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318章一曲肝肠断,阳关三叠
 
  如此想着,小满坐在了古琴靠左的位置。
  虚空悬坐只是小技巧,顶多算血气外放,踏空而行的微调版,无非是把快速喷发变成稳定成型,受力部位换到臀下而已。
  不过小满没有采用顾恪那古怪的单腿盘膝姿态,事实上她很不理解这种坐姿的必要。
  或许是因为角色卡这小老头太矮,要把琴托高一点?她如此揣测着,双手已放到古琴琴弦上。
  顾恪只是一个眼神,示意她开头,他只从旁辅助的意思。
  小满自不会与他客气,双手按上琴弦,轻轻拨动。
  一阵轻缓低沉的琴音传出,扩散向北森城的四面八方。
  雷坤正关注着战场,不时出手,帮手下解除危机。
  琴音响起的那一刻,他耳朵微微一动,下意识朝天上看去,然后垂下视线。
  又过了数息,他陡然觉出不对:等等,天上悬坐着两人,我怎会觉得一切如常?
  这时琴音才过开头,几不可查地快了些许。
  雷坤再次抬头,心中惊疑,却不太紧张。
  人族是天然的盟友。
  大战中有不少人干过祸水东引,让别人顶雷,自己趁机逃命的事。
  但那是为了活命。
  妖诡又不讲“投降保命”,城破了所有人都是它们猎杀的目标。
  因此人们主动破坏城防,帮助妖诡屠戮城池的事基本没有。
  他只是奇怪,大新能瞒过自己神念的人可没几个,眼下却一次出现了俩。
  难道……是仙山来人?雷坤脑中浮现出这個念头,竟不禁心里一松:若是如此,那就再好不过!
  和平百年,很多人都不知道仙山当初的威势,可雷坤这个亲历者就太清楚了。
  那绝不是己方多出几个武圣的问题。
  不论他如何想,高空中的琴音继续着,节奏又再次快了些许。
  让此刻的琴声不同于一般古琴的音色低沉,余音悠长的感觉,而是略显短促,带着一丝轻灵活泼。
  这是受了小满自身喜好的影响,她可不喜欢太沉闷的曲调。
  利用琴技大师配合音攻法,更是利用血气固定,强行改变了古琴发音方式,变得类似古筝婉转清越的音质。
  当然,顾恪所谓的“一曲肝肠断”本身也是筝曲,至少他看电影时听到的那版是如此。
  电影里天残地缺二人组演奏的那把乐器也很有趣,乃是七弦,这是古琴的弦数。
  但它的长度超过五尺,天残地缺并排而坐还大有富余,这又是古筝的特征——古琴一般较小,也就三尺五六而已。
  而且其面板上还有琴码(也称筝码、雁柱),这仍是古筝才有的部件。
  顾恪交易到大武这边的古琴(筝)大师技艺后,无聊时瞎分析过一拨。
  最后结论是——因为天残地缺有“内力”,才会用了一张古怪的“七弦筝”,弹出了正常二十一弦筝的曲子。
  嗯,没错,就像现在小满和他用血气做的事一样。
  不过天残地缺里天残明显是主导,而现在他把主导权让给了小满,自己只是适时辅助。
  让她尽快熟悉弹奏和音攻法,并负责控制音攻方向,以免来个人诡全灭的场景。
  好在两项能力都是灌顶,小满上手速度飞快,空中传下的琴声从若有似无,渐渐变成清晰急促。
  这时下方北森城的人们很多也听见了这琴声,但大多数人并不太在意这事。
  反正诡物又不会弹琴,人弹琴更影响不到他们厮杀。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想错了,琴声此刻已结束了第一段,进入了第二段。
  曲风瞬间从悠扬轻缓,变成短促密集,仿佛从柔风细雨转为了凛冽寒风。
  哪怕不怎么会欣赏琴曲的人,也能从中感受到一种明显的杀机。
  小满手重重扫过琴弦,一片嗡嗡的重音爆发出来。
  空气都在微微震颤,透明却可见扭曲波纹以两人为中心,朝四面冲击而去。
  正在围攻城池的大片诡物们齐齐身体一颤,血诡以下脑中琴音回荡,恍如炸雷爆鸣,就与普通人中了震撼弹般,浑身僵滞,无法自控。
  血诡们也感觉脑子快要炸裂,进攻的动作完全乱了,吓得转身就跑。
