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81章人才库,三月三山歌节
 
  另一方面,大武武学以血气为基,再通过血气流转,先滋养再影响最后控制五脏六腑、肌肉、神经。

  只要循序渐进,成就二轮五六转,即便被捅穿内脏,包括心脏这种要害,也有机会活下来,甚至恢复如初。

  这保命效果比顾恪上一世小说里的内力强得多。

  当然敌人在捅穿之后,是否加大力度,破坏更大部分的内脏,摧毁血窍和脉轮,那是另一个问题。

  单说内脏缺失不大的伤害,二轮武夫确有活下来的可能。

  真正致命的伤势,还得是大脑受创——脑袋损坏,别说二轮武夫,三轮的武尊都得死。

  所以,大武武夫的生命力远超顾恪前世认知。

  不光如此,大武武学走到武圣,其实际战力和神奇也很夸张。

  武尊寿数二百以上,武圣寿数四百不止,这怎么看也不是一般练武该有的效果。

  但武夫实力越强,血气越旺盛,对身体神经的控制力更强,其中就包括身体衰老的速度。

  这也是顾恪怀疑第三轮的唤醒本我,是“打破基因锁”之类的玩意儿,像是从身体最底层改变人体,所能达到的效果。

  在实际战斗中,武夫也可以利用血气,达成各种效果。

  如烈阳真经的刚猛炽烈,葵花真经的阴柔尖锐,具体能做到什么程度,还看修炼者本身水平。

  总体而言,血气脉轮的修炼看似粗放,实则由浅入深,练到精深处并不比武侠玄幻小说里差。

  若非大武武夫面对是妖诡这种带着玄幻色彩的玩意儿,稍微正常那么点的对手,他们早就不知虐死它们多少遍了。

  这其中还有另一个问题,便是大武似乎没有超品武学。

  烈阳真经不过上品,就已是大武最顶级的武学之一。

  而涉及唤醒本我,晋升武圣,再前往更高层次的武神,大武武学里很少涉及。

  否则以大武亿万人口,数百年下来怎么可能就赵光天一个公认的武圣,及数十名武尊。

  他们若有超品武学,那就该是一个武神,加数十名武圣才对。

  为此顾恪反复钻研过三门超品武学里,讲述武尊→武圣→武神的晋升过程。

  前后呼应,对照统一,并无矛盾之处,足以证明它们是很成熟的武学,并非强行拼凑而成。

  也就是说,大武的武学体系本该如此,但不知为何缺少了后续这块。

  难道是赵光天动了手脚?他脑中浮现过这个念头,又瞬间抛开。

  以赵光天能修炼到武圣的天资,真有一本超品武学,想自己推导出烈阳真经的后续并非太难。

  能练到武圣的人,既需要运气,本身天资要求也是亿万人中最顶尖者。

  有路可走,码风险不会比从无到有,走邪门歪道更大,更没必要苦熬数百年。

  赵光天自己都没有的,谈何动手脚。

  难道是大武武学发展的时间不够,还没人将其推导到武神这个层次?

  这种可能性还真不小。

  武学也是一门学问,学问是需要时间积累,再由某个人在关键时刻推动一把的。

  大武或许就是缺了推动武学发展,真正进入武圣、武神时代的绝顶天才。

  现在这个问题应该不复存在了,拿到超品武学的秦大小姐完全能胜任。

  一旦大武批量出现武圣,再加上秦大小姐这个“准”武神,诡物群就很难再猖狂。

  武尊打武宗是小菜一碟,那武圣打武尊也差不多。

  一旦把武尊、武圣的对手换成黑白诡,结果就会像柏素清在千泉城般,一个大招过去,数百诡物就没了。

  以武尊、武圣的血气量,还有对血气的精准控制,少这几百,多则上千掌,那都不是个事儿。

  诡物群集合起来就会团灭,分散开来对城镇的威胁又会变小,届时就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要不被武圣武尊范围技横扫,要不被武宗和二轮高手小刀割肉,结果只能是死的快慢不同。

  那,是否该让大小姐去“指点”一下大武现在的武宗武尊呢?顾恪思虑片刻,否决了这个想法。

  首先,形势还没急到那个程度。

  一庭四国的武尊不是皇室大供奉,就是各国国主和其家族长老,武宗大多是千里方圆的掌权者,也算位高权重。

  哪一个不是血腥厮杀,奸谋诡计里活过来的。

  秦大小姐眼巴巴地给他们送去,太容易引起他们怀疑。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说法可不是顾恪上辈子独有。

  心中存疑,这些人的修炼怕是不会太快。

  那顾恪凭甚辛苦大小姐,去便宜他们?

