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叶熹音宋寒烨 > 42.对她有感觉
 
宋寒烨深眸猛的一沉,这个女人是忙着去求救别的男人了吗?

她的后台真是多,一会宋世青,一会陆子烨,怎么就没有一点儿当他女人的本分和自觉?

他点开了附件,证据十分详细,他看了一眼不着痕迹的删掉,俊脸一片森寒,既然已经指明沈家,他基本也能猜出是谁做的事。

沈家似乎太过于自以为是,真的以为他对他们客气几分,就能蹬鼻子上脸,还敢把他玩弄鼓掌?

他对于沈佳瑶好,是因为沈佳瑶与他从小一起长大,作为童年的玩伴和学生时代的朋友,他自然会不一样。

不代表他们可以放肆。

次日,俞默夕醒来的时候,听见了外面传来了凄惨的叫声,一阵又一阵,她听得鸡皮疙瘩起来,下了楼,看见了一个人一个人骑着一辆摩托车从一个人身上压过去,又再次骑回来压过来。

男人脸色青紫,发出一阵阵惨叫。

她吓得脸色一白,看着坐在椅子上欣赏着这一切的宋寒烨,后背一凉。

“宋先生,你这是做什么呢?”她站到了宋寒烨的身边,看着他声音微微发紧。

宋寒烨饶有兴趣的看着俞默夕苍白的脸色,浅浅勾唇:“杀鸡儆猴,这个呢,是我最近新逮到的奸细,你要不要和他眼熟一下?”

俞默夕看着宋寒烨笑不出来:“我是你眼里的猴子了。”

“当然不是,我怎么会娶一个畜生呢?”宋寒烨看着她笑的格外的阴凉:“就算你爱着别的男人,也得乖乖留在我的身边,与其挣扎着痛苦,不如甜蜜一些。”

“我觉得,我和陆子烨在一起会比较甜蜜。”

仅仅是相遇几次,俞默夕清楚的看出陆子烨眼底的宠溺和不舍,他那样灿烂如阳光的男人,若是不能复仇,她愿意把爱情还给原主。

宋寒烨眯了眯深眸,冷嘲:“你觉得陆子烨知道你和我上过很多次的感受后,还会要你吗?”

俞默夕心底狠狠的缩了一下,她死死的盯着宋寒烨:“我也没打算隐瞒陆子烨,若是他不愿意,抛弃我也无所谓。”

“是吗?”宋寒烨眼底的危险一点点的凝聚。

“宋先生,我希望我们离开的时候,不要成为彼此的伤疤。”俞默夕深吸一口,第一次正视宋寒烨,他冷漠的面容,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眸子。

宋寒烨扯了扯唇角,看着她缓缓道:“你知道吗?陆家在我们宋氏的眼里不过是一个小棋子,只需要我轻轻的动一动手,陆氏就会出事,不堪一击。”

俞默夕看着他眼底渐冷。

他走到了她的跟前,为她仔细的顺好了额角的发丝,面色阴沉:“世界上有很多飞来横祸,稍微做点事,也没人会怀疑。”

俞默夕的呼洗局促起来,死死的盯着他:“你真卑鄙。”

宋寒烨对于她的讽刺不以为意,看着她嗓音凉薄:“俞小姐,我们之间不会有伤疤,只会有支离破碎,死无残骸。”

外面,男人的惨叫声依然继续,俞默夕不难想到被机车压碎骨头的感受,背后泛起了阵阵寒意,若是她真的做出什么,他会这么的对待她吗?

重新回到宋氏,第一个项目就是要出差,出差的地点是Y国,下了飞机,宋寒烨没给团队休息的时间,直奔会面的茶吧,包厢内,对方带着一个小姑娘。

俞默夕不知道他们谈的是什么合作,可看着小姑娘年纪不大,一直盯着自己的手腕看,俞默夕想起来,早上她带了一个手链。

小姑娘一般都会喜欢的。

她从自己的手上拿下来手链给小姑娘戴上,小姑娘一脸欣喜的看着她,手指比划了一下。

俞默夕微微勾唇,也比划了一下一下,宋寒烨的合作正好谈到了瓶颈,对方一直不愿意让低价位,预算高出不是很多,宋寒烨却觉得还是可以再低一点,他意外的发现身边的女人会手语。

小姑娘看着俞默夕比划,十分欣喜,指着手链比划的很快,俞默夕大致看懂了小姑娘的意思,她认为这个手链和曾经她妈妈编织的很像,她妈妈和她一样看起来特别的温柔。

俞默夕看着她比划道:希望这个手链能像你妈妈一样的守护你。

女孩子眼眶微微泛红,身边的负责人急忙比划着手语和小姑娘沟通,小姑娘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宋寒烨本以为合作谈崩了。

负责人让律师拟定了合约,就是俞默夕刚刚报出的价格。

签完合约,两个人离开,宋寒烨看着俞默夕询问:“你刚刚和她说了什么?”

“没什么。”俞默夕淡淡回答。

宋寒烨看着身边的女人,她精致的小脸清淡,却总是让他发现惊喜。

“手语我爱你怎么说?”他看着她突然询问。

俞默夕看着他比划了记下,宋寒烨学了一下,看着俞默夕好奇的目光,他一本正经道:“我随便问问,没打算对你比划。”

“我知道,一般人也看不懂啊。”

回去的路上,宋寒烨看向窗外,他觉得自己刚刚一瞬间脑子糊涂了,居然想着学会了以后对她比划,对这个女人居然会有感觉。

她凭什么配得到他的爱?简直是笑话!

合作顺利,例行举办酒席,俞默夕吃了两口,汤汁洒到了衣服上,她出来去洗手间洗洗,就看到迎面走来的一群人。

是俞家人,一个扎眼的存在,是宋世青。

“姐姐,你也在这里啊,怎么穿成这样子?宋寒烨都不肯花钱给你买衣服吗?”俞晚晴一看见俞默夕,立即上前不着痕迹的讽刺一番。

俞父看见许久没见到的俞默夕,脸色立刻阴沉下去:“我已经没有你这个女儿了,下次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出嫁之前,他和这个女儿谈好了,一手交她母亲遗留的股份,一手交宋寒烨的机密,谁知道她一出门就不认账,现在追来应该是求饶的!

俞母看着气氛僵硬,立即假扮好人:“默夕这么久不见,我们一直都很想你,你爸爸也是刀子嘴豆腐心。”

若是这么多年俞父最喜欢俞母什么,大概就是这一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功夫了,一边演戏一边推波助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