  即便如此,它们逃跑的路线也是扭曲打旋,跟醉汉也差不多。
  作为它们的对手,北森守军一方压根没有任何迟疑,刀砍斧劈就招呼了上去,数十息的工夫就杀死杀伤了一大片诡物。
  这就是实战经验丰富的好处。
  无论有什么意外情况,有机会他们一定会选择先弄死对手,减小自己可能遭遇的危险。
  等这一拨近乎“流水线屠宰”的攻击完成后,诡物们开始恢复行动力,惊恐后撤,守军们才纷纷流露出诧异之色。
  熟悉的战友间都在用眼神和短促的问话交流,试图搞明白刚才发生了何事。
  谁让就这短短的数十息时间内,他们所获得的战果就超过以往大半天的数量呢。
  “大人,怎么回事?”一名武尊满脸诧异地传音,朝不远处的雷坤问到。
  他觉得,掌握全局的自家老大肯定清楚发生了什么。
  雷坤却是仰头,注视着高空中那两个小黑点般的人影。
  那武尊也立刻抬头看去:“这两位是……”
  雷坤摇摇头:“我也不知,但他们是我们一方的。刚才用琴音攻击了诡物群,干扰了它们的行动能力。”
  那名武尊满脸惊诧:“琴音……也能攻击诡物?”
  实话说,大新比大武在研究上开明进步得多,各种奇功绝技层出不穷。
  但音攻法这玩意儿绝对属于冷门中的冷门。
  不光研究的人极少,研究成果也极其有限。
  这不是研究者不够聪明的问题,而是缺乏了很多基础的前置研究成果,无法建立明确的体系路线,自然难以应用到实战中来。
  就像顾恪前世,一战的人已能玩大炮坦克,但让他们玩次声波武器无疑不现实,因为中间还有一大段空白,跳不过去。
  雷坤没有再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很肯定自己的感知没错。
  身为武圣,无法也没必要与手下解释得更详细,况且现在也不是答疑解惑的好时机。
  “所有人注意,我们有强援到场,随时准备下一拨……”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下:“……收割。”
  除了这个词,他也不知该如何形容方才那种感觉。
  密密麻麻的诡物就像稻田里的稻子般,一片片地倒下,那场面实在过于壮观。
  或许,也就当年四大老祖之一的文宗动用封天镇岳神通,在南野海边一人镇压百里的情形,才可与之相提并论了吧!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看向天上。
  一个枯瘦小老头,长得就像个跟班配角,而且几乎没有拨动琴弦。
  而另一个女子风华绝代,英气无双,双手纷飞,弹出愈发凌厉肃杀的琴音。
  显然,两人间以这位女子为主。
  难不成仙山又出了一位仙姑?雷坤脑中不禁冒出如此念头。
  否则仙山随便出来两个人就能镇压全场,妖诡早就该死光了。
  相比之下,雷坤宁愿相信这是仙山的核心成员。
  就像灵主妖神能横扫北森城,可它们不会随便就冒出来一样。
  仙山也不会随便将核心成员投入大战,万一被狙击陨落,那损失就大了。
  不得不说雷坤的某些直觉还是蛮准的,就是猜错了一些细节。
  起码顾恪从不担心小满她们谁陨落,反正都是投影出来的,根本不怕偷袭围杀。
  投影还可以减少她们个人与大新天道的因果纠缠,因为投影是洞府功能。
  而洞府本身就与大新天道绑定很深,而且注定会越来越深,自然可以随时动用。
  不过顾恪身为“小股东”,不想成为大新天道的“免费打手”,更不想抢大新人的天地铭感。
  拿多少好处,干多少事,才是他和小满她们应该干的。
  就像今天,说了是玩玩,他就没让小满动用音攻法里最强的攻杀之术,仅仅用了控场之术。
  杀诡的功劳,大部分还是留给北森城的人们。
  小满发出了第一拨音攻后,手感也逐渐火热起来。
  再次弹了一小段,进入曲子的高朝阶段,正是大弦嘈嘈如急雨,双手连续在七弦上狂扫。
