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270章小露一手
 
  (月初了,惯例求一拨订阅)

  小满笑眯眯地继续啃毛蛋,还试图给萨兰珠喂一颗,遭遇到强烈抵抗。

  这边中年厨师却主动行礼攀谈:“敢问两位大厨擅长哪方菜系?”

  顾恪摇头笑到:“纯属个人爱好,喜欢在家吃点好的,所以东南西北中都学了亿点点。”

  中年厨师闻言,表情愈发郑重,再次拱手躬身:“两位大才,不知在下可有幸一尝那炸鸡块?”

  顾恪没立刻回应,而是看向朝萨兰珠嘴里塞毛蛋的小满。

  小满察觉到,停下动作,眼中冒出亮晶晶的光:“切磋厨艺?好啊。”

  顾恪连忙轻咳,神念传音:“人家说的是有幸品尝,是恳求你指点的意思。”

  切磋厨艺却是要分高下的,小满一时兴起把中年厨师“赢了”,硬让人家认输怎么办。

  不是说不能赢,而是人家早就“提前投降”了,再强打人脸真的没必要。

  小满也明白了,兴奋劲下去了不少。

  但厨房区的好些厨师也听到这边的动静,纷纷放下手里的活靠了过来。

  没点兴趣,谁会进万事屋这种修炼圣地后还做饭呐。

  因此,他们对新大厨露一手这事还是很感兴趣的。

  众目睽睽之下,小满毫无不适,她的性格有点人来疯,人越多越爱炫。

  从旁边直通洞府仓库的食材柜里取出一盆盆杀好的鸡,白色血气外放,充作厨刀,将鸡胸、鸡翅、鸡腿的合适部分都卸下来。

  然后加入一般的异种辣椒、大蒜、姜末、五香粉、红糖、盐巴,混合少许酸奶,以血气挤压混匀成腌制用的特殊辣酱。

  给所有鸡块裹上一层辣酱,血气包裹成团,轻柔匀速地挤压着。

  她口中不忘说明:“这里本该腌制两个时辰以上,赶时间的话可以像我这样,以血气加快味道渗入,做差了也就是鸡块内部的味道淡一点,问题不大。”

  此刻的围观者已不止那几个厨师,还有不少食客。

  他们不擅长做饭,但大多练武有成,听见这话莫名复杂:这话,实在太凡尔赛了。我们倒是真想,可实力不允许啊!

