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25章秦李首见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升级成洞府后,顾恪醒来这短短一年多时间,无相真经已暴涨到300+级,体质接近5000。

  实力增长速度超出所有人想像,包括他自己。

  有诸多特性加持,还有神念感知入微,能够轻易预判对手动作。

  小满身为武宗,打闹时都难逃他的五指山,一抓一个准。

  遇上普通武宗不说一拳一个,三五拳一个还是有可能做到的。

  所以无相真经才是他最强大的武学,黑煞掌之类只是让他掌握发力技巧,打人更准更狠罢了。

  况且无相真经的威能远不止与此,战斗只是顺带。

  他现在的神念半径超过三十里,而玉龙山谷这个洞府南北最宽才三十多里,东西五十里。

  只要在玉龙峰,神念就能覆盖整个山谷,甚至溢出一部分到洞府之外。

  身为洞府所有者,他的神念可自由通过无形屏障,其他人和诡物妖魔的精神意念却是不行。

  更模糊的大范围感知,已外扩到两千多里外。

  这对顾恪来说,倒算不上什么惊喜。

  换成上一世的普通人,拿个好些的望远镜,也能看见周围几十里的景色。

  又有几人有兴趣,天天拿着望远镜反复看那些景色的。

  偷窥癖就算了,要知道玉龙山谷位于西荒国的西边高原,数千里内渺无人烟。

  这里没有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

  真要看,山谷里还大小三个美人肉眼可观,哪儿用得着费力去外界感知。

  外界再壮丽迷人的自然景色,看多了也就那么回事。

  新鲜劲过了后,他只隔三差五朝外查探一段距离,将模糊感知所得记录在文典里,作为备份地图存档。

  ……

  顾恪几人悠闲度日时,数万里之外的大武中庭,京西南路李家沟旧址处。

  秦大小姐注视着那个已有数千人的村落片刻,抬起左手看了看。

  衣袖滑开些许,露出手腕上一条数十个金纹紫色铜钱扎成的手链,其中一枚金纹颇多者正闪耀着淡淡金芒。

  “那个李秀儿应该就在这附近。”她垂下衣袖:“走吧,去看看这位据说天资人品皆是上佳的太平寨大寨主。”

  随着她的话语声,两匹夏马拉动被青布包裹的紫竹车,靠近了村口。

  门口守卫本想阻拦,结果拉车的菊琴双手比出了一个双手交握手势,口中低声到:“神农庇佑,天下太平。”

  守卫看见薄纱斗笠遮面,身体也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众人,心中莫名产生一种敬畏又亲切的感受。

  不由得微微躬身,还以同样的手势:“紫麦丰登,家有盈余。诸位远来太平寨有何事?”

  菊琴:“我家主人受人所托,有要事与李秀儿相商。”

  听见这人直呼大寨主名字,守卫一怔,张嘴就想大喝,但车上秦大小姐的视线扫来。

  他陡然身体一沉,仿佛被无形枷锁束缚般,无法出声。

  旋即,秦大小姐垂下眼帘,无形束缚消失。

  这守卫再不敢开口喝斥,连忙拱手一礼:“诸位请稍等,待我通传一声……可好?”

  最后那句询问,却是他说完后下意识加上去的。

  菊琴颔首:“如此便可,但还请与我们找处清净之地,稍事歇息。”

  守卫连连点头,招手叫来旁边另一个同伴,让他带秦大小姐她们到村口附近的一处凉亭歇脚,也方便他们监视。

  然后守卫匆匆而去。

  顷刻工夫,一个身高接近六尺,手握长棍,身着青布麻衣,脚踏草鞋的大汉大步而来,身后还跟着差不多打扮的四人,看着就气势汹汹。

  可随着这五人离村口凉亭越近,脚步就越小,动作也轻柔了起来。

  到了凉亭数丈外时,他们心中也与那守卫般升起亲切敬畏感,片刻前警惕与怒火烟消云散,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秦大小姐放下手中的紫竹茶杯,对那大汉微微颔首示意:“你,进来回话。”

  大汉脚步比脑子还快,几步走到凉亭口:“在下太平寨二寨主夏铁牛。敢问尊驾,找我家大寨主有何事?”

