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299章小小对峙,故地重游
 
  李秀儿心中一惊:自己堂堂武尊,在肉眼见到前,竟然对近在咫尺的一群人没丝毫感觉?
  但旋即就留意到打头的人:哦,是师公啊,那没事了。
  反正她的神念从来都发现不了顾恪存在的,那跟他一起的人有这能力也不奇怪。
  当然好奇也是少不了的。
  大小姐那边也就顾恪常去,其余人李秀儿居然一个都“没见过”。
  好吧,事实上也就萨兰珠是真没与她照过面,柏素清三人是亲自救下李秀儿的人。
  只不过当时她们是路边摊投影,容貌体型都是投影的基础模板,与本人不同而已。
  比起投影模板外形的平平无奇,四女的真实容貌气质就高出太多了。
  数十年下来,她们不光武学精进,连最“懒”的小满都读书破万卷,还走遍大武,探索过妖诡界。
  这不仅是腹有诗书气自华,更是知行合一。
  在顾恪和柏素清眼中,小满喜欢偷奸耍滑,又总要玩小聪明。
  小萍儿是勤奋刻苦,也是刻板而差了点灵性。
  萨兰珠生活里是熊孩子加无厘头巨婴,工作时是冷漠无情的“智脑”。
  即便柏素清自我评价,那也是没有上进心,且时常沉迷与顾恪的深入修行,无法自拔。
  但在大小姐这边看来,小满丰腴圆润,碾压所有人,气质更是活泼灵动,让人一见就心情放松,忍不住嘴角微翘。
  小萍儿清净淡雅,不妍不妖,且不会有拒人千里的距离感。
  萨兰珠五官与姿容一般,深邃明艳,神情自若,恍如洒脱男儿,身材却是宽胸长腿隆豚,引人注目。
  至于柏素清,武神境至强者有意释放一点特质,那便是难以言喻的风姿绝代。
  在李秀儿和梅兰竹菊眼中,仿佛看见一株莲花,既挺拔又端庄,偏偏有一丝说不出的妖冶风情。
  远观着想亵玩,想亵玩才觉太远。
  当然,在大小姐眼中的柏素清赫然是另一种情形。
  武魂境和武神境的修炼之路不说是死对头吧,起码也是背道而驰。
  柏姐姐超脱凡俗的风情,在武魂境眼中那就是体神相融,神显于外。
  因此想亵玩绝不是李秀儿她们心怀不轨,而是“老阿姨心里就没想着好事”——这句是大小姐的心里话。
  除去带有个人色彩的用词习惯,这话完全正确。
  柏姐姐既喜欢离群独居,又热衷与顾恪疯狂修行,二者都是她本心所好,而不是大小姐曲解。
  不过在柏素清的感觉里,大小姐也不是甚“好东西”。
  神念与外界保持着密切交流,这让她身上的情绪几乎无法察觉。
  在一般人眼中大小姐高高在上,疏离淡漠,恍若神灵。
  而柏素清能察觉,大小姐神念影响下的环境,似乎对自己有那么一丝不友好。
  放在普通人身上,约等于“垮起個批脸”这种感觉。
  这叫什么?虚伪!
