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83章风筝,文宗出山
 
  小满哈哈笑着,抱着他就亲了一口,抢过竹节蛇在那里甩来甩去。

  顾恪表情古怪:等等,这家伙甚时候学会亲人了?

  小满与他虽是惯熟,可哪儿学过这些,之前还真没这样干过。

  他的视线不由转到萨兰珠那边,就见她笑嘻嘻地挤挤眼:好吧,肯定是她教的了。

  摇摇头顾恪也没说什么,又不是吃亏,好好受着便是。

  萨兰珠凑过来:“我也要。”

  顾恪看了看小萍儿,正一副浑身不适的表情盯着小满手里的竹节蛇。

  这玩意儿说是玩具,扭动起来还真有点像蛇。

  被它吓哭的小朋友真不少,说是某些人的童年阴影都不为过。

  起码顾恪上辈子就不喜欢这种玩具——当然,他也不喜欢蛇,看着就浑身不舒服。

  “你也要这个?”他不禁问到。

  萨兰珠摇头:“你随便换一个,不一样的就好。”

  随便?那一般就是不能随便了事的意思。顾恪挠头,抬头看了看天:等等,这风和日丽,春日微风的天气……

  他笑了起来:“小满,别玩了,我教你们做新玩具。”

  小满瞬间把竹节蛇揣进胸前,嗖地窜过来:“还有新玩具?”

  他笑着点头:“有啊,而且很简单的。我做一遍,你们就可以自己做更多样式出来。”

  随手长短两根篾片十字交叉,短篾片为横梁,长篾片为脊。

  交叉点等分横梁,脊的比例为头1尾2左右,以线固定交叉点。

  取来一张菱形的纸,菱形四点固定在篾片十字架四点上。

  再给左右两点扎好细长纸条为侧翼,尾部也添加两条作尾翼。

  最后用线连接短篾片两端和十字交叉处,一个最简单的风筝或叫纸鸢就做好了。

  拿出细麻线团,栓在连接短篾片的那条线上,顾恪举起风筝,缓缓跑动。

  神念观察着微风的方向,始终保证风筝在迎风面上。

  不过十数息工夫,这个极简版的纸风筝就飞上了十来丈的空中,悠闲地左右微晃。

  两条侧翼,两条尾翼在风中轻抖着,欢快如同那水中的小鱼儿。

  小满双眼亮了起来,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他身旁,展开紧贴攻势:“老顾,这个看起来好好玩。”

  顾恪早有所料,直接将手里的线团塞给她:“喏,随便玩。”

