见那柏姐正带着一个矮个少女走来。

  柏姐手中提着一卷被褥,而矮个少女则端着一大碗热粥,升腾着丝丝缕缕的热气。

  片刻后,顾恪感觉自己喝到了这辈子喝到的最美味的麦粥,前提是碗里真是麦子的话。

  他又没种过田,说小米粥只是因为只有那玩意儿和这一大碗浓稠的热粥有些相似。

  至于里面划嗓子的不知道是麸皮还是杂物的存在,他已经顾不得了。

  一口热粥下肚,他整个肚子都像是活过来了般,在疯狂地叫嚣着——我要食物!

  喝完热粥,柏姐已经将被褥给他铺在了那几个破旧蒲团上,充作地铺,再吩咐矮个少女交代他这里的规矩就离开了。

  矮个少女只是应好,蹲在旁边好奇地看着他喝完了热粥,才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他闲聊起来。

  然后顾恪发现,这少女或许并不是来教规矩的,因为才说几句她就跑题了。

  诸如山下好玩吗,有河有树有田有猎物吗,他木有小吉吉前是做什么的,林林种种只透露出一个意思——八卦。

  但顾恪并不讨厌这个少女。

  这绝不是因为区区一米四出头的她却拥有D级选手的实力,更不是因为蹲下的双腿挤压得那胸大肌更加醒目,纯粹是看小姑娘单纯。

  她不过单纯地好奇,好奇自己所不了解的东西。

  ……

  就这样,顾恪在左偏殿安顿了下来。

  每天早晚各一顿稀粥——没错,除了第一天早饭的粥还算粘稠,之后就都是稀粥了。

  他并没有不满。

  从那矮个少女口中得知,她姓熊名小满。

  顾恪却觉得她最少该改一个字,小改成大,或许更准确形象些。

  其口中的柏姐姐则名为柏素清,两人现在都是某位大小姐的侍女。

  而在到这里之前,她们都是大武皇朝训教司里的预备宫女,没正式入宫只能叫侍女。

  大小姐为什么会带着一批侍女,居住在这鸟不拉屎的玉龙峰上,小满却是不知。

  顾恪也没去问柏素清。

  是柏素清和小满将他带进这祖陵殿,并告知大小姐,才让他有机会接受大小姐的治疗。

  毫无疑问,这三人对他有活命之恩。

  顾恪上辈子不是个好人,但做人却是恩怨分明,不可能前脚获救,后脚就为吃得太差翻脸。

  况且小满她们自己也吃的差不多,前几天还有点咸菜,现在也没了。

  大小姐应该吃的好一些,但也有限,因为……她们带来的粮食也不多了。

  听见毫无心机的小满口中泄露的这个消息,顾恪心中更觉奇怪:派来这么多侍女内侍仆从,是为了服侍那位身份神秘的大小姐,可光配上人手却不准备粮食,这是什么操作?

  于是第三天,他征求了柏素清的同意,开始在祖陵殿外走动。

  在这里最重要的规矩就是切勿打扰大小姐,所以顾恪只要不去主殿那边,想做什么也没谁来管。

  而祖陵殿中除了他,其它也就大小姐,以及柏素清、小满等十来个侍女。

  拿着一根搜寻而来,长约一米五的枯枝做手杖兼防身武器,顾恪走在祖陵外的荒草地中。

  身旁是活泼好动的小满,闲不住的她听见顾恪今天要出来找寻野菜食物,立刻跟着来了。

  柏素清并未曾阻止。

  嗯,应该不是顾恪这具小内侍身躯太弱鸡,力气连小满都不如的原因。某人如此自我安慰。

  小满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说着话。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没有一般小女孩那种尖锐感,虽然话语不少,却不让人觉得吵闹。

  况且,她说的东西顾恪还很感兴趣:“我前几天在门口附近逛了几次,发现这里都是杂草灌木,没有什么野菜……”

  “我原来在老家山里找野菜可厉害了……”

  “这里连大一点的树都没有,地上的浆果也没有……”

  “啊,这里太差劲了,比我老家那里还差劲……”

