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259章激战,僵持
 
  这里有一块福地用于休息和庇护,却没有需要保护的城池、百姓、农田。

  二十多位没有拖累的武尊,面前便是一堆诡物,该怎么做还用说么?

  这队武尊一边掏出宝药服下,一边用贪婪的眼神打量着远处涌来的诡物群:特么的,这些可都是宝药、战器、粮食啊!

  顾恪并没有太过关注这第一队完成神牌投放的武尊。

  完成是预料中事,意外才要额外关注。

  这一次投放行动他们只要尽力, 无论成败都有奖励,绝对能让他们感觉不虚此行。

  所以,还是关心下其余还在行动中的小队吧。

  他们将决定今后大武的人们,能从妖诡身上咬下多大一块肉。

  这“肉”就是在大武肆虐的这部分妖诡。

  等吃下它们后,大武人的目光就该投向永恒冰峰的另一边了。

  当然,这会花费不短的时间。

  但起步正确,人与大武内妖诡的态势也就定下了, 剩下无非是用更小的代价,更好地完成。

  在此期间,顾恪决定把绝大部分的事都留给大武人自己解决。

  人,一定要靠自己。

  起码在涉及自己小命时,不能把希望全放在别人身上。

  而且这也是给大武人机会,诛杀妖诡可是有天地铭感加身的。

  天地铭感有什么用?本来天资顶天二轮的人,铭感变强后,说不定哪天就成武宗了。

  顾恪这边的人动手,必然会占据大量的铭感。

  但对如今的他来说,天地铭感其实没用了,甚至众女也不太需要——别忘了掌中乾坤里,他就是神。

  只要将其完善起来,什么修炼加速,打破天资限制都是小事。

  事实上玉龙洞府就拥有这些功能,否则除大小姐和小萍儿外, 其他人顶天是个武宗, 哪儿能坐尊望圣。

  大武很大, 大武之外的世界更大。

  单凭顾恪自己去探索征服,实在不太现实。

  所以情况允许之下,他会尽可能地给大武的人们留下机会。

  一个强盛繁荣的大武, 对大武的人们也无疑是件好事。

  毕竟无论顾恪是人是神,是否万能,不能时刻保护他们。

  能作为威慑力量,阻止对方掀翻棋盘就行。

  时间推移,在系统的3D地形图上,陆续又有几队武尊抵达永恒冰峰前。所处位置基本接近等分环形永恒冰峰的几个“点”。

  他们纷纷取出携带而来的神牌神像。

  这些都是两年来蜕变完成的洞府之基,但因顾恪沉睡,尚未用它们开启洞府。

  此刻被运送而来,完成对大武妖诡的致命反击。

  先抵达各自地点的这几個小队,路途较近,运气也还不错,没有发生太大意外。

  将携带的洞府之基投放到永恒冰峰前,顾恪立刻选择开启洞府,以及其附属的福地。

  后面多多少少的妖诡追兵,于这些小队成员而言,就是送上门的“战利品”。

  略加休息后,他们便主动出击, 开始大肆杀戮追到的妖诡。

  跟了狂奔一路的妖诡们猝不及防,顿时倒了大霉, 甚至有一头妖皇都在这记回马枪下命丧当场。

  但剩下来的几支小队情况就不那么美妙了。

  还是那个问题, 妖诡各自内部都有快速传递消息的秘法,至少比武尊全力奔跑的速度快得多。

  前几支小队完成了任务,也意味着后妖诡们得到的消息越来越多。

  它们或许还不清楚这些小队跑到永恒冰峰做甚,却不会缺乏基本的危机意识。

  果然,总共十一支小队里,前六支还算顺利。

  从第七支抵达的队伍开始,他们受到的阻击力量明显高出一截,在海中被大量妖物堵住。

  数名武尊受了不轻的伤,其余武尊耗费大半血气,这才强行冲开包围,完成洞府之基的投放。

  第八第九也是差不多的情形,只是受伤的武尊更多,血气损耗更严重,几乎都是在山穷水尽时赶到了目的地,完成投放。

  第十支赫然有武尊阵亡,而且一次就是两位。

  两只拥有瞬移能力的特殊虚诡带着一大群血诡,硬生生与他们同归于尽。

