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263章柏姐苏醒,助我修行
 
  关闭今日的秘境试炼,顾恪让大部分洞府中的虚空之体分身进入“挂机休眠”状态,今日的日常工作就算结束了。

  还不能休息的虚空之体中,一个陪着小萍儿在明州福地闲逛,一个与萨兰珠在极北洞府晒日光浴。

  还有一个在碧海洞府那边,陪同小满去宋五娘那里品尝新菜。

  其它菜式小满倒不太在乎,但自从宋五娘天地铭感庇佑, 妖物做菜的水平是蹭蹭涨。

  这一点上,连厨艺顶级的小满都比不过,很是让她惊叹。

  但是,如此情形落到顾恪眼里就很微妙了:这事儿,自己不也很熟吗?

  比如把妖诡尸骸做成仙田专属肥料,再用来滋润大地。

  这大地还不能是洞府和福地所属, 得是大武境内的普通田地。

  换個视角来看,宋五娘的厨艺大进只意味着一件事。

  那边是所有大武人今后再见到妖物, 除了敌人之外,脑中还会下意识地贴上另一个标签——食物。

  而且伴随妖物兵将王皇的实力不同,它们身躯做成的食物效果也将会照着普通→上品→极品→特殊提升。

  自从顾恪在秘境里保留了宋五娘炮制妖物食材的雾气人影,妖物在东南两国“大受欢迎”。

  大数据统计显示,近年来两国和碧海城外出猎杀妖物的频率和数量都在快速上升,甚至有部分中庭和西荒的武夫“回流”向东南两国。

  代价是仙山收购到的妖物尸骸数量却在逐年下降。

  一涨一跌的那部门,自然是进了东南两国和碧海城诸多武夫的肚皮。

  顾恪并不介意,妖物尸骸少了,诡物尸骸一样可以做肥料。

  况且很多肥料本身就是交易给各国,让他们种植更多粮食的。

  而相关消息中就有异种粮食产量的,东南两国比之前提供了一成多粮食,支援给中庭和西荒。

  这无疑是东南两国开始食用妖物,多余出来的粮食。

  顾恪为何如此清晰?因为这类长距离、大批量的物资转运都是通过仙山福地, 中转完成的。

  只需付出一点点魂源,就能让仙山府灵将任何数量的物资瞬间出现在任何一处福地。

  而在一庭四国境内的福地有二十多处,一次中转就能节省最低上万, 最高超过十万里的运送过程——蓝湾城到北漠城直线距离都接近十万里了, 实际路程肯定超过。

  其实最远的是永恒冰峰十大镇守福地之间,直接横跨整个大武,差不多在二十万里左右。

  不过仙山对这镇守永恒冰峰的十大福地,采用了免费中转的方式,以鼓励奋战在第一线的武夫和百姓们。

  这是顾恪的意思。

  原因并不复杂,十大镇守福地面积都不大,住不了太多人,武夫占据其中居民的绝对主体。

  若将大武境内的物资中转看作搬百斤大米上五楼,那给这十大镇守福地中转物资等于拿袋薯片回一楼,完全不费力。

  给一点方便,能让镇守福地的武夫们提高点猎杀效率,纯赚不亏。

  外圈有十二镇守福地,内部还有二十多处福地支撑,大武的局势明显稳定了些。

  大武内部妖诡虽还在横行,但实际数量却在一点点地被削弱下去。

  没有后续补充,没有灵主和妖神出来打“高端局”,它们就是鱼肉。

  最多这鱼肉还是活得,时不时会试图跳起来用鱼尾巴抽人的脸。

  如何预防被鱼反抽,这是大武人自己的事,顾恪不会插手。

  琢磨完最近的形势, 他看了看天色, 决定去陪柏姐姐看书。

  嗯,自己看书柏姐姐躺旁边,也该算陪看书……吧?习惯性地对睡美人进行了调侃,顾恪在旁边的竹榻躺下,悠然地拿起一本杂文集,边看边轻声念了起来。

  要说柏姐姐吧,某种程度上与大小姐挺相似的。

  这两人的共同爱好是练武,可惜大小姐是老天爷塞饭那种人,而柏姐姐得靠勤奋才能当个小学霸。

  除此之外,柏姐姐最大的优势是喜欢看书,且不仅限于武学类的书籍。

  从这点来说,她又比大小姐幸运。

  毕竟看书不太挑的话,想打发时间还是挺容易的。

  随口念了片刻,顾恪突然面色一怔,放下书扭头注视着身旁触手可及的睡美人。

  就在刚才,柏姐姐的精神出现了一点几不可查的波动?

