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319章十面埋伏,胡笳十八拍
 
  在小满的全力催发下,音攻法的“十面埋伏”迅速成型。
  以她武神境的实力,这血气都耗去了差不多半成。
  别看才半成,换雷坤这种武圣来,都够抽干全部血气了。
  如此恐怖的血气量积蓄出来的“大招”,威力自然对雷坤有致命的威胁。
  毕竟他没能力一下将全部血气释放出来,被碾压是必然的。
  好在这一招在顾恪的引导下,完全调整向四周逃跑出一段距离的诡物们,否则漏下一点都能震死一大票实力普通的北森城百姓。
  小满的演奏也到了尾声,手指一勾,弹出最后一片重音时,暗流涌动的十面埋伏被牵动。
  牵一发而动全身,方才草蛇灰线,引而不发的力量终于现出踪迹。
  雷坤双眼圆瞪,注视着远处天空,耳边响起一连串的霹雳之声。
  虽然这一击没有针对他,甚至还是朝着远离他的方向前进的,可他专注之下神念下意识地贴得有些近,其威力大概有诡物面临的一两成。
  瞬间雷坤雄壮如山的身躯一晃,差点仰头就倒。
  万幸他心志坚定,硬生生在后退时稳住,只是退了两步。
  但也免不了两眼发黑,金星乱冒,双耳轰鸣,恶心欲呕,一张脸先是发白,然后又变得潮红,最后又有点发青。
  十面埋伏发起的音攻,不光威力是连锁反应,连伤害也是多个层次,不断起效。
  幸好大多数人都出城痛打落水诡了,没人留在雷坤附近,否则见他这异状,必会引起一阵慌乱。
  雷坤这武圣才略微被波及,就如此凄惨,被刻意针对的诡物们自然更惨。
  十面埋伏音攻发动的瞬间,先是实力较弱的白诡们身体摇晃,但求生本能下还坚持着逃跑。
  但不过一息,第二层音攻降临,还能勉强逃几步的白诡们立刻打着滚,朝前撞倒一地。
  然后第三层音攻降临,实力较强此刻还能维持飞行的黑诡们也坚持不住,开始摇晃,飞行路线也开始弯曲。
  不等它们挣扎,第四层音攻降临,黑诡们步了白诡们的后尘,轰隆隆撞进了地里。
  数十里的大地之上,到处都是烟尘泥土碎叶断枝扬起,仿佛成千上万颗石头落了地。
  第五六层音攻毫不留情地降下,实力较弱的白诡们就像脑浆都炸了般,完全失去意识,只有肢体随着音攻微微抽搐。
  黑诡们要好那么一点点,还有不少能蹬蹬腿儿啥的。
  跑得最快的血诡们在这时也“一视同仁”,在音攻笼罩下,摇晃着坠下。
  第七、八层音攻到来,换成黑诡们完全失去意识,血诡们开始在地上蹬腿挣命。
  第九、十层音攻落下,血诡们也安静了。
  非但如此,正从北森城中追杀而来的守军们也情不自禁地放缓了速度,有种莫名的惊悚感。
  这些诡物可是把他们围在城中多日的强大对手。
  虽然它们实力确实不至于碾压北森城,被他们杀了不少,可那种杀之不绝,无穷无尽的势头才是让人记忆最深刻的。
  而就在他们眼前,这些以数量占据了优势的对手却像是遭遇了洪水的蚁群,被人轻而易举地横扫一空。
  那换成自己面对如此存在,能比这些诡物坚持得更久么?
  如此一想,生物本能对强大存在的敬畏心,让他们不由自主地放缓了动作。
  很多人面露敬畏之色,抬头看向高空中的顾恪与小满。
  他们大多数人只是二轮实力,还有少部分武宗和武尊,不如雷坤感知那么敏锐,但脑子还是有的。
  当琴声出现后,节奏愈急,诡物就倒下得越快。
  这种巧合连续发生,那八成就不是巧合,而是弹琴者帮助他们解决了诡物。
  至于弹琴怎么能解决诡物,那是另一个问题,反正躺遍大地的诡物就在眼前,它们不会撒谎。
  让他们疑惑的是高空中的琴音只在刚才停顿了片刻,然后又再次响了起来。
  雷坤用力按着自己的脑袋,疏通着方才被扰乱的血气,也抬头看向空中:这诡物都完蛋了,还弹?
