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220章熊大先生走马上任
 
  最后用了小半个时辰,一群小孩才从淋浴房里出来,不少人明显都被折腾得够呛,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直到出来后,相互打量,精神头又才好了起来:“咦二皮你脸居然这么白?”

  “栓子你都长胡子了?”

  “小丫你可真漂亮。”

  “二妮你脸上的胎记呢?”

  突然从熟悉的小伙伴身上,发现完全不熟悉的特征,这无疑让小孩们很激动。

  “押”着几个小女孩洗干净,正确穿戴好衣物的小满开口了:“好了,你们睡觉的地方在那里。”

  说着指了指十丈外的一排竹榻:“一人一张竹榻,上面的蒲团和薄毯各自使用,不要占别人的东西。去吧,选好竹榻就自己玩。”

  见三女走回柜台那边,一群小孩看着自家大哥。

  领头小乞丐姜顺一挥手:“愣着干嘛,几位大姐说了,让我们自己选睡觉的竹榻啊。”

  小孩们蜂拥而上,很快又在那角落嬉闹起来。

  他们在外可不敢如此,小心翼翼,避免被人盯上最重要。

  但到了这里,那种无时不刻的危机感就消失了,孩子爱玩闹的天性自然流露而出。

  顾恪也由得他们闹腾,暗地里则用神念安抚其心神。

  不到盏茶工夫,吃饱喝足,浑身清爽的小孩们就感到了浓浓的困意。

  一个个打起哈欠,仿佛传染般,横七竖八趴在竹榻上,陷入了沉睡。

  萨兰珠挥挥手,他们挨个在竹榻上放好,头下枕着蒲团,身上披好薄毯。

  大厅中再次回复了安静,那光线昏暗的角落处传来十五个小孩的阵阵鼾声。

  这一下午,他们逃避地痞,痛打落水狗,躲进万事屋,吃饱吃好,洗浴干净,身心已放松下来,是该好好睡一觉了。

  至于练武、学做菜等等,这些可以等睡好后再说。

  对现在的顾恪,传授任何武学、技艺,时间都是最不重要的因素——通宝赐福,瞬间灌顶即可。

  这五天时间,更多是用来观察这群孩子。

  其次也不想太快打发走他们,那样小满她们在这里会很无聊。

  万事屋也不是一个讲效率的地方,定向出摊才是,所以没必要着急。

  四人回到二层,恢复本来容貌。

  顾恪笑着问到:“怎么样,选好自己的便宜徒弟了没?”

  萨兰珠第一个表态:“我不会教人,就在旁辅助吧。”

  小满鄙视脸:“那你对我的意见那么多?”

  萨兰珠抱着她嘿嘿笑:“对啊,这就是从旁辅助,免得你偷懒啊。”

  顾恪抬手,示意这个跑偏的话题暂停。

  小满与萨兰珠相互你顶我撞着,抽空选了徒弟:“我教傻六和泥鳅吧,这两个家伙有些像我家里那老大和老二。”

  这算是“移情作用”,但这过程中两个孩子怕是不会太舒服。顾恪心中嘀咕,颔首同意,看向小萍儿。

  小萍儿:“我选二妮和小翠。”

  这是女孩里比较大的两个,一个九岁,一个十一,性格相对稳重懂事,与小萍儿自身有些相似。

  小满与小萍儿的性格差异,在这选人上再次显现出来。

  当然选谁只是附带的好处,所有孩子最后都有一份赐福作为保底。

  众人里实力最弱的小满都是武尊,给几岁稚童开蒙,已算大武开蒙历上最高配置,然后还有小萍儿这个武圣再次拉高上限。

  顾恪再次颔首:补充了句:“武学之外的其他东西,你们想教哪种都行,不用太在意他们能学到多少。”

  小满闻言,有些遗憾:“啊,难道要放水?我已经在准备最严格的课程了。”

  顾恪:……所以,你就是想把自己练武时的遭遇,加量不加价地传递给后来者吧?

  小萍儿却很明白:“一切看他们的缘法,不强求?”

