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081章植物亲和,柴刀相向
 
  顾恪愣了片刻,想到若是工坊和加工坊那般所在,自己单人体验无疑是极大的浪费。

  念头一动:“已选择雇工熊小满、吴萍萍一同进入路边摊模块。”

  “检测到雇工熊小满、吴萍萍有强烈的思乡之情心愿,是否以此为凭依,锚定投影地点?”

  顾恪再次一怔:还可以这样?

  想了想,他选择了同意。

  “每次只能投影一处,请选择熊家村/白苇村?”

  顾恪这次没有丝毫犹豫,选了小满老家的熊家村。

  人有远近亲疏,小满更是当初救了他的人之一。

  若将她与小萍儿一视同仁,那救命之恩不是喂了狗?

  “路边摊投影地点选定——西荒国西川东路熊家村。”

  “开始投影,投影完毕。”

  “本次投影时限:半个时辰。祝玩家本次体验活动愉快。”

  顾恪眼前一黑一亮,已经站在了一栋茅屋内,不由得吃惊:这么快?原来系统宝宝是个快枪手。

  “咦,你是谁?神农,不对,你这……”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顾恪诧异扭头,就见一个容貌普通的小村姑正满脸怪异地上下打量自己。

  “小熊?”话音出口,他自己也愣住:等等,这声音怎么像个老头?而且自己想喊的该是小满才对。

  旁边另一个声音传来:“神农,你变成了老爷爷了?”

  顾恪又扭头:“你是……小吴?”

  小熊就是小满,小吴就是小萍儿,但此刻看见她们,脱口而出的却是小熊小吴。

  他再抬起双手,就见双手粗糙如树皮,还黑黝黝的,一看就是干老了活的模样,摸摸脸同样遍布皱纹。

  他皱起眉头回忆,瞬间想起自己刚才好像获得了一个“神农角色卡”。

  意识在系统面板上一看,果然新增了一个角色卡栏,其中唯一一张亮着的正是“神农角色卡”。

  神农角色卡:稀有度三星,农学等级+100,特性植物亲和+10,系统默认绑定武器无名小柴刀。

  顾恪念头一动,就察觉半桶水的农学技能暴涨,无数专业高深的农业知识浮现。

  周遭感知范围内,各种植物的生机清晰无比,完全能当“植物3D地图”来用了。

  再念头一动,农学知识和植物亲和隐没进意识低沉,成为本能般的存在,不会干扰他的思维。

  他这才回忆起来:角色卡这玩意儿……好像在当初的游戏里也有。

  玩家在修仙游戏里串门,进入其他玩家家园时,就能看到代表这些玩家的角色卡形象。

  这种角色卡没有任何实际效果,纯粹只有装饰功能。

  不过默认形象确实是一个笑容可掬的白胡子老农,不难看,但也平平无奇。

  想换个漂亮的角色卡?嗯,请您氪金。

  只要给钱,别说人类,就算不是人的角色卡,商城里应有尽有,越稀罕越奇葩的越贵。

  不过顾恪这个游戏系统没商城,有他也氪不起。

  念头一转,继续查看系统建筑面板,就见多出一个半虚半实,微微闪烁的小屋,上面顶着名称——路边摊。

  小屋就是最简单的那种店铺,单层无窗无后门,只有正面一排门板,再加上一个乚形的柜台。

  柜台内站着顾恪三人,头上顶着如同游戏角色一样的名字。

  顾恪化身白胡子高大老头叫神农,村姑一号小满头上是小熊,村姑二号小萍儿头上是小吴。

  不用解释,系统发来路边摊的相关信息。

  系统出于某种安全考虑,三人自动隐藏身份,自动赋予的默认名称,可更改成非本名,且不收取费用。

  顾恪想了想便没改,既是为了安全,又没非改不可的必要,那就先用着。

  而且这只是一次性体验活动,以后正式激活路边摊,再想点威武霸气的名字不迟。

  嗯,比如小熊改叫……熊姥姥?这个就很不错。

  拿定主意,他招呼两小:“好了,先这样叫着吧。老天好心,给了一次出来做买卖的机会。看完脑子里的规矩,记仔细了,不能违反的。”

