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09章盛夏踏青,约定,松茸
 
  秦大小姐依然是习惯的宽袍大袖,它也是大武高门大户女性的正统样式,只是没旧衣那般夸张。

  立领对襟,袖口近一尺,可轻易拢住手,上衣下沿依然接近垂膝,裙摆遮到脚踝。

  梅兰竹菊不是大小姐,而是侍女,袖口在半尺左右,长度在手腕往上寸许,上衣下摆只到臀线上,裙摆在小腿肚处,如此才方便做事。

  柏素清却是一袭到小腿肚的连身长裙,加上一件无袖小褂,典型的东海国女子夏日着装。

  东海国诸多地域夏季气温三十度以上,像秦大小姐那般里外三五层裹上,半天人就能捂馊了。

  小萍儿有样学样,跟柏姐姐同款长裙、小褂,但裙子只到膝盖,以便下田干活。

  小满却朝顾恪靠拢,一大一小都是上身短袖老头衫,下身直筒阔腿五分裤,看着就凉快。

  唯一的差别就是她里面还穿了件束身小衣,免得胸怀动荡过甚,顾恪自然没这需求。

  简单的好处就是凉快,水上漂用出,轻飘飘一掠数丈远,风便从麻衣缝隙中透过,带走热量。

  秦柏两人倒也不羡慕。

  秦大小姐自己的血气比外界这点温度可高多了,柏素清的碧海劲更是浑身清凉,堪比人形制冷机。

  两人一个大袖飘飘,一个长裙冉冉,几乎不见发力的动作,就能在空中平稳滑翔,仙气十足。

  下得山来,众人沿着溪水而行。

  大武整体西高东低,玉龙山谷也是如此。

  山上溪水蜿蜒朝东,溪边野草丰盛,几乎有半人高。

  众人轮流开路,用随身带的竹杖左右扫开野草。

  顾恪偶尔停下来,查看一些不太能确认的植物,两小也会帮忙辨认。

  二十多里路走走停停也不过半个时辰就走完,对众人连热身都算不上,第二轮高手就是如此强悍。

  顾恪看着那个长长的隧道:“走吧,再去看看。”

  众女没吭声,只是默然注视那幽深笔直的通道。

  几个月前她们从这里进来,还以为只是正常的圈禁。

  日子或许会很清冷孤苦,但也不至于有什么危险。

  可没想到这里不光有诡物,还冒出个“仙家”。

  杀了诡物,跟着“仙家”,她们纷纷实力大进,连武宗都有了两个。

  若无意外,以后大家也能晋升武宗。

  这世事……真是旦夕祸福,神秘难测。

  点起火把,鱼贯而行。

  很快到得那石门前,秦大小姐和柏素清都面露莫名之色。

  顾恪也看向她们:“怎么样,这里有变化么?”

  秦大小姐叹了口气,缓步上前:“我最初前来此处,通道走到一半处,体内血气就开始流失。等与你来此处,血气倒是不再流失,可却出现了无形屏障,无法通过”

  柏素清也肯定了这点:“确实如此。”

  顾恪摩挲着下巴:“祖陵殿围墙那边也不能再让人流失血气。”

  自从他把凉棚长廊修起后,大家都是由此进出祖陵殿里的工坊、加工坊。

  夜里靠近围墙,血气流失的异状就没有了。

  但那属于系统建筑,受他控制,并未出现无形屏障。

  秦大小姐走到大石门前,抬手便是一掌。

  嘭地一声轻响,青黑色的大石门纹丝未动,甚至连石皮都没掉一点。

  众人齐齐侧目:这可是秦大小姐的一掌,还是晋升武宗后的一掌。

  正常大青石挨她一掌,被血气灼出一个掌印算轻的,崩成碎块也不难。

  秦大小姐却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觉:“果然,还是不行。”

  她转头对众人解释到:“我这一掌下去,感觉这石门完全受下了力道和血气,可没有丝毫的反馈,就像是……被吸收掉了般。”

  柏素清也过去,连续十数掌拍击上去,碧海劲绵绵密密,一拨拨就朝石门内部涌去。

  旋即她也收掌,颔首到:“我的碧海劲前后相连,深入后再爆发。可进了这石门内,不过寸许也会彻底消失。”

  其它人也纷纷上前,发力感受,甚至连大石门上下左右的隧道石壁也没放过。

  就这样一路击打测试,重新从隧道走了出来。

  顾恪摇头:“与上次一样,没有变化,更没有可供出入的地方。”

