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古穿今之霸总的小花葵 > 第05章 三个月又十七天
 
  车厢里还算宽敞,只中间的茶几上放着个包裹还有食盒。

  摄政王倒是不记得司未有这般贴心。

  司未先笑着解释了,“食盒里有点心,小王妃若是饿了可以用些,都是姜少爷准备的。”

  他又指了指包裹,有些懊恼地挠了挠脸,“包裹里是毯子和斗篷,方才我倒是忘了拿下去,夜间风大,披上暖和些。”

  这人太过孟浪,又喊得是王妃,只是姜幼胭还来不及羞恼,便听见了他口中的哥哥。

  是哥哥准备的,姜幼胭眼眶微湿。

  司未已经换去骑了马,赶车的是寡言的暗卫。

  烛火偶有晃动,方才还觉得尚算宽敞的马车此刻却显得有些逼兀了,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

  姜幼胭有些尴尬,并不多,在现代时男女平等的思想多少对她有了影像,不会像新时代女性那般落落大方,却也能坦然面对共处一室,只是略显尴尬。

  好在帷帽也遮住了她的面色。

  她伸手将毛毯盖在了自己身上,没有用点心,因为还不饿。

  摄政王安然自若地靠在塌上,只当不知对面豆蔻少女的尴尬,她已经比他认知中的闺秀要大方许多。

  幼时骄傲不可一世的孩子,长大后变得内敛稳妥的不在少数,三岁看到老这个老话在变化莫测的生活轨迹面前总算不上数。

  正如,他自己。

  早年乖张,飞扬跋扈仗着长辈的宠爱没少在京里闹得鸡飞狗跳;任谁也想不到会成了如今一副冷若冰霜阴翳模样。

  也因而,眼前这个少女在他的记忆中愈发明朗,浓墨重彩,鲜艳得不的了。

  若是她变得娇娇弱弱羞羞怯怯,又或者被教条管束与其他从不行差就错的闺秀相同,他定会失望些。

  但,她没太大变化。

  她是知道自己的身份和那些事迹的,见到自己的目光有惊讶,却无惧怕,也无谄媚。

  若说能救姜府的,定然是只有自己,讨好自己并不会落俗,而是审时度势。

  摄政王的目光很平淡,似在打量又似在走神。

  姜幼胭长睫轻颤,垂眸目光只落在自己的膝上的毛毯,毛茸茸的那一块温度很快便暖和了起来。

  夜间风冷她已经感受到了,鼻尖有木犀花的清香,是属于秋季时令的香气。

  她在现代停留了三个月又十七天,从立夏到处暑,经历最热闹的盛夏。

  姜幼胭想起不久自己前亲身参与的那场演唱会,全民票选的男团的诞生之夜,她还不曾和哥哥们好好的告白就离开了。

  好在,她看到了四哥哥成为冠军的那一刻。

  四哥哥会越来越好的,她相信。

  大哥哥、二哥哥还有不提及自己梦想的三哥哥,大家都会越来越好的。

  即使相隔两个时空,他们都会越来越好。

  姜幼胭小小地呼出一口气,回来了,她便应该把重心放在这里,爹爹还有哥哥。

  首先,确定她离开后时间流逝是否与在现代有什么不同?姜幼胭稍作思索,便开口问道,语气恭敬,“王爷,民女有些疑惑。”

  不知王爷可否解答?习惯了现代时有话说话的简单明了,转变问话的方式倒有些一时没转过来。

  但眼前的人显然不喜欢文绉绉地措辞,一个略显冷酷的“说”便打断了她的话。

  “说。”摄政王撩着眼皮,轻飘飘地看向她,目光清冷。

  她抬起头目光专注地对着他,这也让摄政王更近地观察她,尽管,先前在教坊司便已经观察到了。

  真冷!姜幼胭不可察地鼓了下腮,声音依旧带着礼貌恭敬,“如今是什么时节?”

  她细微的动作没有躲过摄政王的眼睛,只是不喜欢她的语气中的恭敬,仿佛不是同辈人。

  摄政王微微皱眉才作答,“三个月又十七日。”

  他又补充了一句,“自你消失后,我和你哥哥便一直在寻找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