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叶熹音宋寒烨 > 25.奢侈的关心
 
俞默夕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包厢内的人,见大家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神情,知道再装下去也没意思了。

她看了一眼包厢的空位,专门避开了靠近宋寒烨的位置,耳边幽幽传来男人低冷的嗓音:“坐到我的身边来。”

她心底咯噔一下,硬着头皮坐到了宋寒烨的身边。

周围的人看见俞默夕过来,纷纷举杯讨好宋寒烨,一个劲的夸着俞默夕的美貌。

宋寒烨叫来陪客的一个女人冷不丁的说了一句:“之前我看到过新闻,俞小姐会跳舞呢,跳的特别好,不仅漂亮还多才多艺。”

“是吗?不知道可不可以跳一支给我们开开眼界。”一个合作方顿时来了兴致。

俞默夕笑容尴尬僵硬,她哪里会跳舞?正要推脱,宋寒烨侧身附在她的耳边低语:“你不是很喜欢讨好男人吗?跳一支舞,城西的地皮给你。”

他清寒的眉宇没什么情绪,眼底划过了一抹讥诮。

包厢一侧是一根钢管,专门给这些女人表演用的,表演的好了,钱可就哗啦啦的流入了口袋。对于她而言,是地皮稳了,她留在叶氏的复仇计划可以更进一步。

俞默夕放下酒杯,看着众人莞尔一笑:“那就给大家献丑了。”

她说着,站起身,脱去了身上的外套,展露出自己窈窕的身姿,周围的合作方看得两眼发直,A城第一娇,不仅长得美艳清纯,身材更是没话说。

宋寒烨冷冷的睨了一眼俞默夕,修长的手指微微攥紧了酒杯,眼底滑过一抹厉色。

他让她去跳舞,她还真的去跳了?

俞默夕抬步走到了钢管边上,抓住了冰凉的管子,在脑海里回忆着之前在电视上看到的各种动作,也许是有跆拳道的功底,她跳起来非常的轻快,动作行云流水。

包厢内,电子音乐震动着人的神经,不算明亮的光线,若隐似无的看见女人舞动的曼妙,一举一动,发丝飞扬,一双漂亮的眉眼,脉脉含情,每一个动作都尽显妖娆妩媚。

一群男人看的不眨眼,宋寒烨冷冷的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眯了眯暗沉的眸子,眼底掠过一抹冷锋,貌似让她跳舞,还非常享受?

跳完舞,俞默夕走到了宋寒烨的身边,勾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怎么样?城西的地皮能归我吗?”

宋寒烨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冷削的薄唇讽刺的勾了一下:“不满意。”

他们两个人靠的很近,说话的声音很小,在外人看起来不过是亲密的低语,周围的男人咽了咽口水,看着宋寒烨丝毫不敢造次。

尤其是此刻宋少的手丝毫不松懈的搂着俞默夕的腰,全然一副暗示他们领地归属权的意思。

包厢内,大家继续喝酒玩乐,俞默夕看出来,也许今天不过是谈完合作后的酒局而已,一想到宋寒烨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她顺着众人多喝几杯酒。

直到最后喝得迷迷糊糊的,就有些神志不清了。

宋寒烨扶着喝醉的女人朝外面走去,一侧秘书走在边上,看着宋寒烨应付着俞默夕,走上前小声道:“宋总,我来抱着少夫人回车上。”

“你先下班吧。我送她就行。”

秘书暗暗皱眉,最近有了少夫人,少爷不知不觉的变化了许多,话变多了,整个人也春风和沐了许多。

酒吧门口。

俞默夕醉醺醺的趴在了男人的身上,气恼的捏着他的脸:“你们这些男人啊,都是坏东西!”

“我怎么坏了?”宋寒烨扶着走的踉跄的女人,戏谑的问。

“故意耍我,还让我跳那么世俗的舞蹈给那么多人看,你说我没爹没娘,四分五裂的被拆了,你还这么的对我,太残忍了。”

宋寒烨看着她在怀中懊恼的抱怨,精致的小脸一片绯色,微微皱眉的模样莫名的可爱。

“你为什么非要留在叶氏?”他突然问。

“叶氏的人和我有仇,他们害死了我,害惨了我。”俞默夕说着说着,眼眶红了,抱着他的肩膀低声哭起来。

心底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发泄出来。

宋寒烨看着怀中哭的浑身颤抖的人,漆黑冰冷的眸内滑过一抹疑惑,他从不记得俞家小姐和叶家有什么仇恨。

若是喝成这样还在演戏,那么俞默夕的手段就太高了。

俞默夕哭着哭着,突然打了一个嗝,紧接着捂着嘴,却还是呕了出来,宋寒烨急忙推开她,还是沾到了一些呕吐物到身上。

看着蹲在地上吐个不停的女人,宋寒烨冷峻的面容一沉,他真不该同情这个女人。

翌日。

俞默夕揉着发疼的额头醒来,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视线一扫,发现自己居然在主卧室的大床上,平日里,宋寒烨都不允许她来这里半步。

房门打开,管家端着一碗汤过来,看着俞默夕道:“少爷给你熬的醒酒汤,您快喝了吧。”

少爷熬的?昨天晚上还冷冰冰的,怎么突然对她这么好了?

俞默夕一饮而尽,下了楼,看见正在厨房里倒牛奶的宋寒烨,欢快的走上前,踮起脚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女人温软的气息倏地靠近,宋寒烨身躯一僵,冷冷的睨向了身侧的女人。

俞默夕看着他笑的灿烂:“宋先生,谢谢你的醒酒汤了,作为回报,我给你做早饭,你想要吃什么随便点啊。”

“不必了。”他冷冷的回了一句,端着牛奶面无表情的离开厨房。

俞默夕见他冷冰冰的撇撇嘴,兴奋不减,趁着宋寒烨对她有点好,一定要赶紧顺着杆子往上爬,她一定要拿下他的心!

她开了燃气,拿了鸡蛋,鸡蛋倒入锅内,油花飞溅,俞默夕捂着手痛叫一声,秀眉紧皱。

身上的电话震动了一下,她一边继续翻动着鸡蛋一边接电话:“喂?什么事啊?”

“今天招标会现场,虽然内定好了走个形式,你也过来参加一下吧。”

“我参加什么?难道要我看林月她霸占了我的成果,得意洋洋的炫耀吗?”俞默夕冷哼一声,翻炒着已经焦黄的鸡蛋。

“这是规矩,高不高兴都得来。”

丁瑶挂断了电话,俞默夕看着面前金灿灿的鸡蛋,余光瞥了一眼门口站着的男人。

她故意装作被烫伤叫了一下,之所以那么喊一句,就是要他看见自己的落魄,希望他能改变想法。

她有一点私心,试探着他会不会同情自己。

男人伫立在门口喝完了牛奶,进来放下了牛奶杯,面无表情的离开了厨房。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去询问她的手,整个人清冷寡漠。

算了,他能不厌恶自己已经很好了,她又在奢求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