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232章大小姐回归
 
  具体灵兽有何神妙之处,暂且不得而知。

  但身为一个吃货,顾恪也不认为,它们单纯是口感好味道佳,应该还有其他用处。

  剩下的几十万魂源暂时留着。

  接下来他会将路边摊升到19级,凑出每月的第四次定向出摊。

  之前路边摊性价比低,是因为北漠的诡物群被大小姐一锅端了。

  现在顾恪却是盯上了那个虚诡之上, 还有黑雾通道内的大量诡物。

  要是东南的妖物愿意多送点人头,他也不介意转换下刷魂源的目标。

  这样每次收获七位数不敢想,有个万儿八千的也还行。

  一年三四十次下来,也能小赚三五十万魂源。

  凭此还可杜绝妖诡大面积暴兵,快速击破南北两国,引发连锁崩溃的可能。

  一举数得,完美-计划通。

  ……

  顾恪想的挺每,但随后一直到年底,黑雾通道附近的诡物群却都没迈出通道, 自然不可能南下。

  仅仅一场大战,北漠防线竟莫名其妙地又进入了平静期。

  与上一次不同,很多人皆有种风雨欲来之感。

  诡物不是人,永远不会与人类和平共处,划界而治。

  有大批兵力却不进攻,怎么看都像是在积蓄力量。

  仙山降临解决第一批诡物,那它们下次再来,是否意味着有对付仙山的实力或手段?

  顾恪对此也有预料。

  反正有模糊感知,每隔一个时辰就会扫过黑雾通道一带,倒不怕诡物搞偷袭。

  真正的大事是——十年之期已至,龙王……啊不,是大小姐她们要回来了。

  年三十一大早, 四人早早起床梳洗,将部分杂务提前做完。

  小满还专门下厨, 在顾恪的指点下,做了一顿“特色”早饭。

  随着天边出现鱼肚白,四人才站到小茅屋前, 静静等待着。

  终于红彤彤的太阳冒出了头,将光明投射到一片雪白的极西高原上。

  顾恪左右看了看三女,还有高卧紫竹凉亭的柏姐姐:“准备好了么?我要开门了。”

  三女齐齐点头。

  他念头一动,通道处的大石门悄无声息地滑开。

  数息后,两辆紫竹飞车穿过通道。

  略微停顿后,它们就朝玉龙峰腰飞来。

  少倾,飞车落在石台上。

  车中的大小姐压制住蠢蠢欲动的双脚,努力让其保持最平稳的步幅,从上面走下,端得是仪态万方,毫无瑕疵。

  嗯,大小姐这傲娇劲还是一如既往。顾恪脸上浮现出笑意,拱手到:“一别十年,东君风姿,更胜往昔。”

  我在外面过得如何,你会不知?大小姐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同样拱手回礼:“全凭顾兄看顾,愧不敢当。”

  见状,众人表情都有些古怪,似乎在憋笑。

  顾恪只作不见,伸手示意:“早饭已备好,我们还是边吃边聊吧。”

  很快众人就在小茅屋的大圆桌旁坐下。

  桌上小竹筐盛着的紫麦馒头、花卷、包子,旁边是杂粮粥、豆腐脑,然后是各种凉拌小菜。

  大小姐和梅兰竹菊面露讶色:这,不就是初到玉龙山谷时,大家最常吃的早饭么?

  除了数量少一些,外形色泽看着更精致些,其它几乎一模一样。

  十年前,大家就是如此,在日出时聚在一起,享受完一顿简单管饱的早饭,然后……干活、练武、做事。

  开始的日子有些清苦,却也有趣,更是改变了大家的未来。

  一时间,诸多怀念涌上心来。

  于是吃过早饭,再去看望过睡美人柏姐姐,大家选择……下田干活。

  忆苦思甜,还是重温旧事都无妨,大家想到便做了。

  仙田都是多年生的特殊作物,大多数都不在采摘期。

  大家只是进去,随意采摘了些日常可用的紫苏、薄荷、葱姜蒜。

  小满还现场摘了个赤柰果,切开与众女分享。

  小萍儿和萨兰珠眼中带着看好戏的神色,分到的果子朝嘴送的动作明显放慢,塞进去后含着没嚼。

  而梅兰竹菊见那赤柰果殷红如血,果香浓郁,比以往熟透时更诱人,下意识就放进嘴里嚼了起来。

  入口是满满的赤柰果香,然后是一股如冰糖般的淡淡甘甜。

  四女眼眉舒展,很是享受。

  但数息后,凉意更加明显,甜味迅速褪去,一股酸味迅速升起、扩大,在口腔里盘旋萦绕。

  凉意促进酸味,像是渗透了舌头,直朝脑子里钻,让人不由自主地浑身激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梅兰竹菊的脸都皱在一块儿,齐齐瞪向小满。

