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093章被迫上船,终见表姐
 
  这特么是在开玩笑?一斤异种种子换一千斤粗盐都亏大了好么!

  若是不在路边摊内,浪老大或许会怀疑,现在自然深信不疑。

  况且两个小村姑都比他强,想要一千多斤粗盐,直接进盐户村抢都行。

  这个叫神农的老头根本没必要费尽心思骗这些盐户。

  很快这批盐户走了,他们和第一批人一样,要把异种黑豆带回去放好,换另一批人前来。

  那些人还会偷偷带些盐卤土、水,换到尽量多的种子。

  二十斤高盐卤的土、水换到一斤黑豆,这谁敢信?虽运来比粗盐更累,但谁会嫌弃呢!

  在盐户们的只言片语中,浪老大八人也大概明白了一些,眼睛都要充血了:拿粗盐、盐卤换种子,这也行?

  有这种好事,他们还干什么私盐贩子啊。

  豆子这东西,人吃马嚼,榨油酿造,在北漠国永远都不够用,能吃更能卖。

  可,被“抓”来的他们不敢吭声。

  两个小村姑就在店里,不时将乐得手忙脚乱的盐户弄开,还叫他们快点找其他人来换种子,包括邻村也行。

  路边摊规则所限,顾恪四人只能暂离小摊盏茶工夫,超过时间未返回的人,投影就会消失。

  点名找小萍儿的家人更不妥,等他们上门最好。

  但若周大柱这边没通知,或通知太迟,顾恪就会让柏素清带小萍儿走一趟白苇村。

  不能暴露身份,但起码小萍儿能看上一眼家人,说上几句话。

  顾恪一边琢磨,一边与五十多个盐户完成交易,视线落到了浪老大身上:“既然进了小店,那便是客人,几位可有货物交易?”

  浪老大几人一愣,王大星还愣愣地抬手指着自己:“我们也能买这种子?”

  顾恪只是颔首,指了指浪老大:“你先来,他们跟上。”

  浪老大心慌起来,哎呀,怎有种霸王硬上弓的味道。

  可神农皮肤那皱纹遍布,又平静无波的老脸就这样对着他,眼神没有任何波动。

  他心头一寒,果断点头:“我买,我买,可我的货是粮食……”

  顾恪轻轻推了推那本交易册:“没事,摁了指印,你再回去带船上四人送粮食来,与村民换些盐卤,再从我这里换黑豆。”

  反正交易契约并不禁止客人先交换货物,再来换种子。

  浪老大脸色变幻,可视线余光内见到两个小村姑,颓然一叹:“如此,也好。”

  他连打杂的小姑娘都打不过,哪儿有本事惹这明显是主人的老头。

  摁上指印,顾恪给小满一个眼神,她拎起愣神的浪老大就扔出了门外。

  在这年代浪老大为人说不上坏,至少不以杀人为乐,但贩卖私盐的头领不可能心慈手软。

  他们见了盐户村购买黑豆种子,顾恪不想让他们随意离开,散布消息。

  既不想杀掉,那就交易,交易契约成立,隐患自然排除。

  要是浪老大和周大柱更聪明一点,未尝不能联手。

  毕竟每次摆摊的交易契约都算作一批,同一批的人不能对外泄露,也不能相互残杀。

  否则上百户人里有一两户贪念作祟,杀同村抢夺种子,事情肯定会闹大。

  交易契约下,盐户和私盐贩子们至少在三年保密期内是可以相互信任,相互依存的。

  三年之后则要拿出多余的种子外出散播,那时再杀谁也没意义。

  所以两方在保密期内抱团,既能提升自身的安全,也能获得更大的利益。

  当然,顾恪不会提醒他们。

  系统宝宝偏心人类,他们拿到的好处足够大了。

  接下来,还是帮小萍儿找到家人。

  毕竟是终身制雇工,这点福利还是该给的。

  浪老大带着手下出去,刚好这时又一批盐户背着少量的存盐和盐卤来了。

  他上前找到跟周大柱最紧的一个盐户,将自己用船上带的粮食换一些粗盐的想法说出。

  盐户迟疑起来,因为浪老大只来十二个人,按规矩保底一百二十斤粗盐或二百四十斤盐卤,就能换到种子。

  这点数量相对盐户运来的粗盐很少,况且他们还要运来盐卤。

  但这盐户依然下不了决定,索性跑来问顾恪这老神仙的意见。

  顾恪颔首:“有多的就换他一点。”