  要是他们的队友反应慢一点,这两只虚诡说不定真能在得手后逃走。

  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是运气最差的那支。

  最差的也是最后一支队伍,领队正是北漠国主苏玉楼,还有他妹妹苏玉卿。

  北漠一二号首领,也是最强武力者一起外出,执行最危险的任务。

  这在中庭皇帝和其余三国国主心里,这绝对是百年脑血栓都不可能做出来的决定。

  但,苏家兄妹还就这样做了。

  不得不说,苏玉楼虽然经常腹诽他妹妹没脑子,但其实皇帝和其它国主也一直如此腹诽他。

  在外人看来,这对兄妹在脑子上实在是五十步笑百步,大哥别笑小妹。

  此刻极北外域的某处,距离永恒冰峰数百里之外,北漠城的三十多名武尊,在苏家兄妹的带领下,实力全开,与铺天盖地的诡物群疯狂厮杀。

  不断有血诡和黑诡惨叫殒命,白诡?那种炮灰压根就进不了战场。

  苏玉楼手中紫竹大刀挥舞如轮,紫色刀光如霹雳闪电,在空中留下无数残影。

  与他激战的五只虚诡被杀得怒嚎连连,却不得不交替后撤。

  实在是苏玉楼太凶猛了。

  一开始有只虚诡以为他不敢拼命,毕竟它们是五对一。

  谁知苏玉楼想也不想,直接以伤换伤,差点就把它一刀劈成两半。

  若非这虚诡最后关头收力逃离,险些成了以命换伤的倒霉蛋。

  最后是它被劈掉了三分之一的身躯,苏玉楼受了不轻的伤。

  这对它未必是坏事,可对它的虚诡同类却不太友好。

  因为受伤的苏玉楼没有萎下去,反而凶性大发,一个人追着它们五个砍。

  偏偏它们就是挡不住他。

  苏玉楼的紫竹大刀可是极品战器,锋利+5,破邪+5,不可损坏。

  最擅以攻代守的他拿着它对付妖诡,那它既是最锋利的刃,也是最坚固的盾。

  自身领悟的战意特性配合战器的破邪特性,虚诡的诡雾在刀锋前也如纸张般脆弱不堪。

  他更是顾恪特意优待的“千里马”,又出来执行最危险的投放任务,行动前拿到了大批宝药,每人都分到了一大批。

  因此这队人在被围住后,几乎是差不多的动作——齐齐掏药,嗑下,一连重复数次。

  其中最丧心病狂,效果也最出众的是以紫皮花椒和黑蒜为主料,具备范围杀伤的辟邪丸。

  随着三十多位武尊血气勃发,加速运转,一种紫皮花椒和黑蒜混合的刺鼻味道从他们周身毛孔四溢而出,随着血气迅速扩散。

  血诡沾上一点,就会体表灼烧冒烟,跟被硫酸泼了差不多。

  黑诡更是肢体渐渐融化,身躯被腐蚀出一个个坑洞,喷出大量诡雾,疼得它们哀嚎连连。

  若非现场有虚诡压阵,它们早跑干净了。

  唯有虚诡实力强大,可以抵消绝大部分伤害,也难免耳鼻喉火辣辣的剧痛,对进攻的干扰不小。

  事实上,抛开剂量谈药性肯定是耍流氓。

  所以辟邪丸范围杀伤会随着血气勃发飞散,但不用盏茶工夫就会扩散稀释,连对黑诡造成伤害都做不到。

  可惜苏玉楼这批人手里的辟邪丸实在有点多,几乎一颗接着一颗,始终不断。

  一群人就跟移动D气弹般,持续放毒,始终不停。

  毕竟谁都不是傻子,猜也能猜到他们是最可能围攻的一队人。

  难以快速脱困时,辟邪丸无疑是一种减少压力的好手段。

  这东西类似诡雾对人类的作用,只要诡物敢靠近,就自动套上负面效果。

  只不过诡雾的精神干扰,难以视物。辟邪丸更像是“物理”干扰,但同样能灼烧得诡物哭爹喊娘。

  拉平了人类的先天劣势,能有效威胁武尊生命的只有虚诡。

  但苏家兄妹实力远超普通武尊,反过来杀得虚诡节节败退。

  诡物们能阻拦下了他们,全靠大量血诡和黑诡拖延。

  这些炮灰一批批被虚诡精神操控,连续自爆。

  黑诡炸开后,可以快速消耗辟邪丸的杀伤效果。

  血诡全力自爆,杀不死武尊也能让他们负伤,最差也能消耗他们大量血气,逼得他们留力。