  小满这以血气加快鸡肉入味的做法,对味道并无好处,放在厨艺上仅是一個省时应急的小窍门。

  但在练武有成者眼里,就是一种极高难度的血气控制技巧。

  鸡肉比起武夫的身躯,其质地细嫩脆弱不知多少倍。

  小满动作极快,不过十数息就完成了揉制入味。

  无论是揉制时血气微弱却均匀的释放,还是成品鸡肉那完好无缺的外形,都显示出超绝的血气控制技巧。

  而一般来说,至少要二轮六转高手冲击武宗时,才需要对自身血气进行这种锻炼。

  能做到小满这一手的,要不是准备晋升在即的准武宗,或者干脆就是已成武宗。

  说起来,武宗这些年在大武似乎有些“不值钱”了,非本国武宗连名字都没多少人去记。

  但一名武宗站在面前,还是能让绝大多数人敬畏的。

  就像上一世键政侠很习惯在网上评论一国高层,最次也是个某某部长sen长。

  而现实里当本地shi长站到面前,能保持正常说话的人都没几个。

  话说回来,小满露了这一手武学,立刻吸引来了更多人。

  毕竟这里几乎都是武夫,谁不想看看(准)武宗如何做菜这种稀罕事。

  小满视若无睹,已沉迷进做菜的愉悦中。

  放下快速腌制过的鸡块,用牛奶面粉混合打匀,再加入鸡蛋打匀成面糊。

  最后是面粉加碱面、盐,边搅动边少量多次加水,将略湿的面粉在双掌上一搓,就会形成散碎的小面片。

  多搓几次,面粉里就有了更多的细碎面片。

  那中年厨师看到这里,脸上露出恍然之色:这面粉与自己用馒头片揉成碎末做的脆皮,还真是异曲同工,说有七八分相似不为过。

  其实这就是面包糠,也就是很多油炸食物表面起酥化渣的那层黄色脆皮。

  顾名思义以“面包”为原料,做出类似糠状粉末,面包、馒头片烤干揉成碎末即得。

  这时小满再将腌制的鸡块拿出来,用血气二次按摩。

  比起第一次,第二次围观的人就太多了,看得呼吸气声不断。

  但没人开口说什么,这些人的实力还没资格评价一位(准)武宗的手段。

  况且人家这是在做菜,谁知才用了几分力?拍马屁轻了重了都得罪人。

  小满给鸡块松活过筋骨,立刻拿进牛奶鸡蛋面糊里裹上均匀的一层,再包裹上一层夹杂着细碎面片的面粉。

  伸手在旁边油锅上一探,确定尤文合适,一块块裹上面糊和面粉的鸡肉就滑了进去。

  伴随着嗤啦啦的响声,鸡块在油里形成一团团白色气泡。

  小满不时用血气调整锅里鸡块位置,让它们受热更均匀些。

  油炸食物那霸道香气渐渐扩散开来,围观者们纷纷开始吞咽唾沫。

  这些天他们吃过的大厨手艺也不少了,但这香味还是太明显了,仿佛拉开鼻子硬朝里面灌似的。

  炸了半盏茶左右就捞出,这时鸡块色泽金黄,上面裹着细碎面片竖起,略似细小的鳞片。

  小满伸手示意:“来,尝尝。”

  被点到就是那位中年厨师,有些手足无措地指着自己鼻子:“我?”

  小满嘿嘿笑:“自然是你,你应该是懂行的。”

  中年厨师表情相当惊喜,双手捏起一块炸鸡排。

  他并没有急着吃,而是放到眼前,转动观察:“面皮起酥均匀,色泽一致,这火候真是恰到好处。”

  说着看看小满,发现她并没什么额外的动作——主要脸都被纱笠遮着,不说话旁人难以分辨其心情。

  中年厨师定了定心神,神色郑重地将炸鸡排放进口中,轻轻咬下。

  咔嚓!油炸食物入嘴的酥脆响声传进周围人耳中,大家齐齐又咽了口唾沫,感觉更香了。

  中年厨师的动作却很稳定,小口慢嚼,只是表情很丰富。

  先是满足,然后瞪眼,再然后……两滴眼泪脱眶而出。

  围观的人们表情古怪:等等,这位老兄你这样是不是太夸张了,再好吃还能感动得哭出来?

  小满却笑得很满意:“这味道如何?”

  中年厨师眼神闪烁,斟酌了下用词:“出乎意料之外,却又让人“惊喜”万分。”

  小满一听更乐了,挥挥手血气就将油锅中最后一批炸鸡块捞出:“那就好,嗯,这些就分给大家一起尝尝吧。”

  说罢拉上顾恪,五人快步离开了厨房区,消失在大厅的人群中。

  厨房区这里安静了片刻,突然团团血气光华闪耀,数十只手皆朝那几大盆炸鸡块捞去。

  “住手!”

  “休想独占!”

  “这盆我要一半!”

  “白日做梦!”

  噼啪声中,数十只手就连续交击在炸鸡块上方。

  然后……更多人掺和进来。

  主要是那油炸的香气越闻越馋人,小满走之前又说了分给大家,那凭啥自己不能吃一口?

  中年厨师的手艺不少人吃过,在中小府城里当大厨没问题。

  这水平的人都能被感动得落泪,那这些炸鸡块到底有多好吃?

  好奇心一起来,在场不少人哪儿还忍得住。

  至于打斗甚么的,压根没人放在心上。

  这里可是修炼圣地,从早到晚处处都有人切磋武学。

  别说厨房区,厕所和浴室里都有人切磋过。

  厕所切磋那两人的理由还很正当——如何在如厕时保持警惕,并尽可能地反击对手?

  这在不是开玩笑。

  在野外猎杀妖诡,真是拉屎撒尿都要十二分警惕,在这个过程中被妖诡突袭,连裤子都没穿好就死掉的人真的不是个例。

  相比之下,在厨房区抢点吃的动手也没啥稀奇。

  只要不冲着重伤杀人去,才没谁在乎,就当锻炼混战能力了。

  很快就有人抢到了第一块炸鸡块,几乎不假思索地塞进嘴里,疯狂大嚼。

  手也没闲着,挡下了争夺者的后续几拳。

  见其入口为安,争夺者也不再纠缠,立刻转移目标。

  这人嚼前几口,神情相当高兴,然后脸色突然就有点涨红。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视线就朝周围扫去,想找到刚才“感动得哭出来”的那中年厨师,却发现这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旁边自知实力不够,没上前抢夺的围观者中有人好奇:“这位兄弟怎么脸红了,真有那么好吃?”