  这波动一闪即逝,仿佛从未发生过般,却无法瞒过他。

  盏茶工夫过去,又是一次精神波动,只比刚才强了那么一点点,又再次消失。

  又是半盏茶,第三次精神波动发生,虽然微弱却很清晰。

  百息之后,第四次精神波动传来,充满了一股勃勃之机。

  然后是数十息,十数息,数息,直到一息波动数十次。

  整个过程仿佛是一个人从屏息状态,转变成了急速呼吸般。

  此刻她的精神不断提升,更像是在高速震荡。

  顾恪用神念监控着这一切,确定柏姐姐的身躯并未在这种精神震荡下出现问题。

  恰恰相反,她的体内似乎有某种强大的生命力正在复苏、觉醒、壮大。

  终于,轰然声中,两股恐怖的血气从她体内迸发而出。

  空气被极高速的血气轰击出一圈音爆云,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顾恪老神在在,无尽虚空将音爆云阻拦在了十丈之内,毫无声息地吸纳一空。

  而从柏素清的海底轮中涌出的两股血气,它们没有逸散,而是交缠盘踞在体表,飞快穿梭游动。

  其色一青一白,凝实如翡翠与白玉制成,充满了实质感。

  其速度迅若奔雷,又悄无声息。

  青色透出彻骨森寒,如万载寒冰。白色却更像大日普照,炽白灼热。

  极冷与极热两个极端,并没有相互冲突,而是如同一体,亲密无碍。

  两股血气来回游窜了片刻,最后齐齐扎回海底轮中。

  一朵莲花骨朵从海底轮中冒了出来,迅速绽放出层层叠叠的莲花花瓣。

  同时它的体积也在飞速膨胀,顾恪适当地后退了些,以免自己无相真经造成不必要的干扰。

  好在这莲花并没有长到太大,完全笼罩住了柏素清就停止了。

  这,便是柏姐姐入定二十年,才种出来的金莲?他颇为好奇地打量着。

  只见这莲花展开了十八层,九层花瓣材质如无暇白玉,九层花瓣材质如墨绿翡翠。

  最外层是墨绿花瓣,相邻的则是白玉花瓣,如此白绿相间,一层层朝内。

  中心处则是一簇金色细丝般的莲花花蕊,共计十八根。

  它们头部是一点凝结的金光,带着灵性,轻晃摇曳着,不同的姿态仿佛拥有不同灵性。

  最终花蕊却一同转向顾恪,似乎在打量他。

  旋即,金色花蕊迅速缩回,青白莲花瓣由内而外,一层层回收,缩小,隐没进柏姐姐的海底轮中。

  一切异象消失,刚才那一幕幕如同幻觉。

  顾恪却知这不是幻觉,而是武尊晋升武圣时的自带异象。

  大小姐是大日当空,葵花盛放,小萍儿是血海漫天,红莲自开。

  到了柏姐姐这里,当然得是水火百转,金莲始成。

  观察着她身体的变化,顾恪不由得惊叹,并沉醉其中。

  以水火回梦心经晋升,其过程端是玄奥,甚至可以说是诡异。

  柏姐姐因为入定,没有意识主动引导,实力一直停留在武尊顶峰。

  此刻醒来,她在一瞬间就迈过八转与九转之间的巨大关口,感觉跟普通人回家般轻松,就那么一抬脚就进门了。

  而且,这才刚开始。

  随着精神震荡的加速,她的身体与血气都在快速拔升,实力也在以惊人的速度高涨。

  精神如水,气血如火,水火共济,快速提升的实力没有带来任何隐患,这个过程稳定、轻松,充满了老练与纯熟。

  非要形容的话,她不是刚“获得”了力量,更像是在“取回”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数个时辰后,夜色降临,星河流转于高天之上,洒下漫天星光。

