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82章vr教学,认真又努力
 
  之后的夜里,三人回西卧房睡觉。

  萨兰珠没有如往常那般和小满打打闹闹,而是把小萍儿也拉来,并排躺在了小满的大榻上。

  这家伙最皮,因此顾恪专门用铁木给她做了个又大又结实的木榻——三人并排躺上,还能空出一小半的那种。

  萨兰珠几下把被子拉上,一手一个放她们脑袋上:“嘿嘿,原来他们晚上还有活动呢,今天带你们去看看。”

  两小一听,顿时来了兴致,连声说好。

  片刻后三人到了凉山寨。

  此刻与白天那种热闹又不一样,寨外一处山谷凹地内,升起了堆堆篝火。

  一群群年轻男女在那里唱跳着,还有不少人躲在周围山坡上,草丛中,凑得极近。

  萨兰珠先把观察点落在篝火旁,让两小欣赏南野村寨的传统歌舞。

  阵阵歌声传来:“新月新生月儿似银钩,钩住嫦娥在里头,嫦娥也被勾住了,不愁冤家不上钩,暖圆日子在後头……”

  “吃樱桃日落西山影弗高,姐担子竹榜打樱桃,郎君来吃樱桃……”

  “姐儿笃痒无药医。跑到东边跑到西……”

  听了这几句,小萍儿顿时惊住。

  好一阵后,她才在意识有些结巴地发问:“这这这,这都唱得是甚?”

  萨兰珠笑而不语。

  小满却听得起劲,还顺口回答了这个问题:“拉山歌吧。我听大哥二哥他们说过,有些村寨春季到来时,就会让没娶婆娘没嫁人的小年轻凑一块儿唱歌跳舞,看对眼就娶回家去,很常见的。”

  小萍儿一听,也怀疑是自己大惊小怪了。

  北漠国没这个,但南野国和西荒国有并不奇怪。

  但,这对小萍儿的冲击还是太强烈了些。

  看了一阵歌舞,她就催促萨兰珠换地方。

  萨兰珠心中暗笑,瞬间转移了观察目标,落进了山坡上的草丛中,入眼就见少男少女紧紧贴在一块。

  小萍儿愣了下,突然想起刚才那些山歌唱的内容,顿时大窘。

  强行将意识退出了连接,在榻上的她猛地睁开眼坐起。

  双手捂着脸,将头埋在膝盖上,羞得不行。

  在那里自我尴尬了好一阵,她才发现身旁的萨满二人组没动静。

  视线一扫,赫然发现这两个家伙居然还闭着眼。

  显然她退出的行为并没有阻止她们津津有味的围观。

  小萍儿伸手,就想把这两个家伙抽醒,但手伸到一半就顿住。

  这俩货会不好意思么?估计……不太可能。

  想到顾恪时常说,人可以有自己的爱好,于他人无损,于自己无害,那便不算甚坏事。

  所以,围观别人相亲是坏事么?显然不是。

  那小萍儿自不能命令萨满两人跟她一样不去看。

  就像小满不爱织布刺绣,却不会干涉她喜欢织布刺绣一样。

  收回手,小萍儿双手报膝,坐在那里怔怔走神。

  脑子里一团乱麻,有刚才听见的山歌,见到年少男女们的笑容与对舞,还有搂在一块儿的两人……哎呀!不能想,不能想。

  不知不觉间,她一张小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还时不时双手捂脸摇头。

  ……

  顾恪并不知道自己的府灵居然带着俩小雇工去看“vr小电影”去了。

  有了文思泉涌,他已沉迷分析武学,准备成为一代武学大师——注:理论上的。

  他也没有窥私癖,不会时刻盯着自家那三个家伙在干甚。

  整个三月的日子里,他只是觉得两小变得有些奇怪。

  萨兰珠似乎预料到他的疑惑,私下告诉他,两小年龄不小了,应该科普些生理常识。

  想到小萍儿第一次来天葵时,差点自己吓哭自己的模样,顾恪了然。

  至于萨兰珠科普什么的,无非就是他随手记录在文典里的一些女性生理知识,最多加点带色小笑话?