  却见她也是相似表情,只不过间杂着一丝愉悦。

  见她们看来,她一边打着激灵一边说到:“成了武尊后,想打个激灵都难,这个冰凝赤柰果是特殊异种,吃着酸但过后精神会很好。”

  梅兰竹菊感受了下,发现精神在这一阵激灵下,如灵泉般清澈又灵动。

  菊琴皱着脸,艰难地开口:“可,可这这也太酸了。”

  “咽下去,过一阵就好。”小满提醒了一句,然后才肯定到:“确实很酸,所以老顾都是把这冰凝赤柰果用来酿酒,或榨汁入药,不会直接吃的。”

  菊琴怒了:“那你还让我们直接吃?”

  小满眨眨眼:“因为熟的果子就这个啊,其它没熟的也很酸,还没好处,那不是白酸了?”

  众人:……这话确实很有道理,像是小满能说出来的。

  小插曲后,众女也不敢随意“品尝”那些特殊作物了。

  毕竟十年未曾接触仙田,这里的特殊作物在赤灵仙田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顾恪给大小姐“快递”过去的那些,几乎都是成品。

  梅兰竹菊还真不清楚,它们没加工前是甚口味。

  于是,大家顺势转去普通田地。

  洞府内的普通田地陆续增加,如今数量已经达到了三千多亩,里面的活永远都做不完。

  而且主要是紫麦、黑豆、土豆、胭脂稻,品种与十年前没本质区别,她们都伺弄过。

  大小姐也跟在顾恪身旁,两人小声交谈着,顺手松土、浇水。

  她这些年还是没亲自去种过田,却时刻关注着太平寨,换成上一世起码是个合格的云种田者。

  当然,“小”纰漏还是时有发生的。

  像是参观到药田时,顾恪就不得不提醒:“那个是玉骨地龙草,冬季五日浇一次水即可,今天才第三日。”

谷寈</span>  大小姐手指轻动,悄悄释放出一丝血气,把刚洒下去的水蒸发。

  “这是黄皮玄参,参果看着漂亮,味极苦,都是拿来入药的。”

  大小姐真-愁眉苦脸,把手里有个牙印儿的参果塞进乾坤袋。

  “这个是紫皮甘蔗,嗯,很甜,可以吃的。”说着某人拔了根甘蔗出来,随手劈成两截:“靠根这头更甜些,你要那头?”

  你怎滴不说靠根的那头更粗?大小姐不满地冷哼一声,抓过了靠上那截:“这要如何吃?”

  顾恪拿着那儿臂般的甘蔗,呲牙咬住皮,往下撕掉一块甘蔗皮,再噗地一口吐在地上。

  重复数次,就露出一截白生生的甘蔗芯。

  一口咬下,手口同时用力,甘蔗芯咔嚓断开。

  他用力咀嚼着,然后再次噗地一口,吐出甘蔗渣:“就这样吃。”

  大小姐:???┌(﹀_﹀”)┙信不信我马上用甘蔗敲死你!

