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212章流水银河,主动,游湖
 
  不远处,小满唰唰几下脱下衣裙,扔上温泉旁树枝挂住。

  听见豆腐二字,她下意识接口:“什么豆腐?”

  说着轻飘飘地一个潜泳,再冒头时脑袋就从竹榻边冒出来,刚好隔在顾恪和柏素清之间,好奇地左右打量:“豆腐在哪儿呢?是臭豆腐还是嫩豆腐?”

  顾恪没好气地收回手,再往下捏进一片绵团中:“你说这是臭豆腐还是嫩豆腐?”

  小满一怔,并未立即回答,而是低头看了看他的手,又抬眼看了看……柏姐姐那边。

  面露恍然之色,以血气收束语声,直接传入他耳中:“老顾,柏姐姐会不会知道你吃过豆腐?”

  顾恪:( ̄ー ̄〃)?知道又怎滴!我顾某人历来光明正大,最多只摸她手而已。

  这时小萍儿与萨兰珠也下水了,四人一起顺着温泉朝东边游去。

  游出数十丈,众人一个纵跃,进入旁边的冷水河中。

  冷水河的流量是温泉河的十倍,河道也更宽,四人并排同游也毫不局促。

  灵泉既是泉,在水中自比空气内的游离魂源更充沛。

  四人前进间,带起一片片荧光荡漾,朝四面扩散开去。

  小满最是忍耐不住,已经加快速度,像一条……大胖头鱼?搅动得河水里的荧光点点,旋转飞舞。

  萨兰珠对“大敌”的猖狂看不过去,立刻前去“制止”,两人在水里闹腾起来。

  还好这流水银河的景色太漂亮,她们没有大打出手,只是你追我赶,在河中追逐嬉闹。

  顾恪和小萍儿悠哉游哉地跟在后面,来到畜牧场的那个大湖中。

  这个湖方圆数里,是谷内最大的储水库。

  萨满两人进了这里,就像是孙猴子进了蟠桃园,折腾幅度大了数倍不止。

  湖中顿时多出两条恶龙在搅风搅雨,成片的荷花们在水波里挣扎沉浮。

  顾恪没管她们俩,悠悠然找到随意扔在湖中的一条小舟。

  这小舟是小满随手而为的玩具,是再普通不过的样式,长不过一丈,宽度三尺左右。

  正因为是玩具,因此还硬塞了架躺椅进来,还搭了个可收放的篷布架,可遮阳挡雨。

  此刻躺椅放成半卧,篷布完全收拢。

  顾恪翻身上去,仰卧躺椅上,入眼便是通透澄澈的星空。

  而身边则是无数魂源散发荧光的灿烂银湖,与头顶这片星空一天一地,相映生辉。

  小萍儿也跟着上船,见到他已躺好,便取出一罐冰镇麦酒,给他倒上。

  顾恪接过,拍拍她的头以示谢过。

  小萍儿瞥了湖中一眼,就见那边萨满两人还在嬉闹,短时间内怕是不得闲。

  她缓缓缩起娇小的身躯,靠着顾恪身旁躺下。

  武圣实力,对身体姿态调整得极其精确,头刚好靠在他胸旁,又不会压到他的手。

  顾恪躺下时很自然地靠在中间,小萍儿只占了小小一块。

  也就她体型娇小,萨兰珠和小满这样挤进来,得把半个身子都趴他身上才行。

  习惯了小萍儿如猫般,静静贴在身旁的情形,顾恪也不甚在意,顺手在她后背用神念轻拂着。

  恬淡放松的感觉传来,伴随着身下小船在水中轻轻晃动,小萍儿眯起眼,享受起这喧嚣又宁静的银湖之夜来。

  顾恪也将心神沉入到系统内,看着刚才一连串升级的收获。

  小茅屋15级,原有的系统权限得到提升。

  光是剩下没升15级的系统建筑,即便打三折,一个最少也是几十万魂源。

  不算灵泉、畜牧场这两个超级贵货,总共需要数百万魂源。

  而今天才赚到的百万魂源,没过夜就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

  顾恪也自动进入了“贤者时间”。

  北漠诡物群又不是真正的韭菜,被大小姐这次一拨割过去,想再次“长出来”还有得等。

  所以他懒得多想几百万单位魂源要多久赚够,反正一两年内没戏。

  至于一两年之后,谁知道洞府是什么样子。

  他两年前也没想到,大小姐有天会一下弄到百万魂源呢。

  收回思绪,继续查看升级的其他收获。

  玉龙洞府十年一次的开启权限没变,但……时限再次延长。

