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04章极品碧麻布!极品精钢锅?
 
  上辈子顾恪老家就是小有名气的茶叶产地。

  年龄大后,他更是每日至少一杯茶,不喝心里就心痒痒那种。

  在山谷几个月,吃饱喝足后,茶算是他最怀念的饮料,比什么肥宅快乐水、咖啡、奶茶更怀念的那种。

  这还是李秀儿在附近折来的,让顾恪觉得她越发顺眼。

  要知道,之前好几个村子居然都没有人提供茶树枝、苗。

  小满更是说她老家山里有茶树,就是离村子比较远,出摊时间太短,没人摸黑进山带茶树回来。

  顾恪只能自认运气不济。

  而李秀儿打破了“运气”束缚,让他有了重新喝上茶的机会。

  茶树枝只留两根备用,其余的都扦插进四号仙田。

  茶树喜阴,更准确地说是喜欢吸收漫射的红黄光,而不是喜欢暗无天日,阴暗潮湿。

  因此位于其它大树的遮蔽下,避免长时间接受大量的直射光为佳。

  茶树长成小乔木要几十年,到大乔木则更为漫长,几百上千年才行。

  哪怕仙田里有十倍加速,一两年内它们也只是小乔木,其它果树完全罩得住。

  看着那小小的茶树枝条,顾恪心满意足,又想起李秀儿那很顺眼的小丫头,还有那群孤儿。

  他不禁轻叹一声:“愿你们如同这茶树般,平安长大吧。”

  而李家沟西边,入山的一条小道上,李秀儿正在拖在最后,拉起耍赖不想走路的一个同村小女孩:“昨晚那群坏人很快就会来找我们,不躲进山里,会被他们追上杀掉的。”

  小女孩双眼发红,咬着牙又站了起来,跌跌撞撞朝前走。

  李秀儿也极为疲惫,有点支持不住的感觉。

  她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哪怕有顾恪灌顶武学附加特性,也快到了极限。

  冥冥中却一股意念降下,李秀儿脑中一清,想起顾恪昨晚对自己交代的那些话,不禁喃喃:“我要活得好好的,还要带着大家一起活得好好的。”

  如此喃喃几遍,她只觉体内仿佛莫名多出一股力量,让身体不再疲惫(谷欠)死,脚步也恢复了平稳。

  玉龙山谷里,顾恪却看了东北方一眼,似乎有什么东西触动了自己的意识。

  他若有所觉:那里,应该是李家沟所在的位置吧?

  但这感觉一闪即逝,无相真经才起步的他,也不知自己在冥冥中“送”出了一份祝福,给了万里之外的李秀儿。

  小满正蹦过来,叫他去吃早饭了。

  他摇摇头,没来不及说什么,就被小满拽着胳膊拖走:“好啦好啦,我会照顾你这些宝贝茶树的。”

  说完她还忍不住小声嘀咕:“那茶泡出来的水又苦又涩,真不知有什么好的。”

  顾恪忍不住揪起她的包子脸:“就你最厉害,天天喝甜汤果汁都不腻,记住,练武绝不能停,否则想想你老娘,嘿嘿。”

  小满想起自家老娘那比自己粗了两倍不止的腰腿,以及麒麟臂,不由得浑身一激灵:“啊呀,老顾你最讨厌了,我才不要变成老娘那样。”

