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314章工具、甲方、乙方,杂念
 
  女子为皇,听起来不可思议。
  但在大武,拳头就是最大的道理。
  只要大小姐有那么点“大义名分”在,真正愿意为大武皇室拼命的人绝不会太多。
  甚至很多人还会积极帮她,清理掉赵家皇室。
  毕竟烈阳宗完蛋了,大武皇室也完蛋了,剩下一个实力高强的女皇,还不是要靠世家门阀来维持统治?
  女皇没自己的势力,他们才更重要。
  以上只是顾恪预测中可能的“剧本”之一。
  与大新天道与妖诡界天道打交道久了,他已经深深明了一件事——天道这玩意儿压根就不是人,更不能把它当人看。
  非要形容的话,它更类似于资本,会本能地寻求一切有利于自己的东西。
  从这一点来说,大新和妖诡界的天道没有任何区别,也没有高尚与卑劣之分。
  只不过大新天道这边的是人,而顾恪也是个人,天然站在了同一阵线而已。
  所以天道也不会仁慈变通,它只会按照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运行下去。
  大小姐会发生何事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变得很强,带着大武人与妖诡厮杀大战。
  又或者大小姐本身也只是另外“天选之人”的踏脚石,只要那人能比她更好地达成目的。
  同理,妖诡界天道也根本不在乎掀起大战,会死掉多少妖诡,包括死了两個妖神一个灵主也无所谓。
  它要的只是覆灭大新,吞噬大新天道。
  普通妖诡还是灵主妖神,在它那里全都是工具,区别是垃圾工具,还是很好用的工具罢了。
  天道非人也无情,灵主妖神们也是踏入至强者阶段的存在,多少也能感知些许内情的,自然不会为了其疯狂拼命。
  话说回来,顾恪也没真把大新天道当“自己人”,大家只是合则两利的合作者而已。
  为何获得魂源都用于强化洞府,而很少使用在他身上。
  因为越多使用这里的魂源,洞府与大新天道的捆绑就越深,双方迟早会变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共生体。
  但若洞府真出了问题,损失的只是洞府本身,与顾恪和系统没有任何关系。
  这就像前世的公司甲濒临破产,然后遇见了公司乙愿意注资拿到股份,为公司甲解围,共享事后收益。
  而顾恪和系统则是公司乙的控股人。
  当公司甲经营不善破产,倒闭的只是公司甲和乙,跟顾恪和系统没任何关系。
  假如他们在公司甲破产前收回了投资,那多少都是赚。
  因此,妖诡界天道、大新天道、系统,三者都是没有感情,只讲利益的存在。
  唯一是人,就顾恪自己了。
  至于为何系统和大新天道都选择了他,顾恪心里隐隐有所察觉,大概与自己穿越者的身份有关。
  否则系统直接落到大小姐身上,大武的天选之人和系统二合一,岂不原地升天?
  那时早个万儿八千年夷平妖诡界,让大武天道得偿所愿了。
  其中细节顾恪还在慢慢探索,反正他的时间很多,不用着急。
  ……
  常来紫竹下,高枕竹榻眠。
  海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顾恪身影出现在紫竹别府,注视着侧躺在竹榻上,美得如同一弯起伏秋月的大美人,不禁叹了口气:“要是小满知晓,青龙真血有定期沉眠的特性,还会想着尽早凝聚月祖真血么?”