  顾恪时不时插嘴,问她一句,得到的答案越多,他的眉头也皱得越紧。

  小满说的话没错,这里植物的贫瘠程度超出了他的预期。

  大多数荒郊野外,甚至是半沙漠地带,也是能找到一些可以吃的东西的。

  比如地下的植物根茎,树木花草的枝叶果实,紧急求生时蛇虫鼠蚁也可以吃。

  但顾恪和小满走过的地方,只有低矮散乱的杂草灌木,两人各自搜寻查找,都没发现什么能食用的东西。

  更离谱的是,这里连蛇虫鼠蚁都见不到。

  顾恪想起那夜上玉龙峰时,沿途似乎都没有任何虫鸣鸟叫。

  这几天住在左偏殿,也安静得可怕,阴暗角落里也没有那些蚊虫蛇鼠的踪迹,甚至影视剧里最常见的蜘蛛网都没有。

  还有小满提到进这玉龙山谷时的那道石门,那些一路“护送”,最后却没进来的军队士兵和镇抚司巡卫。

  如果这里是个普通的古代世界,顾恪或许会朝着山谷是盐碱地、重金属、辐射之类的方向联想。

  可小满提到大武皇朝里有修习武艺的武夫,还有民间故事里邪异可怕的诡物妖魔,仿佛预示着玉龙山谷里的这座大武皇朝祖陵不正常。

  不过顾恪只是记下这些,并没有过于紧张。

  经历颇多的他如今并不怕死,当然也不想死。

  这两者间并不矛盾。

  不怕死是见多了黑暗面,又活出了第二世。

  但能活着,能舒舒服服地活着,那也没什么不好。

  顾恪就这样带着小满在祖陵殿附近转悠了一大圈,顺便带上一些枯枝杂草返回。

  因为小满说了,这里连好用些的柴火都少,必须每天弄些灌木杂草回去补充,如此也只能勉强烧水做饭。

  顾恪又一次确定,柏素清和那个大小姐肯收留他,每天提供他的那点热水、稀粥是多么“奢侈”。

  一般人在这种情形下,能给他一碗凉水,放偏殿自生自灭都算好心了。

  ……

  转眼间到了入夜时分,顾恪裹着单薄的被褥缩在角落中。

  每天两碗稀粥,只能维持基本的生活需求。

  在外面走动,捡拾些枯草灌木还行,重一点的体力活不用奢求。

  所以外出归来后,他就会裹着被褥躺下,降低消耗,保持身体热量。

  脑子里则思索着这几天探听查看到的情况,时不时又想起上辈子的一些事。

  心情起伏之后,又渐渐归于平静。

  往世如烟,今世渺渺,不过如此罢了。

  如此想着,突然一声怒喝远远响起,落到顾恪而中,喝声略显清脆,像是少女所发。

  他略微一怔,就听又是一声娇喝。

  与此同时,还有轰轰的气爆声夹杂其中。

  听其方向,正是来自主殿所在。

  顾恪略一犹豫,果断掀开被褥起身。

  之前听小满说到武夫可以力大如牛,传说里的高手可开山裂石,他是极有兴趣的。

  此刻听见响动,说不定就是有人在交手。

  殃及池鱼?现在这种日子,顾恪怕什么殃及池鱼。

  他又不会傻到冲进最危险的地方,远远查看即可。

  要是这样都倒霉了,那是运气不好。

  快步走到左偏殿大门,顾恪赫然发现,不知不觉间一轮笼罩在浅浅灰红薄雾中的圆月升上天空,原来今日正是九月十五。

  但月光之下,一切事物也笼罩上了一层若有似无的红与灰,看着就让人心里不适。

  微微眯眼,顾恪顺着通道小路朝中间更高处的主殿走去。

  这期间轰轰风啸声与那女声娇喝不断,他却察觉到响动的节奏正在变慢,事情似乎就要结束了。

  他加快脚步,终于赶到了主殿几十米外。

  就在这时,视线中模糊了一下,然后一红一白两团影子从主殿檐角射出,瞬间越过了他。

  顾恪下意识扭头看去,就听见一阵凄厉的嚎叫声,那团白色半透明雾气突然一转向,朝他直扑而下。

  “放肆!”那已有些熟悉的少女娇喝声响起,绯红光焰紧随而至,抢先瞬间挡在了他面前,与那团白影撞在一处。

  轰!

  气流声中,顾恪耳膜轰鸣,整个人天旋地转地滚了出去。

  “诡物受死!”第二声娇喝响起。

  轰隆!

  更猛烈的气流涌来,滚势稍缓的顾恪二段加速,继续翻滚开来。

  旋即轰鸣声消失,他却依然双耳嗡嗡回响。

  “检测到可使用能源——魂源,修仙大玩家系统可激活。”

  “魂源距离过远,请大玩家尽快获取魂源,完成激活。”

  顾恪正在头晕脑胀,天旋地转中,听见这回荡在脑海中的声音却怔住了:啥玩意儿来着?

  等等,什么系统?

  是……系统?

  是!系!统!

