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古穿今之霸总的小花葵 > 第09章 占据身体的少年
 
  “什么?”姜暮笙惊诧不已。

  姜沐笙曾占据过他的身体,比之十六岁那年的生辰要更早些,那时也是他第一次见到胭胭。

  ————

  一个陌生的灵魂突然来到了他的身上,他原本注意点都在胭胭身上不曾察觉,只是那个灵魂发出了声音。

  “好奇怪,是在做梦吗?可是我看过这种电视剧吗?”

  年少的姜暮笙疑惑地看着不曾开口只慈爱又无措地看着怀里婴儿的父亲,还有睡得正香握着小拳头的胭胭,声音是从自己脑海里传出来的。

  在他惊讶之时,那个声音又开了口,他也看到了胭胭,“咦,是个小婴儿?是在上演托孤的戏码吗?”

  “好真实,哈哈哈,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不会穿越了吧?哈哈哈哈,这可比现代有意思多了,那些穿越前辈我可看了不少,看小爷混得风生水起。”

  “嘿嘿,我是要去学秘籍拜个扫地僧师父当个武林盟主,还是文治天下,混个宰相?或者武治天下,要不要当个皇帝玩玩呢?”

  大逆不道,谋逆之事,这会害了父亲和妹妹的,不可以!不可以做这种事!

  “要不要看看这个身体的记忆,小说里都会接受原主记忆的。”

  不可以!

  察觉到这个莫名出现的灵魂要窥探自己的记忆,姜暮笙心头涌出了恐惧,不可以,他在心里厉声呵斥着,“滚开,从我的身体里滚开!”

  似乎他的排斥起到了作用,那个灵魂消失了,如他莫名地出现一般又莫名地消失了。

  姜暮笙却捕捉到了对方的记忆,零星的画面闪过,车水马龙,高楼大厦,西装革履灯红酒绿的宴会舞厅。

  姜暮笙知道了那个灵魂来自不一样的时代。

  之后很多天姜暮笙终于确认那个灵魂的确是消失了,他这才又放心了下来,与父亲和胭胭相处,看着妹妹纯粹的笑脸。

  日复一日的药浴;一日三餐的汤药;密密麻麻不间断的锥心之痛。

  他曾不止一次想过就此死去,可望着父亲期待而又慈爱的目光,父亲是那样地希望他活着。

  他坚持了下来,只是活着于他却仿佛成了一种煎熬。

  但胭胭出现的那一刻,不谙世事的她冲着自己笑。

  往日的看不见光明的天仿佛裂开了缝隙,有光透了进来。

  他想要努力一些,从轮椅上站起来。

  他想以后抱着妹妹举高高的游戏;牵着妹妹在石子路上散步……他想变得优秀,足以成为妹妹的避风港,让她无忧无虑地长大。

  ……

  那个声音再出现,是在几年后,胭胭从小婴儿长成了爱笑爱闹的小团子。

  他也背着胭胭走过了府上的每一块土地。

  那个声音依旧出现得很突然,甚至更突然地占据了自己的身体,而自己只能封尘在灵魂深处。

  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

  他看见了那个灵魂,是个少年,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五官和自己长得很像,除了那双眼睛,要更加地神采飞扬,而不像他。

  那个灵魂不记得见过他的事,他依旧以为自己是第一次“穿越”,姜暮笙连蒙带猜理解就这个词汇。

  姜暮笙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便只能在深处看少年占据自己的身体行动自如。

  那个少年获得了自己的记忆。

  在他获取的同时,姜暮笙也接受了他的记忆,来不及消化着庞大而丰富多彩的记忆,姜暮笙连忙封闭自己的秘密把记忆藏在了最深处,他成功了,许是因为这是他身体的原因。

  那匹白马可真俊,他明明是喜欢的,为什么不要?

  “姜沐笙”这么想着,向高座上的父亲走去,他开口打破了一室寂静。

  “父亲,我想要那匹马。”

  这是不擅骑射的惜花君子不会做出来的事。

  “姜沐笙”没去打量旁人惊讶的眼神,只望着他的父亲,目光期待而渴望。

  姜暮笙看着他的举动,从心而为,他没有开口,只是跟着他一起看向父亲,他从父亲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眼神。

  那份渴望也许不仅仅是少年的。

  父亲不出意外地同意了,他很少拒绝自己的提议,只是自己从不会开口去要,因为他知道,骑射、刀剑都不适合自己。

  姜暮笙也想从心一次。

  “骑马有什么难的,多摔几次就会了。”姜暮笙听见他说,他有些想笑,这个少年获得过少年马术冠军,但他口中的没什么难的却当不得真。

  少年最初看着高头大马直叫着酷,只草草听了教练的叮嘱,便急吼吼地要去骑马。

  结果却是被摔得腿软,少年却又不肯服气和语言不通的大马辩论了好久,不得同意坐上俊马的贵臀,只好伏低做小地喂了半个月草料刷好感才得以骑马。

  “姜沐笙”摸了摸鼻子掩饰心虚,迈着阔步向马圈走,方向却不是马圈。

  姜暮笙以为他对记忆不熟是走错了。

  “嘿,小爷还有个妹妹呢,骑马那么帅气的事可不能让妹妹错过了,欣赏了我的帅气一定会更崇拜我的。”

  胭胭?姜暮笙失笑于少年高涨的自信。

  恰好,胭胭来寻他。

  “哥哥?你要去哪儿?”穿着水红色襦裙的胭胭梳着双丫髻,提着裙子迈着小短腿往他这边啪嗒啪嗒地跑着。

  圆圆的脸,圆圆的杏眼,还有鼓鼓的腮因为跑步而一片粉红。粉嫩嫩的,

  “小爷的妹妹可真可爱。”

  姜暮笙听到了他的心语,认同不已。

  “跑慢点儿,小丫头。”少年一把捞起了胭胭,拿手戳着她的酒窝,语气得瑟,急于炫耀,“小丫头,我们去看白马。”

  胭胭慌乱地抱着他的脖子,仰着脸懵懂又好奇,“哥哥怎么叫胭胭小丫头呀?”

  姜暮笙从来不会这样叫胭胭,却觉得这个称呼也格外可爱。

  少年摸了摸鼻子,倒也不心虚,语气飞扬,低眉轻笑着问胭胭,“那要叫什么?小可爱?小甜心?小宝贝?”

  孟浪的登徒子!

  姜暮笙被他的话也是一片燥意。

  小丫头脸立刻红扑扑的,把肉肉的小脸埋进了他的颈弯。

  “小丫头是哥哥如珠似玉的大宝贝啊。”

  胭胭当然是他如珍似宝的大宝贝。姜暮笙心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