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01章专属肥料,李家沟
 
  小满和小萍儿作为顾恪的雇工,就享受到“第一批”换新衣的待遇。

  很快便拿到了属于她们俩的贴身小衣。

  按春夏二女的说法,她们岁数大了,身体也在快速发育,原本的小衣捉襟见肘。

  小萍儿倒也罢了,身高抽条后最多是小衣短那么一截,其实还能等等。

  可小满却吹气球般地猛涨,小衣连扣子都扣不上。

  她还喜欢蹦蹦跳跳,冬衣一去,整天就跟揣了两个大兔子似的到处跑,颤颤巍巍,让观者提心吊胆。

  因此,她们第一批享受到了新衣待遇。

  毛刺这点小问题,对两小根本就不算事。

  用小满的话来说,她这辈子都没穿过这么舒服的小衣。

  小萍儿也在旁边连连点头,显是不能赞成更多。

  而且水洗几次后,毛刺会少很多,穿着更舒适,那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第一匹麻布长三丈有余,宽尺半,做两套小衣还没用去三分之一。

  剩下的就轮到春夏秋冬四女,也各自给自己做了一套小衣。

  这麻布韧性极佳,她们穿上之后也是美滋滋:以后再也不怕练武时一劈叉,嘶啦一声就腿间生风了。

  打听了春夏秋冬和两小的试穿体验,梅兰竹菊也心动了,直接预订了第二匹麻布的使用权。

  反正她们只用库存粗麻,质量只略优于第一匹而已。

  顾恪、柏素清、秦大小姐是独一档,自然得用最近收割的上好新麻,材料还在晾晒中,暂时不急。

  除此之外,在加工坊的堆肥坑里终于出了一点好东西。

  加入白苇村的白诡残躯的试验堆肥,花一个月时间,终于弄出来了两份“仙田专属肥料”。

  可加快包括仙田特殊作物——如鬼脸葵花在内的成长速度,同时可作为新仙田的原材料,每份可抵扣1单位魂源的消耗。

  顾恪之前试过,在山下整理了一片平地出来,还撒了金坷垃,结果并不能减少激活仙田的消耗。

  他一想也大概明白了。

  标准竹屋主要材料是仙田出品的草藤竹,而不能是普通的草藤。

  同理,普通泥土或许没有“制造”仙田所需的东西,白诡残躯里才有。

  那普通泥土地不能打折,专属肥料可以打折,就说得过去了。

  而他用那头白诡十分之一不到的残躯,加工出来的专属肥料仅有两份。

  想知道制造仙田的最高折扣额度,得等剩下的白诡残躯完成堆肥才行。

  同时,他还将自己砍了诡头的那黑诡残躯也取下十分之一,单独在一个坑堆肥试验,期待能有更多收获。

  ……

  有了这专属肥料,之前用普通厨余和仙田植物废料堆肥出来的“金坷垃”更加鸡肋了。

  系统只说它对非仙田土地有用,投放进仙田后却没什么明显效果。

  闲着也是闲着,顾恪索性取了些果树、蔬菜、粮食的枝条、植株和种子,每日下午与柏素清和两小一起外出。

  既是春日踏青,也顺便在山谷各处扦插、种植下这些作物,再添点金坷垃,确保其营养充足。

  之前山谷植被退化得太厉害,如今开始复苏,基本是杂草小灌木,连颗高点的树都看不到。

  这种景色看久了,容易视觉疲劳的。

  弄些果树、蔬菜、粮食种上,就当开了个“私人花园”,改善一点山谷内的风景。

  在非仙田的土地用点金坷垃,只能让植物的生长速度比正常快上一两成左右,产出更不可能与仙田里的同类比。

  但装饰性的“私人花园”里,产出多少吃喝重要吗?显然不那么重要。

  这就像城里人在屋里种盆辣椒,接了百来个后,炒菜几顿就吃了。

  欣喜固然有之,但谁也不会指望靠这点东西生活。

  不过一号、四号仙田的多种蔬菜、水果、松子,三号仙田的竹笋每日都在成熟,二号仙田里的主粮十到十五天一熟。

  茅草藤松竹也得每天砍下一批,留做编织、建筑材料。

  粮食、蔬菜、瓜果吃不完、材料储备也日渐增多。

  再多块仙田,大家会更忙,却不会提升生活质量。

  另外,顾恪现在也没魂源。

  这时已是二月底,本月路边摊还剩一次出摊机会。

  之前两次出摊都是0魂源收获,让顾恪感到了命运无常。

  所以他给了运气一点时间,避免自己来个零蛋三连。

  如今拖到月底,不能再拖了。

  与柏素清和两小说了声,当晚四人按时睡下,顾恪在意识中点击出摊。

  选定之后,系统提示:“本次出摊地点为大武中庭,京西南路李家沟。”