  小茅屋10级时是一个时辰,15级直接延长到了一天。

  下次再与大小姐见面,双方便不用再隔着石门匆匆而别,大可进府一叙。

  要是进来不想走……那便不走了?他失笑摇头:人各有志,长得美就不要想得美了。

  之后是小茅屋的庇护之力增强,隐蔽性提升。

  同时还多了个扩大一倍庇护范围的权限,可讲洞府目前的土地面积翻倍,代价则是……一百万魂源。

  啊,抱歉打扰了。再次确认自己很穷,顾恪果断跳到下一项。

  仓库内部面积暴涨到数千亩,基本够用了。

  而且系统建筑10级自动拥有须弥芥子的能力,实际占地面积可以随意在0级到目前等级之间只有切换。

  因此,倒不必担心将它们以后将山谷里的空地都占掉。

  另外凉棚、书房、卫浴房的特性皆从+2变为+3,连升5级换来50%的效果增幅,物有所值。

  但是让柏姐姐高枕无忧,似乎也有点小问题——她若睡个三五十年再醒来,却发现小萍儿都朝武神之上去了,心情会不会很复杂?

  最后因小茅屋庇护功能增强,特性加成不再仅限于系统建筑之内,而是作用于整个玉龙洞府。

  如仓库受此影响,整个玉龙洞府内都可完成“随存随取”——之前是萨兰珠在各处安放系统建筑,来达到这个目的。

  仅此仓库存取功能的增强,今后普通田地种植与收获时,便利性就能堪比仙田。

  可惜现在没有魂源来扩大一倍洞府面积,否则立刻就能来一次大开荒。

  建筑特性对顾恪几人的加成倒无所谓,毕竟他们多数时间都在建筑范围内活动,实际效果变化不大。

  但对畜牧场之外的动植物来说,这个变化或许就能让它们快速提升。

  还不用顾恪特意照顾它们,自然地优胜劣汰,一代更比一代强。

  至于今晚没“捞到好处”的那些系统建筑们,在这两年间也花费了不少魂源。

  工坊、加工坊、路边摊都是10级,畜牧场也升到了5级。

  即便打三折,它们想升一级都很贵,上万单位魂源起步,急都急不起来。

  这次没把百万魂源全投入路边摊里,就是因为性价比没之前高了。

谷牝</span>  即便升到14级,也不过每月多一次换取定向出摊的机会。

  实际上像蓝湾岛一夜收获数万魂源的情形是极少数,平均下来每年一次都不到。

  想靠每月多换一次定向出摊,赚回百万魂源,十年八年还是要的。

  顾恪可不想等这么长时间,一栋栋系统建筑升级过去。

  还是那句老话,他又不是守财奴。

  赚取魂源是为了升级洞府,让他和众女更好地生活,而不是活着只为赚取魂源。

  将目标和手段弄反,这第二世也算白活了。

  清查完升级的收获,顾恪的心神终于重回外界,才觉小萍儿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抱住了他,呼吸略显急促。

  他左手中一轮圆月冰润如玉,单手可执,所及之处微凉滑腻,充满活泼与欢快。

  既不似小满那般火热滚烫,饱满自溢,也没有九柔要术锤炼出的表面绵软,内蕴坚韧。

  而除了伸手抱住他外,小萍儿再无多余动作,更无话语。

  就如同一只安静又乖巧的小猫,靠在身旁,任由他轻撸不停。

  顾恪有些汗颜:这手……真不是自己故意的。

  这段时日与小满独处的时间多了起来,某些动作习惯几乎是条件反射,所以这其实是手它自己动的手。

  略微犹豫了下,他还是缓缓将手往上挪去,光滑的背脊才是平日常驻之地。

  结果小萍儿突然按住他的手。

  顾恪一怔,静待数息。

  结果……小萍儿没动作,也没发出声音,甚至眼睛都还闭着。

  只是那小巧脸蛋上晕起一层逐渐加深的酡红,与平常安静淡然的模样大不一样。

  顾恪想了想,试着让手回到片刻前的位置,圆月尽揽其中。

  眼前模糊了下,小萍儿伸去背后的手已经回到他腰间,好像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唯有红晕翻倍的脸蛋,略微急促的气息,都证明……这次是她动的手。

