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277章第三次天地异变
 
冬季漫长,让大武北方这边在六月才开始今年最大规模的迁移,这无疑是个坏消息。

但,同时也有一个好消息。

东南两国的气温却在二三月时就回升到十度以上,果断种下了第一批异种粮食。

天气异变对大武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和麻烦,但游离魂源再次大幅度提升。

自行吸收这些魂源后,异种粮食对肥料的需求进一步降低,如今已降至第一次冰峰崩塌前的二至三成。

如此对恶劣天气抵抗力更弱的普通粮食不再是首选,异种粮食必将占据大头。

各处福地内,异种粮食的成长速度和产量更是超过了二次崩塌前。

因此如今的北方大概只有六到九月气温较高,可以种一季异种粮食。

至于异种紫麦能否熬过漫长的半年低温期,得今年具体试验后才能确定。

西荒大部分区域也是如此,异种粮食保底一季,可试验二季。

普通粮食则先种植比较耐寒的种类,如普通冬小麦、粟米、土豆这些。

最近半年内大武的粮食出远大于入,才恢复部分的粮食供应再次被打断,缺粮将是未来几年的普遍现象。

普通粮食虽有种种不足,却也不能放弃。

多上这一口,说不定就能救全家人的命。

但是,若异种粮食的增量能填补上普通粮食减产的缺口,对大武也有巨大的好处。

哪怕初期困难必不可少,未来还是光明的。

况且武夫修炼难度也再次开始降低,洞府之基的形成和蜕变同样提速,各处洞府的上限正在加速松动。

这些情况归纳到一处,结论只有一个一一大武正在加速成为更高层次的世界。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就像普通粮食先是沦为配角,最后或许再没人会去种植它们一般,人也不会例外。

不努力跟上世界提升的步伐,即便没有彻底淘汰,也会被挤占去大量生存空间,处境艰难。

不是所有人都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但身边一轮三转者不断突破,二轮高手纷纷小进一转,不时还有本地或者邻城的谁谁谁晋升第三轮武宗的消息传来。