  其实这就是各自道路不同,引发的天性相冲。
  武魂境觉得武神境本心外露,行为“粗鄙下流”。
  武神境也会鄙视武魂境隐藏本心于外界,就爱装模作样,口嫌体正直。
  顾恪和柏素清动辄修行半日,与大小姐却仅限于搂抱,也是这种区别的体现。
  总体而言,武神境性格更纯粹,想到就做,不喜遮遮掩掩。
  武魂境更冷静淡漠,理智大于感性,想比做多。
  顾恪对此也感觉有趣,从以往来看,似乎性情淡薄的柏素清该成为武魂境,而脾气直率冲动的大小姐该是武神境。
  但世事就是如此奇妙,一切恰好相反。
  当然这也不算坏事。
  起码柏姐姐私下里“活泼”了很多,而大小姐直率依旧,平时也不再一点就炸了。
  双方相互走进,彼此打量。
  顾恪适时插入气氛有些不对的秦柏二女之间,对着大小姐招呼到:“东君回来了,且先饮茶歇息,稍后还有接风宴呢。”
  说着他还用眼神逗了下她,大小姐不由想起两人在半山别院“喝下午茶”的情景,顿时似嗔似怒地瞪去一眼。
  被这一打岔,她与柏素清之间微妙的“对峙”也不复存在。
  梅兰竹菊顺势与顾恪见礼,再问候了柏素清,旋即就与嘻嘻哈哈凑上来的两小亲热地闲聊起来。
  这其中也就小满和萨兰珠没心没肺。
  梅兰竹菊和小萍儿却是特意做得热闹些。
  小萍儿是不想顾恪被两位“大姐”夹在中间难做,梅兰竹菊也不想场面再次陷入刚才那种莫名尴尬的氛围。
  再怎么说,大小姐这也算“回家过节”,气氛太差她也不会舒服。
  只是大小姐明显是没有调节气氛这种能力的,自然得由梅书她们顶上。
  梅书抱住活泼乱跳的小满,心中颇为感叹:难怪这家伙受宠,活跃场面的效果一个顶我们四个了。
  无他,小满的开心一直很真实。
  尤其在场不是武尊就是武圣,对这种外放且毫不遮掩的开心感受更清晰。
  李秀儿就比较“惨”了,一时间竟没谁招呼她。
  在场的又全是她长辈,一下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自我介绍,只能眼巴巴看着。
  还是小萍儿更细心体贴,见到有点可怜兮兮的她,脸上露出笑意,拉过来好好打量:“嗯,秀儿不错,根基扎实,平日练武是用了心的。”
  李秀儿很意外,因为小萍儿表现出的亲切随和不是客套性质的,似乎就跟看着她长大的长辈一般。
  可她记忆中却没见过小萍儿。
  不等她回神,小满也从旁插了过来,双手揪住李秀儿的脸蛋:“哎,什么都好,就是这脸从小就没肉。”
  李秀儿:???
  大小姐并未对自家徒弟提过顾恪他们的“真实身份”,因为觉得这没必要。
  她的弟子凭借自身天赋与努力,有很大可能成为至强者。
  过早地让李秀儿得知“师公”就是四大老祖,有害无益。
  当初的烈阳宗里,仗着父母长辈的势,不思进取的二世祖简直数不胜数,其中不乏具备武宗潜质者。
  但就因为有大靠山,放松懈怠,最后一辈子都是个二世祖了。
  再说李秀儿有她这个师傅,也不需要其他靠山。
  因此,李秀儿对小满她们的“自来熟”相当懵逼。
  这倒是讨了小满她们的欢心,谁让这群人里她们的岁数最小,一直只有被当成小妹妹的份。
  现在来了个“子侄辈”的李秀儿,还一脸呆萌,顿时玩心大起,拉着李秀儿就去参观洞府了。
  梅兰竹菊也“为主分忧”,找上柏素清,一同游玩去。
  柏素清没有拒绝,梅兰竹菊四人又不是武魂境,而且说话做事很有分寸,不至于招人厌。
  留下顾恪带着大小姐,在玉龙洞府中随意而行。
  当然,最先来的还是玉龙峰。
  在这里的生活,算是大小姐最重要的人生片段之一。
  多年未曾回来,她还是颇为想念的。
  走在青黑色的石条山道上,空山寂寂,唯有清幽鸟鸣。
  先到了顾恪的东卧房处,大小姐却也不进去,只是站门口打量了下。
  只是一扫,未曾发现某个老阿姨在此常住的痕迹,她心中顿时满意,拉着顾恪继续闲逛。
  卧房之后是书房,这点与当初的布置一样。
  大小姐这次就毫不客气地进去了,大家族中的书房属于公私两用,不似卧房只有至亲和贴身奴婢能进。
  像顾恪就没进过半山别院里的卧房,顶天了在书房小憩。
  因此大小姐此刻也对顾恪的书房很感兴趣。
  比起上一次回来,如今的书房又变了不少。
  最明显的是书太多,为此专门隔出了一个图书馆。
  原本的书房保持原样,只是与图书馆间开了扇门而已。
  反正系统建筑有须弥芥子的功能,在外部看去仍是一间小巧的竹屋,并不会影响玉龙峰的景致。
