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叶熹音宋寒烨 > 65.负心的女人
 
宋寒烨冷削讽刺的笑了一下,俞默夕紧张的攥着手心,门外传来脚步声,宋世青推开门,就看见宋寒烨和俞默夕面对面坐在沙发上。

宋世青的眼神动了一下,走上前看着宋寒烨讽刺:“一个被抛弃的人,来我这里做什么?”

宋寒烨讳莫如深的一笑:“老爷让我来这里坐坐,说了一些遗嘱的事情,我顺道来看看你,在这位置风光吗?”

宋世青看着宋寒烨的脸色一白:“老爷和你说了遗嘱了?”

宋寒烨徐徐站起身,俊脸一片暗讽:“我顺便再赠送你第二个消息,你身边的这个女人……”

俞默夕看着他呼吸一滞。

宋寒烨走到了俞默夕的跟前,深眸锐利的盯着她:“也只能是我甩了她。”

话音落下,宋寒烨讽刺的扯了扯唇角,转身潇洒的离开了办公室。

宋寒烨看着离去宋寒烨,直接去了董事长办公室,他倒是要去问一问,老爷子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为什么不告诉他立遗嘱的事情!

俞默夕看着离去的宋世青,隐约觉得不妙,跟上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只能站在门外偷听。

宋世青进入了办公室和宋老爷子激烈的争吵着,大致是为了自己的母亲在宋家没名没分的生活着,牺牲了这么多跟着他,他到底给予过什么东西?

老爷子则认为他的母亲不过是看中了他的权势和名利才倒贴的,死皮赖脸的在家里,他收养他们就已经很不错了。

激烈的争吵后,突然传来了什么破碎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重重倒下的声音,俞默夕心底猛的一缩,正要进去看看,犹豫了一下,急忙去了监控室。

她立即拷贝了所有的文件,并且命人删除了许多视频。

俞默夕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宋老爷子浑身是血的被送去了医院,宋世青根本不在一边,她找去了办公室,宋世青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坐办公椅上。

俞默夕走上前,递出来一份硬盘:“东西都在这里,若是有什么最坏的打算,他们没有这个也没办法怎么样。”

宋世青闻言,才缓过神来,他拿着硬盘的手微微颤抖,顿了一下,眼底露出一抹危险:“当时监控室里有几个人?”

“一个人。”

“那么,算上你知道这一切就是两个人。”

他的声音冷的可怕,俞默夕心底一缩,她低估了宋世青对于别人的戒备和警惕了,或许她该拿了这个逃跑。

可她无权无势,宋寒烨也憎恨她,她能跑到哪里去呢?

既然如此,不如以身犯险。

“你若是不放心我,那么不如就此解决了我。”俞默夕的语气平静,却又带着一种莫名的决绝。

宋世青摩挲着手中的硬盘,看着她倏地苦笑了一下:“等我完成这一切,一定会娶你,让你坐上宋氏少夫人的位置。”

那时,宋氏唯一剩下一个掌门人,再无威胁。

俞默夕心底松了一口气,看着宋世青道:“我不需要那些东西,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陪在我的身边。”

一番听起来似乎很单纯的话,宋世青听着格外受用,起身给了她一个拥抱。

他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不能再失去眼前的这个女人了。

她对他这么的好,那么的单纯,未来他坐上了那个位置,一定会给她最好的幸福。

宋老爷子去医院的时间晚了,本身岁数大了身体不如从前,葬礼来的很快,硬盘被销毁,宋世青怎么肯这么简单草草了事。

他找了人拼接了监控,截取下来的正好是宋寒烨离开办公室,后面护士进去抢救的画面,看起来肇蓄意害人的是宋寒烨。

饶是宋寒烨手中拿了宋氏集团最大股份的王牌,也无事于补。

宋世青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沈佳瑶四处奔走,已经大肚子的她最后跪在了宋世青的办公室前祈求他能够原谅宋寒烨,求他帮帮宋寒烨。

俞默夕看着哭成了泪人的沈佳瑶,眼底微微动容,却还是冷硬的收回了视线。

宣判的那天,双方见面,宋寒烨拿了离婚协议书亲手递给了俞默夕,是一份已经签署好的离婚协议书,她之前梦寐以求的。

俞默夕看着面前的宋寒烨,饶是被关了半个月,他修长凛冽的身形依然带着一股傲气,冷肃的眉眼看起来深不可测。

俞默夕接过了文件,看着他笑了一下:“谢谢宋先生成全了。”

宋寒烨看着女人的笑容,脸色复杂,俞默夕没有多留,拿着离婚协议书离开了走廊去了宋世青那里,律师和宋寒烨一起去了法庭。

“宋总,您放心,他们证据齐全,可也没有直接证据,判决不会太久。”律师一边走一边看着宋寒烨悄声说。

宋寒烨深眸浮动了一下,递给了律师一个U盘:“你看看这个里面是什么。”

“这个是什么?”律师拿了U盘奇怪的看了一眼宋寒烨。

宋寒烨剑眉微蹙:“不知道,她刚刚给我的。”

藏的十分隐蔽,硬塞到了他的手中。

“那个女人背叛了你,现在能给你什么?”律师冷哼一声,他算是宋寒烨上大学时候的哥们,现在也知道宋寒烨被人算计。

尤其是也猜到了是被俞默夕那个女人算计了。

“看看吧。”

开庭的结局没什么悬念,宋寒烨涉嫌故意杀人,宋世青意气风发的看着宋寒烨,这一场战斗,他算是赢了。

现在他咬亲眼看着宋寒烨入狱。

下半场休庭,律师却突然提交了一份新的证据,证据内,是一份完整的监控视频,宋世青满手是血的样子冲出来,整个庭审的人都震惊了。

宋世青被当庭逮捕,宋寒烨当场释放。

宋寒烨看着视频也十分意外,出庭后,律师悄声在他耳边道:“俞小姐还有另外一个东西,我打印了下来。”

是一份简短的信件。

信件上是沈佳瑶肚子里孩子并非他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情非得已,末了,她写了一句话。

我并不是我,可我的人生那么多人,只有你是我想一直在一起的人。

宋寒烨攥着信件的手微微发紧,平静如水的心底泛起了涟漪,谁允许她擅作主张做了这么多事的?

现在还好意思回来表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