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 第五章 所谓骄傲,不过笑话
 
  
柯萧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宽大而柔软的床上。
空气中盈满一股独特的淡淡幽香,让人心旷神怡。
他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翻转了下身子,幽香更浓了——
“啊!”
柯萧吓得大叫一声,赶紧捂紧被子。
一想不对,又薅开被子瞧了瞧,见得自己只是外套没了,内衣还在,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你怎么在我床上?”柯萧瞪着蓝梦月。
此时的她,身着一套让人毛细血管崩裂的新款内衣,正双手抱头,仰躺在柯萧身侧,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你醒了哈?”蓝梦月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凶巴巴地回瞪着柯萧,“这是我的床好吧!”
呃,好像她没说错?
柯萧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你觉得咱俩躺在一起合适?”
“怎么就不合适了?咱们是夫妻!”蓝梦月容颜一展,百媚千娇。
“还没拜堂好吧,你赶紧下去......算了,我自己滚蛋!”柯萧翻身爬了起来,满屋子找自己的外套。
蓝梦月也不阻拦,好整以暇地道:“你个没良心的,当时你听得要娶我,都高兴晕头了。咱们不仅拜堂了,你还非要入洞房,要不是我奋力反抗,可不就被你给得逞了!”
呃,绝对不止筑基初期的你,奋力反抗炼气初期的我?
这种睁眼瞎话的段位,似乎比老子还高那么一丢丢!
不管了,我特么得办正事儿去。
哪知脑海中突然响起系统的吵吵声,柯萧顿觉浑身乏力,几乎一跟头栽倒在地。
温软融身,幽香沁神,蓝梦月及时将他抱在怀里。
“我早就察觉你身体有异样,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你得了一种怪病,修为在莫名散去,爹爹都没办法......”蓝梦月啜泣道。
她真的在哭,泪水都滴到柯萧脸上了。
“咱们才认识几天啊,你至于这么投入?不当影后真是可惜了。”
柯萧窝了一肚子火。
你竟然让老子躺了整整六天,任务惩罚来了不是?
“影后?又是你前世印记吧?”
蓝梦月茫然问道,随即哇地一声抱着柯萧大哭,“爹说了,宿慧未尽,天必谴之。
唯一能自救的办法,便是将宿慧连根拔起。
我就问他,要不斩掉你的记忆吧。
爹说不行,其实你本来对前世而言,也算失忆的,好多言行只是本能反应......”
柯萧一阵后怕。
她爹到底是哪位高人,竟然能斩掉别人记忆。
幸亏这老头儿误判了,否则老子醒来之后岂不是白痴一枚!
不过吧,虽然凶险,蓝梦月的表演实在过于投入,连柯萧都被感染,也不忍再膈应她,便道:“行了行了,我知道自己的问题,也知道怎么自救。”
“真的?”
“真的!别打听,我死也不会说的。”
“好吧,那我就放心了。”蓝梦月欣喜不已,抱着柯萧就啃。
柯萧一点都不觉得幸福,伸手推开蓝梦月的俏脸:“别闹!你赶紧给我师兄传讯,他肯定急坏了。”
“你师兄,杂役和外门不是没专属师尊么?”蓝梦月愕然道。
“……不是你说的那种师兄。杂役弟子不都两人住一院子,我从进入宗门便和师兄生活在一起了。”
柯萧觉得自尊遭受到严重挑衅,鬼使神差之下,又补了一句极其幼稚的话:“哦,师兄叫张同岭,当代杂役中唯一的筑基初期修士。厉害不?我以他为荣!”
“啊,原来是他!听说过听说过……我也以咱师兄为荣!”蓝梦月反应极快,连声附和道。
她又不是傻子,迅速意识到自己思维惯性驱使下吐出的那句话的杀伤力,于是极其努力地向柯萧展示着她发自内心的欣赏。
柯萧突然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
“柯萧!”
蓝梦月伸手捉住他,默默运功抚平柯萧脸上已经开始浮现的手印,柔声道:
“我想告诉你,能在如此先天条件下,成长到这种地步,换了是我,一定做不到!
努力的人,值得所有人敬畏。
我是真心觉得他好厉害!
此心天地可鉴!”
“蓝师姐,我……我……呜呜呜!”柯萧终于崩溃,扑入蓝梦月怀里放声大哭。
前世今生,他都没有如此时这般难受过。
那句关于张同岭是杂役弟子唯一筑基初期的话,平日里柯萧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然而当自尊被挑衅时,他急于保护,难免就会拿生平最骄傲的事儿来找回场子。
可是这特么是找场子吗?
张同岭确实是当代杂役弟子中唯一能修到筑基初期的。
可是他却有一个外号,叫筑基境之耻!
因为你不过是矮子中的高子罢了,却是所有筑基修士中最差的那一个。
尤其在蓝梦月这种天之骄子面前,这不叫找回场子,而是对自尊进一步的践踏……
柯萧很快就恢复过来。
哪怕没有外挂,他也从来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更羞于在女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脆弱。
结果蓝梦月死活不让他起身。
更过分的是,她竟然将嘴唇凑了过来,既紧张又笨拙地想要封住柯萧的嘴。
柯萧感受得到她的善解人意,也极其渴望尝尝来到这个世界以来,从来没尝试过的滋味。
而且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排斥蓝梦月,甚至还有些——喜欢!
但是他还是退却了:“跟你讲,我只是发育晚,不是不具备某些能力!有本事你过来,小心哪天我找机会把你给吃咯!”
蓝梦月半天达不成目的,有些急了,干脆抱住柯萧脑袋,狠狠地将嘴唇硬贴了上去,随后一副得逞的得意表情:
“哎哟,我好期待哟,你真能吃了我,我绝无怨言。对了,你刚才叫我什么?”
“疯女人!”柯萧伸手想抹掉唇印,却在即将沾到嘴唇时假意去扇灰尘,划了过去。
蓝梦月不依不饶:“不是这句。”
“蓝师姐……”
"你不守信用!叫老婆!"
“……好吧,老婆。”柯萧有气无力地道。
“啐,不要脸!”蓝梦月的俏脸熟得快滴出水来,一脸幸福地嗔道,摆明了很享受柯萧这声喊。
柯萧又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妈的,这什么《斩情诀》的,怎么给老子的感觉,就特么类似演员自我修养的玩意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