  秦大小姐素手从拢着的袖口中探出,两指间捏着一枚半个巴掌大小的厚重金纹紫色铜钱:“受某位所托,特来转交此物与李秀儿。”

  夏铁牛双眼和精神几乎不由自主地集中到这枚金纹紫色铜钱上。

  不用思考,他就知刚才那种亲切敬畏感原是针对此物,似乎它本身还与自己有一丝联系。

  秦大小姐却并未让他多看,又将这枚铜钱收回袖中:“好了,带路吧。”

  夏铁牛清醒过来,扭头看向身后四人。

  其中一个五官与他有几分相似,但矮了大半个头的汉子低声到:“哥,这东西似乎与……神农爷爷有些关系。”

  听这一说,夏铁牛终于恍然,明白自己为什么总觉这铜钱莫名亲切了。

  再一想秦大小姐所言,他心中一动,连忙伸手引路:“请,几位这边请。”

  两刻钟后,在太平镇议事厅中坐了片刻的秦大小姐她们终于见到一个纤瘦少女踏进厅门,正是太平寨大寨主李秀儿。

  李秀儿年满二十,一张瓜子小脸,细眉细眼,鼻子小巧挺翘,嘴唇薄而小。

  这小家碧玉的秀气长相,说不上多漂亮,但给人感觉却很舒服。

  身高也还差寸许才到五尺,青色麻衣穿在身上感觉都有些空荡荡轻飘飘。

  窄袖挽起到小臂居中处,露出瓷白的手掌和半截小臂。

  下身麻裤同样挽起两圈到脚踝上方,草鞋和脚上有淡淡水渍和些许泥土。

  秦大小姐只是一眼,便觉这模样很熟悉:嗯,与顾恪他们下田干活回来时差不多。

  李秀儿的血气波动沉静内敛,并不引人注意,却瞒不过武尊的秦大小姐。

  十来年时光,如今的李秀儿赫然已是二轮六转实力,且接近圆满,才能控制血气内敛到这种地步。

  即便以秦大小姐的眼光,也不得不在心里说一声“天资上佳,修炼专注”。

  李秀儿进来,几乎第一时间就与秦大小姐视线对上,顿时感觉浑身一热,一股无形却炽烈的气息扫过,将自己“看”了个遍。

  她不由得皱眉,身体摆出推山掌的起手式戒备:“阁下这是何意?”

  这种用血气扫视他人身体的行为,是极其不礼貌的,类似现代社会陌生人上来就扒开衣领,朝里猛瞅。

  对方不立刻动手还以颜色,八成是打不过。

  秦大小姐不以为意,自己不过是对顾恪着重提到的这小女孩比较好奇。

谷</span>  况且他也说了,这李秀儿算是他晚辈,那秦大小姐自然也是她的长辈了。

  同为女性,长辈检查下晚辈的武学进度是很正常的事,不算失礼。

  抬手一招,提起戒备的李秀儿毫无反抗之力,整个人被拉到身前。

  取出那枚厚重的紫色金纹铜钱,秦大小姐开口到:“有人托我带此物与你,收下它,你便知一切。”

  李秀儿却已听不到她的话了。

  她的双眼紧紧注视着那枚紫色铜钱,下意识地伸出双手。

  秦大小姐手一落,手指松开,铜钱就到了李秀儿掌中。

  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回荡:“十年练武,十年劳作,从无懈怠,初心不改,大善!”

  与此同时,这枚铜钱的作用灌注进她意识中。

  李秀儿看清后,不由得浑身战栗,讷讷不能言。

  这枚铜钱自然就是李家沟遗孤凝聚的因果钱,但它不是普通的因果钱,而是十枚融合为一枚的当十大钱。

  使用它后,可指定为一百人进行一项系统技能、武学灌顶。

  当它在顾恪手中时,选择哪一项灌顶会由他决定。

  把当十大钱具现,并交给李秀儿后,她可自行决定灌顶哪一项,何时灌顶,乃至灌顶的表现形式。

  否则他随时能从李秀儿众人的祈祷中,得知他们所需何物,哪须如此费事。

  因此,这其实是给李秀儿的“作秀道具”,谁让她看着最顺眼呢。

  十来年发展,太平寨的人多了起来,人心却也更复杂了。

  即便一两千人寨子的小社会,诸多问题仍然混合了社会、经济、政治因素。

  实际问题真是林林种种,让人头疼,又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现代社会知识爆炸,获取方便,大多数人也没能力管理好十几个人的小组。