  说着他抬头:“再去崖壁之上看看吧。”

  众女自无异议。

  顾恪利用无微不至的感知力,确定了一条最简单的路线,带头登上崖壁。

  这里同样没了血气流失的异状,无形屏障却依然存在,而且更直观。

  柏素清抬手,朝前探入面前的空气中。

  她的小臂和手掌包裹着碧色血气,缓缓前推,却很快停住。

  再轻轻一抽手,手又收了回来。

  之前查探山谷,她就怀疑过这与小茅屋的无形屏障一样,是顾恪搞出来的。

  他否认了这个猜测,她也不再怀疑。

  他即便想用这种手段,多留秦大小姐她们一段时间,却不必对她撒谎。

  可秦大小姐也有这种猜测,毕竟这很像系统困住诡物的手段。

  但顾恪只是触动了三月时,她签下的友人契约。

  有它双方无法对彼此做出恶意行为的,圈禁自然位列其中。

  不过他还是补充了一句:“但或许与我有关。”

  抬手划了个圈,示意整个玉龙山谷:“我召唤来庇护我们的力量,一直在影响玉龙山谷。它的强大超乎想像,却并非是我能随意驱使的,这或许是它的一种自我保护。”

  众女略一思索,皆点头表示明白。

  这事并不难理解。

  若将这种力量比作血气,那好比秦大小姐被烈阳血气弄得苦不堪言。

  又或者比作烈阳宗,借用了大武中庭的力量,最后落得分崩离析。

  驱使力量是要付出代价的,越强大就越难控制,甚至可能反噬。

  顾恪这几个月展现出来的是什么?

  虚空召唤出效果神奇的仙家建筑,能让粮食变成异种,并十倍速度成熟的仙田,随手送出的葵花真经也是镇宗之宝。

  使用如此神奇的力量,不付出代价可能么?至少她们觉得不可能。

  此刻听见他如此说,倒觉得这很合理。

  不过想到那连黑诡都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无形屏障,秦大小姐心中暗叹:难道,真的无法离开这里了么?

  要是能杀了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有那些帮凶,她倒真不介意以后留在此处。

  可大仇未报,她实是心意难平。

  顾恪见秦大小姐她们神色,想了想还是说到:“切勿灰心。或许几年后我便有进出的方法,那时你们再出去不迟。”

  顿了顿他笑到:“而且这里不缺吃喝,更适合修炼,最好你们都修成武宗,这样出去也安全些。”

  秦大小姐几人都忍不住投来嗔怪的眼神。

  和他最熟络的菊琴不禁开口到:“都成为武宗?你还真敢想。”

  顾恪笑着伸出手:“那你便与我赌上一赌如何?”

  菊琴也笑着伸手:“赌什么?”

  顾恪:“若你们四人中有人成为武宗,你们便要为我干满一年的活,才能出谷。”

  “一言为定。”菊琴不假思索地与他击掌,笑到:“不成武宗,不一样要给你干活。”

