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古穿今之霸总的小花葵 > 第028章 毕业和梦想
 
  除了前几日的忙碌,哥哥们去学校的次数愈发少了,姜幼胭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齐齐整整的哥哥团。

  不过,今天大哥哥和四哥哥都不在家。

  他们去学校进行论文答辩。

  四哥哥临走前还特别高兴地告诉姜幼胭,等他下午回来,以后就不用再去学校了。

  “我可以天天在家陪妹妹一起看大耳朵图图哦~”他对着姜幼胭露出灿烂的笑容,大白牙也闪闪发光。

  “还有,我们可以带妹妹去游乐园动物园去玩,我要给妹妹拍好多好多照片!妹妹那么可爱!”

  想到能和妹妹一起游玩拍照,裴金虎就很兴奋,他要发朋友圈,发微博!

  席崎也点头符合,“计划好,带胭胭多逛逛。”

  两人开着车远去了,姜幼胭还在想这个问题,“可是为什么不用去学校了?”

  “因为毕业了呀。”陆屿把新榨好的西瓜汁倒进胭胭专用的粉色玻璃杯里。

  玻璃杯子上还有两只小巧的猫耳朵。

  西瓜汁的颜色很漂亮,姜幼胭接过杯子,低头嗅了一下,香香甜甜,立刻弯了眼睛。

  吧台边上的椅子对她而言是有些高的,坐在椅子上便不由得晃起了小脚,自在极了。

  她喝了一小口西瓜汁,侧着脸不解地复述,“毕业?”

  是完成学业的意思吗?

  “那完成学业的学生们都要离开学校吗?”姜幼胭又问,小脚不在晃悠。

  完成学业,嗯,可以这么理解。

  陆屿点头后,又摇头,“也是有人继续留下来学习的,学校师资力量雄厚,对自己的不满足让他们更加认真地去学习知识。”

  陆屿说的很慢,尽可能掰碎了说予胭胭听,好让她理解。

  “学无止境。”姜幼胭似懂非懂,然后低头抿了一口甜甜的西瓜汁。

  “对,是这样的。”陆屿目光温柔,揉了揉姜幼胭的头发。

  “那哥哥们不留在学校里继续学习吗?”

  “毕业也仅仅是从学院中毕业,我们的人生才刚刚起步。”赵瑚珊从门外回来,接话,手里是新出的时尚杂志。

  “学校太小了,我们想自己出去闯闯看。”

  说完赵瑚珊径直地走向吧台,端了自己的那杯果汁,对陆屿一抬杯子,“谢啦,小屿。”

  陆屿笑着点头,继续看着姜幼胭。

  “学校太小。”姜幼胭知道不仅仅是字面上的意思,但以她的年龄和阅历,她并不能清晰地理解出这句话。

  在她懵懂而又充满好奇渴求的目光中,陆屿放慢语速说给她听,“学校相对而言过于安全,也太小了,装不下梦想。”

  这句话听起来有一种很特别的魔力,让姜幼胭在心里跟着念了一遍又一遍。

  “那哥哥们的梦想是什么呢?”

  姜幼胭问道,“二哥哥和三哥哥毕业了,想要做什么呀?”

  姜幼胭捧着甜甜的西瓜汁,但现在一心都放在了“梦想”这个充满魅力的词语上。

  “胭胭妹妹知道我的梦想呀,做美丽的衣裳。”

  赵瑚珊晃着杯子,玻璃杯在他的手里显得格外的优雅矜贵。

  “你冰块脸哥哥喜欢赚钱;小虎子是喜欢唱歌跳舞的,可他自己又总害羞不肯承认。”

  四哥哥虽然很最高大,却也是最爱脸红的。

  他跳舞那般好看,可她一夸,他便手脚蜷缩起来,那双眼睛湿漉漉的就更像狗狗了。

  “那三哥哥呢?”

  “小屿,”赵瑚珊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摇头,“我不清楚。”

  可看二哥哥的样子,姜幼胭疑惑,他并不像是不清楚的样子。

  赵瑚珊对着她眨了眨眼睛,“胭胭妹妹可以亲自去问他哦。”

  “不过,我知道现在大家有个共同的目标。”赵瑚珊拉长了尾音,吊足了姜幼胭胃口。

  姜幼胭也如他所想地接口问道:“是什么呀?”

  “赚钱养胭胭妹妹啊。”赵瑚珊笑眯眯地开口,让姜幼胭忍不住脸一红。

  她呐呐地放下手里装西瓜汁的粉色杯子,“我,我很好养的。”声音渐小,底气不足,她好像没那么好养呀。

  “胭胭很好养,吃的少,人也乖,可可爱爱的,让人看着心情就很好。”

  胭胭脸愈发红。

  “胭胭妹妹有什么梦想吗?”

  “我也想赚钱。”

  “胭胭妹妹,过来,试试这件。”赵瑚珊展开了手里的衣裳,是一件改良的古风长裙,简洁而不灵动,飘逸而不累赘。

  赞叹过后,姜幼胭点点头,拿着裙子去试衣间里换。

  赵瑚珊则在整理挑拣出配套的饰品来。

  等胭胭换好出来,他便拉着人坐下,给她做造型,戴发饰。

  姜幼胭乖乖地坐着由着他摆弄,像个精致的洋娃娃。

  赵瑚珊最喜欢打理胭胭这一头长发,乌黑细软,是假发不能媲美的美好触感。

  等陆屿来唤两人吃饭时,胭胭已经

  “哥哥的梦想?”

  哥哥们都有自己的梦想。姜幼胭不禁托着小下巴开始思考自己的目标。

  天色将将亮了起来。

  席崎眼皮动了动,便拧紧了眉头,昨晚喝得过头的,只觉得头昏脑胀,恶心得不行,刚要抬起手摁摁太阳穴,便是一停顿。

  耳畔有清浅的呼吸,规律绵长。

  他面色瞬间阴沉起来,风雨欲来,刷得一下睁开了眼睛,扭头去看。

  然后怔愣在原地。

  却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熟悉的是,这张脸,他曾经近距离看过一年。

  而陌生,则是因为,时隔四年,她成熟了,脸上的婴儿肥褪去,下巴尖尖,是一张弧度美好的精致瓜子脸。

  就像他许多次想象中她长大的模样。

  “胭胭。”他呢喃着,那双寒霜凝结的眸子软化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他是做梦了吧。

  竟然会梦到小姑娘。

  她四年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后,他们在公寓等了许久才相信她是真的不会再出现了,可即便如此,每年他们四人都会回到公寓聚上一次。

  “小姑娘长大了。”他轻叹着,又怜惜着她消瘦,“只是瘦了些。”

  “还是有些肉才更可爱。”

  他伸手想要揉一下小姑娘的头发。

  “你在做什么?”

  姜幼胭迷蒙的双眼瞬间清醒了起来,眸中一片冷清。

  她的声音冷淡又疏离,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是、”

  我是你的冰块哥哥。

  席崎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连身体也不受自己所控制起来。

  姜幼胭的神色很古怪,她没有错过醒来时看到的他眼中的惊喜以及听见自己的话后划过一抹受伤,可这才是最古怪的,这个人怎么可能。(待会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