  系统伟力之下,即便两小才学识字不久,也能直接明白这些信息的意思,这是签下契约的雇工的福利。

  任由她们呆立查看相关信息,顾恪直接走到门板前,取起了门栓,卸下门板。

  不算大的门板响动声在黑夜里传得特别远,但外面一片死寂。

  顾恪并不意外。

  路边摊这个系统建筑有些特殊,这间小屋既不存在于山谷中,也不固定在任何某地。

  它属于临时摊位,每当选择出摊,会带着他和所选雇工,投影到某个地方做生意。

  既然是投影,遭遇危险最多是投影被毁,摆摊提前终止,不会损伤本体。

  而且不用顾恪他们寻找,客人会自动上门。

  但来客是谁,客有多少,客买客卖,全看机缘。

  古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今有顾神农摆摊,有缘者得。

  所以,他不着急。

  小摊门全部打开,挑起一盏白色灯笼,将它挂在门外屋檐下,这代表路边摊正式开门营业。

  灯笼上面还有一个大大的黑色“農”字,光芒照亮二十丈方圆,堪比白炽灯,老远便能看见。

  至于灯笼为何如此明亮,那只能问系统了。

  走回柜台之后站定,两小这时已在意识内“看”完了路边摊的规则,满脸不可思议之色,眼神中却带着激动。

  还是闲不住的小满小声开口:“神农,我们能找人换东西了?”

  顾恪点头:“嗯,等着吧。希望今晚能来几个客人。”

  小满连忙点头:“对对对,一定要多来几个。”

  小萍儿没开口,脑袋却点得一样快。

  半盏茶后,小摊里一片安静。

  小满百无聊赖地蹲下扣地板缝:“怎么还不来人?”

  顾恪淡定靠倚柜台,双手摆出经典农民揣:“不要急,有缘者自会来。”

  又过了快半盏茶,小满正想第二次发问,却听远处有隐约的人声传来,而且越来越近。

  她顿时双眼亮起,站起就想跑去门口查看。

  顾恪轻咳一声,她才迈出一步的腿立刻顿住。

  “站好,客人既已上门,那便不会跑。”他如此说到。

  然后就听人声:“快点快点,那妖怪追来了。”

  “前面,前面有灯笼,到村子了。”

  “等等,你傻了不成。村里哪来的灯笼,还这么亮?”

  “不对劲,这是诡物,这肯定是诡物,别去,绕开继续跑。”

  一阵乱七八糟的嚷嚷声从十多丈外经过,迅速远离。

  小满和小萍儿缓缓扭头,看向顾恪:???

  顾恪:???系统,是不是你在搞鬼!

  但片刻工夫,人声和脚步声又回来了。

  “妖怪太狡诈了,堵了回村的路。”

  “怎么办?”

  “去灯笼那里,有光至少能砍下它几条根须。”

  “你疯了,大半夜野地里冒出个屋子,肯定有诡。”

  “我没疯,这样下去我们一样跑不掉。别忘了妖诡不两立,说不定它们先打起来呢。”

  “走,只能赌一回。”

  顾恪:???我带你们打?你们不要过来啊!

  他都不是入门武夫,也从没杀过诡物,拿什么挡?嗯,对了,系统庇护。

  心中思绪电转,他的身躯如老树盘根,靠着柜台纹丝不动。

  倒驴不倒架,就冲旁边还站着两个小丫头,他这主家也不能怂。

  嗯,反正是投影,又不会死,还能靠系统庇护一搏。

  脑中转动着某些不怎么威武霸气的念头,他的视线余光里就出现了一群人。

  乚形柜台短的那段靠近门口,且与门口平行,长的这一段则与门口垂直,很典型的老式柜台。

  所以农民揣的他右侧脸对着门口。

  被提醒过的两小也只扭头,伸长脖子朝外看去,没有挪动身形。

  他们能看见对方,对方自然也看见了他们。

  很快那边十来个人里就有人叫出声:“人,是人,不是诡物。”

  “白痴,白天根本没这茅屋。完了,我们肯定是被诡雾幻境迷惑了。”

  旋即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声从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

  一群人面色纠结,但却不由自主地朝着路边摊的门口后退。

  要抵抗那妖怪,有光肯定比没光强。

  不退很快会死,退了至少能挣扎一下,或许屋子里那三个诡物不急着动手呢。

  顾恪也很是无语:系统宝宝,你投影就不能找个靠谱点的地方?大半夜的在荒郊野外摆摊,是怕吓不死这些人么!

