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古穿今之霸总的小花葵 > 第123章
 
  天色将将亮了起来。

  席崎眼皮动了动,便拧紧了眉头,昨晚喝得过头的,只觉得头昏脑胀,恶心得不行,刚要抬起手摁摁太阳穴,便是一停顿。

  耳畔有清浅的呼吸,规律绵长。

  他面色瞬间阴沉起来,风雨欲来,刷得一下睁开了眼睛,扭头去看。

  然后怔愣在原地。

  却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熟悉的是,这张脸,他曾经近距离看过一年。

  而陌生,则是因为,时隔四年,她成熟了,脸上的婴儿肥褪去,下巴尖尖,是一张弧度美好的精致瓜子脸。

  就像他许多次想象中她长大的模样。

  “胭胭。”他呢喃着,那双寒霜凝结的眸子软化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他是做梦了吧。

  竟然会梦到小姑娘。

  她四年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后,他们在公寓等了许久才相信她是真的不会再出现了,可即便如此,每年他们四人都会回到公寓聚上一次。

  “小姑娘长大了。”他轻叹着,又怜惜着她消瘦,“只是瘦了些。”

  “还是有些肉才更可爱。”

  他伸手想要揉一下小姑娘的头发。

  “你在做什么?”

  姜幼胭迷蒙的双眼瞬间清醒了起来,眸中一片冷清。

  她的声音冷淡又疏离,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是、”

  我是你的冰块哥哥。

  席崎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连身体也不受自己所控制起来。

  姜幼胭的神色很古怪,她没有错过醒来时看到的他眼中的惊喜以及听见自己的话后划过一抹受伤,可这才是最古怪的,这个人怎么可能会用那么腻歪的眼神看着她。

  幸而,只是一眨眼功夫,眼前人又恢复了往常那幅外表高岭之花实则内里黑透了的模样。

  “夫人怎么了?”他问。

  夫人?什么夫人!席崎被从自己嘴里说出的话震惊了。

  姜幼胭瞥了他一眼,然后摇头,冷淡道,“无事。”

  然后从床榻上爬起来自然得整理了自己的衣襟,然后提着裙摆打算从他身上跨过去。

  他却是直接抓住了姜幼胭的手腕。

  姜幼胭皱着眉顺着那只手看过去。

  “夫人的发髻乱了。”他轻笑了一下,然后抬手把姜幼胭鬓角落下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

  姜幼胭并没有避开他的动作,只是看向他那双始终带着笑的眼睛,又皱了下眉。

  然后才下了榻。

  门外的等候吩咐的侍女们鱼贯而入。

  服侍姜幼胭到屏风后换了衣裳,净面漱口,梳妆打扮。

  而这期间,他始终挂着清浅的笑意如欣赏艺术品般看着姜幼胭的一举一动,没有一丝不耐。

  姜幼胭在侍女微红的面颊上过了一眼,又瞥了一眼今日醒来便奇奇怪怪的男人。

  男人对着她莞尔一笑。

  姜幼胭收回目光,敛眸提起裙摆向门外走去。

  雕花大门在眼前合上隔绝了外面的光亮。

  原本带着清浅笑意的男人,声音如冰渣:“你怎么又回来了?”

  什么?同样面容如冰的席崎疑惑地开口。

  “不是说好了那是你最后一次出现!”男人的质问,而后是极为不屑的嘲讽,“怎么后悔了?”

  “胭胭她,”席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可以控制这具身体,又为何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可男人立刻便打断了他的话,冰冷的声音是对他称呼的不满,“那是本王的夫人。”

  本王?

  眼前被他下意识忽视的异样立刻变得深刻起来。

  绣着冷梅的屏风、梳妆台铜镜、雕花木椅、还有一水的侍女。

  还有这个对他熟络却不掩厌恶男的人。

  他自称是胭胭的丈夫。

  席崎的神色愈发古怪起来,他不是在做梦?

  脑海骤然里划过一些零碎片段,不待他细细思索,眼前的一切又如雪花般散去。

  铃铃铃――

  席崎探手把这发出恼人铃声的手机拿了过来。

  “喂?”声音冷如冰渣,“如果不是什么重要事情的话。”

  不待他威胁完毕,对面人兴奋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老大,那个老头又出现了!”

  长孙司崎是记得姜幼胭的。

  在他为数不多的童年记忆中,她占据了大部分。

  摄政王在还未成为摄政王时,是有名字的。

  他有许多名字:阿娘唤他麟儿;太傅唤他静之;同窗友人则喊他阿静。

  他不喜这些名字,太过绵软,一如他不喜旁人赞他容貌卓绝,仙童转世。

  而很久之后,阿娘病逝、太傅辞乡、同窗友人一一疏远。

  便再无人唤他姓名,旁人见他,或面盆惶恐、或眼藏怨恨,躬身请一句,“摄政王”。

  久而久之,他都忘了自己的姓名。

  却始终有一人唤他一如往昔。

  “阿崎。”

  “名字取来不就是让人叫的吗?”

  是他年少结识的棋友,容貌更似仙人,而身量单薄气质飘渺不似凡世所有。

  因而,体弱多病便是合理不过。

  可这样的人,却是极爱生命的。

  爱重彩,喜繁盛之物。

  一双手仿佛带着灵气,再珍贵濒死的花卉到了他手中,都能枯木逢春,长势极好。

  他曾笑,“许是上苍赠予我的礼物。”

  而这人,最珍惜的,便是他的妹妹。

  年少时的摄政王,身份贵重,家中长辈溺爱,是盛京中最为纨绔的子弟。

  即便是如今的闻人宝宝,也是及不上他当时三分。

  京中之人,上至朝廷,下至摊贩走夫听到“长泽世子”无不皱眉避让。

  古穿今――今穿古――再穿今。

  爹爹入狱、兄长失踪,昔日贵女姜幼胭沦落风尘,拍卖前夕却穿越到了现代。

  get四位宠妹狂魔哥哥,小萝莉胭胭开启了团宠之路。

  三位哥哥初见都唤她,小仙女;唯有大哥哥一脸冷漠问她小偷否?

  日常撒娇卖萌学知识,客串一角却成国民初心白月光。

  不过,张口就喊她妹妹的学长是哪位,竟然和兄长生得一模一样,还知道她的身世!

  意外层出不穷,时空漩涡再次涌动,与胭胭一起回去的还有学长……

  当胭胭再次归来,昔日四位青涩的哥哥已成各界大佬。

  “胭胭永远是胭胭。”影帝大人的猫眼一如既往地温暖明媚。

  “胭胭妹妹一直是我的缪斯公主。”完美帝王眯着狐狸眼给她缝袖口。

  “妹妹被哥哥宠理所应当。”被媒体称为钢铁直男注孤生的乐团队长捏着兰花指小心翼翼地给她扎辫子。

  大哥哥蹲下来握着她的脚给她穿鞋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