  他的“人才库”的第一档里,李秀儿天资上佳,已是武宗,妥妥的“嫡系”。

  还有镇山关守将雷坤新晋武宗,对神农诚心,对百姓兵卒相当不错。

  差一些的第二档里,李秀儿她弟李狗儿也二轮六转了,托他姐的福,晋升武宗便在几年内。

  小满家还躲着好几个二轮五六转,王小麦一家也差不多,人口众多的凉山寨里更是有十来个二轮六转,随时可能晋升武宗的诚心者。

  给他们三五年时间,这第二档的人就能成长起来。

  别忘了他们大多是修炼五大特性武学入的门,根基扎实,多个特性在身。

  晋升武宗后,他们一人打两三个武宗都不奇怪。

  再差些的第三档,像千泉城守将魏忠德、巡察使韩虎臣这样的,最近两年的行为做事也有不少改观,提供的魂源也不少。

  顾恪何必选那些对百姓苛刻,对神农、天工毫无感激的“大人物”?

  而且这不是偏心或者仇富。

  诚心者提供魂源,积累够了就能凝聚出因果钱,受到赐福。

  在这个一来一回的过程中,双方的因果并非“结算后清除”,而是进一步加深。

  诚心者死亡,顾恪收到的魂源就会永久性地减少一个来源。

  而顾恪出了事,诚心者还能不能拿到赐福都是个问题。

  双方在实质上形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相比之下,那些因为各种原因不诚心的大人物,永远站在安全距离外。

  祸福无门,惟人自选。

  没有因果,那终究是局外人。

  ……

  在顾恪沉迷武学,无法自拔时,萨兰珠却正带着小满……享受洞府版vr。

  起因是凉山寨那里的图腾柱,距离完全蜕变成洞府之基的日子越来越近。

  身为洞府之灵,萨兰珠可以轻易感受到它的状态,并且使用某些小功能。

  通过图腾柱,以神念查看凉山寨的情形,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功能像是“被动接收”的雷达,并不需要额外花费魂源,对外界格外好奇的她没事就会看看。

  与她“厮杀”不断的小满自是察觉到她举止的异常,追问之下才知有这种好玩的事。

  她和小萍儿只在很早前,出摊去过一次凉山寨。

  听顾恪说过几次,那边发展得极快,总寨分寨加起来寨民已有一两万。

  在那一带的南野大山中,妥妥的“超级大寨”。

  于是小满拉上小萍儿,姐妹仨一起围观凉山寨的一切。

  萨兰珠身为府灵,对洞府这个“身体”的细微操控力比顾恪还强。

  连通“后备”洞府的核心,将那边的画面同步投影过来,伸手放到两小头上,轻易就与主动降低戒备的两小意识链接在一处。

  控制参观行动的还是萨兰珠,而三女意识相连,两小念头一动,便能让视角做出相应的移动。

  但不过片刻工夫,小满就被剥夺了指手画脚的权利。

  因为这家伙实在太没耐性,才看了几眼凉山寨姑娘的衣物,又发现更有趣的烤虫子,再瞅到小屁孩的竹子蛇玩具。

  照她的念头移动的视角,三人面前的画面就在疯狂转向,疯狂切换,跟门外汉手提式摄影的感觉差不多。

  意识虽不会有头晕想吐的生理反应,但感觉同样恶劣。

  小萍儿难得地没有惯着小满,和萨兰珠一起剥夺了这个视角多动症患者的控制权。

  三人终于能比较平稳地关注凉山寨的主街。

  位于山中,主街有点狭窄,街面上人头涌涌,两边街沿上则有着不少小摊贩。

  其中大半是妇女,以及一部分老年男性,青壮的数量不到两成。

  凉山寨极度重视异种作物种植,武风盛行,大多数壮劳力都在家干活练武,摆摊这种活都会尽量交给体力较弱者。

  妇女售卖的货物以麻布、刺绣居多,这是最吸引小满的东西。

  三人先就从一个最漂亮的刺绣摊看起。

  被否决了“跳跳虫式”参观的小满一点都不生气,与小萍儿在意识里飞快地交流着:“这刺绣的颜色好鲜艳……”

  “这大胖孩子还光着屁屁,咦,有小雀雀,这是求子刺绣吧?”