  少倾,顾恪和大小姐各自拿着半截,长达五尺的甘蔗,没事还在顶端咔嚓来上一口。

  如两位手持长剑的侠客,继续“横行”田里,可称英姿飒爽。

  没办法,顾恪撕开外皮后,白玉般的甘蔗芯就散发出一种奇异的甜香。

  还未成熟的它不似水果果香般浓郁,反而带着一种鲜草的清醒。

  咬进口中,大小姐才发现它不是特别甜,充足的水分和清新草香还冲淡了甜腻感。

  不太嗜甜的她完全能接受。

  可她不想呲牙剥甘蔗皮,便用血气将其剥皮切段,块头小点再扔进口中咀嚼。

  嚼完更不能噗噗噗的乱吐甘蔗渣,得用手挡着,吐进手中再扔掉。

  反正有血气覆盖手掌,不会弄脏手。

  果然,练武才能更方便舒适地生活啊。大小姐不由地在心中重复着某人的口头禅。

  顾恪和大小姐结伴而行,其它人也各自组队,分头行动。

  小满拉着梅书菊琴一边干活,顺便四下参观。

  除了田里的活,还有畜牧场可以抓鱼虾蟹,捡蛋,骑牛骑马。

  再去湖里挖掉莲藕,取些天星蜂蜜,这些都是午饭的食材。

  小萍儿则带着兰画,看过她的个人绣坊,再去书房翻看藏书。

  屋外白雪连天,屋内点心热茶,正是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

  竹棋跟着萨兰珠,在仓库里查看各种原材料,在工坊、加工坊围观制造过程。

  期间不断提出诸如原材料的产量、品质如何,如何加工制造,交易后的使用反馈怎样等等问题。

  这些唯有萨兰珠这府灵,才能轻松应对。

  反正这些都在文典里记着,她照本宣科就行。

  竹棋也更倾向于领导者,对技术本身仅限于了解,不会寻根究底。

  她的问题都是从实用性出发,为作战考虑。

  萨兰珠擅长的事之一,便是数据统计、分析,堪称最佳工具人。

  一番问答,让竹棋痛快淋漓,心满意足。

  在太平寨时,她也帮忙培训过一些中低级军官和管事,连一份普通的进出账目都颠三倒四。

  然后重新捋一遍,犯错者都不是一个,而是一串。

  挨个纠正起来工作量惊人不说,说了倒是改,问题是改都能改错。

  好在后来培训出了一批合格者,竹棋的任务就从直接教学,变成了监督抽查。

  只管找错,不负责教,那段痛苦的日子才算结束。

  但若竹棋上阵征战,理想型的随军参赞之一就是萨兰珠这样的。

  一切数据张口就来,无需等待,极大地节约决策者的时间和精力。

  挖人是不可能挖人的。

  萨兰珠原来是个傻子,被顾恪救醒,肯定不会跟她们出玉龙山谷的。

  竹棋也就心里馋一下罢了。

  实际上,大小姐她们返回洞府事先便约好,顾恪几人早早将事务安排妥当。

  像这田里的活,晚两天再做也不影响甚。

  分散行动,也便于众女内部交流。

  比如梅兰竹菊就先后去了魂牵梦绕的……卫浴房。

  易筋洗髓这特性,实在记忆深刻,功效更是让人难忘。

  而梅兰竹菊久未体验,加上卫浴房升到15级特性+3,比5级时的特性+1强得太多。

  四女出来后,硬是躺在躺椅竹榻上缓了两盏茶工夫,才逐渐从浑身通透发软的状态中脱离。

  好在顾恪没“在现场”,她们对两小倒不用遮掩。

  比如小满讲起自身使用卫浴房的经历……嗯,没说几句被梅书菊琴直接堵嘴了。

  甚么酣畅淋漓,飞流直下之类的,她们才经历过,实在太有既视感了,用不着小满再复述一遍。

  午饭放在了湖心岛,也就是小满和萨兰珠的水(冰)上游乐场那个湖中心。

  听着小满和萨兰珠讲述夏日玩水,冬日滑冰的情形,菊琴一副心动的模样。

  大小姐和梅兰竹三女神色镇定些,但侧耳倾听的模样也不像无动于衷。

  饭后大家自由休息与活动一个时辰。

  其实就是顾恪待在书房中,给大小姐一个去卫浴房的机会。

  再之后,大小姐她们与小满三人比较正式地切磋了一番。

  小萍儿与大小姐都是武圣,全力以赴能把山谷这点地都翻一遍,所以浅尝辄止,未分胜负。

  但顾恪感觉得出,大小姐比小萍儿强了不少。

  碾压不至于,全方位压制却不难。

  这其中有大日葵花真经和血海红莲宝典系出同源的因素。

  另外大小姐还仔细研究过血海红莲宝典,小萍儿却没看过大日葵花真经。

  换个人来,哪怕与大小姐同样实力,小萍儿最多落于下风,不可能完全被压制。

  当事人的大小姐对小萍儿真心夸赞了几句。

  想二十年前,小萍儿还没练武呢,如今却能与她在同一层次。

  放眼整个大武,仅此一人而已。

  小萍儿也没甚郁闷。

  对她而言,练武与干活没有高下之分。

  认真她的习惯,主要是不想让顾恪失望,没兴趣争强好胜。

  萨兰珠对切磋没甚兴趣,只用无极战体和大小姐小打小闹了几个回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