  一时间顾恪身体难受无比,心却激动得仿佛要跳出胸口。

  这一刻的心情,或只有穷人中了几千万上亿彩票的感觉能与之媲美。

  隐约间,一个声音似乎在不远处说了句什么,他都没听清。

  直到肩头被人扶住,从侧躺变成了坐在地上,顾恪才勉强压下了心中狂喜。

  抬眼看去,却见眼前一个有些模糊和重影的人儿。

  双手按住脑袋,闭眼用力揉了几下,揉得头皮发疼,顾恪重新睁开眼,指了指耳朵:“柏姐,我尚且有些许耳鸣,你方才可说了什么?”

  扶起他的人正是柏素清,闻言她面色好看了些,但依旧满脸严肃:“你怎么来了这里?”

  顾恪既然过来,自然早有腹稿:“方才那阵动静好大,我不放心你和小满,所以过来看看,万一需要也好帮忙。”

  说着话,他视线移向柏素清身后几米外,那个一身大红衣袍的少女。

  只见她负手侧身,后脑勺朝自己的姿态,就隐隐有些高傲疏离意味。

  这位……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大小姐?他心中嘀咕着,却未用视线死盯着对方,而是用余光观察着。

  就见她的身体突然微微颤抖,几声轻咳后又勉强停下。

  顾恪却发现,少女身前地面上似乎多出了一小片星星点点的绯红色。

  他不由得心中一惊:这是……受伤了?

  转念一想,又有点自我怀疑:该不是因为刚才帮我挡那一下,被那团半透明的雾气怪物击伤了吧!

  “素清,那边有颗诡晶,你去把它收起来。”红衣少女说完这一句,身影一闪,重新飞过了檐角,回到了大殿正门那边。

  顾恪目送她离开,视线再次扫过方才她站立之处,确定那里真多了一小片绯红液体。

  以他混迹底层的阅历,有八成把握那形状是血,只是这血颜色比寻常人鲜艳不少,绯月之下那殷红的血珠隐隐散发着微光。

  “没事了,回去睡吧,以后别随便来这边。”柏素清深深地看了顾恪一眼,转身在不远处的地上找到了一颗灰白色的半透明晶体。

  顾恪看着她手中的这颗晶体,脑海中响起提示音:“发现魂源,可完成系统激活。”

  他默然不语:这明显是那大小姐的战利品,自己凭什么拿到它?总不能告诉人家,自己有系统吧。

  刚才柏素清的眼神很是微妙,显然他突然跑来的行为引起了一些猜疑。

  一般人很大概率是不会去自找麻烦的。

  且顾恪这具身躯与手无缚鸡之力也差不多,连小满都不如,凑过去自然可疑。

  不过有得也有失。

  正因他太弱,几乎不可能威胁到任何人,柏素清才起疑又放弃深究。

  但平白将那颗什么诡晶给他,也是不可能的。

  顾恪默默起身,在绯红月光下,回到了左偏殿,躺在地铺上。

  “系统?”他试探着在脑海里呼唤,可惜始终没有得到回应,最后只能轻叹作罢。

  ……

  第二天清晨,小满过来送粥,辗转反侧半夜的顾恪还没起来。

  唤了几声,他方才睁开眼,揉揉有些干涩的双眼,谢过小满,顺口问起昨夜的情形。

  小满怎么也算是“在现场”的人,比他后半截才赶到所知更多。

  而且这事在侍女中闹得很“大”,几乎所有人都为之惊惧,却又忍不住好奇。

  只要两三人凑一块儿,就会说到昨晚发生的事。

  小满早上开门后就去厨房帮忙,倒是听了个捌玖不离十。

  可她人小,又与她们不熟悉,没敢插话。

  顾恪发问正好,她叽叽喳喳将昨夜亲历,还有从别人听得的东西掺杂在一起,乱七八糟地讲了起来。

  一边喝粥,一边听小满随心流的讲述,顾恪大致明白了昨夜之事。

  首先,是侍女们先听见那诡物发出难听的哭嚎声,小满也听见了。

  然后,那位红衣大小姐突然出现,与那诡物大战。

  最后,就是林克所见的那一段,诡物被大小姐轰得灰飞烟灭,只留下一颗诡晶。

  顾恪听完问到:“所以昨晚那东西就是传说中邪恶怪异的诡物?”