  我自也是不想的,不然你天天在我面前蹦蹦跳跳,那可怎生是好。顾恪暗自嘀咕着。

  两人笑闹着,进了小茅屋。

  的日子忙碌又平静。

  时值三月,春阴春雨复春风,重叠山光湿翠濛。

  天气日暖,小雨暖阳轮番登场。

  顾恪之前种下的各种花草树木开始疯长,不少更是趁着这好时光开出片片花朵。

  万紫千红总是春,带给整个山谷大好景色。

  可惜织造麻布,更换春夏衣衫,才是如今山谷内的第一要务。

  之前次等的草麻已被春夏秋冬用于试验,如今麻布的质量提升,且相当稳定。

  当然,这些试验的麻布依然是众女分享,没有给顾恪和秦柏二女使用。

  最好品质的碧麻丝线已准备充足,春夏才来请示他,是否开始织造最好的麻布。

  顾恪当然不会反对,但却要过了第一匹碧麻布的纺织工作。

  拥有工学的特性心灵手巧,还有天罗手的灵动,他虽只旁观过几次春夏织布,一上手却比她们做得更快更好。

  片刻后就熟悉了织布机的手感和节奏,他的速度再次加快。

  双脚踩动,经线上下交替。

  手腕轻甩,梭子丝滑地在其间来回飞窜,让人有目不暇接之感。

  半个时辰不到,他便将春夏她们准备织上半天的一匹布的经线用完。

  在面板中选择了结束制造,麻布的属性就显示出来:碧麻布,基础属性柔韧+5,特性辟尘+5。

  顾恪无语:好吧,这玩意儿怕是要被抢疯。

  当然,前提众女都不计身份和脸面才行。

  现在么,肯定是秦大小姐和柏姐姐先用,然后是两小和梅兰竹菊,最后是春夏秋冬和萨兰珠。

  越靠后的人,能拿到这匹布的可能性越小,起码做衣服是不够的。

  自己?顾恪压根不在乎这个。

  天天混在工坊和田里,衣服可辟尘,人却不能,那对他就没用。

  干完活,再去卫浴房冲个凉,又或者在自己卧房里泡个澡它不舒服么!

  衣服脏了?全自动洗衣“桶”随时待命中。

  果然,听他说出了这匹布的基础属性和特性,众女的眼珠子都在发绿光。

  柔韧+5这点毋庸多言,只要一摸,那手感近乎丝绸的滑爽,一点都没毛刺。

  辟尘+5的物品山谷里还没出现过,只有辟尘+1的最早的那个洗衣桶,以及几件小工具。

  但哪怕不是如洗衣桶那般,自动排开清理污垢,而是如小工具般一尘不染,那也够了。

  众女可不像某人那么不讲究,干活练武弄脏衣物,总是没干净衣服顺眼的。

  干活练武是必须要做的,那弄件不会脏的衣服就成了最佳选择。

  顾恪看一群女人围着那布,秦柏二女视线已经来回交锋数次,却谁也不肯表态。

  既不说让,也不说抢。

  梅兰竹菊,春夏秋冬分成了两拨,同样不吭声,只用目光“内战”。

  若目光能转语音,那大概如下。

  梅兰竹菊这边:“我是大姐,大小姐之后我先。”

  “我是二姐。”

  “不行,这布除外,必须一视同仁。”

  春夏秋冬这边:“织布可是我俩在做,我们先。”

  “剥麻接线绩丝我们也没少做,要公平。”

  唯有两小没什么内心戏。

  但大家没吭声,两小一时间也弄不清楚为何大家纷纷你瞪我,我瞪回去的古怪模样。

  终于,小满闲不住,溜到顾恪身旁,小声问到:“这布摸着好舒服。老顾你再试试,说不定还能再出一匹好布?”

  声音虽小,却让众女齐齐转头看来。

  小满吓了一跳,连忙闭嘴,躲到他身后。

  柏素清飞快地瞥了秦大小姐一眼,大小姐几乎心有灵犀,面色微变。

  但见一群女人虎视眈眈的样子,尤其是梅兰竹菊也满脸渴求。

  她只能叹了口气:“那个,顾兄,要不你抽空,慢慢再织一匹这布如何?”

  说到这里,她又连忙补充:“这个不急,可以慢慢做。”

  顾恪当着所有人的面,翻了个极其明显的白眼,转身就走。

  众女一见,不由得心中一叹:好吧,这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

  顾恪虽喜欢干活,但织布这活还没碰过。

  大武也都是女人织布,极少有男子做这个,还很容易被人嘲讽“巧如妇人”——其实就是“像个娘们”。

  顾恪走出几步,这才开口:“经线都织完了,我还弄什么。”

  “把经线穿好,放着我明天我再来。”