  “投影时间:半个时辰。”

  眼前一亮,顾恪四人已在路边摊的小楼内。

  这次不用多说,柏素清带着两小打开了门板,顾恪将“農”字灯笼挂上,给漆黑的山岭中带来一团光明。

  而几刻钟前,几里外的李家沟已陷入一阵纷乱厮杀中。

  不断有惨叫声在屋内与街道上响起,几栋茅屋已被匪徒们随手点燃,给杀戮提供着照明。

  八岁的李秀儿抱着怀中三岁的小弟李狗儿,小脸上全是恐惧。

  但她的手脚却保持着迅速无声,像平日里与小伙伴们捉迷藏般,从房屋间隐蔽的小洞和缝隙钻过。

  稍有风吹草动,她便停下动作,屏息侧耳,确定无人在附近又才继续爬动。

  三岁的李狗儿同样面色惊恐,却乖乖地一声不吭。

  以往阿姐带他躲迷藏时,他只要保持安静,事后就能赢到一些果子和木头玩具。

  这次,或许也是一样?他年幼的心中只能想到这个。

  至于刚才冲进家里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爹娘会大叫他们快跑,狗儿是不大懂的。

  就这样,李秀儿带着小弟从杂草遮蔽下的土沟里爬出了村。

  这土沟是往日里捉迷藏,以及偷溜出外玩的“秘密通道”,此刻却成了姐弟俩的救命稻草。

  嘈杂声被抛在身后,前方是黑黝黝的山林。

  夜晚的雾气带着阵阵山风凉气袭来,她不由得浑身颤抖,抱紧小弟,沿着土沟继续前进。

  土沟渐渐浅了起来,最终回到了山间地面上。

  李秀儿呼吸粗重,紧张让她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若非平日里劳作锻炼出的吃苦耐劳,已经一屁股坐地上休息了。

  但她知道不能停下,这里离李家沟村口也就二十多丈。

  那些天杀的山匪只要随便出来一看,说不定就能发现她和弟弟。

  咬着牙,她放下小弟,很小声地到:“狗儿,牵紧阿姐的手,不要出声,到小树屋就可以休息了。”

  李狗儿乖巧点头,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李家沟:“阿爹阿娘他们也会来么?”

  李秀儿双眼发酸,抬起袖子抹了下:“会的,但你不要出声,否则他们听到就不会来了。”

  李狗儿再次点头,跟着阿姐一步步,沿着村西边小路走去。

  ……

  路边摊中,顾恪农民揣靠在门口柜台上,感受中附近的情形。

  小满站在门外,研究着灯笼照明范围下的各种杂草:“这里也是山里,但不太像我老家那边,有好些草和树都没见过。”

  顾恪点头:“这里是大武中庭,京西南路,离西荒那边远着呢。”

  小满想了想,才记起梅书她们教练武时顺便说的一些常识:“啊,那是有几千里远?”

  “是差不多有一两万里,远着呢。”顾恪无奈摇头,突然瞥了东边一眼,招呼到:“进来吧,客人要到了。”

  李秀儿拉着小弟,渐渐走出数百丈,越过山坡却眼前突然出现一片亮光。

  她吓了一跳,立刻拉着小弟蹲下,在草丛中打量着光源。

  那醒目的农字灯笼隔着十多丈也看得一清二楚,两层小楼的路边摊有部分被照耀得隐隐发光。

  李秀儿犹豫了。

  虽是小路,李家沟几乎天天有人从这里走,却没听谁说过这里有人搭楼。

  没有娱乐的山村里,屁大点事都会被反复口耳相传,不可能隐瞒得住。

  难道是那些山匪?她脑中闪过这年头,却立刻否决,年龄小不等于傻。

  她从小听到大,山匪主要是半夜冲进村里杀人抢劫,而且抢了就跑,不会浪费时间修楼的。

  迟疑间,身后隐约传来人声。

  李秀儿扭头看去,却有几根火把正在沿着山路靠近,顺着风还传来零星的喊声:“有人朝这边跑了……”