  而片刻之前,小满面色潮红,有血气消耗的原因,也是因为心情激动。
  没想到啊没想到,她小满竟然也有弹琴横扫诡物的一天。
  这么多年了,她可是洞府里出了名的“大老粗”。
  无它,对比尔。
  大小姐出身大武顶级宗门,先天环境带来的贵气不是一般人能媲美的,梅兰竹菊也是从小接受豪门培养,素质不比一般大家小姐差。
  柏素清没那么夸张,但碧海门实力也是档次居中,她家也是世代官宦,自然不差。
  小萍儿倒是和小满家世相当,甚至还要差不少,起码熊老爹在熊家村的身份地位比小萍儿老爹高得多。
  可抵不住小萍儿是個勤奋党,每日读书不辍,性子也安静,这气质自然而然就上来了。
  唯独小满,被顾恪逼着每日至少读书一本,百多年下来也可称读书破万卷。
  可她生性活泼,读书都要看插画版才能不打瞌睡,百多年也没养出啥书卷气。
  当然,实力强大和阅读量还是让她拥有远超常人的气度,只是在洞府里“抖”不起来——其他人实力都比她强,读书都比她多,一群学霸小学霸里,就她一个“普通优秀”的存在,能不自卑都是心理强大了。
  直到今日弹琴一曲,她才发现自己似乎可以剑走偏锋,弯道超车。
  其他人爱好各异,但琴棋书画这四艺在洞府中一直颇受冷落。
  像梅兰竹菊什么都会,但琴棋还是在烈阳宗时被强制要求,学了点基础,拿来装门面的。
  包括名字里有个琴字的菊琴,也只是粗通音律,从没钻研过。
  书画要好一些,毕竟书无论练武和管理都会用到,不要求成为书法大家,起码字得写得好看。
  画则是为了刺绣缝纫,多多少少要在颜色和构图上有基本功。
  大家最重视的终究还是练武,其次是农工技艺。
  洞府里被阅读最多的也是武学书籍,顾恪给众人灌顶最多的也是武学和农工技艺。
  像琴棋书画这些,基本没谁主动要求灌顶,因为基本用不上。
  小满自然也没要求过这些,毕竟这些都不在她喜欢“玩”的目录里,此刻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琢磨着等下回去,就弹琴给小萍儿听。
  只要不动用音攻法,《一曲肝肠断》听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以前不学,那是因为她没兴趣。
  就像前世有多少人喜欢看视频、小说、漫画,又有几个人因为喜欢看,最后跑自己自己拍视频,写小说,画漫画的?
  观看这些作品是娱乐享受,创作这些却是一个相当艰难的过程,没有点爱好是真没兴趣做这些。
  事实上,即便有兴趣爱好,甚至是惊人的天赋,大家也未必喜欢做这些。
  比如小说家、诗人雷蒙德卡佛就说过“我从没喜欢过工作,我的目标是得过且过”。
  作家毛姆也表示“你想干什么?”,“我想游手好闲”。
  丹尔尼-哈尔姆斯也说“我过着一种不正确的生活。我什么也不做,并且睡得很晚。”
  列夫托尔斯泰前一天才说“很愉快,决定了,应当爱、应当工作!就这样”,第二天就“很累,不想爱了,也不想工作了”
  由此可见,偷懒与不想工作,是人的天性。
  天赋和爱好,很多时候只是用来降低创作的痛苦,以及让自己更容易偷懒。
  小满幸运的是,有顾恪给她灌顶,曲子也是现成的,不需要自己创作。
  那拿出来炫耀一下,就跟做了个新玩具给大家共享一样,没甚压力。
  这要是勤学苦练而来?呵呵,想想前世哭着演奏乐器的那些小学生,以及逢年过节时老妈下令“给大家来一段”的倒霉孩子们,就知道学艺是多么令人悲伤的一件事了。
  小满在那里幻想着弯道超车,想得心潮澎湃。
  顾恪却神念传音惊醒了她的美梦:“还没完呢,那几只转移诡和瞬移诡跑了。”
  小满一听愕然:“什么妖魔鬼怪,竟能在我天魔琴下逃得小命?”
  顾恪的瞎子天残忍不住翻了白眼:“它们在第一次音攻后就溜了。”
  小满:“溜哪儿了?”
