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古穿今之霸总的小花葵 > 第137章
 
  昨夜刮起了大风,堂前的落叶扑梭梭落了一地。

  了然了见用了早膳便扫起了落叶。

  “可真奇怪,今日不曾见七妄师叔念早课。”了然挥着扫把,将落叶堆在一角和一旁的了见交头接耳。

  “早饭也没来。”了见点了点头,然后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又道,“今天的馒头好像比往日要甜,我吃了三个,你呢?”

  “吃货!”话题跑偏了,了然听着他又扯到吃上面,有些咬牙切齿,“我只吃了两个。”

  “不过,七妄师叔一向准时,是有什么事吗?”了见自然是看见了了然怒其不争的表情,摸了摸脑袋,觍着脸笑了笑,拐回话题。

  “对啊,”了然也陷入思考,抬眼间却看到了前面低着头的了空,“是了空师兄,了空师兄!”

  了空从住持那出来,低着头,有些神思不宁地走着路,也没听见了然唤他。

  又叫了几声,了空抬头便看见了然了见巴巴地看着他,连忙快步走了过来。

  “怎么了?”了空压下思绪,询问。

  “噫?师兄你怎么魂不守舍的。”了见晃了晃脑袋。

  “我,”了空张了张嘴,然后勉强笑了笑,“你们唤我有事吗?”

  “嗯呐,晨间没看见小师叔用膳,有些好奇,想着师兄离得近些,应该会知道。”了然弯了眼,露出两颗小虎牙。

  “是不是小师叔懒觉了?”

  两人巴巴地看着了空,眉眼俱是好奇。

  “我从住持那回来,还没去法师那请安,”了空见他们有些失望,便问道“要一同去吗?”

  闻言,两人的表情立马喜笑颜开起来,“好呀。”

  扫落叶的动作一下子快了起来,转眼间两人便一左一右地站在了了空面前。

  “你们呐。”了空好笑地摇头,心里的灰暗也仿佛淡了不少,“走吧。”

  路上又碰见前来送书籍的了能,四人便一并前往。

  “法师安好。”

  “安好。”优昙正抄着佛经,墨香幽幽,接过了能手中的书,“怎么一起来了?”

  “来看小师叔!”了见开口,看了眼法师桌子上的绿豆糕,便移不开眼了。

  正是前日刘金科夫妇送的。

  “拿去分了吧。”优昙好笑地看着了能,“功夫莫要偷懒,近日日痴肥了些。”

  “谢谢法师,嘿嘿。”了见憨憨地笑了笑,圆敦敦的肚子被了能戳了戳,看唇语,分明在骂吃货。

  “去看吧。”

  优昙看了眼七妄的房间,昨夜三更天七妄醒后,便一直默念经文,临近鸡鸣才睡下,不过是做了个梦,若是不曾妄动,又何苦纠结,这怕是那个聪慧的孩子最大的执拗。

  优昙有些想笑,神色却依旧温润慈悲。

  往砚台里加了水,抬手便要研磨。

  “了空为法师研墨。”

  “好。”了空接过墨条,默不作声地研磨着,今日的了空格外沉默,眉宇间带着愁绪,优昙多看了眼。

  “有心事?”落笔从容,是个静字。

  房内檀香中夹着淡淡的药香,了空的烦扰的心也渐渐安宁下来。

  “法师,了空的俗家寄了信来,让了空还俗回家。”

  浓郁的墨香萦绕鼻尖,手下的动作渐渐规律,了空开口。

  “不想回去吗?”淡淡开口。

  “不是,了空,我,”了空喃喃,却不知如何说起。

  优昙并不催促,依旧安静写字,僧袍安宁,落笔从容,金色柔和的光撒在优昙身上,长睫垂落下阴影,五官笼罩在金色中,并不能太看清法师的神色。

  了空默默地看着,看着,忧思被一点一点抚平。

  许久,优昙落下最后一个字,洗净笔上的墨汁,优昙拍了拍了空的头,“既然放不下,便回去吧。”

  “嗯。”了空点头,渐渐弯起一抹笑。

  另一边。

  咚咚。

  许久也不见七妄开门,了见悄悄推了下门,便漏了个缝隙。

  三个小和尚对视一眼,悄悄扒上去。

  “小师叔。”

  “小师叔,我们来看你了。”

  “嘘,别吵,小师叔好像还在睡。”了见又扒开了点。

  “好神奇,我以为只有我会偷懒觉。”

  “小师叔和你可不一样。”了然反驳。

  了能摇了摇头,却也有些好奇。

  三个人便坐在不远处的石阶上小声地讨论起来,期间伴随着了见和了能抢糕点的声音。

  七妄推开门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原本乱成一团的脑袋一下子变得空白。

  “小师叔!”震天响的声音,三张惊喜的脸。

  七妄眼中闪过无措,快得不可察觉。

  优昙和了空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噗嗤。”优昙忍不住发笑。

  “师父安好。”七妄行礼。

  有优昙在,他们总要显得拘束些,优昙摆摆手便离开,把空间留给年轻人。

  “小师叔,你饿吗?”这是吃货了见。

  “师叔是否要洗漱?”这是细心的了能。

  “师叔是否抱恙?”这是热心的了空。

  了然有些词穷,巴巴地看着七妄。

  七妄是不善于言辞的,若是讨论经书,他能侃侃而谈,可若是关心,他便有些力不从心了。

  四个小和尚也能看出七妄的纠结,但在他们眼里对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师叔一直是敬慕的,有着距离感,可今日发现小师叔也会睡懒觉便觉得一下子亲近了许多,原来无所不能的小师叔也是平凡人啊。

  小和尚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七妄的思绪渐渐放松下来。

  他昨日又梦到她了。

  优昙背着背篓沿着后山的路走着,寻着长成的草药。而身侧不知何时,有几只兔子跑到优昙身边,隔着一步的距离,灵性而活泼。

  背篓里的草药渐多,身侧的白兔也愈发多,不一时,优昙身边便围了数十只,或大或小,白生生的一团一团的,毛茸茸软绵绵的,像极了棉花糖,看着便有些手痒。

  优昙索性蹲下身子,洁白的僧袍铺落在地上,手摊开,便有一只兔子跳到优昙掌心,抱住了优昙的手。

  “也是雪团的后代么。”优昙抚着白兔,毛茸茸的触感十分舒适,他向来喜欢这样的生灵。

  优昙席地而坐,眉眼舒展,唇角挽起一抹笑容,雍容慈悲。

  而小兔子感受到他的欢喜也愈发亲近,白袍上不多时便多了一些灰色的小脚印。

  优昙失笑地看着衣袍,点了点小兔子的眉心,便又被抱住了手指。

  随后而来的几人远远看着便有些不可思议。

  七妄五人也背着背篓,了然和了见把玩着手里的小药锄。

  遥遥便看到优昙法师席地而坐的那一幕,还有他对着小兔子莞尔打趣的模样。

  温馨而圣洁。

  “法师好温柔!”了见拉住了了然。

  “法师给你糕点的时候,你便这样想了吧。”了然翻了个白眼,却也一瞬不瞬地看着优昙。

  “嗯呐,对,嘿嘿。”了见揉了揉肚子,“好想被法师抚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