  顾恪敲敲小满的脑袋:“听见没,好好备课吧,熊大先生。”

  ……

  除了这群小乞丐,万事屋的第一天并未有其它客人再进来。

  小乞丐们就这样睡了整整一个下午和夜晚。

  直到第二天黎明前,他们才在一个满是兴奋之意的女声中醒来:“时间到,该起床啦,小的们。”

  十五个小孩惊醒过来,齐齐朝声音传来出看去,就见小满三女站在竹榻前。

  昨日的记忆瞬间回到脑中,他们放下心来,立刻起床。

  能在宣威府城流浪几个月的小孩都不会太笨,太笨的不是饿死就是被地痞抓走了。

  他们能在万事屋里老实待着而不逃跑,不是单纯靠那一碗面、两个包子,抑或练武学艺这种口头承诺。

  两个地痞最初想骗他们走时,还说是去享福,能随便吃肉喝酒呢。

  也就是顾恪用天人相合,释放了亲和光环,才轻易消除了这群小乞丐的警惕之心。

  换成小满来,那大概只有一个办法——把大门锁上。

  见小孩们醒来,小满一脸舒爽,明显是“没想到咱也有教育别人的一天”的感觉。

  萨兰珠轻咳一声:“说词,该说词儿了。”

  小满被提醒,回头瞪了“宿敌”一眼:“从今日起,我们便是你们的教谕了,记得要叫我们先生。”

  “那位是战王大人,我是熊大先生,这是珠二先生,那是吴三先生。”

  自我介绍完毕,她才拿起了手里的一个小本本,开始照本宣科:“接下来,宣布每日课程安排。首先每日卯时起床。”

  “然后有两刻时间,你们要整理好自己的竹榻,然后拿上洗漱用品,上厕所、洗漱完毕。”

  “然后有一刻时间吃早饭。”

  “饭后休息一刻时间,然后读书识字一个时辰。”

  “休息一刻时间,开始练武,直到到中午吃饭。”

  “饭后午休,半个时辰。”

  “午休后,下午先学习技艺一个时辰,再练武一个时辰,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听着话不少,一群小孩却没几个记全,但大概知道是起床吃饭、读书识字、练武、学艺、练武这个流程。

  顾恪设计的这课程表与上一世的小学生差不多。

  无非就是文化课变成武学课,兴趣班变成了技艺课而已。

  上一两天课,这些孩子便能记住。

  实在记不住,也有小满她们按时提醒。

谷鑀</span>  小满老师过了训话的瘾,再分给他们各自一杯药蜜水喝下,立刻赶鸭子似的把孩子们赶去厕所。

  走到厕所时,孩子们的肚子都发出了咕噜声。

  这可不是肚子饿了,而是那杯药水在起效。

  万事屋没有洞府里的卫浴房,没有易经伐髓的特性,但可以用特殊品种的天星蜂蜜冲水替代。

  最多这种药蜜水的效果没特性那般“炸裂”而已。

  一群孩子在厕所里待了差不多一刻钟才陆续出来,期间顾恪还用神念告知,厕所里那浅黄色的草纸就是擦屁股的东西。

  领头小乞丐摸着那草纸时,简直心疼得不行:这都比镇长家傻儿子那些书的纸张好了,居然就用来擦屁股?

  然后洗脸刷牙时,绵软厚实的棉毛巾昨日洗澡时享受过了,今天的惊叹少了许多。

  牙刷和替代牙膏的精盐却又让孩子们一阵惊喜:这,太奢侈了,地主老爷都不敢这样刷牙吧!

  毕竟那雪白细腻的精盐,普通地主都未必舍得吃,别说拿来刷牙。

  顾恪一开始不会做牙膏,学到牙粉制作时,洞府内众女已晋升二轮。

  只需血气稍微震荡,再用清水漱口,就能彻底清理口腔。

  牙刷上的猪鬃细密柔顺,一点都不扎嘴。

  这也是他昨晚才记起,临时赶工出来的。

  他削牙刷柄,小萍儿葵花血气扎眼、捆猪鬃毛,两人配合下,十五把牙刷都没用到十息时间就做好了。

  此刻三女在旁边看着,监督孩子洗脸,抹一下的从来。

  再提醒他们如何使用牙刷,倒是很有趣。

  她们晋升第三轮后,很多普通人的生活方式和习惯就彻底失去了意义。

  洞府建筑的功能和特性,更是加快了这个过程。

  此刻再次见到这群孩子的举动,让人想起最初在玉龙山谷里的艰苦岁月。

  好吧,除了一开始那一个月,后面其实没甚艰苦。

  一群孩子闹哄哄地洗漱完,看热闹的小满察觉要超时了,立刻赶着他们去柜台吃饭。

  小跑过宽广的大厅,孩子们神情急切,脸上却都带着笑容。

  这位“熊大先生”脾气很急,还会不轻不重地骂诸如“笨蛋”、“你傻啊”之类的话。

  但他们却能察觉她并无恶意,而是一种随和亲近的表现。

  到得柜台前,领头的姜顺照着小满所教,让小伙伴们一起躬身行礼:“见过战王大人,大人早安。”