  遑论这里还是诡物妖魔横行,武力泛滥的古代世界。

  李秀儿终究只是普通山村出身的孩子,天赋再好也没有专业知识去解决这些问题。

  所以,顾恪让秦大小姐有空就来一趟,指点下李秀儿。

  身为贴身侍女,梅兰竹菊原本就要协助大小姐,掌握烈阳宗数百上千人的分工协作的。

  她们学习里知识里,便有宗派管理的内容,比重还不小。

  可惜秦大小姐还没成年实际掌权,就被赵恒坑得了,梅兰竹菊学的这些本事迄今也未有用武之地。

  当然,以后应该有了。

  顾恪在那枚当十大钱里的“留言”,交代李秀儿秦大小姐是可信之人,有困难可向她请教。

  作为神农的忠实粉丝,李秀儿并不怀疑这点。

  除了那枚当十大钱以外,秦大小姐那条手链同样不凡。

  它是顾恪以数十枚不同地方凝聚的因果钱,编制而成,赠与并绑定了她。

  它最简单的作用,就是让信仰神农的人们有所感应。

  某种意义上,持有它就拥有了一些神农的“权柄”。

  真心感激他的人,就不会对秦大小姐不利。

  接下来的日子,秦大小姐九人并未引起什么动静,悄然消失。

  李秀儿瞒中绝大多数人,将她们送去了几十里外的小山谷中隐居。

  主要是秦大小姐她们名义上,还属于被发配去看守祖陵的人。

  一旦被发现在外界露面,麻烦不小。

  秦大小姐她们不怕这个,但小小的太平寨无疑扛不住大武皇室。

  即便太平寨最近几年,已是京西南路小有名气的“野寨”也一样。

  所谓野寨,就是处于野外,官府难以管辖约束的村寨。

  十来年间随着天下纷乱渐起,野寨四立。

  像太平寨这类不怎么惹事,人数也不多,只是结寨自保。

  数百里之外的县衙根本懒得管,也没精力管。

  原本拥有李家沟土地的豪绅倒是派过人来收租,自是被轰了回去。

  不死心下,豪绅又派来了家丁,还有几个一二转实力的护院,想来个武力收缴。

  这次太平寨没客气,家丁护院统统打成个半死再扔出来。

  夏铁牛更是语带威胁,说有下次,那豪绅家就可以换个远方亲戚当家了。

  豪绅骑虎难下,干脆找到了县衙。

  县太爷收了好处,最后只是轻飘飘一句——万事和为贵,大家都别太过分。不过,如今农民求生也是不易,暂且免太平寨十年租子罢。

  豪绅一听,便知县衙不会派人剿灭太平寨,最多做个中人,让两方和解,保豪绅家宅无事。

  十年为期,豪绅有实力了随时可以翻脸。

  没实力?那别说十年后,一辈子都别想着从太平寨那片地域收租。

  事实上,县太爷也非什么体恤农民,宽宏大度,实是诡物妖魔日渐猖獗,不听话的流民村寨也遍地开花。

  对付一个太平寨不难,但这几百里方圆上百个野村野寨也都如此照办?

  别开玩笑了,别说县衙没这实力,即便有也不会大动干戈。

  惹急了的农民把粮食一收,就进荒野山林中,或者干脆拉起大旗,直接开干。

  而一般有勇气开干的,八成都是一村寨凶悍的刁民,入门武夫比比皆是,生存能力极强,打不赢就朝山里水里一钻。

  这里又没有监控和照片,几个月后再换个地方出来,鬼才知道这些人原来干过什么。

  更严重的是此类情形并非京西南路独有,大武一庭四国不少偏远之地都是如此。

  受不了苛捐杂税,贪官污吏的底层农民、山民、渔民都开始采用各种方式,来摆脱所受的压迫。

  以前不反抗,那是没能力,也离不开土地。

  如今异种粮食在偏远地区已经泛滥,山上水里,犄角旮旯都有。

  像李秀儿带领的几十个李家沟遗孤,每年都会分成几队,四下撒播种子和武学,十多年从未停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