  系统毫无反应,它又不是siri,只会按照既定程序,给出必要的提示。

  门外的人越退越近,他们口中的“妖怪”也露出了一点点端倪。

  那是一条条鹅卵粗细的黑色根须,不断在地面上冒头又钻进去,再出现时就会朝前移动一大步的距离。

  随着十来个人退后,黑色根须越来越多,呈现半圆形朝门口包围过来。

  一群人没办法,几乎是带着满脸绝望地退进路边摊内。

  他们已经看清楚了,柜台里那三个长得很像人的诡物里有两个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那眼神里无比期待,期待着他们的靠近。

  事实上,小满在看到人群中的三个身影,脸色就变了,变得激动又惊恐。

  她想说什么,顾恪早已感知到,先一步朝后抬手下压,示意别吭声。

  同时,她留意到他另一只手上已握上小柴刀的刀把。

  小满勉强忍住:老顾不会见死不救的。

  没动,或许是时机问题。

  就像捕猎一样,稍有急躁,说不定猎人就成为了猎物。

  忍耐,在生死存亡时一样重要。

  当一群人退进来,甚至都退到了他面前时,黑色根须也顺着门槛爬了进来,仿佛是一堆黑色的长蛇在窜动,恶心又恐怖。

  下一刻,顾恪突然站直身体:“欢迎光临,请问诸位客人有什么货物想买卖?”

  精神紧绷的十多人吓了一跳,好几个差点就把手里的刀叉扔过来。

  过了数息,他们才理解了他话的意思,不由得愣住。

  顾恪却扭头看向门口:“哦,诸位客人请稍等。小店才开张,居然就有脏东西溜进来,待我打扫干净。”

  众人:???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才发现门口那大片的黑色藤蔓消失不见。

  准确来说不是消失,而是突然变成了一株六尺出头的黑色植物,它的根茎扭动,很像刚才那些黑色根须,只不过细小太多。

  这植物碗口粗细,枝干笔直,有着宽大而稀疏的十多片叶子,顶部是一个巨大的花盘——原来是一株向日葵。

  它通体漆黑,只有花盘上的瓜子黑白相间,拼凑出一个鬼脸的模样。

  此刻鬼脸似乎变成了一个呆滞表情,花盘还左右转动了两下,一副很茫然的样子。

  事实上这只鬼脸葵花妖也确实很茫然:我本体不是还在几十丈外么?怎么突然就到这里来了?为什么变成了刚成妖的样子了?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这些问题,它一个都想不明白。

  众人里有人失声惊呼:“是它,是那吃人的花妖。”

  嘭!

  顾恪双脚在地面一踏,奔马桩使出,跃过柜台,一直握在右手的小柴刀斜劈而下。

  这并不是什么刀法。

  只是葵花妖被“扯”进来后,全力运转的感知力与植物亲和就笼罩了它。

  他感觉似乎比查看麦苗时还轻松,冥冥中就很知道该如何收割这株“植物”?

  顺着心中所感,顾恪情不自禁地挥出了小柴刀。

  刀身划过的轨迹如在麦田里收割麦秆般,熟悉无比,毫无滞涩,斜扫而出。

  而面对小柴刀,鬼脸葵花妖却感觉那黑黝黝的刀身陡然变得无限大,铺天盖地地笼罩下来。

  它才想躲避,意识中却莫名泛起一种强烈的亲切之情,身体不由自主地松懈下来,体内妖血一滞。

  唰!

  黑黝黝的刀身由上而下,折返往复,连闪数下。

  呜呜的细微破风声中,鬼脸葵花妖蠕动的根须顿住。

  下一刻它花盘一歪,长长的枝干也变成了几段,落向地面。

  但不等它们落地,就已消失无踪。

  系统提示:“击杀妖兵鬼脸葵花妖,获得妖物血核,自动转化为24魂源。”

  “获得鬼脸葵花种子2,品质普通,仅限专用田内种植,已自动存入仓库。”

  顾恪:???这就砍死了?还是个妖兵?你这也太丢妖物的脸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