  盐户一听,立刻同意,两边算是皆大欢喜。

  浪老大完成交易,拿到了黑豆种子,双眼都在冒光。

  契约里说,这异种黑豆能加快人体血气运转。

  只要食物能跟上,血气提升速度会比其他人快出一截。

  天资不那么差的,或许多了这点助力,就能入门。

  而浪老大这种天资普通里算好的,很有机会练到第一轮三转,成为不大不小的人物。

  这比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私盐贩子可强多了。

  可这次浪涛帮就来了十二个人,家里还有好几十户留守的人,无论如何也赶不上这白送异种黑豆的好事了。

  作为一个不那么正经的生意人,浪老大的脑子还是很灵活的,立刻上船,朝北边的盐户村而去。

  等到了地方,远远发现盐户村里正里亮起了火把,还有几个人在大声嚷嚷。

  浪老大给众手下示意,一起操起了家伙什,就朝村里摸去。

  然后就见村里唯一的大街接口上,四个江湖打扮的汉子脚边跪着一男一女的盐户:“好大的胆子,居然半夜带盐出村。”

  “说,谁指使你们的?”

  “想把盐带去哪儿?”

  “不说?老四,这女的给你了。”

  一个略显瘦削的汉子满脸不情愿:“这么丑的村妇,老二你喜欢就自己上。”

  喊话的汉子被噎了一下:“关上灯不都一样,快点。”

  老四还想说什么,却见旁边老大也瞅了过来,只能上前,一把抓去。

  嘶啦!布匹撕裂声响起,村妇外套出现了一个大口子。

  好在这是正月,衣服穿得多,倒没露出身体。

  但她哪儿顾得上这个,吓得哭喊求饶:“二爷,四爷饶我这一回,我下次不敢了。”

  老四见老大没表态,只能一把抓住她的脖子,就朝旁边屋里去。

  旁边屋里的盐户早就被命令出来,围观审讯,见状都心惊肉跳。

  不是他们胆子小,而是根本反抗不了。

  这四人是江湖人士,结义兄弟,一同接受了盐商杨家的雇佣,成为了私人护院,专门盯着盐户劳作的。

  而县老爷收了杨家孝敬,所以衙役们事情很多,只是偶尔来盐户村确定他们没跑罢了。

  这四兄弟就成了盐户村的实际掌管者,老大还是入门武夫,盐户们无力反抗。

  即便把盐户当作不怕死的傀儡,用人数堆死这四人,杨家和衙门用不了多久便会知道。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盐户村的人只能忍受。

  浪老大却双眼发亮,对身后众人比划了几个手势。

  然后十二个人散开,缓缓从黑暗的屋舍阴影中包围向四兄弟。

  地上那个村民见老婆被抓走,顿时大急:“别,我说,我全都说。”