  顾恪轻笑不语。

  柏素清和秦大小姐却已明白。

  梅竹二女年龄较大,实力也更强,一两年内有望冲击武宗。

  菊琴在四女中年龄最小,实力最低,真成为武宗也是三五年后的事。

  他三五年内掌握进出山谷的方法,她们就能离开,不会被他强留。

  说罢,众人也不下山,而是沿着环形山崖朝西走,一路测试。

  时近中午,众人找到一处平坦所在。

  梅兰竹菊在地上掏出四个洞,将随身带的竹杖插下。

  一卷薄麻布拉开,四角挂在竹杖顶端,一个简易遮阳小棚变成了。

  崖壁顶端有片片瘦小的冷杉、矮松散布。

  今年谷内草木旺盛,它们也长出了大片的新嫩枝叶,众人砍些回来放到一处。

  秦大小姐抬手释放一团微弱的烈阳血气笼罩住。

  只是少倾,枝干内的水分便被血气烘烤殆尽,变得焦黄。

  秦大小姐这才加大力度,瞬间点燃了一团枯枝,生火工作宣告完成。

  众人架起火堆,将随身携带的竹筒饭放在火堆里烧上片刻,再取出打开,热腾腾的蒸汽伴随香味飘散而出。

  竹筒饭是春夏和两小平时做好,冷却后再放入仓库保存,加热一下就能食用,算是古代版的速食方便米饭。

  而且随着路边摊出摊次数渐多,谷内食材日渐丰富起来,单这竹筒饭就有了多种口味。

  除了最早也最经典的腊味山珍饭,后面还弄出了咸鱼黑豆、多味海鲜的口味。

  土豆粒、竹笋、几种蘑菇、海带、新鲜菜叶自由搭配,再视个人口味辅以熏肉、虾皮、紫苏、藿香增鲜,完全覆盖了所有人的需求。

  即便秦大小姐这种容易对食物“喜新厌旧”之人,也对竹筒饭百吃不厌。

  吃完午饭,众人拿出随身紫竹水筒,小口啜饮紫叶茶,或坐在小凉棚下闲聊,或站到无形屏障前远眺。

  山崖顶端,微风徐徐,大日高悬。

  碧蓝的天空一直延伸向极远处,其间大团凝若棉团的云朵,似乎就在头顶,不紧不慢地缓缓飘动变幻。

  站在崖壁的秦大小姐只觉浑身一畅,得知暂时无法离开的些许郁闷消失不见。

  注视北面良久,她呼出一口气:“其实,待在这里倒也不错。”

  旁边柏素清闻言轻笑:“放心,他既然答应了你,定会想办法做到。”

  顿了顿,她继续到:“此地与你而言,堪称天时地利人和。我若是你,必要努力突破,早日晋升武尊。”

  “没有武尊的实力,你即便出去,一二十年内一样难以报仇。”

  秦大小姐一怔,脑中思绪万千,良久才点头:“确是如此,区区武宗,不足为凭。”

  说到这里,她想到什么,突然话锋一转:“你呢?碧海门的仇不管了……”

  柏素清淡淡一笑:“当初下令灭我碧海门的人是谁,你知道吧?”

  秦大小姐默然片刻,微微颔首:“有一人是烈阳宗的太上长老,不过他已在两年前身死族灭,另一人……”

  柏素清看向她:“你会杀了他,对吧?”

  秦大小姐眼中闪过森然杀机:“那是自然,不将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难消我心头之恨。”

  柏素清笑笑:“那此事就交给你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秦大小姐不禁无语,片刻后才到:“我拿你这人情何用?耕田做事你也不比我高明多少。”

  柏素清被噎住:这话好有道理。

  山谷众人里,手艺最差的非她们二人莫属。

  待遇特殊还是靠着顶尖的武力,可以对付诡物。

  这是两人分内之事,说不上谁在帮谁。

  这个人情怕还真是无处可用。

  下午,众人继续在山崖顶端朝东而行。

  顾恪倒是发现了一个之前未曾发现的好东西——松茸。

  这玩意儿他上一世吃过不少,还是他父母有个关系很好的晚辈就在原产地,逢年过节会买一些送来。

  其口感脆嫩肥厚,入口软滑绵润,有那么点像鲍鱼。

  据说营养丰富,吃了好处多多。

  但上一世吹野生XX营养的文章多了,具体效果鬼才知道。

  他年轻时也对松茸无感,甚至觉得味儿有点臭。

  后来父母故去,自然也没人再送这东西。

  隐约记得看过的电视节目里,松茸长于高海拔地区,雨后会钻出地面几天时间,又快速消失。

  而山谷这些天确实才下了几场雨,这让松茸有了冒头的机会。

  难怪之前秦柏带着他勘测山谷,感知力都没发现它。

  另外松茸好像是松树根部的某种菌丝。

  一旦随意滥挖,破坏了菌丝,以后就不会再生长了。

  因此,他郑重其事地拜托秦柏二女,有空时专门跑一趟。

  务必要连松树带根,包括长有松茸的一大坨泥土全挖起,全部带回去。

  只有这样整体移植到仙田里,凭借仙田的玄学特性,才有可能将那娇贵的松茸菌丝养活。

  上一世松茸就是采摘时,难以避免地伤害到了菌丝,最后产量日渐稀少。

  人工培育技术又没研究出来,于是松茸价格一路飞涨。

  不少人干脆把大球盖菇称为赤松茸,把巴西蘑菇叫姬松茸,顶着松茸的名字来卖。

  实际上,正常生长的松茸五六年才成熟,产量极少。

  没有仙田增产,根本吃不了几口。

  若在仙田里培育成功,那以后大家肯定不缺这一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