  开始时让两小产生尴尬和羞涩,不足为奇。

  上辈子网络时代前,给中学时的他上生理卫生课,那女老师都不好意思,直接让大家自学。

  当时台下有好不少男生笑出声,还有抖机灵的喊“老师,这个我们想学”。

  女老师当时的面部表情,满满的尴尬满溢,还有点手足无措。

  而大武这个古代社会,因尚武、求生,不会要求女性必须包裹得严实,更没有裹小脚这种陋习。

  但,并不代表未婚女性间能随意讨论此类事。

  再说顾恪自己也不方便去详细讲解。

  不是他脸皮薄,而是小萍儿会尴尬到手足无措。

  以往他只侧面提醒,如小满的半杯就是这样来的。

  萨兰珠也是女性,既然愿意接过这个重任,还与小萍儿天天睡一个榻,讲解起来也方便很多。

  因此顾恪只说了句“要循序渐进,不要一下讲太多”,就将这事抛在脑后。

  而在三女这边,小萍儿从第一次后,只参与白天的“逛街”,再不去围观那“晚场直播”。

  萨满二人组却是每晚不拉,到处免费围观。

  好在她们也知分寸,没跟小萍儿谈论晚场直播里的情况,一切相安无事。

  只是小萍儿每日早起时,经常见这两个家伙搂在一块儿。

  这并不奇怪。

  萨兰珠还是二傻子时,小满一般都是抱着小萍儿睡的。

  现在三人凑一块儿,自是抱到哪个算哪个。

  这日早晨小萍儿才起来,就听见旁边响起小满的声音:“老顾~~~不是那里啦……”

  乍听像是小满日常撒娇的声音,但很快又是一声:“轻点,轻一点……”

  小萍儿就觉得这腔调怪怪的,似乎多了股怪味儿。

  这不太像小满撒娇,倒更像萨兰珠偶尔拿腔拿调的那种怪异嗓音,俗称——嗲。

  不过每次萨兰珠用这很嗲的嗓音,就会被顾恪瞪一眼,让她好好说话,或者说人话,感觉不怎么讨喜的亚子。

  正想去叫醒小满,就见萨兰珠睁开了眼,打了个哈欠。

  扭头与小萍儿说了声早,她只说了声“我来叫她”,放在小满后豚肉上的手就用力一捏。

谷</span>  巨大且圆润的弧线凹陷下去一个掌印,小满猛地睁开眼:“啊!臭阿珠,又偷袭我。”

  说着也不甘示弱,双手还以颜色,口中还不忘开嘲讽:“我就知道你嫉妒我,看你这平的,就跟俩饼子似的。”

  萨兰珠一边挡她的手,一边转移目标:“你家饼子有这么厚,也不怕做不熟?有大肉包子就了不起了,看我不把馅儿都给你掐出来。”

  小满被抓得哈哈大笑,手忙脚乱地抵挡,口中继续攻击:“对,你的饼子夹生,咬都咬不动那种。”

  萨兰珠:“有种!接我一招,穿心龙爪手!”

  小满:“哎呦呦,要肿了,要肿了,你玩真的啊!”

  小萍儿见到眼前一片鸡飞狗跳的情形,脑子里刚才那点怪异感渣都没剩下。

  无奈摇摇头,悄悄起身,溜了溜了。

  这俩家伙疯起来,很可能把她也牵扯进去。

  虽然她的相对体积不大,绝对体积却也不小,揪着还挺疼的。

  小满就不一样了,这家伙最早练武入门,修的就是百柔功。

  即便不动用血气,也能让身体柔韧弹滑,还能弯曲成各种超出正常人极限的姿态。

  配合坚韧和刚体特性,是一等一的挨揍好手,不然柏姐姐抽她也不会用上紫竹条子——皮厚,就是如此牛比。

  几下做好早饭,送去书房那边,正好见到顾恪将柏素清连人带榻放到书房不远处的凉亭中。

  小萍儿靠过去,给榻上的柏素清整理了下衣角,再将碧麻薄被给她搭到胸前位置。

  这是柏姐姐小憩时最习惯的姿态。

  哪怕薄被的保暖效果对她没甚意义,但她就是喜欢在身上搭那么点东西。

  “柏姐姐如何了?”小萍儿细声问到。

  顾恪拍拍她的头:“她入定状态更深,心神仍然很稳定,修炼的效果比她自己预期的还会好一些。”

  小萍儿放心了些,但还是问到:“我感觉她的心神波动越来越不明显了,还以为……”

  到这里她没再往下说,总觉不吉利。

  顾恪颔首:“这是正常情况,她入定越深,心神波动越低,这是正常情况,我会随时看着她的。走吧,吃饭去。”

  两人同行,小萍儿还是习惯性地落后半步。

  到了书房,发现萨兰珠和小满还没到,他不由得奇怪:“这两个家伙最近怎么了,吃饭都不积极?”

