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古穿今之霸总的小花葵 > 第159章 巧合的角色
 
  看着和陆屿几人一同过来的姜沐笙,江导招了招手。

  江导是知道姜沐笙住在陆屿他们那的,自家姐姐和老头子的二三叮嘱,结果倒好,人根本没来住自己家,流光倒是送了回去。

  还知道了席崎就老头子念叨了用一辈子的老友的孙子。

  “原来是那个孩子。”江导一心拍戏,鲜少参与家庭聚会,不过对宋席两家当年的事还是有所耳闻,他摇了摇头,没做评价。

  不过,

  “你小子说在这边没住处?”江导蔑视地看着他,满嘴跑火车的臭小子,虽然姜家大本营不在这个区,但他记着当年这小子来这上学时,就买了套公寓的,只是后面又一时兴起地跑去住校了。

  “在招租呢。”姜沐笙笑眯眯地回答。

  “行吧,”江导摆了摆手,不跟他掰扯,“你要在这边多久?”

  “挺长时间的。”姜沐笙的确不清楚,不过他手上也没什么活动。

  一间实验室里穿着防护服的几个男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尴尬地对着另一边下意识后退几步的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笑了笑。

  挺长时间的?闻言,江导眯了眯眼睛,“有兴趣在我这串个角色吗?”

  “舅舅这串戏的人还不多吗?”姜沐笙失笑,想到自己补看剧时那几个出场不多却同样惊艳的角色,“席崎他们都已经演过戏了。”

  这臭小子,生一副谪仙的样子,又一肚子坏水,可会演戏了,他没少忽悠过他来自己这串戏,可惜他志不在此,这么一想江导仍游戏可惜。

  “嗯哼,那几个孩子,有小丫头他们就同意了。”江导以为他又要拒绝,拍了拍手里的剧本。

  “我也同意。”姜沐笙莞尔。

  “唉?”江导愣了下,立刻就笑,“好啊。”

  “和小丫头有对手戏吗?这?”江导其实还没想好角色,不过要跟小丫头有对手戏,得去问问看蔚然那小子,不过难得这小子肯拍戏,写个几分钟的新角色也不难,“好啊”。

  至于会不会被说潜规则什么的,嗤,他的剧他做主。

  “要加个新角色吗?”蔚然疑惑地看着江导,这是潜规则吗?

  眼神太过直白,江导摸了摸鼻子。

  “那个,配角都有人了。”蔚然迟疑地开口。

  “想什么呢,几分钟的小角色就好。”江导虎着脸。

  “啊?”蔚然更疑惑了,而且他看着姜沐笙通身的气质和举手投足间的优雅,这么谪仙的人只演个龙套吗,太可惜了吧。蔚然有些遗憾,“江导,那个十几分钟也是可以的。”

  “啊诶?”江导反倒懵了几秒,他看了看笑眯眯的姜沐笙又看了看遗憾毫不掩饰的蔚然,得,又一个被这臭小子皮相欺骗的。

  “我想要和胭胭有对手戏的。”姜沐笙不想叫赵胭这个名字,索性叫了胭胭,“可以吗?”

  “和流萤有对手戏吗?”蔚然愣了一下,流萤的戏份其实已经快结束了,还没出场却和她有对手戏的角色真没有,啊不对,对手戏,他思索了一会儿,惊喜,

  “有一个角色,是我原先的预设。”

  “是流萤的一位表兄,天资卓绝,擅琴,曾教导过流萤琴艺,只是一次秘境探险受伤闭关后再出来已是几年后,那时流萤已经离世了。再后来这位表兄便没了踪迹。”

  一个哥哥的角色,教小丫头学琴,真是缘分。姜沐笙心下感慨。

  “这个角色倒可以,倒没听你说过。”江导满意地抚掌。

  “本想写的,因为线索不多,后来这个角色便没有加到小说里,不过有想过外传什么的。”蔚然腼腆地笑了。

  “外传?看来我可以期待一下二次合作了。”江导笑。

  “江导不嫌弃的话。”蔚然重重点头,他向来腼腆,江导便是伯乐。

  “不过,学琴嘛,倒是你小子的拿手了。”提到姜沐笙,江导与有荣焉,他还给自己配过几段音乐拿到过个最佳配乐奖。

  弹琴,更像谪仙了。蔚然感慨,灵感突然就来了,立刻低下头奋笔疾书。

  江导笑了笑没再打扰带着姜沐笙离开。

  “小丫头也会弹琴。”姜沐笙说道。

  闻言,江导诧异地看向姜沐笙,“诶?小丫头还会弹琴?”

  姜沐笙颔首肯定又强调,“弹得很好。”

  江导这下是真的意外了,小丫头会弹琴说意外其实也不意外,毕竟现在的孩子都有才艺傍身,不过,能得臭小子一声夸便可以看出是真优秀了,他感慨道,“小丫头真是个宝藏。”

  “的确是宝藏。”姜沐笙点头。

  这臭小子平时对谁都疏离有度的,没见对谁评价那么高的,而且自己姐姐总抱怨他还不交女朋友什么的,江导拧眉,“那小丫头还小呢。”

  姜沐笙愕然后无奈,“舅舅,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可是一直想要个妹妹。”

  “想要个妹妹?”江导沉思了一下。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你小时候还哭着要妹妹,说自己有个妹妹,刚出生被我们藏起来了,我们都说哪来的妹妹,你一通描述,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要不是我知道自家姐姐没二胎差点都信了。”

  “有这事吗?”姜沐笙好笑。“有啊,那时候你还小,才那么点大,”江导比了个及腰的位置。

  “那时我应该记事了吧。”姜沐笙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头绪。

  “那就不知道了,我只记得你还差点把老爷子的宝贝镜子给砸了呢,把老爷子心疼的呦。”江导好笑,说起家人间的趣事,眼角眉梢都挂上了和煦的笑。

  “宝贝镜子?”姜沐笙震惊。

  “对,就是那块不知道什么朝代的铜镜,看着怪好看的。”江导没注意他的变化自顾自说着。

  “你说妹妹在镜子里,可镜子里哪有什么人呀,连人都照不清。”江导越发好笑,只当是小孩子的天马行空童言无忌。

  姜沐笙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却毫无头绪,“舅舅,你还记得那是什么时候吗?”

  “什么时候?大概在你八岁的时候吧。”

  八岁?不对,他应该比姜幼胭大十岁,有什么在脑海里如惊雷炸响,姜沐笙慌忙道,“抱歉,舅舅,我要离开一趟。”

  不待江导回复,姜沐笙就匆匆向外跑去。

  “哎?这臭小子,不是说没事吗,满嘴跑火车的臭小子!”江导啐了一下失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