  “当然是北面。”顾恪答到。
  小满:“斩草不除根,必有大患,追。”
  顾恪也是这意思。
  其他虚诡倒也罢了,转移诡和瞬移诡这种特殊品种实在太麻烦,只要发挥得到,完全可以拖住武圣。
  大新才几个武圣,本身又在弱势,哪儿能让它们这样牵制住。
  这种纯属恶心人的特殊虚诡,顺手杀了也好。
  顾恪念头一动,神通万水千山发动,带着两人穿入虚空之中。
  下一刻,两人就出现在数百里之外。
  不远处正是几只在空中快速飞行的特殊虚诡。
  瞬移诡确实可以带着转移诡一起瞬移,但就像顾恪带着别人使用万水千山一般,消耗极大。
  方才琴音响起,对它们造成了影响,紧急情况下瞬移诡带着转移诡逃出了几十里。
  但这后续的逃跑,却还是得靠各自飞行。
  小满一见这几个朦胧虚幻的诡影,蓄势待发的手指就拨了下去,嗡嗡琴音随之响起。
  几只虚诡身躯一晃,满心惊恐地扭头看来。
  见到不远处的顾恪两人,它们心中亡魂大冒,瞬移诡连带转移诡跑路都省了,直接就想发动能力。
  小满却早有准备,一出手就是目前音攻法最顶级,也最霸道的“胡笳十八拍”。
  它不似十面埋伏,需要“埋伏”这个过程。
  反而更类似阳关三叠,是一种循序渐进,不断积累伤害的音攻法,只是层次更多,最后的杀伤也更凶猛。
  瞬移诡反应再快也没用,因为顾恪同样是用万水千山瞬移而来,给小满争取了先手之机,发出了第一拍。
  当它们听见这第一拍,就意味着后续的十七拍也要来了。
  瞬移诡才想逃,就发现以往敏锐无比的意念被第一拍扰乱,顿了微不足道的一息。
  不等恢复,胡笳十八拍的第二拍琴音传来。
  正要恢复的意念再次一颤,变得更混乱了些许。
  然后第三第四拍接踵而至,无论瞬移诡还是转移诡都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躯正在失去控制。
  别说发动瞬移或者转移替死的能力,它们除了勉强支撑飞行,其它什么也干不了。
  顾恪对此毫不意外。
  方才是在北森城上空,不想抢守军的天地铭感和战功,他有意压制了阳关三叠和十面埋伏的杀伤力,以控场为主。
  而现在远离北森城数百里,又是打定主意弄死这几只麻烦诡,那自然随便小满发挥。
  只听琴音阵阵,十息不到就进入了第五、六拍。
  高亢的琴音如同开刃的剑锋,轰入几只虚诡体内。
  噗嗤声响,它们体表炸开了数十处,大片迷蒙半透明的诡雾飞散出来。
  虚诡们惊恐嘶鸣,却被琴音压了下去。
  随着十八拍的推进,它们身躯上的炸裂之处越来越多。
  先是肢体被炸断,接着身躯被一点点爆开。
  待到小满的十八拍结束,余音袅袅在旷野上时,这几只虚诡已被轰入体内的琴音炸成了数百块,跟被千刀万剐也差不多。
  小满气喘吁吁地停下,这胡笳十八拍的手法和控制要求可比十面埋伏高得多,消耗也更大。
  她一时兴奋弹完,血气又耗去了三成不止,加上之前差不多去了四成。
  这是很多年都未曾发生过的事,让她颇不习惯。
  再举起双手一看,小满顿时哭丧着脸:“这十八拍也太夸张了吧,我的手居然在抖诶。”
  顾恪抬手一招,将地上炸的到处都是虚诡尸骸统统吸了过来,顺便幸灾乐祸:“你就没弹过琴,现在居然把音攻法里最难的十八拍都一口气完成了,看来还是很有天赋的嘛,哈哈哈哈。”
  小满皱着脸,拼命活动着鸡爪子似的双手:“不应该啊,我徒手劈虚诡几百下都不可能这样的。”
  顾恪再次哈哈大笑,揽住她:“这是习惯问题,你根本就没适应过弹琴和音攻法的发力技巧,所以是在与自己的肌肉记忆较劲。”
  顿了顿还是安慰到:“放心,最多再这样来个两三次,手就不会再抖了。”
  小满不禁瞪眼:“还要两三次?傻子才干呢。”
  顾恪也不反驳:“行行行,先回洞府,我给你好好按摩下。”
  话落,两人的身影消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