  说着他人就消失在了工坊门外。

  众女安静片刻,齐齐松了一口气。

  然后左右看看,突然嘻嘻哈哈地笑出声来。

  现在一想,好像刚才也太紧张了,其实没必要盯着顾恪再弄一匹,毕竟他也不能保证出什么特性。

  没有辟尘特性,那春夏也可以织造这碧麻布,大家没必要如此抢夺。

  经线其实有现成的,只是没拿过来而已,但顾恪已经走了,那只能明天再说。

  翌日,顾恪吃过早饭,就来到工坊。

  今天终于两台织布机上都装上了满是麻线的羊角轱辘,并完成了准备工作——昨日只有一台有麻线,所以他弄完就走。

  他坐上自己昨天用顺手的那台,调整好坐姿和扣带,即刻开工。

  昨日织布后,他去了书房,琢磨了下第一次织布发现的问题。

  结果今天速度更快,不过两刻钟多一点,一匹布就织造完成。

  选择结束制造,基础属性柔韧+1,没有特性,却是出了个最低档的。

  早上众女要练武,因此没谁来围观,此刻工坊里静悄悄的。

  顾恪无语片刻,视线嘌向旁边另一台织布机上,忍不住强迫症就犯了。

  快速起身,挪到旁边另一台织布机上,再次开工。

  织过一匹布后,他的织造技巧再次小幅度提升。

  这次两刻钟还差点,第二匹布就织造出来了。

  带着上辈子开盲盒的心情,他选择结束制造,开盒!

  基础属性柔韧+5,依然没有特性。

  顾恪却长长松了一口气:不是最渣的+1就好,特性什么的倒是其次。

  要知道,这一匹布可是十丈长,四尺五寸宽的规格。

  他这三匹布都够山谷里集体做两套衣物了。

  最好的那匹辟尘布随她们怎么分,他穿柔韧+5的,舒适度足够就行。

  柔韧+1的那匹布也不会浪费,大家也不可能非要集体换+5的“豪华装”。

  一套好的,一套普通的先用着,以后春夏秋冬织出好布,再慢慢换上。

  年轻女孩对衣服,怎么可能一套顶几年,看久了肯定就想来点新样式。

  如今这批麻布做的衣服,穿过今年,一样会“被”退居二线。

  织好两匹布,众女的练武时间才过了一半。

  他没去打扰她们,只叫了秦大小姐,拿上昨日交易回来的铁器去了加工坊。

  路边摊的交易限制不少,目前交易基本与农业相关,只有用天符通宝购买权限的除外。

  系统武学?不就是为了更好地种田么。

  天地烘炉火门开大,将这些铸铁农具融化,让秦大小姐用烈阳血气将其托住。

  山谷里目前血气外放后,控制力最强的只有她和柏素清。

  但柏素清的碧海劲温度过低,自然不行,只能让秦大小姐帮忙。

  让她维持着融化铁水的温度,将其带回工坊,倒进提前准备好的两个砂模中,两个直径尺半的铁板煎锅就出现了。

  秦大小姐好奇地看着两个通红的铁锅:“接下来呢?”

  顾恪:“等它们自然冷却就好。”

  秦大小姐:“就这?”

  顾恪无奈:“不然呢?总不能让柏姐来吧。”

  秦大小姐撇撇嘴,伸手戳了戳其中一个铁锅,赤红的半凝固铁水并不能烧伤她的纤纤玉指。

  顾恪却更无奈了:“再戳,它也是个铁锅。”

  秦大小姐眼珠子一转,偷偷朝铁水里输出了一些烈阳血气。

  结果……没什么动静。

  见顾恪狐疑地瞅来,她连忙收回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嗯,确实没什么好玩的。”

  顾恪看了看那铁锅,终究没说什么,毕竟她也出力了。

  戳几下又算什么,至多锅上有几个很浅的印子,烙饼子压根不影响。

  片刻后,锅身上红色褪去,他选择了结束制造。

  系统提示:“本次制造完成,获得精钢平底锅一个,基础属性鲜味+1。”

  “本次制造完成,获得烈阳平底锅一个,基础属性鲜味+1,特性烈阳亲和+10。”

  顾恪:???

  烈阳亲和是什么鬼?

  他带着诧异,看了下说明。

  烈阳亲和:对阳属血气具有亲和性,该类属性血气者专用,操控所耗血气大幅度减少。

  顾恪:……

  然后,他默默把这口独一无二的+10特性铁锅,啊不,是精钢锅递到秦大小姐面前。

  秦大小姐见他古怪的表情,不禁心虚:“怎么了?”

  顾恪没吭声,只是把锅放在了她手上。

  拥有工坊权限的她也看到了其属性,顿时瞪大双眼:“这是……我弄出来的?”

  “你觉得呢?”顾恪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大小姐还是不太能承受这种表情的。

  特性离谱到+10的玩意儿,又是被她戳了好几下的那铁锅,还只有她能用。

  若说这大小姐没干点啥,他是不信的。

  秦大小姐偏开头,眼神飘忽:“或许,可能,大概……和我有那么一点点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