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218章第一批客人,包子和面条
 
  但如今的本地百姓,可不好招惹。

  抓一个小孩,很可能惹出一家子甚至一村人,弄不好那些泥腿子里就冒出十个八个一轮武夫,乃至一两个二轮高手,那就要命了。

  是的,如今这世道不少泥腿子居然也能成二轮高手,这对大武的地痞混子们实在太不友好了。

  地痞混子习惯好吃懒做,走歪门邪道,已是积恶难改。

  这与仙山赐福的基本要求不说南辕北辙,起码也是水火不容。

  路,在不知不觉间就走窄了。

  于是有人便在一条路上走到黑,盯着流浪的小乞丐下手。

  宣威府城常住人口近百万,流动人口以十万计,这种没有家庭亲族庇护的小孩绝对数量不少。

  隔段时间抓上那么几十个,卖掉或自用,根本引不起波澜。

  可落到小满耳中,立马就产生了极其恶劣的作用。

  别忘了,当初这丫头便是被贩子抓走,最后卖到了中庭。

  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经历让她最终成了顾恪的小雇工,但期间提心吊胆,挨骂受罚却也是家常便饭。

  她又没大病,自然不会有甚“感激苦难”的脑缺想法,只会对贩子们深恶痛绝。

  见那两个大汉得意洋洋,无限猖狂地打骂着小乞丐们,将他们一一捆绑,小满脑中更是想起了曾经的回忆。

  那些抓她的贩子模样已记不得了,这般做派神态却如出一辙。

  几乎不假思索地,她屈指轻弹。

  几点黄豆大小,面团似的白色血气飞出,刹那间就撞上两个大汉的肘膝关节。

  小小血气团威力恍如重锤,咔嚓几声,俩大汉脸上还保持着“得意地笑”,突然就关节破碎,一息扑街。

  不光如此,两团白色血气还在他们手肘上反弹了一下,砸中他们下颌,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倒在地上的小乞丐们集体懵逼:啥情况?这俩人儿咋突然就跪地上了捏!

  那领头小乞丐反应不慢,大概猜到有人救了自己。

  他努力起身,对着四周连连拜谢,却没人回应。

  失落地直起身,这小乞丐看着两个躺在地上,口中呜呜呼痛的地痞,眼中冒出凶光。

  一声招呼,几个还没被捆绑的同伴一拥而上,手中拿着刚从旁边抓来的土石木棒,对着两个地痞就是一顿痛打落水狗。

  大武人的体质普遍高于顾恪上一世的人。

  这群小乞丐正面打不过这两个地痞,但圈抽这两个四肢骨折的人却绰绰有余。

  刚才有多猖狂,现在就有多惨。

  两个地痞被一通猛抽,终于不再惨叫了,头破血流地昏迷当场。

  小乞丐们扔下土块木棍,一拥而上,上下其手。

  这两个家伙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拿走,再把他们衣物也剥了个精光,连贴身短裤都扯了,扔进了小巷两侧的墙内。

