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039章热水澡,雪落
 
  柏素清行事则没什么变化。

  有事就顺手做做,无事进屋里打个盹,身体状况在紫麦帮助下日渐好转。

  唯一比较大的事,大概只有她终于忍不住享用了顾恪送的那个青石大浴缸,不过并非是顾恪想像中那月黑风高的夜晚。

  因为祖陵殿有个规矩,便是入夜前必须关闭大门,否则殿内就会变得阴寒刺骨。

  但大门关闭后就只能次日清晨再打开,这期间若靠近外墙,血气便会快速流失,浑身无力。

  这情形与四周山崖一般无二。

  但若日落后不回祖陵殿,而是在野外过夜,所有人只能整夜受冻。

  绝大多数人都撑不了几天就会生病,秦大小姐想救都救不过来。

  所以,柏素清沐浴便是在下午梅兰竹菊四女离去,太阳还未落下之间。

  顾恪将小烘炉拿到仓库石台那边,挨着青石浴缸放下,就没他什么事了。

  打水、放铁锅烧水有小满帮忙,柏素清还有闲心用仓库里的紫麦麦秆扎了个简易屏风,挡在浴缸周围。

  半躺进青石浴缸,背靠略高的头部,热水漫过整个身躯,无微不至地包裹住每一寸肌肤。

  身后到左右有两米出头的紫麦麦秆半弧形遮拦,只留朝向东面的位置,俯视山下平原与广阔天空,简直不要太惬意。

  老实待在小茅屋的顾恪自然不知柏姐洗澡的细节。

  但从她泡到日落,卡着时间才赶回祖陵殿来看,她还是很满意这份礼物的。

  而且第二天她又泡了第二次,只是赶回祖陵殿的时间提前了那么一刻钟。

  让顾恪惊讶的是泡澡后,她身上就多出一股淡淡的草香。

  他很熟悉,因为这就是紫叶茶的香气。

  一问才知她第一次泡澡时灵光一闪,顺手从旁边麦秆屏风上弄了一小截紫叶放在浴缸里。

  因为用量很少,浴缸里又是温水,那种草香变得很淡。

  这样既不刺鼻,又能去掉体味,很是方便。

  顾恪听了不禁暗自嘀咕:体味?我好像没怎么闻到啊。

  旋即才想起,他穿越过来后还没真正洗过澡,柏素清真有体味也肯定没他夸张。

  生活所迫时,谁还有工夫在乎什么体味。

  知道这事后,他加快对浴桶的打磨,争取早两天也享受上紫叶热水澡的待遇。

  ……

  十一月初二,第三批紫麦种下后的第五天,顾恪的浴桶完成大半,只剩下内壁部分还有一点削平、打磨的工作没完成。

  如无意外,今晚便是他泡上热水澡的大好日子。

  早早醒来的他翻身起床,完成签到,小茅屋里还是那么温暖与安静。

  直到他过去捏住小满的鼻子和嘴,将她憋得小脸通红地睁开眼,新一天才在两人的笑闹中正式开始。

  半盏茶工夫,两人就收拾好地铺,搭着毛巾,拿起大碗,再拎上一罐热水,开门去洗漱。

  但门一开,顾恪就一愣,身旁正侧头与他说话小满见到,转正头一看,小嘴顿时张成了一个大大的O形。

  好几秒钟后,她才喃喃出声:“这……就下雪了?”

  想到了田里的紫麦,小满心中一紧,立刻跑向石台边沿查看田里的情况,连拎着的热水罐子来不及放下。

  顾恪却没那么急躁。

  按照签到挂历显示,二十四节气的冬至就在两天后,小满老家山里这时也经常下雪。

  不过家中有粮,心中不慌。

  骤见下雪只让他愣了两秒钟,然后就察觉到了异常。

  天空中点点雪花飘落,而小茅屋在山腰,门前又没有遮蔽物,能看出很远。

  本就不算小的风雪纷纷扬扬,席卷漫天,整个玉龙山谷地面更是大片雪白,小块代表植物的黑绿色点缀其间。

  但是,小茅屋的石台上并没有积雪,顾恪也没感觉气温比昨日清晨冷多少。

  再仔细一看,便发现石台上没有一点雪花落下。

  这时小满惊喜的呼声也传来:“啊啊啊啊,田里没有雪,一点雪都没有。”

  顾恪走过去一看,确如她所言,田里一点雪都没有。

  或许应该说系统保护下的小茅屋与仓库石台、仙田内都没有积雪,气温只略降了一些,但还在十五度左右。

  这并不奇怪。

  系统保护范围内,气温一直比外界高,而且波动不大。

  从获得系统小茅屋时外界只有十度,里面却有二十度左右。

  现在外界已降到了零下,系统庇护范围内却还在十五度左右。

  这也是顾恪一直担心下雪,却也抱有希望的原因之一。

  系统之力,神奇如斯。

  拉着惊喜又兴奋的小满仔细查看了一遍仙田里的麦苗,没有发现明显的异常。

  第三批紫麦的麦秆麦叶上紫纹又多了不少,也变粗了些许,显然它们的异变还未抵达某个限度。

  顾恪觉得,它们应该能在十五度左右完成生长,结出麦穗,彻底成熟的过程。

  毕竟这是紫麦,系统庇护下很难说还有最初冬麦的冬眠期。

  即便真不能成熟,麦秆依然是高糖食物,只是少了紫麦这个主食的收获。

  所以不会绝收,只是减产,还是大大超过种子支出的丰收——几千斤麦秆能让十多个人喝上一年的甜汤和紫叶茶,这不是丰收是什么。

  仓库里存在够三人吃几十年的紫麦,而冬季也不过几个月而已。

  纷纷扬扬的漫天大雪无法带来生存压力,那便是无边美景,除了赏心悦目便再无它感了。

  待到柏素清冒雪而至,再次见证小茅屋和仙田的神奇,那点隐忧也不翼而飞。

  看向某人的眼神流露出毫无遮掩的惊叹,还有隐藏极深的敬服。

  即便传说中的武圣可劈山断岳,分河截流,也不可能做到如此神迹。

  不惊叹敬服,还能如何。

  吃完早饭,小满就跃跃欲试的模样,三人索性穿上草鞋,一起出外踏雪。

  只一夜工夫,地面的雪堆得并不深,大概寸许的样子。

  小满先是捏了雪球,眼珠子一转,就将它砸在顾恪身上,自己就哈哈哈地抱着肚子笑起来。

  顾恪黑煞掌运起,如同翻土时那般精准高效,抄起一大片浮雪。

  双手一合,一个比小满那小雪球大了起码三五倍的大雪球出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