  “抓住杀掉……”

  “不能留活口……”

  “脚印是两个小孩,不能杀,抓回去有用……”

  李秀儿一激灵,拉着小弟起身继续跑,不跑就要被这些山匪追上来,那还是一个死。

  沿着小路下了山坡,她本想带着小弟直接“路过”小楼,绝不进去。

  但走进灯笼照亮的地方,她突然心中一动,不禁侧头看去,就见小楼门口柜台内,一个高大的白胡子老头双手靠在柜台上,静静注视着她。

  她连忙转头,想当作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但很快心里微动,她再次看去,老头依然注视着自己。

  看着那满是皱纹与白户子的脸,李秀儿心中莫名感到一种亲切。

  她犹豫了下,脚下转了方向,跑到小楼门前:“大爷,快走吧,山匪快追过来了,他们杀了我们沟好多人。”

  顾恪听着这话,看着这脸上尤带泪痕,语声哽咽的小姑娘,再看看她牵着的小萝卜头般的男孩,不禁叹了口气:“阿青,要麻烦你走一趟了。”

  柏素清的身影从二楼窗口跃出,轻飘飘地落到李秀儿姐弟俩旁边,抬手招了招:“两个小丫头也一起去吧,她们也该见见世面了。”

  顾恪本想反对,小满还差点才十五岁,小萍儿更是只有十二岁,这点年龄有必要见“杀人”这种世面?

  但话未出口,李秀儿姐弟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已在提醒他,这不是现代社会的和平国家。

  一个不好,几岁孩子都要面临匪徒和妖诡的屠杀。

  而且这是古代,虚岁十四(现代年满十三)就等于顾恪上一世十八岁,算正式成年。十二岁能算半成年。

  柏素清让两小跟着去“见世面”,就跟上辈子孩子十七八岁时,被家长带着参加正式场合,说他们“该懂点事了”一个意思。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顾恪沉吟数息,对后面招招手:“你们俩也去,记得一切听柏姐的,还有盏茶时间内必须回来。”

  “知道了。”小满应了一声,嗖地窜了出去。

  她的拳脚早就饥渴难耐了,巴不得出去揍几个山匪来发泄。

  她老家太偏远,没遇见过山匪洗劫,但有些村民外嫁的女儿回来讲过,说起来无不咬牙切齿。

  小满决定,等下遇见的那些山匪全都打断双腿双手。

  小萍儿有些茫然,倒不怎么激动,白苇村算是杨家的地盘,又穷得没啥东西,盗匪基本不去。

  不过顾恪说了动手,那当然得动手。

  柏素清带着两小,急速向东边的李家沟冲去。

  顾恪对李秀儿招手:“进来吧,你应该需要买点东西。”

  李秀儿下意识迈步,走进了大门中,突然才想起自己身无分文,不由得讷讷:“我,我没带钱。”

  顾恪露出了一点笑容:“我这里的东西不要钱,只换货,你看过再说。”说着挥手放出各种种子。

  李秀儿一一扫过,意识中自动浮现这些种子的大致作用,面露惊讶之色。

  但,她没有选任何一个,而是看向顾恪摇头:“我家里有粮食的,可爹娘都死了,吃不到了。”

  顾恪微微颔首:“你想要什么?”

  李秀儿看了看李家沟的方向,脸上露出悲伤,掺杂着仇恨:“我要练武。不然被山匪杀了,再多的粮食也会被他们抢走。”

  顾恪了然,挥手收起那些粮食种子,只留下可灌顶传授的武学名单。

  李秀儿感受脑中突然多出来的那些武学简介,反复比对了片刻,终于选定了一个:“我要买推山掌。”

  “你确定?”顾恪挑挑眉,颇感意外。

  黑煞掌特性是坚韧,练好了身体基础极好,抗揍不说,生存能力也强。

  天罗手特性灵动,练好了反应和动作都会很快。

  水上漂特性轻身,能让身体轻盈如羽,在山林沼泽等复杂地形中,更容易逃离。

  而推山掌特性却是巨力,干活打斗确实占便宜,用来保命却很一般。

  (终于突破100章了,撒花撒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