  嗡声阵阵,透明的空气波纹再次出现,连续三次。
  第一圈扩散开,余力未尽时第二圈接上,然后是第三圈融入。
  三圈合一,威力远超单独一击。
  本已逃出十里,甚至数十里的诡物们再次感受到了琴音灌脑,头涨欲裂,就似饺子下锅,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遁地而逃倒是能很大程度避免音攻伤害,可惜这里处于神农之森的庇护范围。
  虽然妖诡界天道削弱了神农之森的大部分庇护效果,但地面仍旧极难钻入。
  只要不怕钻进去一半,被守军们追上来狂捅菊花,那倒是可以试试。
  得到了雷坤提醒的北森守军们已有心理准备,见状各种大招再次疯狂爆发,对着浑身僵硬,难以行动的诡物们大杀特杀。
  诡物们再次上演集体扑街的惨剧,又是一大片倒下,到处都是它们被击碎诡躯,诡雾炸裂四散的景象。
  各种黑白诡雾就似最残酷的焰火,中间还夹杂着为数不少的血色诡雾——这是被守军刻意针对,与炮灰们一起倒霉的血诡。
  第一次守军们没经验,这第二次却是蓄势待发。
  杀实力等同于二轮武夫的黑白诡,哪儿有杀与武宗同级的血诡来得痛快。
  只这一拨,就有三位数的血诡毙命。
  哪怕诡物族群里血诡不算太稀少,可这阵亡速度也过于可怕。
  再来个两三次,北森城周边怕是剩不下几只血诡了。
  在虚诡不敢过于靠近的情形下,损失掉全部血诡,还有谁来控制下面的黑白诡?
  没有了控制者,再多的炮灰小诡都是白白给北森城送诡头而已。
  小满成功完成了一次“阳光三叠”的音攻手法,自己也大为震撼。
  这与抡起拳头捶死妖诡的感觉截然不同。
  抡起拳头,她堂堂武神境至强者一下也能轰杀数十里。
  但那是全力爆发,一击之下别说诡物,连地皮都得一起被轰翻一层。
  北森城的人们必然受到与诡物差不多的力度“池鱼之殃”。
  而使用音攻,消耗堪称轻微,却能镇压诡物,不伤友军。
  这弹指间强虏灰飞烟灭的感觉,相当有趣。
  不用顾恪提醒,小满已经飞快地进入了下一阶段。
  双手挥舞出残影,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琴弦上扫过。
  顾恪一见,不由得暗叹其“心里没数”。
  阳关三叠算是音攻法里的“大招”,难度在绝技中只算入门。
  但对小满这从不爱好琴技,纯粹是靠他灌顶刷出来的“伪大师”来说,用是能用,细节上处理得就很毛糙了。
  刚才那一击还是他从旁协助,才没让三叠的冲击漏到下方的北森城里去。
  而此刻小满开始蓄势的赫然是更高难度的“大招”——十面埋伏。
  这属于一种“组合技”,需要连续爆发多种音攻,然后相互牵连,集中爆发,其威力比阳关三叠大了十倍不止。
  作为威力巨大的大招,代价自然是极其复杂的“前摇”,以及精准的控制。
  这两个要求小满只能勉强达到,实际操作起来,大概率无法完成。
  顾恪能怎么办?当然是给她擦屁股咯。
  刚才他一直很少动作的双手飞快动了起来,跟着小满的拨弄,在琴弦上同步做出细微的调整。
  小满弹奏中的错漏瑕疵,被修正过来。
  空气中积蓄的音攻之力快速增长,高空中的风声也不知何时消失,进入一种极其安静的状态。
  站在城头的雷坤面色惊疑不定,双眼飞快在四面八方的空中扫视。
  他不知这是何种手段,只是凭借自身武圣级的神念隐隐察觉,虚空之中正有无数恐怖的力量在形成,足以对自身造成致命威胁。
  它们仿佛在虚空中四处游荡,毫不停歇,让他都无法确定其所在。
  随着高空中的琴音愈发急促,这种恐怖的力量就像一张大网笼罩下来,让他都有无处可躲的错觉。
  与雷坤不同,死了两大拨的诡物群们大多没有察觉到危机。
  当然它们察觉到了也没用,因为它们已经在使出吃奶的劲逃跑了,想加速都不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