  小满嗯嗯点头:“是啊,幸亏大小姐厉害,不然我们怕都要死在那诡物手里……”

  顾恪并不关心这个,因为穷山沟里出来的小满并不清楚大小姐实力在什么层次。

  “你听过诡晶这事物么?”他又问了一句。

  结果小满茫然摇头,显是没听说过模样。

  看来系统需要的那什么魂源(诡晶),并不是众所周知的常识。顾恪心中叹息:如此,想弄到柏素清拿走的那颗难度就更高了。

  吃完饭,他照常带着小满出门,继续探索祖陵殿附近。

  让顾恪心中暗叹的是,昨夜诡物袭击后,小满和那些侍女都没有得到任何吩咐。

  没有戒备,没有封口,没有不许乱走,什么都没有。

  之前还可能是那大小姐宽厚,但昨夜她疑似吐血后,顾恪心中不由得阴云笼罩:就怕非是不愿,而是不能为之。

  还有柏素清问过他山下的情况,小满却说侍女那边无人下山。

  所以,山下那些人……已经是弃子了么?

  脑子思绪万千,顾恪依旧每日起床吃饭,探索周边,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这一等就是半个月。

  十月初一,这天顾恪终于让小满带自己去找到了柏素清。

  今日天阴,山间缕缕薄雾流淌,前些日子的秋凉如今已夹带上丝丝冬的寒意。

  如无必要,侍女们少有在外活动的人。

  但顾恪见到柏素清时,她正坐在大殿侧面石台上,靠着背后石柱,目视阴沉的天空,眼神飘忽,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

  略微扬起的脸露出一侧下颌,还有修长白皙的颈脖,曲线赏心悦目,色泽莹白,恍若大师精心雕琢而成。

  顾恪让小满先去祖陵殿门口等自己,自己漫步到柏素清身前两米外站定,开口便到:“柏姐,粮食是否已经不多了?”

  柏素清的眼神缓缓从空中收回、凝聚,然后放低,落到他脸上。

  安静持续了快半盏茶的工夫,她才颔首:“嗯。”

  顾恪:“大小姐有解决的办法么,或者……你有么?”

  柏素清淡然一笑:“你比其他人细心多了。”

  顾恪并不为这句夸赞之词喜悦,只是静静等待着答案。

  柏素清似乎来了点兴致,一双隐泛碧色的眸子在他身上扫视,只觉与十数天前救下的模样大为不同。

  略一琢磨,柏素清便知是顾恪此时神态站姿显出一份平淡无波,与自己倒是有些相似。

  嗯,那夜诡物袭击时,这人表现也是如此。

  只是当时她大半心神都在那位大小姐身上,倒是没怎么在意。

  但旋即她想到如今所处绝境,实在没有掩饰的必要。

  于是柏素清微一点头:“她应该没有,我自然更不会有。”

  顾恪时刻留意着她的表情,见状心中多了些把握:“这周围我找寻过,没有可食用的东西,而山下应该也没有,所以……我们一定会饿死?”

  柏素清再次点头。

  顾恪能从细节推测出这情况,那自然隐瞒不过去。

  而且他体弱无力,连威胁小满的能力都没有,知晓了又有什么用?

  这事大小姐不知么?柏素清不知么?她们都知道,但一样没用,这里根本出不去。

  这小内侍要是听见这事后狂性大发,那就送他先走一步好了。

  比起活活饿死,瞬间毙命也没甚不好。

  顾恪却不知面前貌似温柔恬淡的大姐姐正想着怎么送自己无痛上路,只是顺着预先设想发问:“那,我若有办法找寻到活下去的机会呢?”

  柏素清眼神微动:“你想要什么?”

  她可不认为顾恪郑重其事地面谈,就是为了日行一善。

  “我要那颗诡晶。”顾恪:“就是那诡物留下来的那颗。”

  万一那大小姐尚有其它诡晶,他可不确定有修仙大玩家系统要的魂源。

  柏素清皱眉:“你拿那东西做甚?”

  顾恪:“不行么?”

  柏素清见他一脸坦然,忍不住还是强调到:“诡晶对只修习诡族天灵三轮的人有用,普通人解除很容易被其诡化,你这样体弱身虚的更快。”

  你才肾虚!顾恪下意识在心底吐槽了一句,旋即想如今自己这躯体的状况,突然感觉到蛋蛋的忧桑。

  默然片刻,他收起对往昔男人重要零配件的缅怀到:“你可以在旁看着,要是我真变成了诡物,就随你处置了。”

  柏素清闻言一怔,不由得失笑:“也是,反正那时你也不是你了。”

  所谓的诡化,就是朝诡物转化的过程。

  这个过程不可逆,至少柏素清没听说过,最多只能拖延。

  但以顾恪这从未修炼过的弱鸡身体,最多一两天就会失去属于人的意识,活着也跟现在的他没什么关系了。

  顾恪趁热打铁:“那,成交?”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