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20章异种扩散,十年一觉
 
  比起弟弟李狗儿的溜滑似鳅,李秀儿这表现的震慑力更霸道直白。

  谷内没谁敢给她取绰号,只如最初那般,称其为秀儿姐。

  嗯,夏铁牛是唯一一个死不改口,坚持叫“秀儿妹妹”的人。

  看在李秀儿没反对的份上,无人找茬,否则夏铁牛怕是要被人借练武切磋,隔三差五打上一顿。

  ……

  而在南野国大山中的凉山寨,因不被外界知晓和干扰,发展最为迅猛。

  两年多时间,它就成了一个两千多人的大寨,拥有数百入门武夫,十多名三转武夫。

  不光如此,周围还有十多个小寨也并入凉山寨,成为分寨。

  只是寨民不能只靠紫麦活着,还得将一部分人分散在外围,既是警戒外来者的防线,也是继续外扩的据点。

  凉山寨扩散紫麦更简单,让人用大山游商身份,前去较远的村寨,以种子换取少量山货。

  南野大山里的大村寨不多,但躲避税赋徭役的新老山寨却是大把。

  只要速度够快,同时在某几天内卖出紫麦种子,事后就很难找到凉山寨来。

  这些小村寨同样在大山内,与外界较远,南野国绝大部分注意力又在中庭巨变上。

  凉山寨的“大动作”传到外界,差不多要一两年时间,那时大山各处村寨都有紫麦,知道也无妨。

  在遥远的北漠国海边,浪老大踌躇满志,周大柱却没出现在身旁。

  并不是浪老大不能容人,三年保密期刚到就把周大柱做了,而是盐户村和浪涛帮在这三年内完成了融合和再分工。

  事实上浪老大对周大柱这个“副手”相当满意。

  周大柱没甚野心,就想粮食满仓,老婆孩子热炕头。

  两年来他基本不插手外务,只带着山寨里的老弱妇孺,专心种植黑豆。

  浪老大带上想搏个前程的青壮,在外贩卖私盐,再购进工具、武器、粮食蔬菜。

  因为黑豆产量不错,三年保密期内又不能外售,周大柱还养起了家禽牲畜。

  无论制作豆制品还是榨油,留下的豆饼豆渣都是养家禽牲畜的上好饲料。

  山寨里的人们肉蛋都有了着落,练武干活也力气十足。

  偶尔浪老大都会胡思乱想,自己或许可以做个粮食、肉蛋满仓的大地主,日子应该也会很不错?

  但他终究放不下成为一方大佬的野望,最终还是带上异种黑豆,踏上了危险又充满机遇的发财之旅。

  并非浪老大意志不坚,实在是这两年大武乱象渐渐明显。

  北漠国作为地理环境最恶劣的所在,还面临极北外域人的侵袭,税赋徭役不知不觉间又加了一两成,很多村镇日子都难过起来。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帮派厮杀,宗门暗斗。