  即便如此,诡物们也被杀得节节败退。

  苏玉楼以国主身份,与五只虚诡搏命厮杀。

  苏玉卿也以一敌二,挡住了剩下的两只虚诡。

  一群手下有什么理由后退?胆气不足者,根本不会入选小队。

  否则这里的武尊就不是三十多位,三百位都能拉出来了。

  如此亡命血战还没到半个时辰,诡物这边哀鸿遍野。

  苏玉楼这边也人人带伤,其中半数更是重伤,连吃药都补不回来,只得退回队形中间,勉力跟随小队前进。

  在众人齐心下,前方还有大片妖诡,却没有虚诡阻拦。

  那时有辟邪丸的范围杀伤,他们只需护住自身猛冲,八成就能突出重围,抵达永恒冰峰前。

  就在此时,一声嘶鸣,一团巨大的扭曲阴影从永恒冰峰的黑雾通道内升腾而起。

  扭曲阴影一片阴沉混沌,不断旋转扭曲,多看片刻就能让人头晕目眩,同时产生面对深渊般的莫名恐惧。

  它释放出的诡雾遮天蔽日,在大地上瞬间制造一片如夜区域。

  隔着数百里,阴影朝战场这里注视而来,视线落到了最前方,也最突出的那人身上。

  正在奋勇厮杀的苏玉楼心神一滞,无数疯狂的意识如虫子钻入,在其中鸣叫撕咬着。

  与他交战的五只虚诡听见那声嘶鸣,顿时神情振奋,几乎同时反守为攻,朝苏玉楼全力攻来。

  刹那间攻守倒转,苏玉楼陷入开战以来的最大危机。

  一缕赐福金线几乎在嘶鸣声响起,就穿过虚空,投入苏玉楼体内,化为了大量魂源,填补他的亏空。

  战王的声音在他脑海中炸响:“醒来,再战!”

  这声中蕴含着一股坚韧不拔的战意,将苏玉楼的意识惊醒,那噬脑剧痛也被压下大半。

  就在这短暂的瞬间,虚诡们的攻击已到苏玉楼近前。

  但刚才的战王赐福中带着战意的更高境界——战之灵,引得心中灵光一闪。

  更高境界战意带来的感悟,与这些年自身唤醒的本我意识隐隐契合。

  二者几乎一触即融,让他突破了那层看似只需一步,却始终无法迈出的关口。

  一股滔天战意升腾而起,伴随着浩荡血气,托起一道巨大的紫色刀光。

  刀光中既有百折不挠的坚韧,也有破山斩岳的雄浑,更有勇猛奋进的锋锐。

  冲上来的五只虚诡面色大变——当然,此刻也没谁在留意这点。

  紫光巨刀成为了这片天地的唯一主角,连黑雾通道那片巨大的诡雾都加快了翻卷。

  刀锋所指的诡雾边沿,瞬间裂开一条缺口。

  哪怕只占黑雾范围的极小部分,却终是破开了它。

  苏玉楼双手持握紫竹大刀于身后,然后弓步扭腰,双臂一压一托,大刀由下而上,猛然扫出。

  同时猛然暴喝出声:“战!战!战!”

  第一声“战”中,五只虚诡被那紫光巨刀一扫而过,纷纷被其排飞到两旁。

  第二声“战”出口,紫光巨刀气势更盛,斜上冲天而起。

  第三声“战”吼出,紫光巨刀膨胀到数百丈长,轰然斩在那遮天蔽日的黑色诡雾上。

  嗤嗤嗤嗤!

  一阵似是裁剪布料皮革,又夹杂着刀锋入肉般的声响中,数百里的黑色诡雾被劈开了一条数十里长的巨大豁口,就像被切掉了一个锐角的大烧饼。

  不光如此,紫光巨刀并未消散,它还在继续前进,直指诡雾中心的那团巨大扭曲阴影。

  被巨刀斩开的位置两旁诡雾翻涌,似乎想极力合拢回来。

  但紫光巨刀锋芒四溢,逼得它们一时间不得寸进。

  巨刀所过之处,天光洒落,地面不复之前漆黑如墨的景象,而是一片蒙蒙紫光。

  黑雾通道中升起的扭曲阴影似乎有些诧异,又有些不满,再次嘶鸣一声。

  比之前强烈数倍的疯狂意念凝聚如箭,朝着苏玉楼射来。

  紫光巨刀中蕴含着苏玉楼的心神,以血气激发,以战意凝实,与极品战器的破邪特性融为一体。

  面对扭曲阴影的第二次精神攻击,他没有如第一次般毫无抗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