  柏素清的“复苏”终于到了尽头。

  此刻的她实力赫然推进到了武圣顶峰,比半天之前整整提升了一个大层次。

  小满那家伙要是知道,怕是会气哭吧!某人如此想着:毕竟她一直沾沾自喜,说快与柏姐姐实力一样,再也不怕被按着打屁屁了。

  现在?呵呵,你柏姐姐永远是你大姐。

  柏素清的精神与身躯终于达到了一种平衡,精神震荡与血气增幅骤然停止。

  她的双眼缓缓睁开,看向身旁。

  妥了。顾恪露出一个笑脸:“柏姐,你回来了。”

  柏素清眨了眨眼,像是有点不适应用眼睛看人,又闭上片刻:“嗯,确实是你。”

  顾恪哭笑不得,因为她闭上眼后,是用神念来触碰他。

  对于武圣而言,神念触碰所得比肉眼可靠得多,因为这不光涉及外形,还能感受到底对方独有的精神特征。

  这种精神特征就如普通人的指纹,是独一无二的。

  柏姐姐不拿眼,反而用神念来确定是他,大概是真有二十年没用眼看过他了,他的外形改变不小。

  几百级还是一万多级的无相真经的作用,身体外形还一样才怪。

  倒是他的神念,几乎无时不刻存在于玉龙洞府中,她自然不会有任何陌生感。

  但对于才醒来的她,顾恪又能说什么呢,只能问到:“柏姐才醒,不如我们先喝……茶?”

  最后一个字,充满了疑惑与惊讶。

  因为柏素清没有睁眼,却径直起身抓住了他一拉。

  心中不解,但他还是顺势坐在了她的竹榻上。

  柏素清一个翻转,两座丰丘重重压住了他大腿,有种陷进去的感觉。

  这时她陡然睁眼,双眼中各自闪烁着一青一白的血气光华,与他四目相对,口中声音很轻,语气却斩钉截铁地说到:“我要你助我修行。”

  顾恪:“啊……这?”

  但柏姐姐这显然不是请求,而是宣告。

  旋即,她整个人朝他覆盖下来。

  顾恪有种错觉,恍如自己被一条强壮有力的大蟒包裹,并牢牢纠缠,深陷其中。

  冰与火的血气纠缠盘旋,主动吸纳了顾恪的虚空血气进入。

  他神情莫名:这剧情不对,不该我先的么?

  旋即下意识想到其他事:另一边的小萍儿要动身回玉龙洞府。

  萨兰珠已吃够了酸奶,尝够了烤肠,享受够了宵夜时光,正在擦嘴中。

  小满也品尝完了宋五娘的妖物新菜式,聊够了厨艺心得。

  按日常习惯,三女会在入睡前见面闲聊一阵,再各自去休息。

  嗯,此地不宜久留。顾恪念头一动,两人连人带榻消失在玉龙洞府,下一刻就出现在了蓝湾洞府中。

  这里开启不久,还在没甚重要的东西,最多萨兰珠每天上午会日常扫视一次,足够清净。

  而夜幕下的蓝湾洞府能听见涛声阵阵,空气中充满海水的气息。

  柏素清只是随意感知了下,发现是自己很习惯的海边环境,感觉更加自在。

  修行的准备阶段做得突然流畅了不少,很快就直入正题中。

  她的海底轮尚是首次修行,主脉崎岖细窄。

  血气运转其中,如孤舟穿行在层峦叠嶂的山岭江流之间,不断靠近半开半闭的两岸屏峰,颇有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

  但冷热交缠的血气如江中激流,用力挟裹住孤舟,带着它一次次加速冲过峻滩险岸,翻过万千门户,努力朝着幽远的目的地前进着。

  正所谓朝驰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渊声啼不住,孤舟已过万重山。

  不知不觉间,险峻滩涂成为了顺畅无比的通渠,而那艰难险阻的屏障化为匀称律动的风景。

  孤舟却依旧无法自主,仍被牢牢挟裹,在其中肆意穿行巡游。

  顾恪的注意力却大半都没在血气运转上,而是瞪大双眼,仔细打量柏素清的肌肤。

  想当初,寒玉美人这样的称号也是先放到她身上的。

  后来小萍儿年岁渐长,实力晋升到武圣,改变堪称翻天覆地,这才逐渐有了那么点寒玉美人的影子。

  当然不是小萍儿太差,实在是她修炼的葵花真经和血海红莲宝典的主要特质是阴与柔。

  唯有柏素清修炼多年的碧海劲,其特质才是冰寒,水火回梦心经里的“水”也是融合并保留了此种特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