  这事乃是绝密。
  龙形妖神那边知晓此事者早被它灭得干干净净,其中包括它最早的某些旁支血裔。
  只因那时的龙形妖神还没到千岁,比较“年轻”,不太明白其中厉害关系。
  让那些旁支血裔知晓了一些情形,或许就能推测出它要定期沉眠事。
  出于安全起见,就都被它杀。
  同理,月祖真血极可能也有具有某种特性。
  无论是好是坏,月祖都不太可能放任这种消息流传。
  迄今为止,妖神里暴露出这种真血特性的也不多。
  比如某头黑龙妖神的真血特性就是定期好涩成狂,每隔数百年就会到处乱窜,制造一大批受害者和“小命”。
  后来差点因为这事被灵主那边设伏宰了,黑龙妖神才痛定思痛,自力更生,解决了巨大隐患。
  当然,不是自宫也不是麒麟臂,而是它事先给自己准备下大大的龙宫佳丽,再用秘法将其提前。
  时间久,也没谁还记得它到底甚么时候发狂,即便记得,它也未必在那段时间发狂。
  这才没被继续盯着。
  其它还有需要长期待在水中,或者地下,或者高温低温特殊环境的,实力有些是暴跌,有些却是暴涨。
  总而言之,真血特性林林种种,不一而足。
  任何种族的妖物都会想办法隐藏自身所具备的真血特性,不会轻易暴露。
  况且凝聚真血,即为妖神,便有足够的实力来掩盖掉这个秘密,让人难以窥探。
  柏素清开始定期沉眠前,也与他做过交流。
  这种沉眠与水火回梦心经的入定有些相似,她具备一定的外界感知,紧急情况下也能苏醒。
  只不过会像熬夜几十年没睡那般,困倦无比,状态奇差。
  另外这种沉眠不需要一睡数十年,起码开始时几个月就够了。
  沉眠一次,真血就会凝聚得更浓厚些许。
  实力更强,下一次的沉眠时间又会随之延长一点。
  达到龙形妖神那般实力时,一次沉眠可以控制在十年到百年之间,且对寿数消耗极小。
  也即是说,别看龙形妖神活了近万年,实际上它的寿命可能一半都还没过。
  不过这带来了一个问题,有些妖神会沉迷在提升实力的过程中,渐渐从妖诡界销声匿迹,变成“活死妖”。
  没有亲眼见到尸骸,谁也不知那些“死掉”的妖神是否真死了。
  顾恪躺在竹榻上,揽住那白玉似的秋月把玩,口中说着这些天外面发生的事:“小满那小妹已经要晋升武神境了,她老娘也快到武尊顶峰。”
  “倒是她爹和二哥才是老牌武尊,她大哥更是在仙田平原待了这么多年,这样突破了武尊。”
  “这一家子的练武资质全都遗传到老娘这边了么?”
  “好吧,颜值没遗传到熊老爹就挺好。”
  睡美人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他讲述,就像很多年前一般。
  只有那曾经散发着寒冷如冰刃气息的躯体,变得温润可人,恰到好处。
  双手略微用力,让两人间贴得更紧密了些,顾恪决定说点别的:“大小姐修到了天灵第二轮,就和你也差不多,似乎越来越不像人了。”
  “好吧,我这不是在骂你们俩。”
  “小萍儿联系了你几次,被我说你在静修糊弄过去了,不过我觉得她八成又猜到你在睡觉。”
  “她比小满心思重太多了,这些天还问我,武魂境的修炼有甚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
  “哎,我该告诉她武魂境修炼,每多开一轮,个人感情就越容易淡漠么?”
  “要是我们都活了几千年,会不会本身就会淡忘现在的这些事?”
  “萨兰珠是府灵,绑定在这洞府中,有朝一日,我们若想出去走走,不是得留下她?”