  他对放风筝这事不算太热衷,也就花小半天时间把一个风筝放到几公里外去,连小黑点都看不见的那种。

  最后嫌收线太费时,索性连放出去的两卷线也不要了,直接剪断闪人。

  这样做其实对放风筝的最大误解。

  风筝的乐趣,很大程度就在想尽办法,让它从地面升起。

  其次是操纵它,在空中进行翻滚移动,如同空中杂技的情景。

  像他那样疯狂放线,连风筝在哪儿都看不见的做法,毫无意义。

  风筝给了小满,他就走到旁边,对已经开始动手的小萍儿和萨兰珠说其它风筝的样式。

  风筝样式极多,极简版为菱形——就是被小满拿去这个,也称板子风筝,民间俗称“屁帘儿”、“二百五”。

  还有接近滑翔翼的类三角形(运动风筝)。

  稍微复杂点的有燕子、蝴蝶、凤凰风筝。

  更壮观的则是串式风筝,有经典的串燕风筝,还有蜈蚣龙头风筝。

  既然小满都玩上二百五、屁帘儿了,小萍儿她们自不会重复,毕竟结构太简单,且毫无难度。

  于是萨兰珠在顾恪的指手画脚下,做了个燕子风筝,还顺手用无名之笔勾了个比较……抽象的燕子图案。

  小萍儿则弄了个鸟形,顾恪给她勾了个老鹰的图案。

  当然这也能勾凤凰图案上去,问题在于他还勾不出来凤凰。

  为免画个凤凰,被小满指着喊母鸡,那还是弄个鹰更靠谱一点。

  起码这个嘴上带勾儿的,就绝不是鸡。

  萨兰珠神念辅助,小萍儿葵花血气精准,两人不过片刻工夫就弄好了各自的风筝。

  拿来细麻线团,趁着中午的微风就升上了天空。

  除了刚开头有些摇摆不定,后面就显得稳稳当当。

  但顾恪却知小萍儿是靠葵花血气感知,调整迎风面。

  这是她的强项,介于正常操作与作弊之间。

  萨兰珠那燕子风筝却做得不怎么合格,有些头重脚轻,老想朝下栽跟头。

  她干脆用神念托着风筝朝上升,纯纯的作弊。

  但小满却不知,只见两人风筝比她那二百五的屁帘儿好看,顿时大急。

  火急火燎地窜到他身旁:“老顾,快快快,快教我做个更漂亮的,起码不能比阿珠那个差。”

  顾恪闻言,失笑摇头:“谁让你刚才跑那么快的。”

  在他的指点下,小满很快也做了一个鸟形风筝。

  顾恪偷懒,又画了一遍老鹰,倒是没方才的第一个那么抽象了。

  小满兴高采烈,抓着风筝就开始放。

  然后……老鹰风筝一个旋儿,倒插而下,却是秒速坠机了。

  幸好她动作够快,赶在坠机前接住,保全了它。

  再升空,然后老鹰风筝又坠机了。

  再再升空,老鹰风筝第三次螺旋坠机了。

  (⊙﹏⊙)???小满:“啊~~~~”

  不死心的她仔细观察了萨兰珠片刻,这才发现了猫腻:“死阿珠,你居然作弊?”

  话锋一转:“我也会。”