  “这虎头鞋面好看……”

  不光嘀咕,她还想上手摸,这自然是不行的。

  非要形容一下,她们此刻就像是戴着Vr眼镜看风景,所见仅是视觉效果,身体压根不在“画面”里。

  但不光小满如此,小萍儿也下意识想去触摸这些精美的刺绣。

  与针线活上只是得过且过的小满不同,她是真正懂行的人。

  看着这刺绣,甚至能从中推测出某些针脚是用了天罗手里的哪几种手法做出来的。

  做这刺绣的妇女天罗手等级远不如小萍儿高,但其使用与刺绣手法有效组合,透露出一种迥异东海刺绣的风格。

  在小萍儿眼中,这种未曾接触过的刺绣手法和风格,就是最让她着迷的地方。

  萨兰珠最宠照顾自己多年的小萍儿,于是任由她调整视角,细细观察。

  小满跟着看了两盏茶,终于憋不住了:“还有其它东西要看呢。”

  小萍儿被惊醒过来:“也对,这里刺绣很多,其它的也该看看。”

  Г(⊙︿⊙)⺄小满:“怎么可能一直看刺绣,那太无聊了啊啊啊~”������

  结果……没用,萨兰珠自是优先照顾小萍儿。

  不过终究给小满开了个小口子,适当放大了视野,让她可以看到几个摊位内的东西。

  三女久未享受过逛街的乐趣,如今哪怕只是看看,倒也心情大畅。

  本来嘛,逛街买东西从来就不是重点,看才是。

  不能上手这点缺憾,迟早也能随着洞府之基成型而解决,大可期待一下。

  只是顾恪感觉有些奇怪,似乎小满最近玩闹的时间都少了许多。

  神念感受了下,发现她们三人躺一块儿在河边晒太阳,也就没太在意。

  在洞府里,他会让自身神念保持休眠状态。

  否则就像上一世那个笑话般,某死宅知道自己的偶像女神居然也要上厕所时,信仰都崩溃了。

  顾恪虽不会如此夸张,但不愿自虐。

  要知道文典特性晋升文思泉涌,原本博闻强记的效果不但没消失,反而更强。

  他一旦记住某些画面,那是想忘都难,以后的日子就难受了。

  三月的凉山寨,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播种节。

  哪怕异种粮食的生长已经脱离了很大部分的农历节气,却不影响凉山寨举行这个堪比春节的节日。

  春节是旧年的终末,也是新年的起始。

  而播种节则代表着农作物播种,是对今年丰收的期待,以及……新生命的播种机会。

  在南野国,三月三是播种节,也有叫山歌节、女儿节等等等等。

  从这一天开始,南野国各处村寨会陆续举行祭山、祈福、赶场舞、山歌会等活动。

  总之就是先拜神祈福,再男女照面,寻找意中人。

  像熊大熊二那种谋而后动,看准目标再下手的行为,实在太耗费时间。

  大多数山里家庭平日都要为粮食生活奔忙劳作,可没法花那么多时间去走村串寨。

  三月三这种大型节日,正好借助各种正式祭拜的活动,让大批适龄男女云集一处,来个古代版的“相亲大会”。

  小萍儿老家在北漠国,三月三是青苗节,却没有相亲大会这种习俗。

  小满老家在西荒国,只有部分地区会搞这个。

  熊家村一代因祖上大多来自山外村镇的流民,风俗与山外更接近,同样没这种风俗。

  萨兰珠老家就不用提了,三月三的极北外域很多地方雪都还没化。

  这时候让年轻男女勾勾搭搭,还不直接在野外冻僵一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