隐约间,所有人都有种紧迫感。

类似一种“全班都在努力”的氛围下,自己偷懒就成为了异类。

除了某些人本性难改,打死不动,绝大多数人都勤快了许多。

即便几岁小孩也背负上了沉重的课业压力,敢不好好学,回家竹笋炒肉这道菜保证加量不加价。

顾恪几人终于清闲了下来。

想要救人也得有粮食,虽然洞府中的普通田地效果有所提升,那也得两三個月一熟,跟仙田数日一熟的仙田没法比。

刨开翻地播种,收割加工的那几天时间,基本也能有两个月的空隙。

小满心大,但这半年也见多了灾民死伤。

每日努力干活,救人,玩耍的兴头都少了许多。

这时终于雨过天晴,暂时松了口气,歇了没几天就又蠢蠢欲动起来。

连横合纵之下,硬是拖着山谷里全员出动,四处游玩。

顾恪也没拒绝,分出一点精力陪玩而已,没甚费神的。

轻松的日子在不知不觉间流逝,眨眼间就是两个月过去,八月到来。

大武今年最大一季秋收已完成,气温也迅速降低。

中庭、北漠、西荒都种下了耐寒粮食,但具体能产出多少,谁都心里没数。

东南两国的百姓却松了一口气,南野全境和东海大半区域的气温还行,说不定还能种出一季异种粮食。

普通耐寒粮食八成也能越冬,在明年开春后收上一季。

如此一来,东南两国的粮食产出频率比中北西三家高出一倍。

百姓不光不会饿肚子,甚至还能多出余粮。

在粮食紧缩的大武,这便是最大的好消息。

顾恪这边仓库里也终于有了不少存粮,不像去年几乎是随收随用,进得快出得更快。

幸好有萨兰珠这府灵在,她自己对死多少大武人是没太多心理波动的。

毕竟她是极北外域人,极北通道出现时,极北外族仅有少量人口逃到大武。

因为天灵教的缘故,萨兰珠性格特殊,在那边也没机会感受甚亲情、友情、乡情。

况且当初害她的天灵教徒全是极北外族,她不记仇就不错了。

理性并非坏事,尤其在干大事时。

顾恪下不去心决定的,萨兰珠自己就办了,且能保持粮食物资的库存在一个合适的范围。

没有这点可机动的库存,有时候真会几天就死一大票人。

当留着这部分机动库存,就必须时刻做出放弃决定,动辄涉及几百上千条人命,他还真未必承受得住。

事实证明,萨兰珠靠得住,但大武的老天爷是真靠不住。

就在九月,大武北部再次提前进入冬季时,第三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天地异变发生了。

这次动静比之前两次更加大,或者应该说……更彻底。

整个大武的百姓都能感觉到地面巨震摇晃,如地牛就在身边翻了个身,持续时间长达半个时辰才渐渐平息下来。

此后变成了不定期地摇晃微震,一天高达上百次。

更可怕是高悬空中的大日随着时间推移,逐步黯淡,下午时分竟如一轮绯色明月,邪异而冷漠,根本看不出以往的炽热。

世界仿佛提前进入了夜晚,一片片的黑雾如云,在空中不断飘移扩散。

气温再次开始骤降,大武北部半天不到就再次降了好几度,不少地方已飘起雪花。

而这雪花……皆为灰黑色,如同煤灰,气味却与普通雪花无异。

面对如此恐怖的奇景,所有大武人都惊惶不安,包括苏玉楼苏玉卿这对傻大胆兄妹都心脏砰砰跳,面色难看异常。

这一切都让他们联想到了前两次天地异变,只是这第三次的变动大得让人恐惧。

玉龙洞府中,获得顾恪授权的萨兰珠已化身工具机器人,持续进行批量赐福。

仙山若不在巨变发生的同时,快速做出反应,会有大量的普通人心神崩溃,丧失求生意志。

这口气散了,再想聚起来,难度会大得超乎想象。

顾恪可不想妖诡还没来,大武人自己先死个三五成,那这几十年苦工不浪费大半?

单单每年躺着收入几千万魂源,他就不可能放弃。

疯狂又稳定的赐福操作下,大武的人心终于勉强稳住,没有连锁崩塌。

但,永恒冰峰却不是如此。

第三次天地异变最大的动静就来自它。

这圈守护了大武数百年的神异冰峰,两次受创后终于坚持不住。

半天时间内,这隔离了两个世界的冰峰仿佛变成了沙雕,在连续不断的崩塌中轰隆倒下。

巨量黑雾涌入,将那一片片雪白的冰峰尸骸彻底淹没不见。

一个时代就这样迅速地终结,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供后人凭吊。

巨大且持续的崩裂声犹如天地哀鸣,响彻所有人的耳中,便是赵氏大武的最后挽歌。

玉龙峰顶上,柏素清衣袂飘飘,神色并无太大变化。

今日之变,本就在顾恪预料之中,只是不确定具体是哪一天罢了。

这种重大预测,柏素清和大小姐一清二楚,甚至颇为期待。

她们不是期待大武人倒霉,而是等着妖诡送上门,来受上亿点点的,小小的教训。

比起天天面对灾民痛苦与无助的模样,看妖诡哀嚎惨叫无疑能让人心情愉悦。

别忘了,妖诡尸骸都能做成肥料,提升异种粮食的生长速度和产量,经过处理的妖物肉甚至能直接食用。

可以说它们就是现成的粮食。

杀一头妖诡,或许就能救几十上百人,那杀妖诡而救人,何乐而不为。

顾恪双目半闭,神色莫名复杂。

永恒冰峰的彻底坍塌带来了第三次天地异变,这无疑会带给大武人更大的危机,让本就处于艰难时期的人们雪上加霜。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一个机会,一个掠夺的机会。

就像上一世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本质都是某些国家内部已经没有足够的资源来维持社会稳定,只能选择对外武力扩张。