  老大脸上露出笑意:这些贱民真是不知死活!杨大老爷的盐是那么好拿的吗。

  等问出情况,这对夫妇肯定要死。

  其它人们……他的视线落到了站在盐户前排,神色阴晴不定的周大柱身上:这家伙平日里就没少找麻烦,这次肯定也有份,一起弄死算了。

  老大正想着弄死周大柱这个出头鸟后,轻松惬意的生活,突然心中警兆升起。

  毫不犹豫间,他朝身后一躲,缩进了老二老三的身后。

  可惜没用。

  十多包白灰在他们附近的上空散开,弄得他们身上脸上白蒙蒙一层。

  老大反应最快,提前瞬间闭上了双眼,身形朝白灰飞来的反方向急速退去。

  只要离开了白灰范围,再用衣袖内层擦拭双眼,就能睁眼了。

  他想像得很美好,浪老大却远比一般江湖人士更凶残。

  私盐贩子为了赚钱,可不会讲什么规矩。

  在这护院老大朝后退去时,浪老大早已趁乱从侧面的钻出,对着退到面前的他大腿上就是一刀。

  这一刀凌厉凶狠,几乎瞬间斩开了护院老大的大半条腿。

  护院老大惨叫一声,身体歪倒下去,才从刀鞘中抽出的刀努力朝侧后方扫去。

  浪老大面冷如铁,行动却极其猥琐,提前伏地身体,头顶离地也就尺许。

  看见护院老大挥刀的位置,他只是一个翻滚,来到对方正后方,一刀上撩。

  咔嚓声中,护院老大动作一僵,脊柱却已被砍断。

  浪老大刀光顺势下劈,一刀砍在其脖子上。

  护院老大脸带惊恐,怒瞪的双眼全是难以置信,可砍开的喉咙让他只能发出嗬嗬的呼气声。

  浪老大却直接后撤,根本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脚尖连点,冲到拿着村妇当挡箭牌的老四身后,一刀劈翻了这恶心的家伙。

  旋即,白灰笼罩下的老二老三也被长棍敲得倒地,众手下上去就是几刀,把他们了账。

  浪老大在老四身上擦去刀上鲜血,收刀归鞘,这才走到周大柱面前。

  周大柱的面色古怪无比,惊惶、畏惧、茫然几种情绪充满他的心中:完了,自己完了,盐户村还不知有多少人要跟着倒霉。

  这四个护院死了,杨大老爷和衙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起码也会杀几个人,打一批人来立威。

  这样一闹,异种种子的秘密肯定保不住。

  他们不说,人家还不会搜么!

  浪老大却笑呵呵地伸手,拍了拍周大柱的肩头:“周老弟,从今晚开始,我们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

  周大柱茫然又惊愕:“啥?”

  浪老大笑到:“老神仙仁慈,也让我们换了异种种子,自是不会害你们。”

  周大柱想到交易契约的规则,顿时松了一口气,可余光瞅到终于咽气的护院老大,苦笑起来:“浪老大,你这还不叫害我们?”

  浪老大伸手揽住他肩头,再招呼来盐户人群里几人:“今晚这事我有办法解决,不想死你们几个都来听听。”

  当下浪老大与周大柱这边几人嘀咕了盏茶工夫,说得他们面色变幻,最后纷纷无奈叹气点头。

  等他们重新进入顾恪的感知范围,听着浪老大和周大柱嘀咕的内容,他不禁摇头失笑:“这脑子,不愧是生意人。”

  他还在想两方可以抱团,结果浪老大借着救人,杀了杨家的护院。

  这样盐户村不走都不行了。

  拿到异种黑豆的谁没点想法,怎甘心继续在盐户村里忍受剥削。

  而且浪老大说得也很清楚,让大家都交易到黑豆种子,那谁都不能背叛。

  浪涛帮和盐户村也能在一年的时间内,绝对信任彼此。

  其次,浪涛帮还有几十户人没来,都在南边陆上的一处隐蔽寨子,盐户村以后收了异种黑豆,可以先给他们种。

  这样扩散豆种也完全符合交易规则,反正系统也不在乎具体谁先拿到。

  如今天气还冷,制盐较少,出货更少,盐商杨家几天内不会察觉到异常。

  盐户村刚好趁这几天全体跑路。

  只要不留线索,鬼知道他们是跟谁跑了。

  换成其他情况,肯定有盐户不肯走。

  但有了交易契约,生米煮成熟饭,不走被翻出异种黑豆,只能被灭口。

  可以说,浪老大把交易契约的效果利用到了相当高的程度。

  既给自己帮里的老幼妇孺争取到了第一批种植的机会,又拉了盐户村的几百人入伙。

  等积累够了实力和钱财,进军县城,成为地方豪绅加帮派的混合体,所有人都能有个更好的未来。

  这计划实施起来,难度不小,但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

  但再怎么也比留在盐户村,坐等杨家报复更好。

  顾恪只做不知,反正来的每户都让他们交易,达成交易契约,给两方补上了最重要的条件——绝对信任。

  可盐户村那边闹出这动静,一时间也没人想到通知白苇村。

  小萍儿明显心急了,顾恪也发现时间过半,便要开口让柏姐姐带她走一趟。

  就在这时,小萍儿突然在盐户村民中见到了一个熟人,正是嫁到盐户村的表姐王小麦。

  她差点想扑上去,抓住人就问,却被顾恪按住,示意她稍安勿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