  一群小乞丐才心满意足地逃离小巷。

  万事屋的窗边小满和萨兰珠兴高采烈,连连叫好。

  小萍儿嫌弃两个地痞果身的丑陋模样,提前偏开头没看,但脸上也是带着笑容。

  这种专门盯着孤寡小孩欺负的恶棍,打死活该。

  当然,现在他们也不比死强多少。

  小满出手,保证他们终身残疾,除非能拿到洞府出产的补血丸,才有可能恢复如初。

  但以俩地痞的低劣手段和品性,他们那势力里有没有洞府的补血丸是个问题。

  哪怕真有,八成也不舍得拿来救这两个垃圾。

  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们能在冻死前被救。

  可就那小巷子的偏僻程度,还有他们的身份,顾恪觉得这可能性不大——正经人谁会救这种地痞啊。

  顾恪再看看欢呼的三女,莞尔一笑:如此好戏,这趟倒也不算白来。

  然后重新低下头,抄录起技能书来。

  无相真经让他的神念强大到难以估测的地步,没事不抄点技能书就太浪费了。

  比起消耗天符通宝和因果钱的系统灌顶,技能书几乎是无本买卖。

  尤其是没有特性附带的技艺和武学,技能书和灌顶并无实质性区别。

  正在笔耕不辍时,大门打开,撞得门上沿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叮铃”声。

  顾恪手中的笔顿住,抬眼看去,就见一群小乞丐涌进了大门。

  他们脸上满是紧张、恐惧、忐忑之情,又带着亢奋,进来后就立刻转身,探出头朝门外左右打量,看是否有人注意到他们。

  数息后,才有一个小乞丐感觉背后一片安静,与外面街道的喧嚣截然不同。

  她疑惑地转头,就见坐在柜台内,一脸平静注视着自己和小伙伴们的顾恪。

  二爷可是公认的古代美男,唯独不会有和蔼可亲的气质,高仿二爷的战王同样如此。

  被他注视着,这小乞丐虽没吓哭,却心中忐忑,赶紧伸手,疯狂拉拽身后还在观察外面动静的小伙伴。

  终于,被她拉拽得受不了的领头小乞丐转头:“小丫,你干……嘛?呢?”

  最后两个字,是从他口里停顿着说出来的,因为他也接收到了“二爷的凝视”。

  随着这一声,如连锁反应般小乞丐们纷纷回头,然后集体缩头躬身,不敢与顾恪对视。

  还像是一群被扔进雪地的小鹌鹑,瑟瑟发抖。

  顾恪并不是想吓唬他们,只不过小孩子也不适合太放纵。

  嗯~~~长不大的小满,巨婴萨兰珠除外。

  等一群小乞丐安静下来,他才微微颔首:“都过来坐下吧。”

  话出口,安静老实下来的小乞丐们下意识照办,走到了柜台前。

  这柜台分隔内外那一块四尺出头,小乞丐们走近后,其中一多半都必须仰头才能看着他的脸。

  顾恪不以为意,随手一挥,神念就将这群孩子全部托到高脚木凳上,开口问到:“都饿了吧,想吃包子还是面条?”

  听见“包子”和“面条”,一群小乞丐几乎齐齐咽了口唾沫,然后乱七八糟地回答到:“包子。”

  “面条。”

  十五个人,七个包子八个面条,差不多五五开了。

谷罶</span>  顾恪扭头,对已经进了柜台的三女颔首:“他们身体很虚弱,先用普通材料掺一点异种粮食,做煎蛋阳春面和蘑菇馅儿包子。”

