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叶熹音宋寒烨 > 61.她的邀请
 
他也是难得的温柔,俞默夕乖巧的不再继续动,而是依偎在他的怀里,像只猫儿一样乖巧:“宋寒烨,你别离开我。”

她的声音软软的,似乎带着一些祈求。

宋寒烨看着她乖巧的模样,心底的某一处软了一下,低语道:“好。”

明明是她一直勾三搭四的,怎么显得他才是那个负心汉呢?

次日。

俞默夕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她看着自己身上凌乱的睡衣,秀眉一皱,下了床,卧室门突然被人推开,宋寒烨从外面走进来,走到了她的跟前坐下来,深眸难得浮现了一抹温柔:“你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些什么吗?”

昨晚?

俞默夕想到了见到了宋世青的事情,她以为宋寒烨又要质问她这一件事,急忙道:“我和宋世青没有任何关系。”

宋寒烨注视着她的深眸眯了眯:“你说什么?”

他昨天去的时候宋世青已经离开了,手下的人汇报俞默夕和宋世青见面的时间并不长,两个人似乎也没说几句,俞默夕似乎并不愿意搭理。

偏偏,她现在酒醒了,就这么着急的解释,欲盖弥彰的意味很重。

“我和宋世青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如果你不愿意相信,或者我说了什么让你误会的话,都是酒后的话。”俞默夕看着他目光微微发紧。

她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醉了以后做了些什么,看着宋寒烨的模样,似乎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宋寒烨的眼底迅速的覆盖上一层森寒,冷冷的睨着她:“你现在演戏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话音落下,他冷冷的转身离开了卧室。

俞默夕不知道宋寒烨到底是什么意思,若是怀疑她和宋宋世青之间的感情,为什么没有指责她,又为什么不像是从前那样的羞辱她?

她来不及多想,下了楼,吃着早饭,她突然间想到,昨晚她坐在车上,圈着男人的脖子疯狂的吻着。

脸色一红,俞默夕咬了咬唇,她昨晚到底都做了一些什么?是不是投怀送抱的话,他就不打算算钱了?

吃完早饭,去了宋氏集团。

早晨有一个会议,今天却被取消了,而是去了顶楼的大会议室,一走进去,会议室内一片肃穆,来了不少人,似乎都是股东。

俞默夕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前面的宋世青,宋世青看见她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微微一笑。

俞默夕心底猛的一缩,低垂着眉眼离开了会议室,等候在茶水间的时候,她听见一个秘书和另外一个人聊天。

“听说今天的股东大会要让宋氏什么的太子爷宋世青担任总裁呢,你们说宋总的地位是不是不保了?”

“当然了,前些天工地上的事情那么大,现在连真正的凶手都没抓住呢。”

新闻上受伤的工人家属挠的沸沸扬扬,已经占据了连续一个星期的热搜榜了,一般人哪里有这个本事,肯定是有人撑腰。

俞默夕心底有些愧疚,偏偏她现在必须站在宋世青的那一队伍,不然,她怎么甘心让宋世青逍遥?

一个小时左右,会议室的结果出来,宋寒烨卸任,宋世青成为了宋氏集团的新一任总裁,俞默夕端着奶茶回到了走廊内,看见了走出来的宋寒烨,心虚的低下头。

她默默的跟着他的身后进了电梯,一路无言,直到到了办公室,宋寒烨冷冷的看了一眼她:“你先收拾一下东西,再去通知大家去集合,要走的可以去财务,不要走的继续跟着宋世青。”

宋世青向来多疑谨慎,自然不肯用宋寒烨的人手,俞默夕点了点头离开,去了办公室通知完毕,门外进来了沈佳瑶。

沈佳瑶一看见俞默夕,脸色立即沉了下来:“你看你跟着宋寒烨只会为他带来晦气。”

俞默夕心一沉:“是吗?”

“当然了,现在能够给宋寒烨支持的人只有我,你还是赶紧准备离婚手续吧。”沈佳瑶得意的看了一眼俞默夕,转身去了宋寒烨的办公室。

俞默夕看着沈佳瑶离去的背影,暗暗的攥紧了手心,沈佳瑶的话也没错,自己一个坠入深渊的人,怎么去拯救别人呢?

办公室内。

宋寒烨整理完了文件,正要走,就看见了沈佳瑶一脸明媚的走进来,沈佳瑶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看着他一脸的委屈:“你最近都没来看我呢。”

自从上次的事情以后,宋寒烨直接冷落了她,她一直找机会重新靠近他,现在终于找到了机会。

宋寒烨不着痕迹的推开了沈佳瑶:“现在我已经是一个已婚男人,以后不要做这样的动作,会让人误会。”

沈佳瑶看着宋寒烨目光一暗,从前,他从来都不会计较这些,都是因为俞默夕的出现,哪怕现在局势这样,他也不肯对她演什么。

“宋寒烨,你这是在可以和我保持距离吗?我们曾经从来都不分这些的。”沈佳瑶看着宋寒烨眼眶微红:“就是因为俞默夕,你要对我这么的残忍吗?”

“看来你对我有些误解。”宋寒烨面色冰冷的看着沈佳瑶:“我从前与你也不过是朋友的关系,没有残忍与温柔之分。”

沈佳瑶看着宋寒烨冷若寒霜的模样,眼眶顿时红了,泪眼朦胧的看着宋寒烨:“这么多年,难道你真的看不到我的心吗?我爱你,做了心脏手术,那么的想要活着,也是为了你。”

“我让你为我做心脏手术吗?”宋寒烨面色冷沉的看着她。

沈佳瑶看着他眼泪落下来,咬了咬唇:“对不起,是我自作多情了。”

话音落下,她抹了一把眼泪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走出门外,她目光狠毒的看了一眼秘书室内整理文件的俞默夕。

宋寒烨是她的男人,任何人若是觊觎,都是妄想。

深夜。

俞默夕抱着一堆东西回了别墅,宋寒烨坐在沙发内看报纸,她看着他心底始终有一份愧疚,犹豫了一下,拿出来两张门票放在了茶几上。

“办公室里的人送我的,丢了也是丢了,不如我们一起去。”她看着他讷讷的说道。

宋寒烨闻言挑眉,放下了报纸意味深长的看向她:“我记得你在秘书办的人缘没有这么好吧?新西方游乐园,门票可不便宜。”

俞默夕看着他闷闷的咬唇:“你不去就算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