  浪涛帮虽从盐户村补充了大量新血,第一轮武夫共计二百多人,但缺少了第二轮高手,不算得多强。

  包括浪老大也不过三转圆满,差一点契机才能点亮第二轮。

  谁让他只得了异种黑豆,之后又把神农抛到脑后呢。

  没感激就不能凝聚魂源,魂源不够就凑不出因果钱,后续获得系统武学的机会就没有了。

  唯一获得系统武学灌顶的小萍儿表姐王小麦一家,却小心谨守三年保密期。

  两口子默默在山寨里种田修炼,一点点将农学和天罗手都升到了10级。

  才八岁的儿子种地不勤快,农学没多大进步,每日用天罗手瞎折腾倒很积极,也将其练到了10级。

  植物亲和特性用来种田堪称神技,天罗手特性灵动则让人手脚协调,灵活精准,是干活的好帮手。

  凭借这两门本事,王小麦一家种田做活所得比其他户多出一大截,地位渐渐超过大多数寨里人。

  其他妇女见她双手编造纺织灵活,开口想学,王小麦也不吝啬,将天罗手一点点教给她们。

  这门武学的基础类似杂耍魔术的练习手法,她说是练手小窍门,倒也无人怀疑。

  而实力高见识广的浪老大大多在外,回来也不可能凑到一堆干活的老娘们小姑娘里去,因此竟是茫然不知。

  如此一来,浪涛帮真正的“首席+次席”高手——王小麦夫妇,竟没人知晓。

  他们也是浪涛帮里唯一竖起神牌,每日早晚必拜一次的人家。

  ……

  无论如何,大武五零二年,顾恪最初撒播的那些“种子”陆续开始全新的历程。

  仙田改良后的粮食种子具有普适性,只需足够的肥料,大多数地方都能生长,只是产量有高有低。

  三年时间,更是让成功种植异种粮食的人们手里积累了大把的粮食,放着吃十年都够了。

  而且这是种子,给田地大量施肥,每年能种两季,家里库存的粮食只会越来越多。

  交易契约更是他们无法违背的存在。

  于是自四月起,南野国和东海国靠南的地方,率先出现多处异种紫麦、胭脂稻、黑豆、粟米、黑黍的踪迹。

  单独每处的数量都不大,一般就三五株,很少超过十株。

  但它们散布极广,山林中、田间地头、村内村旁都有出现。

  进入五六月,大武中庭和西荒国也异种大爆发。

  六七月时,北漠国也有多处地方发现异种。

  再之后异种粮食已经成为普通百姓老农都知晓的过气旧闻。

  刚开始时,察觉异种消息的各大地方豪门和宗派都大为惊喜,纷纷派出人手搜缴。

  其中不乏火并、灭口,只为抢夺异种,封锁消息,独占好处。

  可到了第二年,这些豪门与宗派都有点傻眼了:这异种粮食怎么又冒出来这么多,好像谁手里都有不少?

  不少地方还有传言,说异种粮食不挑地,多弄点淤泥腐土肥料,扔下去就可以长。

  无意发现几株,只需悄悄采摘下来,几十上百粒就够做种。

  就那么一小袋,随便一藏,谁能知道自己手里有异种。

  再找个荒郊野外,弄上足够肥料,任由起自然生长,成熟时再去收一批,基本不会遭遇风险。

  更让宗派豪门蛋疼的是,这流言居然是真的。

  这些异种粮食除了相当消耗肥料,对其他的要求都不高,完全可以野生散养。

  那么问题来了——要怎么杜绝人们在野地里偷偷散养异种粮食?

  换成上一世的现代社会,无人机升空,沿着道路扫过去,什么都一览无余。

  而在这个世界地广人稀,很多地方几十上百里都渺无人烟。

  荒野里最强大的不是人类,而是诡物妖魔。

  真有傻叉自觉实力超群,就在野外横冲直撞,迟早把自己送进妖诡口里当点心。

  也就武宗基本安全无忧,六转高手也比较安全,能胜任“野外无人机”的工作。

  可这种高手人数极少,地位就没低的。

  换成上一世,就是让美国州长(武宗)和shi长(六转武夫)们冒着被导弹袭击的危险,亲自开飞机,完成本地区地图测绘工作。

  那不特么白当官了!