  三女自动分工,小萍儿和萨兰珠从仓库中取来食材,开始处理。

  小满和顾恪则给几口灶台塞上柴火,点燃。

  第一个灶台放上大铁锅,加水后坐上蒸笼底格和笼盖,准备蒸包子。

  第二个灶台也是大铁锅加水,准备煮面。

  顾恪专门在仓库里找了找,翻出几个时醒好的面团。

  这是他从外界交易来的一些普通面粉,专门弄回来与异种粮食做对比测试的样品。

  因此倒不会再交易出去,仓库里留得不多,但每种千儿八百斤还是有的。

  不同原材料,类似的样品还有不少。

  有仓库的十倍陈化功能,盏茶工夫就能完成揉面、醒面的全过程,并不费时。

  先在面板上撒一层紫麦面粉,再将面团在面板上搓揉变长。

  切成面剂子,再搓揉成长条,抹上食用油,再以擀面杖压得略微扁平。

  双手抓住数根长面条的两端,一张一合间,面条朝上甩起,在空中形成一个圆弧——跟上一世某高校“著名”的拉面女神雕像动作类似。

  然后面条又在双手张合的动作下,重重摔打在面板上,发出清脆有力的啪啪声。

  拉长许多的面条对折,再次重复抛起、摔打的过程。

  如此重复三五次,揪掉面头,一根根长而不断,宽约一指的面条就成型了。

  这是上一世川蜀挞挞面的做法。

  事实上,拉条子、拉面、裤带面都是类似的做法,无非是拉伸时的手法不同,最后面的宽窄厚薄不同罢了。

  裤带面最宽,挞挞面次之,拉条子再次之,拉面最细。

  几种面口感也有所区别。

  裤带面和挞挞面的感觉较为相似,吃进嘴的面条厚实又不失弹性,但又不像面疙瘩那么夸张。

  顾恪选择挞挞面,只不过是因为简单,小孩吃着也不会太麻烦——裤带面的特色之一就是宽,可没法嗦进嘴里。

  随手一抖一抛,长长的面条在空中形成重叠的圆圈,啪地摔进水刚沸腾的大铁锅中,溅起一圈水花,缓缓沉了下去。

  而旁边的第二个灶台上,小满放上了云纹鏊的孪生兄弟黑锅鏊。

  倒上一滩油,左手血气轻扫,将其抹匀。

  右手中出现三颗鸡蛋,随手在鏊边擦过,鸡蛋壳就裂开了同样大小的口子。

  贴着鏊面,依次将三颗鸡蛋的缺口朝下,倒出蛋液蛋黄。

  抛开蛋壳,甩进脚边的厨余桶,右手立刻又出现四颗鸡蛋,重复之前的过程。

  三息时间,十五个“小太阳”铺满了黑锅鏊,底部发出嗤啦啦的声响。

  煎鸡蛋的香味也立刻冒了出来,飘进小乞丐们的鼻腔。

  咕噜!一群小孩齐齐咽着唾沫,视线也从顾恪这边的面条上移开。

  他们踩住高脚木凳上的凳子横条踏脚,微微起身,伸长脖子盯着黑锅鏊上的煎鸡蛋。

  而顾恪拿起大勺,舀起滚开的面汤,浇进旁边的一排大碗里。

  大碗里有着小坨猪油、小香葱、蒜末、生抽,配上一点点花椒油、红油、陈醋、土鸡精、白糖。

  这是小萍儿分心二用,用血气操控片刻,就准备妥当了。

  单独做某一个菜,她不如顾恪和小满。

  但说到批量配置面条底料,每份调料份量一致,那真是又快又好。

  同时配好十五碗底料时,她手里还不忘把面剂子擀成面皮,顺着面板一滑,就到了萨兰珠手下。

  萨兰珠一大勺蘑菇馅儿扣在软乎乎的面皮上,左手托着面皮匀速转动,右手手指飞快捏合边缘,最后在顶端形成一个小揪揪。

  放下包子,下一张面皮刚好滑过来,重复这个过程。

  两人的配合流畅,节奏稳定。

  无论是面皮的重量大小,还大包子上那十八个褶,都如工业品般标准精确,强迫症看了必会直呼舒适。

  顾恪那边面条才起锅,这边包子就全部包好,悄无声息地进了蒸笼,蒸笼再被放在底格上,盖上笼盖。

  微微带着点紫色的面条被长竹筷夹起,在合适的长度截断,顺滑地溜入大碗内,没入浅酱色的汤底中。

  小满手中竹铲伸来,将上面的双面煎蛋依次抖入碗中。

  一盘煮熟的小青菜被倒进煮面锅内,在翻滚的热汤中汆上数息,再被一根根夹进大碗内,沿着碗边摆出半圈翠绿。

  正中是焦黄的煎蛋,下面是浅酱油色的面汤,漂着小片红色油花,还有面汤中若隐若现的白色面条。

  简单朴素,却色香味俱全的煎蛋阳春面就完成了。

  顾恪和小满齐动手,将它们放到一群小孩面前,附送一双紫竹筷。

  “吃吧,不用抢。每人一碗,等下还有两个蘑菇包子。”他开口说到。

  小乞丐们咽着唾沫,偷偷瞅瞅他,又瞅瞅领头的那个十岁出头的小乞丐。

  这领头小乞丐深吸一口气,双手抱拳:“谢谢大叔,一饭之恩,必有后报。”

  顾恪颔首,后退几步坐到高脚凳上,重新拿起无名之笔,开始抄录未完的技能书。

  这小乞丐眼中流露出羡慕和敬畏之色。

  他与其他小伙伴不太一样,曾找机会,听过几次镇上教习讲课。

  虽时间太短,没学到太多东西,却记着教习说过一句话:“人若不读书,一辈子便只能浑浑噩噩,练武都难入门。”

  当时那教习脸上的神情,似乎是自得,但又带着遗憾。

  后来听镇长家那傻儿子说,教习是入门武夫,但家境不好,练武太晚,这辈子都成不了高手了。

  小乞丐那时不太明白,等到村子毁于诡物后,一路流浪到宣威府城。

  而这两个给了他重要提示的人,却已与家乡那个镇子一起消失。

  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证明了练武的重要性——教习守护镇子的防护阵法,血气衰竭而亡,镇长的傻儿子被诡物一口吃了,渣都没留下。

  所以练武很重要,起码……能死得体面些。

  读书更重要,否则只能是个入门武夫,说不定就像教习那样,血气衰竭而亡。

  这些都被领头小乞丐牢牢记在心中,见到顾恪读书写字,自然难掩羡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