  说着她也用血气裹住老鹰风筝,直接升到了数十丈高空,这才放开控制。

  老鹰风筝再次打着旋儿朝下落,但这时下落的时间就长了许多。

  小满怎么也是个武宗,还发现了“作弊宝典”,于是一边作弊一边调整。

  就见可怜的那老鹰风筝一会直挺挺地上去,一会儿螺旋掉下,徘徊在天空与大地之间,始终无法投入任何一方的怀抱。

  顾恪笑眯眯地给自己取了杯热茶,轻抿不语,默默围观。

  玩嘛,失败和成功都有才是乐趣,何必去打扰她们。

  看看三女现在不都是嘻嘻哈哈,玩得不亦乐乎?真一次成功了,这快乐的感觉还不少一大半。

  有了新玩具,今天的三女玩得很开心,而且明显不止会玩这一天。

  接下来的几天,她们玩的风筝就换了好些次,其篾片的构架与纸张的分布合理了很多。

  小满和萨兰珠再也不用作弊,风筝就能稳当地升起来。

  顾恪也不再帮忙,任由她们玩去。

谷</span>  萨满二人组精力太充沛,一个无须练武,一个实力增长极快,要尽量放缓修炼速度。

  不给她们点事做,那真能闹翻天。

  即便如此,小满最近撒娇的手段与日俱增,越来越会黏人了。

  他不是怕被占便宜,可当着萨兰珠和小萍儿的面被占便宜,总有种被看戏的感觉。

  索性稍微躲远一点,并且把自己从萨兰珠的查探范围内划掉,免得被她白看戏。

  这点并不难做到。

  他才是洞府的最高权限拥有者,萨兰珠的神念探查能力也来自于他。

  想在自己的洞府和神念中“隐身”,不过念头一动的事。

  萨兰珠也没抗议。

  自她清醒后,顾恪就没再用神念随意查探她。

  这是一种尊重,而尊重是相互的。

  这个春日里,小满是山谷里最开心的人。

  不像才看“vr小电影”就被吓退的小萍儿,她与萨兰珠“狼狈为奸”。

  白天练武干活放风筝,晚上就用神念去凉山寨看热闹,日子过得不要太充实。

  凉山寨已是方圆数百里的实际掌控者,影响范围上千里。

  总寨分寨人口就有一两万人,而受它影响,听它命令的外围村寨则有数万人。

  很多村寨都借着播种节的机会,派人前往总寨。

  有些是去送礼拜访,确保友好关系的。

  有些带上货物去交易,互通有无的。

  还有带上自家后辈,想找个合适的亲家,联姻互助的。

  以上几种目的均有的队伍最多。

  在那南野大山深处,与外界交流不多,原本很多村寨都很穷。

  凉山寨散播异种种子和武学后,基本的温饱得到了极大缓解,不少村寨甚至有了存粮。

  但各种生活物资却依然匮乏。

  单个村寨因为地理和传承手艺的原因,大多只有养蚕、布、皮毛、器具、药物、盐、调味料制作等等产出中的一两种,并非所有东西都可自给自足。

  没吃饱前,这些需求都能被降低、压制。

  吃饱之后,还练了武,那没谁不想日子过得更好一些。

  实力最强,主导一切的凉山寨自然成了最合适的集散地。

  最远上千里外的村寨,甚至会提前动身,参加这场盛会。

  哪怕危险,这也是必须的。

  因为凉山寨会无偿传播异种种子和各种武学,虽一直是那几种,但绝不藏私。

  这对对外隔绝,无从获得武学的各村寨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久而久之,每年三月三的播种节,便从原本最长十天,变成了长达一月的大型“交流会”。

  相比之下,三月三祭拜神农老祖的活动倒是最正式的,其它事都不足以撼动它的重要性。

  举办完这事后,其它商谈、交易、联姻才陆续开场。

  也就是说,三女一开始在凉山寨“逛街”见到的人虽多,却不是最热闹的情形。

  她们家乡不是极北外域,就是北漠国和西荒国的小村。

  出摊时要不撞诡,要不遇妖,哪儿见过这种人潮涌动的热闹场景。

  接下来的这一个月里,她们大开眼界。

  即便小萍儿坚持不去看“午夜场”,只是逛街,也能让心情开朗愉悦。

  毕竟凉山寨这一月里,来往的寨民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那昂扬向上的气质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即便只是旁观,也让人感到热闹。

  就这样,日子悄然逝去,来到了大武五百一十四年的六月。

  钻研武学数月的顾恪自觉已“神功大成”,终于出关。

  这日吃过晚饭,大家都在山下大湖边纳凉,他便开口对三女到:“今夜,便是文宗出山之时。”

  贴在身旁,正吃着刨冰的小满闻言,好奇地扭头:“老顾,你终于舍得用这甚文宗了,很厉害么?”

  顾恪想想,还是摇摇头:“这该算个斯文人,打打杀杀不符合我的气质,还得靠你们。”

  小满愕然:“你为了扮演这文宗,看了好几个月书,连陪我研究新菜式的时间都少了,就这?”

  顾恪有些无语,伸手把她的包子脸捏住一顿挼:“甚么就这!干一行爱一行懂么?”

  小满很诚实地摇头:“不懂。”

  顾恪以手扶额,换个了说法:“让外界知道仙山除了神农与天工,还有个文宗,便会觉得仙山有更多强者,这你总明白吧?”

  小满懂了,连连点头:“原来如此,懂了。”

  一旁小萍儿笑而不语,萨兰珠无语望天。

  她们旁观者清,知道这或许是原因之一,但绝没他说的这么紧要。

  无非某人有些强迫症,说什么干一行爱一行,其实就是想演一个像一个。

  不过这也挺有趣,她们自不会拆他的台。

  至于小满这家伙被忽悠了?呵呵,她哪天不被他忽悠的。

  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各自乐在其中罢了。

  ……

  是夜,星河横空,倒映满湖。

  四人就在山下湖边的相邻两栋小屋中睡下。

  柏姐姐也分到了旁边的另一栋小屋。

  哪怕不能一起出摊,也不能老把她独自放在峰上。

  顾恪听着隔壁隐约传来萨兰珠和小满的嘻嘻哈哈声,以及啪啪嘭嘭的拳掌击打声,无奈抬起身,对着榻边窗口到:“喂,要开工了,你们俩还没闹够?”

  数丈外的窗里搏斗声一顿,然后是萨满二人压低声,相互指责对方“挑起战争”。

  小萍儿的声音传来:“她们都躺好了,顾哥。”

  顾恪这才躺回去,调整成最舒服的仰躺姿势,闭上双眼,选择了定向出摊。

  使用文宗角色卡,选择方向东,随机某个大城市。

  系统提示:“本次出摊地点,南野国蓝湾岛,投影时限二又四分之三时辰。”

  眼前一花,已是另一片天地。

  蓝湾岛地处南野国最南端,是一个集捕鱼、港口、贸易、伐木、造船为一体的大城市。

  它的地形比较奇特。

  本是靠近海湾的一座大山,结果地质变动后周围低地涌入了海水,就变成了一个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