  顾恪哑然失笑,神念再次附着而上。

  开口问话?大可不必。

  小萍儿也只比小满小两岁而已,小满会偷跑,小萍儿不落人后也不奇怪,最多表现方式与小满不同而已。

  刚才的举动,已是最大的“明示”。

  当然某人有些心虚,这待遇小满差不多都享受了半年。

  哪怕是他最宠的崽,这“先发优势”也相当巨大。

  太过厚此薄彼,时间线“曝光”后,小萍儿这闷葫芦必会多想。

  想到那情形,他不禁手上一紧。

  小雇工像是小猫被撸得极为舒畅般,鼻腔中发出轻微的嘤呜声。

  顾恪神念一动,顺手就屏蔽掉这点动静,以免被小满和萨兰珠察觉。

  他倒不在乎被围观,小萍儿怕是受不了萨满组合的“围攻”,与甚“偷偷摸摸”的趣味没有任何关系。

  估摸着萨满二人还会闹腾半盏茶工夫,就会来拉人同游,趁此空隙,他还是感受着小萍儿的不同之处。

  小萍儿先练葵花,后主修血海红莲宝典入了武圣,但葵花真经本是宝典的主要融合源,二者血气兼容性极高。

  她的体质也特别适合葵花血气,因此一直将其作为辅修。

  葵花血气的最大特点就是阴柔绵密,但与柏素清的碧海劲寒冷绵密颇为不同。

  碧海劲的冷是透彻入骨的寒冷,练到高深处能将妖诡都冻得迟滞,发力则是一浪浪汹涌而来,立意便有浩荡凶猛的韵味在内。

  葵花血气柔时极度内敛,恍如无物,爆发时才尖锐如针,而阴主要是配合着柔,起辅助加强的作用。

  因此摸着柏姐姐的手如一块寒冰,不至于冻伤,却有种凛冽森寒的感觉,像是在触碰寒冰宝剑的锋尖。

  而小萍儿那圆月却像微凉的玉石,触之不觉其冷,久碰也无潮热产生。

  他这边细细感受,手下的小萍儿却只觉浑身发热,身若鸿毛,上下飘忽。

  包裹周身的神念不断释放出恬静之意,让她身体心神不由得放松,像第一次喝酒时熏熏然。

  这时小满和萨兰珠闹得差不多了,正返身游回。

  顾恪见状,伸手揽起小萍儿,带着她钻入湖水中,主动前去汇合。

  小萍儿在微凉的湖水中回过神来,见到对面游来的萨满组合,顿时明白怎么回事。

  对这两个家伙打断了自己的“休憩时光”有些失落。

  但想到她们在碧海城日常“围观”那边的小情侣,指指点点,口出胡话的情形,小萍儿就觉浑身发麻:还好自己没被这两个家伙围观。

  突然,她发现顾恪的手还揽在“原位”,连忙一扭身甩了开去。

  这点小细节并未让小满和萨兰珠察觉,小满更是游来就挂到顾恪身上,抬手比划,示意要游湖。

  游湖游湖,湖边自然也是要游一遍的。

  顾恪只是笑着点头,反手抱着她,双腿轻摆,朝湖边而去。

  略微落后观察的小萍儿立刻就察觉到……好哇,小满这家伙被揽紧着身后,竟无丝毫异常。

  心思多的她偏就爱琢磨。

  才亲身经历过的东西,一点点细节便足以猜出不少,此刻的心情只能是羡慕了。

  毕竟,这是小满。

  用小满自己的话来说,第一个跟顾恪睡一块儿的就是她。

  这是输在了起跑线,想必都没法比。

  再说小满平时就爱在顾恪身边蹭来蹭去,次数多了,大家都没怎么在意。

  再想到刚才与顾恪间的情形,或者自己也该学学大姐?她如此想着。

  眼前小满还在快活地当着挂件,小萍儿加速靠去,学着自家大姐,伸手搭在顾恪肩头,与小满靠在一处。

  小满见自家小妹过来,一手揽住她,一手揽住顾恪的肩头,脸上全是灿烂笑容。

  顾恪不以为意,一手一个,轻蹬双腿在湖中悠然前进。

  水波悠悠,带着背后的两小起起伏伏,游过一圈。

  直到那片蒲苇所在,小满用手连连指着示意。

  顾恪带着她们穿出湖水,落到水边一块大石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