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023章脸盆、洗头
 
  在物质匮乏的古代世界里,糖分可以高效迅速地补充食物不足造成的热量缺口。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它就是上佳的补品,甚至可以救命的药品。

  秦大小姐或许是祖陵殿里吃得最好的一人,但随她而来的车队只带了麦子,一点咸菜和食盐,油肉糖这些东西是没有的。

  这一个多月下来,以前再锦衣玉食,现在也必是嘴淡无比,很难抗拒甜汤的诱惑。

  顾恪当下决定,等明日柏素清过来后便商议此事。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论对这个世界,对秦大小姐的了解,柏素清可比他这个异世来客强得多。

  拉着兴奋过头的小满朝屋里走,她的小脑袋就在他鼻子下蹦跶着,一股热汗的味道冲来。

  “你这头……都臭了。”顾恪皱了皱眉。

  上一世他不算什么讲究人,但夏季每天,冬天一周两次的热水澡还是要的。

  这第二世条件艰苦,只能忍了。

  不过今天喝过麦秆甜汤,之前连续劳作后浑身没力的情形消失,这就有点忍不了。

  小满听见这话一愣,旋即炸毛:“哪儿臭了,做事就会出汗,出汗不就是这味儿吗!而且顾恪你比我臭多了,我都没嫌你臭呢。”

  雇工契约只是让两人友善,却不会让小满心直口快的性格改变。

  她教做农活时,嫌弃他笨手笨脚的话可一点都没少。

  顾恪笑了起来:“那你今天还有力气吧?”

  小满余怒未消地哼了一声,鼓着包子脸,举起小胳膊:“再种一遍田都行。”

  顾恪:“那想用热水洗头不?”

  小满点头,又立刻摇头:“只有大小姐那里有浴桶和脸盆,我们又没有。”

  顾恪嘿嘿笑着,挥挥手:“走,跟我搬脸盆去。”

  片刻后,两人出现在祖陵殿大门外的荒地上。

  天色即将全黑,杂草灌木在风中瑟瑟发抖,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分外阴森可怕。

  小满山林中长大,倒不怕这个,跟着顾恪在一处灌木从前站定,就见他手一指:“把这里劈开一个口子,里面就有我们的脸盆。”

  小满并不怀疑,蹲下身,挥舞着小柴刀,朝灌木靠下的根茎下手了。

  砍柴是穷人孩子的基本功,山林里的孩子更是经常清理灌木。

  小满做起来驾轻就熟,加上顾恪运用黑煞掌帮忙扯开碍事的枝条,片刻功夫就把这从茂盛的灌木开了一个大口子。

  灌木从里一块黑沉沉的石头暴露在两人眼前,靠上部分规整的四方形线条表明它绝非天然造物。

  小满将小柴刀别进腰侧,与顾恪一起用力,将石头从灌木从中弄了出来。

  这时石头上下刚好掉了个头,四方形部分落地为座,原本在下半圆部分朝上,规整内凹,原来却是个装饰石盆。

  小满惊喜地摸着石盆:“我之前好像也看它了,但以为是个石墩,你怎么发现它是盆子的?”

  顾恪敲敲她的头:“祖陵殿里就有,就在靠近主殿那边,样式差不多,你没留意吗?”

  小满嘿嘿笑着摇头。

  祖陵殿里最不缺的就是石雕,各种各样都有,晃眼即过。

  她在祖陵殿天天想着怎么吃饱,哪儿有心思留意这种东西。

  顾恪取下身上套着的两条草绳,递给小满:“好了,捆好一点,我们俩合力才能把它弄回去。”

  这石盆整高五十厘米左右,底座长宽都是三十多厘米,沉重异常,起码一百多斤。

  去小茅屋那边没有石头山道,一人背着弄不好连盆带人滚下山,两人协力才最安全。

  即便如此,顾恪和小满两人也用差不多二十分钟,才平安无事地拖着这沉重的青黑石盆回到小茅屋。

  小满喘息了没两分钟,就兴致勃勃地端出装水瓦罐,拿着茅草扎成的刷子,开始清洗石盆。

  顾恪这边打水,将石盆清洗感觉内部,注入大半盆溪水,再倒进开水调温。

  屋内小烘炉上的石锅继续烧水备用。

  小满找出之前收集的某种野草果实,捏碎搓揉,有类似皂角去污的效果。

  她打算给顾恪洗头,他却拒绝了。

  顾恪如今还是长发,这让习惯了短发的他分外不舒服。

  不过小柴刀的锋利程度没法跟剃刀比,一般人很难用它干净利落地削断头发,柏素清这位三转大高手才行,只能等明天了。

  注定要割掉的头发,自然没必要浪费热水,以及那可怜兮兮的十来颗皂角果。

  最终小满没能违抗雇主的命令,解开发髻,埋下了小脑袋。

  顾恪则拿着一个大碗,从石盆里舀出热水,浇在她脑袋上。

  他还记得上辈子小时候,老妈就是这样给他洗头的,当时觉得特别麻烦,又很不舒服,极度抗拒洗头。

  后来长大了,先是有了预热炉,后来又变成了热水器,再也不用这样洗头,也没人再这样给他洗头。

  有顾恪当老妈子,旁边一大盆温热的水任意使用,小满洗头洗得极其痛快。

  就是她采的皂角果太少,顾恪只能加大力度。

  将屋里烧开的水补充进石盆,连续几大碗热水冲下去,灰蒙蒙的污水不断从小满头发上流下。

  一口气用掉大半盆水,流下的水才清澈起来。

  小满埋着头在那里哇哇直叫:“够了够了,再冲下去我头都要熟了。”

  顾恪这才作罢,将自己洗脸布递了过去。

  别看洗脸布只是长一尺,宽半尺的陈旧破布,这还是他从衣服前襟上勉强“挤”出来的。

  没这一溜破布擦拭,他总觉的脸没洗干净。

  小满胡乱擦了头脸,抬起头来长吐出一口气:“啊,差点憋死我了。”

  顾恪莞尔,他小时候洗头也有一种被热水逼得窒息的感觉,其实更多是心理作用。

  小满的性格还像个孩子,与小时候的他有同感很正常。

  他伸手拿过洗脸布扭干,抓过这家伙的脑袋又是一顿揉。

  重复两三次后,小满的头发没有明显的水滴,被他推进房门:“不想着凉就在烘炉边待着,把头发烘干。”

  (新书期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本书在起点中文网首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