而在大武和妖诡之间,吞下了对方自然成功更进一步,失败了必然万劫不复。

三个生物形态都完全不同的种族之间,没有任何妥协可言。

不是人变成妖诡的血食,就是妖诡变成人的肥料和宝药。

唯一的问题是,目前大武人的实力绝对稳居下风。

严格意义上来说,顾恪这边包括柏素清和小满她们,都是属于仙山,不算大武人。

大小姐她们是友人契约,大概五五开,介于仙山与大武之间。

不过指望大小姐一个人去顶住上百灵主、妖神进攻,肯定不现实。

她展现的实力越高攻击性越大,妖诡联手先干掉她的时间就越会提前。

因此,顾恪不惜动用“美色”,先劝服了大小姐,让她不要一个人冒出头。

正所谓出头的椽子先烂,那这个任务一定要交给顾恪他们来完成。

椽子不会自我修复,顾恪他们的投影却能每次刷新,并不担心出头带来的后果。

事实上仙山本就是妖诡最忌惮的敌人,之前不对付顾恪他们,非不愿实不能尔一一永恒冰峰存在时,灵主、妖神们的进出会受到很多限制,玩不了围殴。

如今冰峰崩塌成渣,一切限制都不复存在了,两个世界完成了“直通”。

妖诡们将尽一切可能,找到仙山,斩草除根。

尤其当它们确定顾恪他们有轻松击杀灵主、妖神实力时,这种想法就会急迫起来。

这就是永恒冰峰彻底消失带来的后果。

人与妖诡之间没有了任何阻隔和缓冲,原本双方内部还能扯皮磨洋工,如今只能加快统一意见,全力针对外部敌人。

好在妖诡是两方,虽都对大武人虎视眈眈,却必然会相互抵消掉部分实力。

起码它们那一边进攻,都会防着另一边摘桃子。

而且这“桃子”可不止是大武,还包括它们彼此。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这道理,大武人懂,妖诡一样也懂。

思绪万千间,顾恪的模糊感知早已越过曾经永恒冰峰所在,进入了另一边的妖诡界。

不过這个说法或许并不準确。

根据各種传说和他自己的感知所得,顾恪推测永恒冰峰内的大武与永恒冰峰外的妖诡界,或许本就是同一个世界一一至少曾经是。

是永恒冰峰的出現,将大武与妖诡界彻底隔离开来。

而今冰峰消失,这个曾经统一的世界再完整起来。

因此这第三次天地异变对大武人影响巨大,但对这个世界本身并没有造成太多伤害,或许还更好了。

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将世界比作一个人,大武就似因某种缘故暂时从人体内取出的器官。

现在这个器官重新回归到人体后,似乎对这人的好处大于坏处。

具体这器官在人体中占据何种地位,人只要本身活得舒服,其实也没那么在乎。

但大武人不想成为妖诡的血食,则必须争取成为最重要的存在。

是心或者大脑都行,但绝不能成为胃和大小肠。

通过模糊感知,顾恪也在妖诡界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比如……它们中的大多数也对永恒冰峰的彻底消失很意外。

这个意外主要是时间,它们知道冰峰迟早会消失,但大部分灵主、妖神似乎都没想过会在此时此刻。

表现在外的就是这些灵主、妖神手下混乱的调度。

有急匆匆调兵的,有开始约束手下的,有谋划煽风点火的,这些八成都是没甚准备的妖诡。

反之,那些悠然自若,调度有序者可能是训练有素,但更大可能是它们早料到冰峰崩塌就在近期。

而因为冰峰独特的阻隔特质,即便柏素清和大小姐都近距离接触过它,依然无法确定它内部的情况。

同等级的灵主、妖神那应该也差不多。

这些疑似有所准备的妖诡势力就颇为刻意了。

别说甚仙山威名,大小姐以一敌二,内斗内行这种事在任何时候都不稀奇。

比如若仙山不存在,一庭四国里想苏玉楼死的人绝不在少数。当初烈阳宗毁灭时,幸灾乐祸的人也远比伤心的人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