  这人的脸越来越红,闻言本想破口大骂,但突然想起这炸鸡块可能是武宗出品,又硬生生吞回了肚子里。

  眼珠子一转,他用力点头:“好吃,实在太好吃啦。”

  问话那人见状,也真信了:“你居然也哭了,看来那位大厨的手艺真的不同凡响啊。”

  这人继续点头:“啊对对对,你说的全对。”

  口中应答着,他人却朝外跑去,直奔自来水池那里去了。

  随后越来越多人学着这人,先干为净,纷纷吃到嘴再说。

  个个“满面红光”,大呼好吃,涕泪横流,看得围观者都啧啧称奇。

  直到大半炸鸡块消失,终于有个老实人大吼出声:“啊啊啊!特么的辣死我啦,快给我水,给我水,啊啊啊啊。”

  围观者:???

  再一看,发现之前抢到的人不少都在喝水,脸上全是幸灾乐祸的神情。

  围观者中不少看戏的聪明人哈哈大笑:“炸鸡块好吃不好吃,我不知道,但它一定很辣。”

  “不能吃辣的各位,为何如何心急?”

  “感动的眼泪?哈哈哈,那是辣出来的吧!”

  “憋胡说,大厨手艺,吃一口就偷着乐吧,伱想哭还没这福分呢。”

  如此一番热闹,围观者们才全部明白了这炸鸡块或许很好吃,但它回口更是辣得惊心动魄。

  偏偏大多数人前几口只觉得香,等察觉不对已经来不及了。

  关键是这可能是武宗大厨做的,没吃到就算了,吃到了再吐出来,那是不是对人家厨艺不满?

  自己抢的美食,含着泪也要咽下去,绝不能半途而废。

  话虽如此,却有几个嗜辣的西荒人和北漠人趁机抢到了最後一部分炸鸡块,迫不及待地吃起来。

  辣算什麼,他们就喜欢吃辣的,辣到哭更爽。

  反正武夫身体强悍,辣又不会死人。

  然后他们也个个感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这是真感動。

  嗜辣的人并非不喜欢好吃的,又辣又美味的食物他们更喜欢。

  炸鸡块里那种让人痛哭流涕的辣椒也不是凡品,是小满利用取材料时,偷偷取来的虚灵仙田特产——炼狱火。

  名字是顾恪取的,单纯是形容其辣度惊人而已。

  炼狱火的实际效果却是正面的,能够活络血气,轻微刺激造血功能,恢复内腑的细微暗伤。

  即便武尊吃下,也有明显作用。

  别看吃到的这些人看着挺惨,实则运气极好,平白捞到一桩大好处。

  也是因此,顾恪知道小满是在恶作剧折腾食客,却也没制止她。

  有好处的恶作剧,那最重要的还是好处。

  而且这恶作剧最多让人当众眼泪哗哗的,还有一大堆人陪着流,那就没关系了。

  当然,中年厨师的秘方没太多发挥空间也是原因之一。

  小满既然动手,那自然不想毫无特点。

  如此在炸鸡块的腌制上动点手脚,让所有人都记忆深刻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在那群人争抢炸鸡块时候,顾恪五人已经分开了,还重新换了角色卡。

  小满用了熊姥姥角色卡,还使用了原版造型,变成了个佝偻着腰的小老太太。

  一开始她是不接受这种造型的,但又贪图新鲜。

  偶尔有次突发奇想,拿着原版造型骗着几个孩子叫了阿婆,她又觉得有趣了。

  人嘛,总是有占人便宜的心理。

  当别人长辈更是无数人热爱的一种方式。

  被她拉着的萨兰珠和小萍儿也不得不换上容嬷嬷和孙二娘角色卡,再去女厕所把纱笠衣物一去,谁都认不住她们是刚才那几个神秘大佬。

  小满萨兰珠就爱凑热闹,把娇小的小萍儿挟持在中间,就去一楼女宿舍区了。

  那里面除了有人切磋练武,还有交流织布缝纫,穿衣搭配,配饰制作等等小圈子,不像男宿舍裡最多的就是露着大半身肌肉走来走去糙汉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