  坐在那里抄书的顾恪微微颔首:“嗯,起来吃饭吧。”

  一群孩子飞快爬上了凳子,早饭送上。

  掺了少量异种粮食的杂粮八宝粥,成年人拳头大的白菜肉馅儿大包子,羊奶蜂蜜荷包蛋。

  每人的份量多少有所区别,是顾恪按神念探测孩子们的体质配比的。

  居中者两个包子,一碗杂粮八宝粥,小碗羊奶蜂蜜荷包蛋。

  年纪小身体弱者,少给一个包子,羊奶蜂蜜荷包蛋略多一点奶。

  年纪大些身体强壮者,多给一两个包子,羊奶蜂蜜荷包蛋多加奶蛋。

  比起昨天那简单的一碗面两个小包子,今早这顿饭无疑更诱人。

  杂粮八宝粥中有粟、黍、红绿豆、花生、莲子、枸杞、大枣、山楂、麦秆糖,多种食材混合在一起,粘稠又顺滑,又带着淡淡酸甜。

  喝一口粥,咬一口冒油的白菜肉馅大包子,简直美滋滋。

  最后再喝甜到让人灵魂出窍的羊奶,奶中那点膻味压根不算个事儿了——再这样也比馊掉的潲水好吃一万倍。

  荷包蛋又白又滑又嫩,一口咬下,红澄澄的糖心就流了满嘴,在甘甜的奶中混上一点若有似无的咸。

  一夜好睡,早起又清理了肠胃后,一群小乞丐们精神奕奕,胃口极好,唏哩呼噜吃了干净。

  休息一刻钟后,就开始上文化课,主要是读书识字。

  小满想上,但最终可耻地怂了。

  自己识字可不代表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小学老师。

  最后还是萨兰珠上场,发挥自己工具人的优势,对着文典里的教材照本宣科,上了一个时辰的文字启蒙课。

  期间顾恪不得不多次提醒,让她放慢教学速度,解答孩子们的问题。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

  当老师只跟着书念,没了授业解惑,那不能说毫无用处,最多算聊胜于无了。

  而且顾恪之所以不用灌顶,就是想从日常的方方面面观察这群孩子的性格和爱好,再量才施教。

  作为有缘踏进万事屋的人,他们离开前必会得到灌顶。

  但灌顶什么,灌顶多少,必然与顾恪的观察结果相关。

  人想获得好处,必须有所付出。

  在他这里,这群孩子只需展现出足够的努力与坚持,那保底就是两门特性武学、技艺。

  五大特性武学和农学工书是他这里为数不多,下苦功就能有收获的好东西。

  有练武天赋者一两年内武夫入门,五到十年内二轮,二十年内到二轮五六转,基本没有问题。

  天赋极差者也可五年入门,二十年内到一轮三转。

  特性加持下,日常可以种地干活混口饭吃,遇见诡物也有保命的机会。

  它们既是天赋者的向上攀登的阶梯,也是普通人养家活口的倚仗,在最大程度上惠及勤劳努力的底层。

  因此顾恪最乐于传播五门特性武学和农学工书。

  但具体到上课这事,基本由小满三人负责。

  人生第一次当老师的感受,她们也极为新奇,包括小满都做得很认真。

  读书认字、练武、学习技艺是课程三大部分。

  练武受到一致重视。

  流浪的生涯让小乞丐们明白了武力的重要性,并极度渴望。

  哪怕不懂,他们也会坚持跟着练。

  其次技艺也很受欢迎,只不过偏向各不相同罢了。

  有技艺的人哪怕是小孩,想在宣威府城找份工作也不难,这也算武力之下第二重要的东西。

  不出预料之外,读书识字课最不受欢迎,上课时大半孩子都直皱眉。

  虽知它很重要,但从小身边的人就没几个读书识字,似乎也能过活。

  唯有那领头的姜顺对此事极为认真刻苦,如饥似渴地吸收着关于文字的一切知识,进步极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