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古穿今之霸总的小花葵 > 第018章遍寻不到姜沐笙
 
  “没有出现异相。”

  “未曾发现此人。”

  “京中不曾出现奇装异服之人。”

  暗中查探的暗卫一一回禀,摄政王轻轻颔首,思绪复杂,挥手让人退下了。

  目光所至的案桌上,摊着一本册子,上面记录着这几日司弈从姜幼胭那打听来的大大小小所有情报。

  摄政王无需自己前去探听姜幼胭的见闻,司未以及司弈便抱着研究心理探听了不少,毫无缺漏地呈给了他,事无巨细。

  这也是姜幼胭和姜暮笙不曾避讳他。

  姜幼胭心细也心大,若是旁人她自然不会没心眼地告知自己穿越一事,一旦说了,没准还会被当妖怪抓了放火烧了。

  但摄政王是爹爹和哥哥都信任的人。

  姜幼胭问过哥哥后便对来套话的司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说了,当然也留了心眼,那些厉害的冷兵器热武器当然是没说的,虽然自己也做不出来。

  要是哥哥们穿越,兴许会的。

  姜幼胭皱着小眉头,在现代大哥哥他们了解自己的情况后,找了许多穿越的话本,什么类型的都有。

  也包括用热武器征服世界的,很难评价其中对错。

  彼时,大哥哥他们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抚,隐去忧虑。

  那时谁也不会预料有朝一日,娇娇弱弱的姜幼胭会上了战场。

  这是后话。

  这些情报摄政王翻阅了数遍,那些所见所闻无一不让人惊叹,是他们无法想象的环境,那的确是个和此间截然不同的时代,是在数千年中不断吸取精髓不断进步改变的时代。“以史为鉴开创未来”。

  平等思想无法动摇摄政王,但其中的衣食住行却足以让人叹为观止。

  而其中提到的“水泥”、“杂交水稻”、“义务教育”等,这些都让人遐思。

  可利万民。

  安国尚且富足,但每年因饥荒而流离失所的百姓仍数以万计。

  若是能将这个“异世之人”捉住,攫取其思想,将这些“瑰宝”运用于世,名垂千古,流芳百世,不外如是。

  运用不当,这些也同样可以引起三国动荡,祸乱四方。

  但对于这位重中之重的“异世之人”,摄政王确信,自己不会放过这样的人,而“姜沐笙”也只能囚于众人目光之下。

  “姜沐笙”是可用之才,也是危害。

  幸而,他不曾出现。

  摄政王摩挲着扳指,神色肃穆。

  但仅得知的这些信息,却俨然提供了些思路。

  实验田却是可行的。

  招手,摄政王便给睚呲下达了从各地收集种子和召集经验老道的农民和工匠的事。

  睚呲应下,却又禀告了另一个消息。

  “王爷,陛下又下令征兵了。”

  新帝登基不过三载,却已经征兵了四次,不过是因为他不信那些武将,更是因为他不敢从摄政王手里要这兵符。

  摄政王摩挲着奏折,嗤笑了下。

谷腳</span>  “不过如此。”

  ……

  姜幼胭和摄政王等人自然没有想到姜沐笙会穿到千里之外的小村庄,更不会想到他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大好青年会做出替人从军的选择。

  与旁人相比姜沐笙看起来实在太格格不入了,长身玉立,仙姿玉容,虽然一头短发出格,但言行举止风仪气度一看就是个贵公子。

  也因而,他到军营的第一日便被旁人排斥了。

  姜沐笙有洁癖,抱着被子选了靠边的位置避免多挨一个人,床铺也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然而他刚收拾好这个位置便叫人看上了。

  “小子,把位置上出来。”膀大腰圆的壮汉一张嘴便是命令。

  “不让。”姜沐笙拍着床铺头也不抬。

  “敬酒不吃吃罚酒,让爷爷教训教训你。”陆鹏睨着这看起来身无二两肉的白面书生,这种人就该待在家里啃那酸腐书,来军营了也不过是懦弱逃兵。

  “爷爷叫谁?”

  “叫你——唉?我靠!”反应过来的陆鹏当即挥拳砸了过去,在众人的冷眼旁观中,看起来身无二两肉弱不禁风的姜沐笙却挡住了对方砸过来的拳头。

  好家伙,好歹他还是炼过泰拳空手道的,还被自己爹丢进军营了磋磨了两年,可不能这么丢面。

  只是,姜沐笙背在身后的手蜷了蜷,这个莽夫还真不是一般地劲大,没事他能装,姜沐笙面上仍旧一派平静,很是轻松的姿态。

  “接住了!”旁人低呼。

  陆鹏也愣了一下,古怪地打量了姜沐笙,倒是没有不依不挠,而是看向了姜沐笙身旁的另外一个人。

  “把位置让出来,说你呢,就是你。”陆鹏指着姜沐笙身侧的人,在对方嗫喏惶恐移开后坐了过去。

  姜沐笙皱了皱眉没有说话,继续拍自己的床铺。

  陆鹏凑近,“小子不错嘛,练家子啊?”

  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姜沐笙没有避而不答,“学过几年。”

  “嘿,对不住啊,俺就是看不上文文弱弱不把战场当回事的。”陆鹏挠了挠头,一脸憨笑。

  “打仗有什么好赶着来的。”姜沐笙摇头。

  “俺就是看你瘦了吧唧的,没想到力气大着呢。”陆鹏也笑,笑得见牙不见眼,“俺就是为了军饷,家里张嘴的多,俺是最大的就出来了,俺力气大,准能活着回去,俺还没娶媳妇呢可不能死了。”

  姜沐笙打量着他,陆鹏长得黑壮,皮肤也糙,他这才注意到陆鹏还很年轻。

  他脱口而出,“你多大了?”

  “俺十八了,长得着急了。”陆鹏以为姜沐笙是讶异自己还没成家,挠了挠脑袋,“俺家穷娶不起媳妇。”

  “多杀几个敌,再当个百夫长,俺就能媳妇孩子热炕头了。”

  这时,对面床铺上的大胡子却是嗤笑了下,“嗤,这刀子对着的可是自己人。”

  姜沐笙闻言看向说话的人,他问,“怎么这么说。”

  那人抬眸看着姜沐笙,一张脸胡子拉碴的,只一双眼睛乌黑透亮,“小皇帝和摄政王拉锯战呢。”

  “内斗啊。”陆鹏瞠目结舌,“那我们是哪一派?”

  “你想帮哪一派?”大胡子的目光落在陆鹏身上。

  “当然是摄,唔。”姜沐笙捂住了陆鹏脱口而出的话,对着陆鹏不明所以的目光,他低声告诫,目光却盯着问话的大胡子,“兄台,言多必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