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古穿今之霸总的小花葵 > 第122章
 
  艺人去公司的时间总是参差不齐,同公司的哪怕推特上面互动频繁,但是私底下的接触也不见得多。

  可是,下午离开的时候席安又碰到了简言,在停车场。

  这次简言身后没有跟着经纪人,而是跟着个助理,见到对方四人都有些惊讶。一时都停在了原地。

  简言偏头看了女孩一眼,“怎么,不去取车吗?”

  席安也看向陈佳:“去吧。”

  简言的助理和陈佳面面相觑后这才一脸不舍地离开,看着十分纠结。

  这两人莫非是以为她和简言有矛盾不成?

  简言:“好久不见。”

  席安点头:“许久不见。”

  简言瓜子脸长直发,一双丹凤眼,眼尾自然上挑,长相十分清丽。气质很冷,眼神也冷,连声音都略带着冷意,这种冷中还带着一丝傲气。而比起一年前,简言更加漂亮了,这是作为新生花旦中佼佼者该有的魅力和自信。

  席安打量着简言的同时,简言也打量着席安。

  在她看来席安也出落得更加漂亮,长相上并无太大变化,气质上愈发醇厚,以前虽美却是没有现在更有魅力,一颦一笑,皆是动人。

  她曾经视席安为最大的竞争对手,她们年龄相近,意味着她们会有更多的竞争机会,电影、电视剧、代言、红毯......同年龄段的女艺人之间的竞争是无比激烈的。

  而一年前她却不告而别,原本公司对席安投入的资源也转移在她的身上。当然她并不会有感激或是侮辱的感觉,你放弃了,自然会有更多人来争夺。

  而现在,她只是想看看她是否有资格当她的对手。

  而显然,席安没有让她失望。

  在席安身上,她依旧感受到了“战意”。

  席安先开口:“让你失望了吗?”

  简言:“更加期待。”

  两人相视一笑。

  简言问得随意:“有挑到合适的剧本吗?”

  席安答得自然:“没有,还在等机会。”

  简言:“我这里有个,你有没有兴趣?”

  席安疑惑:“啊?”

  简言轻笑:“出演我的情敌。”

  说话间陈佳和简言的助理已经开车到了两人身边。

  “邮箱发给你。”简言先踏步然后上车离开。

  小助理对着席安笑了笑然后开车离去。

  留在原地的席安默了一下,继而失笑。“还真是不变呢。”

  然后在陈佳不解的目光中上了车。

  不一会儿,便提示收到了新的邮件。

  未来及打开,曲姐的电话接着到来。

  “我接到了一个新的剧本邀约,是一部电影,觉得很合适。”曲姐开门见山,“是简言推荐的。”

  席安开的免提,开车的陈佳也能听见,惊讶地看了一眼后视镜。

  席安弯了弯唇角,示意陈佳看着路。

  席安解释:“嗯,刚才和简言遇到后聊了一下。不过,剧组邀约都发来了,显然不是只聊了这会儿就决定的。”

  “上午你和她在电梯里碰见了。应该那时候就推荐你了。”

  席安笑:“这像她的风格。”

  曲姐嗯了一下,然后转了转手中的笔,不由得感慨席安当真是好运极了。

  “导演是蔚然,给你的角色与其说是女二,不如说是双女主,剧中最多的是你和简言的对手戏。”说着曲姐轻笑了下,“她这是要跟你同台打擂。”

  手指划开邮件,席安扫了一眼,失笑认同,“没错。”

  曲姐调侃:“那接战吗?”

  席安笑:“当然。”

  “剧本接了,而且不用去试镜。”

  “咦?”这倒是意外了。

  “好奇?”曲姐有心逗她。

  “嗯呐,曲姐你知道些什么吗?”席安不假思索。

  “公司是片方股东,”

  这就好理解了。席安挑眉。

  曲姐又道:“不过,主要是由于导演是个颜控,外加痣控。”

  “啊?”痣控?什么鬼?

  “看了剧本没?温颜的眼下有颗痣。”

  席安手指划了两下,果然看到人设上写着有颗泪痣,妩媚动人。

  哭笑不得地抚上眼角:“所以我这是托了痣的福。”

  “可不是。”曲姐笑了笑正色:“在六月中旬拍定妆照,七月初开拍,合约是三个月。”

  “嗯,知道了。”席安表示知道了。

  那边陈佳已经按耐不住好奇心了,席安却有心钓她胃口,电话一挂,就低头玩起了手机。

  音乐声十分调皮。

  陈佳瘪嘴只能忍着。然后就一路忍到了公寓楼下。

  “安姐~”

  席安从车后座的娃娃堆里扒出来一包糖,拎着包下车关门十分利落。

  走了两步看着还一脸委屈的陈佳,“怎么,不上来?”

  “来!”

  ……

  而另一边。

  皮特推门看见坐在咖啡桌前的简言,皱眉:“你把席安推荐给了蔚导演?”

  简言十分淡定,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点头,“嗯。”

  皮特不住踱步,“你是傻了吗?”

  公司投了大笔钱自然是看中了这部戏的潜力,于简言,是个很大的机会,而现在,她却把机会共享给了席安。

  “不,我很清醒。”简言放下杯子,看向皮特,“你觉得我比不过席安吗?”

  “两年前我输给她,不代表现在我依然会输给她。”

  皮特看着简言提起席安时眼睛里爆发出来的光芒和战意,沉默了。

  或许这对于简言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两年前的S评分给简言的打击不小,简言毕业于中戏,是那届的专业第一,毕业后签入缪斯,但由于缪斯的传统同样需要参与三个月的练习,一路顺风顺水的她一直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最后却输给了不是院校出身的席安。

  那次的比赛,简言和席安的考题相同:看到喜欢的人时露出惊喜。

  简言的表情和眼神都表达出了惊喜的含义,情绪却不明确,她的惊喜中缺少了一种只对一个人的针对性。

  美丽却也仅限于此,无法让人产生共鸣。当时一个评委评价她的眼神太过乏味就像乞丐看到了食物。

  而席安的眼神就把这种针对性给表现出来了。目光惊喜中又带着羞怯喜悦,她的嘴角轻轻扬起,晶亮的眼眸中闪烁着动人的光芒,璀璨得让人忍不住露出了然的微笑。

  本来不认可结果的简言在看了席安的录像后,第一次低下高傲的头,认输。

  可后来,席安无故离开,说是养病,多可笑。

  而那个《生如夏花》的剧本也转交给了简言。饰演患有心脏病却渴望着舞台的小女孩,一炮而红,成为最瞩目的新生代小花代表。

  之后的简言便失去目标般懒散下来,现在倒是激起了好胜心了。这样很好,在娱乐圈如果没有好胜心和野心,是走不远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