  大小姐对那庞大的图书馆挺有兴趣,但不是现在。
  这次“回家”,她可不会立刻“离开”,这些书留着慢慢翻看就好。
  在保持原来模样的书房中溜达,大小姐左看看,右瞅瞅。
  这里早已是顾恪个人专用,其他人出入自由,却几乎不会前来。
  热衷看书的柏素清和小萍儿都是直接进图书馆,小满则是对满屋子书“畏之如虎”。
  萨兰珠能随时查看文典,不光不用看书,反而没事就要“打印”一批书存进书房。
  因此书房就变成了顾恪的写作工作间。
  到处都是未完成的书稿,以及完成却还要修改调整的“初版”。
  还有只画了几笔,或只差几笔的各种画卷,有制造图纸或素描这种工具类的作品,也有水墨粉彩一类的艺术画。
  大小姐先看得兴致勃勃,然后越看越心中忐忑,甚至下意识偷瞄顾恪。
  那目光中罕见地带上了心虚的意味——不是做错事那种心虚,而是学渣面对学霸的那种心虚。
  这对大小姐而言是很罕见的,毕竟她是货真价实的超级天才。
  不过天才主要是在练武方面,其它理解能力,逻辑思维能力也很强,否则练武早就走火入魔了。
  非要类比的话,大概如同一名顶级运动员,突然遇见了一名文理精通,徒手搓火箭,落笔名画成的大佬。
  二者擅长的方向不一致,可后者的知识面太广,前者很容易产生自己是“大老粗”的感觉。
  好吧,这不是大小姐的错。
  以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在大武绝对算是书香门第这一级的,只不过练武才是根本罢了。
  顾恪却是系统开挂,直接交易到了天量的技艺,读书写字作画可都算在技艺之中。
  大小姐还要靠自己阅读理解,顾恪直接复制粘贴,效率上自然没有可比性。
  非要跟顾恪比学识渊博,纯粹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全大武都没一个人能跟顾恪比这个,包括萨兰珠都不行。
  顾恪脑子里还有很多前世的“知识”可没给她,怕她转述给小满,最后受累的还是他。
  不过大小姐还是需要“安抚”下的。
  拉着她的手坐下,随意写写画画,不为炫耀,只是与她讲清楚,这些纯属他的个人爱好,她们都不玩这些。
  嗯,连柏素清也不会。
  听见这句,大小姐莫名心情一松:那这便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无此爱好。
  爱好这事没有可比性,比如小满的厨艺大小姐就从没想过学习,越品尝就越觉得——还是吃现成就好。
  闲聊片刻,大小姐主动拉起他,继续闲逛。
  书房后就是卫浴房,这与之前一致,不过外形做得很小巧,就是一个四面都有门的小屋。
  但内部分隔成四大块,且空间极为宽敞。
  卫浴房的易筋洗髓特性好处极大,长期使用更是能打牢身体根基,早早就升到了20级,地方大得很。
  而且随着小茅屋等级提升,系统建筑的可调整范围也越大。
  大小姐在时不过是最简单的淋浴+卫生间,现在淋浴那边还加了温泉活水浴池,卫生间也有了马桶。
  洞府里又不用赶时间,柏姐姐都会不时来这里。
  只要移开房间上方的屋顶,就能满足露天泡澡的乐趣。
  可以是夏夜星空之下,也可以是冬夜雪风之中,全凭她的心情了。
  当然顾恪不会对大小姐说太多细节,更不会说有时自己也一起泡着。
  即便如此,大小姐眼神在屋顶和浴池里游移不定,脸蛋莫名微红,脚趾时不时就抠紧片刻,却是莫名联想到自己泡着浴池中的情形。
  不行不行,如此私密之事,怎能在光天……嗯在露天下进行。
  顾恪大致猜到点她的想法,却只是笑而不语。
  世间百态,各不相同。
  有小满这种很早就穿着两截式小衣,DuangDuang乱跑的山野少女,自然也可以有大小姐这种谨守规矩的保守之人。
  人生乐趣,很大部分就在品味各种不同之处上。
  克隆人有多无趣,想想前世那些连脸和胸都整成同一个模板的网红就知道了。
  被自己想法弄得羞窘的大小姐,很快就拉着顾恪离开。
  接下来去的是北卧房,也就是原来她和梅兰竹菊居住所在。
  大小姐甫一进门,回到自己地盘的感觉突然强烈了许多。
  入眼看去,这里一如当初她们还在时的模样。
  进门的这客厅里,屏风画卷还是梅书她们找小萍儿,按照大小姐的喜好编织的那幅春日踏青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