  小萍儿想到刚才发生的“萨满大战”,不由得轻笑:“才起床又闹起来了呗。”

  顾恪揉揉太阳穴:“这两个家伙不累的吗?好吧,才起床,估计是精神太好了。”

  小萍儿不禁笑得又大声了些:这话还真没毛病。

  总觉得这两个家伙凑一块儿后,每天睡觉都是为了第二天更好地打闹似的。

  最后还是她开口,用血气鼓荡空气,将开饭的消息送到两女耳中。

  一般武宗可以激发血气大喝,声震十里不难,但想这般毫无烟火气地“传音入密”却是不行。

  小萍儿这也是将武尊的控制力,以及葵花血气的阴柔内敛发挥得淋漓尽致。

  顾恪不得不感叹,人有天赋不可怕,可怕的是有天赋还那么认真努力。

  偏偏小萍儿自己却不觉得自己有甚过人之处,在她心目中最天才的人是大小姐和柏姐姐。

  顾恪?他都不是人的,自然不在其列。

  正在想着,嘻嘻哈哈的声音快速由西边接近,然后萨兰珠追杀着小满进来了。

  小满一个乳……呃猪投怀?扑到了他背后:“老顾,快救我,阿珠她要对我屁股下毒手了。”

  顾恪:……好吧,不天才也不努力的人,其实也不错。

  否则这世上光努力,却没足够天赋的人们要怎么活。

  闹腾着吃过早饭,日常查看山下的普通田地,给田里除草、浇水、追肥。

  相比仙田,普通田地日常的活要多不少。

  没有得到顾恪允许的植物压根进不了仙田,因此没有除草的需求,普通田地却是一天不看就杂草疯长。

  仙田内的温度适宜,短时间内气温变化不大,水分的蒸发相对稳定,每种作物的浇水量几乎是固定的。

  普通田地则需要视情况补充,或者排出降雨后多出的水量。

  仙田一般作物生长无需追肥,追了也没仙田“自带肥料”的效果强。

  普通田地对肥力的需求很大,少了会生长不良,影响产量。

  顾恪虽不靠普通田地出产过活,但从外界交易来的最多技艺之一就是种田。

  仙田属于系统开挂的产物,这些农学技艺作用较小,普通田地才方便他亲自上手试验。

  他一直记得那两句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自己不上手做,哪儿来的实践?有什么比自己实践出来的数据,更适合调查分析?

  他实践改进的东西,最终还是要扩散给大武百姓。

  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自然不能糊弄了事,否则就是平白浪费时间和精力。

  真想偷懒,还不如安安心心地看书喝茶逗小满。

  休闲够了,干活就得尽心尽力。

  玩时放不下,工作时又忍不住摸鱼,这种两头不靠的感觉才是最糟糕的。

  带着三女干完了农活,小满跑来,抱着他的手就一顿摇:“老顾,我想要玩具。”

  顾恪习以为常:“要甚玩具?”

  小满:“竹子做的蛇,能动的那种。”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个扭曲游动的动作。

  顾恪想起自己曾经见过的竹节蛇,有些诧异:“就这?”

  小满满脸期待地点头:“就这个。”

  顾恪无语,想想自己滑板雪橇这些早就做过,但好像还真没给这家伙做过太“幼龄”的玩具。

  毕竟最初见到她时,这家伙也有十四岁,看着像上辈子十六七的少女模样。

  再看看一旁的萨兰珠,也是“同款期待”的表情,不由得好笑:得!这不还有个“真-巨婴”呢。

  他也不耽搁,回到山下,取来小柴刀和竹子。

  竹子得选那种尖梢处的细竹,切削成一寸左右,略带菱形的小节,一节节头尾钻孔,穿入细铁条,作为活动关节的轴,尾部在一段小竹条为柄。

  竹节上用刀刻出一圈圈的环形,头部点上两点嫣红颜料,作为蛇眼。

  拿着竹条柄晃动,竹节蛇就蜿蜒扭曲起来,仿佛真的在游动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