  “万一我们一去不还,她就只能独自在此了,那得多无聊。”
  柏姐姐依然不说话,只如一汪深不见底的温润潭水,悄然容纳下了他的种种杂乱思绪。
  徐徐海风吹来,紫竹叶摩挲着,发出沙沙声。
  大日之下,万里碧波轻涌,发出哗哗的浪涛声,久久未息。
  ……
  转眼间,日月轮转,岁月流逝,大新建国百年之期已至。
  整个大新都笼罩在普天同庆的喜悦中。
  人口众多的东中南部更显热闹,四处张灯结彩。
  各地的老祖庙内,香烟袅袅,人群涌动。
  好在众所周知,仙山不收金银和贵重之物,放在庙中祭祀的多是自家一点米面粮油,纯属心意。
  至于最后是庙祝吃了,还是拿去拯救孤寡、难民,这是大新官府的事。
  老百姓也不太操心这个——正经人谁去贪污那点米面粮油啊,还不如自己多练几天武呢。
  大新圣皇苏玉楼已昭告天下,这次百年庆典他会亲自在北漠皇城主持,向老祖庙祈福祭拜。
  如今的大多数百姓,出生之日已没有了大武,只有大新。
  仙山的传说已变得越来越遥远。
  只有五年义务教育,这个据说乃仙山流传出的东西,让所有人从小就感受到了它的真实不虚。
  当然,长大些后他们会遇见十年一次的仙山赐福,亲自目睹或者体验到赐福降临的情形。
  再长大些,从各种专科学院毕业的学生们会分别前往四大奇境,瞻仰老祖留下的四大圣器。
  拥有天资者,说不定就能从四大圣器那里得到好处。
  比如提前拥有战意,这是所有练武之人最想得到的。
  又比如提前感悟自然亲和,这是决心务农钻研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再不然博闻强记,一目十行,也能为以后干活练武提供莫大助力。
  当然心灵手巧,心动手动,同样可以做到干活练武两不误。
  最后亲手制作物品,或猎杀妖诡,以诡晶血核在福地交易,得到仙山的各种物品。
  这时仙山的存在就会变得更加具体详实。
  它不在任何一处。
  不论老祖庙、福地、奇境,都不是仙山本身,世间也再无明确身份,在外行走仙山中人。
  但它也无处不在。
  因为每个大新人从出生起就深受其影响,将它当做了最基本的事物。
  圣皇苏玉楼祈福祭拜仙山老祖,就跟前世拜灶神财神相差仿佛。
  上层的人都清楚,这不是儿戏。
  但底层的人们却无所谓,就当参加了一场庙会,看一天的热闹。
  因为无知,对未来想得更少,有时候更容易快乐。
  而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苏玉楼的心情却是百年来最糟糕的。
  面色肃然地带着一众大臣守将,在北漠皇城中的老祖庙进行了祭拜仪式后,其它福地城池中的祭拜也差不多已经完成。
  在大新百姓目瞪口呆中,一片片金色丝线如天河倒卷,从天而降,铺撒向人群。
  最后,只有少数倒霉蛋左右四顾,看着附近一个个都被金线没入体内的幸运儿,口中发出各种不同的怪异吼声:“仙山赐福?”
  “为何有如此多的仙山赐福?”
  “为何我没有赐福?”
  “老天不公啊!”
  可惜,他们的愤怒与抱怨是无用的。
  没有获得赐福,要么就是长期不务正业,要么为非作歹,简而言之——大新的人渣废物。
  这种人当然无法得到任何仙山赐福。
  而其余人,即便只是日常去老祖庙里拱拱手,作个揖,多多少少也能在十年一次的仙山赐福中得到点好处。
  另外,苏玉楼也并没有得到任何仙山赐福。
  事实上,与他一起进老祖庙中的大臣们也基本没有赐福金线垂下。
  这便是另一个原因——他们早就拿到了足够多的赐福,无需再额外赐福。
  苏玉楼转身,看着老祖庙外的惊人情形,想起仙灵传递来的消息,眉头不由得蹙得更紧了。
  虽心中压抑,他还是没用耽误正事,开口下令到:“从即刻起,大新进入全体警戒状态。”
  “发出红色妖诡预警,告诉所有人,妖诡将至。”
  “大家……”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目光环视相处多年的老臣们:“……拼尽全力,活下去就好。”
  众大臣齐齐躬身行礼:“遵命,陛下。”
  旋即众人起身,纷纷快步退出老祖庙外,化为数百道血气长虹,踏空而去。
  不到百息工夫,他们已经通过秘境中转,出现在了大新各地重镇。
  一道道预警令飞快地下发到了驻军、民团、狩猎队这类专司作战的群体中。
  大新以军立国,军队体系和规矩一直保留得比较多。
  像这种紧急军令都是事先有流程,基本可以确保在规定时限内,就传达到绝大多数作战群体手中。
  随着红色妖诡预警令的下发,才享受了一拨仙山赐福的作战群体们都有些没反应过来:等等,前脚仙山赐福,后脚就妖诡来袭?
  他们却不知,曾经大武还在时,仙山赐福越多越快,也意味着即将出现的妖诡越多越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