  无法杜绝野外散养,就无法垄断,起码同行和对手那里都不会缺。

  哪怕是小势力,或独行武夫,也一样可以偷偷种点自己食用。

  唯一受到限制的只有城镇里的普通百姓,偏僻点的村都没办法,因为没谁能长期搜寻野外的荒山丛林。

  即便如此,也没谁想便宜百姓。

  大多数宗派、豪门都宣布了自己的规矩,要求发现异种要上报,严禁私种。

  可千人千面,农民也一样。

  里面有老实巴交的,也有狡猾机灵的,更有饿得想吃人的——这种还特别多。

  异种粮食扩散的拉锯战,就在一小撮统治阶级与广大底层人民间展开了。

  但异种粮食吃多了,哪怕只练点不入流的武学,一样可能成为入门武夫。

  顾恪路边摊出摊时,交易出去最多的就是黑煞掌和推山掌。

  只要不提这些武学来自他,就可随意传授。

  它们入门基础与上辈子学广播体操的难度差不多,关键是要持之以恒地练。

  而这里的底层人啥都没有,就是干活的时间最多。

  这两种外炼武学披着“种地秘传手艺”的皮,传播极广。

  当然,武学传播终究更费时费力,比起四处扔种子又慢得多。

  但随着吃上异种粮食和练武之人数量变多,这种扩散趋势就会指数性增长,且越来越快。

  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就是大势,人数极少的宗派豪门完全无法阻拦。

  ……

  时光悠悠,转眼间已是大武五百一十年正月初一。

  隐没虚空中的玉龙山谷中终于有了动静。

  玉龙峰在这十年间,一点点从三百多丈变成千丈高峰,占地面积却没怎么改变。

  原本矮墩墩,有点圆的它像是被拉长成了一把宝剑,竖立谷中。

  峰上数条小溪水量大涨,从最高处曲折层叠,一级级落下,形成了大小形态各异的数十处瀑布。

  瀑布如片片白色匹练,挂在玉龙峰上,扬起细密水雾,在阳光下折射出大小不一的微小彩虹。

  原本苍凉孤寂的玉龙峰也多了几分灵动鲜活,恍如仙山。

  玉龙山谷的地形倒没怎么变,但数条溪水在峰底合流,于谷中平地和丘陵间形成了一条蜿蜒河流,沿途更是多出不少清澈小湖池塘。

  水边草木丰美,郁郁葱葱,被积雪遮去部分。

  但也有杂草长达丈许,不少灌木和小乔木赫然有数丈高。

  大雪之下,它们露出点点绿与褐,傲立其中,不见丝毫萧瑟干枯之态。

  玉龙峰地底密室中,赵光天那所谓的武神之躯已被血丹彻底吸收转化,成了一颗直径一丈的半透明淡红晶球。

  无数条明暗闪烁的红色晶线从虚空中探出,接驳在晶球上。

  它们从虚空中吸收能量,注入几乎耗空的晶球内存储,用于维持如今的山谷运转。

  随着自动升级完成,十年来一直闪耀着金光,悬浮峰腰的系统建筑和仙田终于缓缓落下。

  一声若有似无的轰隆声中,整个山谷重新进入了日常状态。

  而东南西北四处卧房内依旧一片安静,顾恪和众女并未立刻醒来。

  直到遥远东边的天际露出一丝白色,顾恪缓缓睁开双眼。

  伸了个懒腰,隐隐觉得今日的自己身心舒畅。

  他也没太在意,按照习惯,起身打开卧房门。

  放眼看去便不由一愣,旋即喃喃:“等等,玉龙峰有这么高吗?”

  以往山谷的环形崖壁略高于祖陵殿,此刻他看到的却是崖壁外,即是玉龙山谷外的大片荒野。

  下意识将神念放出,瞬间发现……嗯,还真是玉龙峰长高了。

  之前小茅屋所在的山腰离地大概一百五十丈,此刻足有五百丈。

  嗯,这很正常……才怪!

  神念扫过,确定其他人并无异常,有些还在睡,有些已经醒来,正在起床。

  近在咫尺的仙田里,与昨天却是两个模样。

  一号仙田里各种草藤灌木,葱姜蒜又高又大,开花结果比比皆是。

  无人打理收割,乍看去一片奇形怪状,五彩斑斓,连地面都被遮得看不到了。

  二号仙田里,最后种下的一半紫麦一半胭脂稻都长得密密麻麻。

  高达丈许的深紫麦秆上数十串麦粒大如葡萄,黎明的黑暗里也散发出莹莹紫光。

  差不多高的稻秆上也一样,硕大的稻谷殷红如血,仿如玉石。

  三号仙田的紫竹林,最高那批超过了十丈。

  山风吹拂下,竹叶微动,相互摩擦,发出若有似无的叮叮声,如同远处传来的串串风铃声。

  四号仙田里的乔木果树中有十来颗异常高大,几乎都长到了二三十丈,应该是最早种下的那批。

  它们下方是十来丈到几丈高的稍小同类,显然是果实掉落后,原地发芽生根的“后辈子孙”。

  再往下才是喜欢在林下生长的灌木和草类,同样郁郁葱葱,密密麻麻,土地都被遮得不见了踪迹。

  顾恪闪身来到自己卧房外的石台边,不远处有个更明显的变动,那就是——小茅屋。

  此刻小茅屋所在的石台,比卧房石台低了差不多十丈,而昨夜他送众人回房时,两者相差也就一丈左右。

  十丈的落差由一面略倾斜的石墙补上,全青黑石质,浑然一体,毫无缝隙。

  看着它,仿佛面对着一面魔幻片里电脑做出来的石头城墙,相当不科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